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七七章 虚念真金(下)
    洛青维站在宋征门外,似乎犹豫再三,还是轻轻敲响了房门:“大人,青维有事禀报。”

    屋中,奇阵的光芒卷起,宋征的声音在门内响起:“进来吧。”

    宋征双手张开,五心朝天盘膝而坐,正缓缓睁开眼来。

    洛青维讪讪一笑,道:“之前有些事情不好意思开口,但想来想去,又怕大人误会,所以还是决定主动坦白了。”

    宋征笑而不语看着他,洛青维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显然人家早就看出来他之前的一番说辞,有未尽之言。

    “莆十甲……是我的人,西雍王和司邦阙之前并不知情。”洛青维说道:“小漠河矿坑在一个月前就出现了异常,司邦阙由此判断,可能会有虚念真金出世,西雍王于是找上了我们。

    我……联络了严阁老,提前将小灵安排在万豪赌坊,和莆十甲接触。后来小灵告诉我,莆十甲看似风光,其实内心十分不安,应该是担心西雍王早晚会杀他灭口,所以小灵表明身份之后,他立刻投靠了我。”

    宋征听他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洛青维躬身道:“此等行径不是君子所为,但青维也是为了家族和宗门考虑,大人应当能理解。”

    宋征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他之前心有怀疑,但并没有戳破此疑点。

    小灵是他的侍女,奴凭主贵,怎么会在万豪赌坊做一个小小的侍女?而且看上去万豪赌坊的掌柜,包不正并不知情——万豪赌坊乃是阁老的产业,能做到这一点,肯定是比包不正更高身份的人安排进来的。

    而洛青维这样安排,显然是想若是机会合适,由莆十甲配合,暗中出手先夺走虚念真金。毕竟虚念真金昂贵无比,就算是对于世外天门来说,这笔钱也让他们肉痛,能省下来当然最好。

    洛青维此时露出一个苦笑,摇头叹息道:“只可惜啊,我打着这样的算盘,却还没来得及实施,虚念真金就真的被人暗中抢走了。”

    宋征暗道:讽刺。

    ……

    鸿天成狼狈的回来了,幸亏钟云岱老前辈及时赶到,虚空陷阱后面藏着三头混沌天魔!

    宋征忍不住暗中询问洛青维:“你当年到底射了几头混沌天魔?”

    “三十六头。”

    宋征:“……”

    他有点不想跟这个人说话了。

    家里有势力就是好啊,换做旁人,哪有本事让多位巅峰老祖压阵,不管有什么危险都挡下来,花了三年时间,让他射伤整整三十六头混沌天魔?

    ……

    京师中,西雍王倒台,金銮卫严怀义负责查抄西雍王府。

    禺州这边,司邦阙一家入狱,司府真的被抄了。司邦阙以下,各地矿监没有干净的。宋征一道命令下去,龙仪卫缇营四出,将各地的矿监先监视起来。

    之后慢慢清算。

    矿监们人人自危,矿主们也如惊弓之鸟。

    宋征严格控制住了禺州,然后却没有马上去柳县,而是将注意力转回了江南。平天王始终不见踪影,而前一阵子明显增多的虚空异动,这几天忽然平静了下来。

    今日送来的报告,只有三处,但都很轻微,一看就知道不会是月河灵境。

    宋征没有忘记自己这段时间真正的任务是月河灵境和平天王,可是平天王杳然无踪,他也没有胆大到要去追踪一位资深镇国的踪迹……

    最佳的选择,当然还是率先找到月河灵境,取走元仪星髓。

    但,最近的平静,是为了迎接最后的爆发吗?月河灵境要来了?

    宋征心头疑惑不已。

    “大人。”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圆圆脸儿的石中荷姑娘端着一盘点心走进来:“这是我专门逼着黑豆给您准备的。”

    宋征一笑,数了数盘子里,足数的十二块。他促狭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趁着本官现在心情还不错,快说吧。”

    石中荷意外:“大人怎么知道属下有事相求?”

    宋征哈哈一笑,指着盘子中说道:“一般情况下,不管是水果还是点心,你端进来的必然少掉三四块,今天居然是足数的,石头你忍得很辛苦吧。”

    “不辛苦。”石中荷脱口而出,还打了个饱嗝:一百只三黄鸡呢,吃的确实有点饱。

    她随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每次偷吃,都被大人发现了,不由得圆脸飞红,扭捏起来。

    洛青维在一旁看得暗笑,宋征坐下来,拈起一块点心吃着:“快说吧,过一会儿说不定本官就反悔了。”

    石中荷连忙道:“其实是寒九江的事情,我是看他可怜,才帮他来说的。他想为大人引荐一个人。”

    宋征眉毛一扬:“你为什么要帮他?”

