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七零章 不争而胜(上)求推荐票!
    司府门庭若市。

    门外各种马车排成了长队,有各地官员,也有富商巨贾。他们都递了帖子和礼物进去,除此之外,还要给门子一笔不菲的好处,才能将自己的名帖送到司邦阙大人手上,然后在门外排队,等着大人接见。

    但那些早已经排队等得不耐烦的官员、富商们,却看到有人公然插队,走到了大门口,抬手叩响了那两只巨大的铜门环。

    砰!砰!砰!

    他一入手便笑道:“镀铜的?这分量是真金呀。果然富可敌国,不错不错。”

    门子从一旁的小门里伸出头来,怒骂道:“哪里来的蠢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滚到一边去,再敢放肆,小心你这一身皮肉!”

    那人把手轻轻一推,那两扇朱红大门后面粗壮的门闩咔嚓一声断了,大门嘎嘎的朝后退去。门子大怒,骂道:“你狗日的找死是吧……”

    却见那人转过身来,轻轻一个拿捏,凌空捏着他的脸甩了进去,飞过十几丈,嘴先落地,啪的一声摔烂了满嘴牙,脸皮在地上蹭出去好几丈,磨得血肉模糊。

    “去告诉司邦阙,出来见我。另外请后院的那几位客人不要着急,本官一会儿也要跟他们谈一谈。”

    前院的管事已经冲了过来,沉着脸怒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我司府门前放肆?”

    “我是宋征。”他淡淡说道,昂步跨过了高高的门槛,身后两位巅峰老祖相随。

    前院管事张口就叱骂,管你是谁,这里是禺州,禺州的根本是什么?是金精矿产,所以他们家老爷才是禺州最有权势的那个人!

    可是他比那门子机灵,口一张开紧跟着反应了过来:“龙仪卫宋征?”

    宋征已经负手从他面前走过,到了前堂中,一撩衣袍坐下来,后摆呼的一声抖动落下宛若旗帜。

    前院管事的脸色变了变,却仍旧阴狠,小声骂道:“神气什么,一尊泥菩萨罢了,且看你能神气到几时,竟然还敢监视我们家。”

    他暗自骂骂咧咧的往内宅去禀报了,宋征提到了他们“后院的客人”,他以为龙仪卫暗中监视司府了。他知道后花园住着尊贵的客人,却没资格知道客人真正的身份。

    大门外,宋征轻而易举的摧垮了司府的正门,这么以问罪的姿态走进去,那些排队等候的人们惊诧不已。刚才有几人险些开口指责宋征“插队”,这会儿自然是后怕不已,幸亏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没来得及开了口。

    但大家都是有修为在身的,前院管事的那些话他们都听见了,也都深以为然。

    宋征现在这是在做什么?最后的疯狂吗?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此时此刻,他最应该做的是想办法和西雍王方面妥协,先保住自己的江南,甚至是让出禺州,只要西雍王把江南五州还给他,也是划算的。

    但他来找司邦阙的麻烦,会进一步惹恼西雍王方面,后果是现在的他所无法承受的。

    无论是官员还是富商,都很清楚一时的退让在所难免,谁能一辈子不吃亏?形势比人强,这种情况下服个软,等待东山再起才是最佳选择。

    随着他们私下里的议论,很快宋征闯入司府的消息就在丽水城中传开了,那些真正了解禺州权力内幕的人,已经在等候着西雍王盛怒之下的最后一击了。

    “江南,不再是他宋征的了。”

    ……

    司邦阙四五十岁的样子,额头上有三道横纹,就像是猛虎的王纹。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要害高官,更像是一位一路打拼出来的草莽英豪。

    事实上他能一路爬上这个位置,并且一坐几十年,所经历的厮杀和腥风血雨一点也不比那些山大王们少。

    他听说宋征砸了自己的门,就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再听说“后院的客人”这几个字,神情猛然一变!

    “快,去后花园竹楼,请洛先生他们速速从灵阵密道离开……”他急忙开口,但洛先生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来:“来不及了,他既然找来了,又如何逃得掉?”

