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七一章 不争而胜(下)
    灵文是有真正的高人为洛先生炼造,但无法尽善尽美,必须由他亲手射出去,隔空传递蓝焰的“通道”才能搭建在他的身上。

    于是家族中派出高手为他压阵,最初尝试中,没有控制好箭矢的力量,射死了几头混沌天魔,无意中传扬出去,让他名声大噪。

    后来逐渐磨合、熟练,他射中了一些混沌天魔后,有了足够的蓝焰,便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三百年了,若你真的死了,谁能拿到你的贴身之物?

    三百年了,你却在陷阱中要引来当年被射伤的混沌天魔,除非你确切的知道它们都还活着。

    那面玉牌并不是有你的气息,而是能够冥冥之中指引道路,让混沌天魔杀来。这条道路,也就是你从它们身上汲取蓝焰的虚空连接吧。”

    洛先生又一次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猜的不错,之前我的确是小看了你。”

    三百年后,洛先生应该已经不需要再借助蓝焰来提升自己的阴神修为了,就想到了废物利用,将这些混沌天魔布置成了陷阱。

    除了宋征见到了两头,虚空壁垒后面,当时应该还有别的混沌天魔。

    而小虫第一次猎杀的那一头,身上的箭簇可能是在大战中掉落在了战场上。

    宋征淡淡道:“‘落日羿王’高逸,你的事儿发了,跟我走一趟吧。”

    洛先生哈哈一笑:“宋大人说笑了,跟你走一趟?凭什么?我的罪名是什么?”

    宋征指着小灵:“协助越狱。”

    洛先生哂笑:“你有什么证据?仅仅是因为小灵曾经是我的侍女?可是我之前并不知道她是个囚犯,她来投奔我,当我得知她是从冥狱中逃出来的,我立刻带她来见大人,我有什么罪?”

    带着小灵逃出冥狱的是中年人,死无对证。

    司邦阙在后面笑了,暗自点头:还是洛先生高明,宋征兵临城下,似乎是灭顶之灾,可是他真正掌握了什么证据吗?并没有!

    他身后的几位老祖也笑了,宋征就这样冲进司府,失之草率。不但不会对洛先生造成什么真正的影响,反而会提前泄露了虚实。

    但是堂中的宋征也在笑,道:“小灵乃是重犯,而且诸位可能不明白。我龙仪卫冥狱还从来没有犯人逃出来过——这乃是惊天大案!”

    他说出“惊天大案”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森寒。司邦阙等人心里咯噔一下,隐约觉得不妙。

    宋征继续道:“小灵在你司府被发现,而且跟着高逸,你们嫌疑难逃,虽然不能因此定罪,可是你们必须跟随本官回去接受调查,以排除嫌疑。若是不肯配合,就是心中有鬼,当场拒捕!”

    司邦阙神情微变了一下,旋即看向洛先生。

    他在官场摸爬滚打上百年,很清楚龙仪卫是个什么地方,进去容易出来难。但他看到洛先生的神情仍旧淡然,也就随之镇定下来:是了,洛先生是什么身份?岂能以常理论断?

    屈打成招?呵呵,他宋征不敢!

    果然,洛先生道:“好,我们洪武良民,当然会全力配合龙仪卫的调查,不过我身上有些东西,宋大人见了可能有些碍眼。”

    他从怀里一摸,拿出一枚独特的金镶玉牌子来,显得尊敬,双手举过了头顶。

    齐丙臣和吕万民两位从京师出来的老祖看到这牌子的时候,脸色大变:“这是先皇赐下的免死玉牌!”

    先皇年间,曾经先后赐给五位于社稷有大功的忠臣各自一枚“忠孝勤勉”玉鉴,第一块赐下的时候先皇随口说出:“汝后人若犯大罪,可凭此牌以功抵过免死一次。”

    以后约定俗成,此玉牌可免死。后来民间就有了“免死玉牌”的传说。

    但这东西到了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免死这么简单了。

    当今天子虽然荒唐混账,但也不敢公然有违孝道,这东西拿出来,天子也要礼敬三分。宋征看到洛先生拿出这面玉牌,意外一愣,几乎似乎被打乱了,他显得微微有些烦躁,挥手道:“阁下放心,只是调查而已,我龙仪卫一向依法办事,不会将你们怎地。”

    “依法办事?甚好。”洛先生自得微笑,身后司邦阙暗自点头,果然和京师这些底蕴深厚的贵人们相比起来,宋征差了不少火候。

    宋征喝道:“将所有人证带回衙门。”

    “是!”司府外面,传来了一片应喝之声,龙仪卫已经悄然而至,将整个司府包围起来。

    宋征带着洛先生、司邦阙等人返回衙门,后面的龙仪卫们却如狼似虎的杀进来,好似抄家一般,将家中管事以上的人全都带走了。

    司家大乱,有些人感觉不对劲,可是没有了司邦阙司家没有了主心骨,稍做对抗,便不敢再强硬,跟着被带回了龙仪卫讯问。

    那些在大门外等候的官员、富商们嗔目结舌:司家,这就被炒了?!