    石中荷哼哼唧唧一会儿,才实话实说:“一百只古炉烧鸡。”

    “哈哈哈!”宋征爆笑,洛青维以手掩面,弄得石中荷极不好意思,娇嗔着:“大人!”

    宋征笑够了,才摆摆手:“行了,去告诉寒九江,晚上把人带过来。”

    “好咧!”石中荷蹦蹦跳跳的去了,一没留神,忘记收敛自身,轻快地小姑娘落脚咚咚作响,震动的地面摇晃,房屋欲塌。

    她一缩脖子,收敛了自身,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她本体乃是一道地脉,沉重而庞大。

    宋征在后面对洛青维说道:“看来一百只烧鸡分量不轻。”

    洛青维也是莞尔:“石姑娘天真烂漫,着实可爱。”

    ……

    赵立强等的有些心焦。

    第一道圣旨传来的时候,他暗骂了一声,一阵泄气,觉得之前的付出全都白费了。九阶法器且不说了,日后只怕还要受到牵连,被矿监司邦阙大人所记恨。

    手下兄弟也是唉声叹气。

    没想到转瞬之间第二道圣旨就来了,赵立强一跃而起,只想仰天长啸:自己又赌对了!

    宋大人的威势冠绝禺州。

    可是宋大人再强大,见不到对他们来说也没用啊。

    赵立强不敢去催寒九江,只是使了元玉,让水宝儿修书一封,送给寒九江,言说几日不见郎君,妾身心中甚是想念,食不知味,盼君今夜能至画舫,春风一会,以解相思之苦。

    寒九江骨头都酥了,可还是不敢去……

    他又不傻,当然知道水宝儿让自己去是为什么。

    他正想找个什么由头拖一拖赵立强,忽然石中荷气鼓鼓的进来,跟他说道:“事情给你办好了,今天晚上大人有时间。”

    “真的?”寒九江一阵惊喜,又问道:“但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石中荷被大人取笑了一通,更在陌生的洛青维面前丢了面子,能高兴才怪。她不敢跟大人使小性子,就把脾气发在了寒九江身上。

    “要你管!”石中荷拂袖而去。

    “这……”寒九江确定:“唉,还是风尘女子体己。”心里不由得又想到了水宝儿,盘算着今夜将赵立强带来见了大人,就去金波画舫上过夜。

    妖幸福!

    妖激动!

    ……

    宋征可以给石中荷和寒九江一个面子,见一见这位出身草莽的赵立强,毕竟他们是自己身边的人,应当照顾一下。

    但是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不可能给赵立强太多时间。

    晚饭之后,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同时赵立强自己也明白,他可能只有和宋征说上三五句话的时间,若不能打动宋征,这些元玉就白花了。

    他其实两个时辰前就到了——他在岭南摸爬滚打多年,也曾经拜见过司邦阙和前任州牧大人,但是任何一人,都远不如今日的宋大人。

    首先从保卫的规格上就体现出来。从龙仪卫衙门口,到他见到宋大人之前,他被搜查了三次,交出一切法器,包括芥指在内。然后被带上了一枚特殊的手环,手环内有几枚特殊的银针,刺入他的脉门大穴,限制了一身灵元。

    他现在,只剩了普通人的一身蛮力。

    龙仪卫衙门口“冷冷清清”,远不如司邦阙门庭若市,但他却明白,不是宋大人权势不如司邦阙,而是因为那些人连在门口排队的资格都没有。想要面见大人,只能如自己这般走门路,还得走对了门路。

    枯等了两个时辰,寒九江忽然出现,对他飞快说道:“快走,大人要见你。”

    赵立强连忙起身,低着头快步跟在寒九江身后。

    宋征喝着茶,寒九江躬身进来:“大人,他来了。”宋征点点头,寒九江朝后示意,等在门外的赵立强才敢走进来,低着头先拜倒在地:“草民赵立强,拜见大人。”

    宋征一摆手:“起来吧,你要见我,所为何事?”

    赵立强明白自己时间不多,飞快说道:“草民想要成为大人在禺州、甚至是整个岭南的民间走狗。”

    他这话说的别扭,引得宋征皱眉,但宋征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必了。”他放下盖碗:“本官和别人不同,不会做那些事情。”

    赵立强脑子飞转,再次叩首抢着道:“大人,小人了解大人的官风,小人要为大人做的,也不是那些事情。”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道折子双手递上去:“这是小人的计划,请大人过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