    他身后跟着小灵,小灵为他背着古琴。

    那个中年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先生……”司邦阙有些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道:“某麾下有护院修士三百人,城中有护矿修兵一千八百人,如有需要,尽由先生差遣。”

    对于他的反应,洛先生很满意,至少说明当年自己没有看错人,忠诚、且临危不乱。

    他拍了拍司邦阙的肩膀:“不过是被他发现了而已,他能奈我何?走,陪我出去会一会这位大名鼎鼎的龙仪卫江南六州巡察使。”

    “是!”司邦阙见他仍旧信心十足,也跟着踏实了一些。但还是在出门前暗中使了个眼色,让几名心腹老祖跟随而至。

    ……

    宋征在前堂等着,人影一晃,他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洛先生当先走进来,司邦阙跟在后面,好像一个追随者。宋征看着洛先生,眼中有着几分考校和欣赏之意。

    巧合的是,洛先生看着他,也是同样的眼神。

    宋征瞥了他身后的小灵一眼,不见那个中年人——刚才他闯进门来,留在中年人身上的阴神印记也随之消失了。

    注意到宋征的阴神,洛先生道:“小看了阁下。”

    宋征点点头:“但我没有小看你。”

    所以这一阵,宋征赢了。他找到这里,发现洛先生,就赢了第一阵。

    刘远道在招供之前,被人以阴神烙印灭口,魂魄彻底湮灭,宋征便知道对方阵中,有一位阴神修为不下于自己的强者。

    他从皇台堡逃出来之后,屡破奇案建立功勋,很大程度上靠的便是自己阴神强悍,远超同阶。

    至少在阴神层面上,他还没有遇到对手。

    现在忽然有一个跟自己相同层次的对手,当然是见猎心喜——宋征看出小灵、包不正、西门弘等人身上的疑点后,便有计划以阴神手段在他们魂魄内留下隐秘的烙印,以此追踪对方阵营中那位阴神强者。

    但他并不知道这些囚犯当中,谁才是对方的人。他原本是想着,将阴神烙印留在每一个囚犯的身上,然后将他们放出去,找到幕后的阴神强者。

    那位强者势必会查看魂魄,他能否找出自己的阴神烙印,就是两人的直接较量!

    宋征蠢蠢欲动,想要和这位强者较量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阴神造诣更高。他甚至专门从《荒神法》和《魔神血衣》中领悟出了一种新的法门,可以进一步隐匿阴神烙印。

    但是在出手之前,他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争强好胜之心。

    这是在天火之下,锻炼出来的品质。他冷静下来,把握住了这件事情的重点。不能小看对手,必须确保计划万无一失。要知道,在天火下,一次失误就是死亡。

    他临时更改了计划,不在囚犯身上落下阴神烙印。他第二次去冥狱见莆十甲,莆十甲端坐稻草之上,微笑不语。他不是去找莆十甲出气,他借机巡查整个监牢,将阴神烙印留在了牢房外。

    以他的阴神造诣,整个冥狱无人能够察觉。田鹤立带着中年人进来,两人也是毫无所觉。

    阴神烙印不在小灵的身上,而在中年人的身上。洛先生果然重点检查了小灵,却忽略了中年人。

    等他感应到司府大门被人砸开,事情有变,立刻反应过来,毫不留情的出手诛杀了中年人。

    宋征不争,反而得胜。

    他取出一枚箭簇,丢给了洛先生:“有件东西还给你。”他又问道:“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曾经的‘落日羿王’高逸阁下?”

    洛先生一愣,意外道:“你怎么猜出来是我的?”

    宋征摇头:“我从来不做猜测,只靠推理。猜测的失误太高,我承受不起。”

    还是那句话,一个失误,就可能葬送了大家的性命。

    他花了几天时间,研究了箭簇上的那一枚灵文。虽然还没有彻底弄明白,但也了解到了一些作用。

    除了外界推测的,拥有“破甲”“加速”等作用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吸收混沌天魔身上的那种幽兰色的火焰。

    这种火焰很特殊,还没有人能够将其收为己用,但是公认的,在炼制魂魄方向的法器时,有着明显的加成作用。

    而当年的落日羿王高逸,实际上真正猎获的混沌天魔并不多,他那个时候只是天尊,猎杀了几头百多丈长短的混沌天魔,已经被吹上了天。

    宋征命龙仪卫将高逸的资料送来查看,发现他的战例存在诸多疑点,怀疑有真正的强者在一旁压阵。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忽然陨落的,他突然消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枚箭簇上的灵文,可以隔空吸取混沌天魔的蓝焰,给他提供源源不断地阴神修炼力量!

    他狩猎混沌天魔,不是为了真的杀死混沌天魔,而是想要将箭簇射进混沌天魔身体,让它们一直为自己提供这种力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