    宋征没有出面去审问洛先生和司邦阙,而是将石中荷好修子成喊来,吩咐道:“你们接手冥狱,这一次本官需要毫无漏洞,做得到吗?”

    两人一起跪下:“大人放心,一只蚊子也飞不进来!”

    宋征满意点头:“去吧。”

    一旁的常顺羞愧难当,宋征没有与他多说什么,这种情绪能让他知耻而后勇。田鹤立的事情,虽然是将计就计,但他治下的冥狱,先有刘远道,后有田鹤立,不说“漏洞百出”,也是人心各异。

    齐丙臣和吕万民问道:“大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宋征拿起一本古卷,淡淡说出了那个字:“等。”

    两位老祖面面相觑,京师内的情况他们很清楚,宋征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宋征心里也明白,但这个时候,他必须沉住气,是胜负已定还是形势逆转,可能就差着那么一瞬间。

    肖震远在战场,通过同音骨符劝说皇帝,其实十分吃力,远不如西雍王和东阳公主当面进谏方便。

    宋征眼中,古卷上的文字流淌而过,却没有一个字融入他的心中。但表面上,他仍旧要做出镇定自若的姿态来。

    ……

    丽水城炸了锅,宋大人抄了司邦阙的家!

    宋征带走了司家所有人,并且严密封锁冥狱,所以外界没有人知道他在司家谈了些什么,只看到宋征带走了司邦阙,然后龙仪卫将司家有点分量的人也都抓走了,这不是抄家是什么?

    司邦阙乃是堂堂禺州矿监,手中掌握着禺州所有矿藏的开采、征税大权,州牧或许是禺州最高的官员,但司邦阙才是禺州真正最有权势的人。

    这样一个人,在宋征手下仍旧难逃厄运,那么之前传言,宋征就要丢失江南,圣眷不再,到底是不是真的?

    毕竟消息是从遥远的京师传来,真实性值得怀疑。

    ……

    冥狱中,洛先生淡然看着面前询问自己的常顺,说道:“阁下反复询问,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有何意义?

    宋征将我们带回来,想要做什么我大约也能猜到,可是他这样做没有用处,最多明日此时,他就得将我们放出去。

    我非狂妄自大之人,但此时形势,宋征已经输了。”

    常顺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问道:“你和司邦阙是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会住在司邦阙的家里?”

    “你在禺州之前,到过什么地方?”

    ……

    书房中,宋征一抬头窗外天已经黑了,他问道:“是什么时辰了?”

    黑豆在外面伺候着:“大人,已经是戌时了。”

    宋征一皱眉,他想要等的人还没有来。他又看向了外面的城市,灯火辉煌,莆召应该已经行动了吧,这是最后一击了。

    莆召乃是本地人,由他来做这件事情,比龙仪卫更合适。

    ……

    华灯初上,正是烟花场所生意兴隆的开始。

    随着酒酣耳热,身边佳人半推半就,一个消息开始在当中流传:宋大人并非失势,而是会进一步得势。西雍王的势力在禺州,而东阳公主则在绵州。她为什么会和西雍王一起向皇帝谏言?是因为禺州之后,皇帝打算一步步将岭南五州也交给宋征,到那时,宋征手握十州,洪武历史上前所未有!

    而禺州之后就会是绵州,东阳公主坐不住了,她和西雍王联手想要对抗宋征。

    谁都知道朝中局势瞬息万变,这个传言乍一看有几分道理,细细一想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但是更深了一想:为什么不可能?

    流言往往如此。

    ……

    黑豆在书房外问道:“大人要不要用些晚膳?”

    “好。”宋征没什么胃口,但仍旧要表现出自己的镇定,他起身来去了膳堂,不多不少的吃了一顿丹食晚膳,然后起身来道:“本官静坐修行的时间,不要打扰。”

    “是。”

    他回了静室,落下了奇阵光芒,似乎真的开始修炼了。

    但是在静室中,宋征身上镇定自若的气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脸上浮现出了焦躁、不安、急切的各种负面情绪。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能乱、还要挺住。

    包括此时的闭关修炼,他也是做出的一种姿态。莆召那边开始行动,如果不出意外,将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那人来了,只怕也会心中忐忑,自己闭关,让她等在外面,焦躁、不安、急切的人就变成了对方。等到自己出面,一切才会真正的顺利。

    但此时的他,却更加煎熬,因为他不知道外面计划是否真的顺利,自己要等的人是否真的会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