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九章 陷阱内幕(下)
    常顺按照宋征的吩咐每天去冥狱巡查,今日路过莆十甲的牢房,他仍旧盘膝坐在那一堆干稻草中间,却不像是在牢中,而像是安然端坐云上,笑看世间一切变幻的姿态。

    常顺在他的牢房外稍稍停顿了一下,常顺有所感应,睁开眼来笑道:“如何?我说了宋征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恶果已经出现了。但他还不知道,这只是第一步。那些存在都是洪荒巨鳄,残忍决绝,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一旦动手必定会将他吞吃的连渣滓都不剩,后续的危机会一步步逼近。

    倒是你,常顺千户大人,要想好了,是给宋征陪葬,还是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呵呵呵……”他最后一笑,闭上眼睛去不再开口。

    常顺被他一阵故作高深的笑声弄得心烦意乱,今日西雍王的消息已经彻底传开,整个禺州都知道了。

    城中形势再次发生了变化。万豪赌坊之后,原本宋征算是打开了局面,可是现在,各方势力再次沉寂下来,等待宋征的应对。大部分人对宋征很不看好,因为若是丢失江南,对宋征来说打击是巨大的,很可能会就此失势。

    而他在禺州也会很难立足。

    常顺一路查着牢房,到了最里面没什么人的时候,他身后的一名心腹忍不住轻声道:“大人,咱们要不要……留一条后路?”

    常顺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周围,如今冥狱里关押的都是宋大人抓进来的罪犯。

    他一言不发,背着手走出了冥狱。回到了衙门中,他分派差事,将其他人支走了,忽然没头没脑的对那名亲信道:“你去办,不要被人发现了。”

    “是。”

    ……

    偌大的龙仪卫衙门,宋征的一言堂。但无论他如何强大,也无法统一整个衙门中所有人的思想。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常顺手下有人觉得跟随宋大人前程似锦,也有人觉得这是一个错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在任何一个组织中都是普遍现象,同一阵营也有不同的观点。

    田鹤立就是不认同的那个人,所以前天有人按照来找他,以家属的身份想要见一见小灵——给了大价钱。

    作为一名龙仪卫,他立刻就明白这个小灵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可是因为不赞同,他并没有马上将这个消息上报上去,而是嘱咐那家属,稍等几天。

    现在,千户大人需要后路,他正好留有一条后路。

    中午的时候,他从衙门里出来,回家换了便服,出现在了丽水河上的一艘画舫中。

    丽水河沿途都是烟花之地,禺州销金窟名不虚传。除了那些著名的大画舫,其实一些只有一名头牌坐镇的小花坊的消费一点也不低。

    田鹤立登上的这一艘更是昂贵,若是自己掏腰包,来一次他也要肉痛。但是这一次有人宴请,自然欣然而至。

    上了船之后,他见到了一位富态的中年人,饮了几杯酒后,他记着正事,道:“下午来冥狱,守卫交接的中间,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见一见她。”

    中年人一笑举杯:“多谢大人,某铭记于心,日后必有所报。”

    田鹤立点了点头,有这句话就够了。

    他没有多待,很快下了船回到了衙门里,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的差事,李三眼和石中荷都没有看出来什么。

    等到了傍晚,白天在冥狱里值守了一天的校尉们散班,守卫小灵那一片牢房的提前走了,接班的校尉却拖拖拉拉的没有来,田鹤立背着手领着中年人,一言不发走进来。将他带到了牢房门前,仍旧是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只有一盏茶的时间,他会回来把人再带走。

    牢房内的小灵凄凄惨惨,就像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但她看到中年人进来,立刻神色一变,狠戾浮现斥责道:“你怎么来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躬身道:“姑娘放心,王爷那边已经出手,宋征自身难保,他手下的人也在考虑后路,属下敢这么做,也是充分考虑过的,不会有什么风险。”

    小灵看了看周围,发现一片安静,微感满意点了一下头:“说说你的计划。”

    中年人悄悄出手,周围却有虚空波纹震荡——冥狱中有奇阵限制,小须弥界洞府在这里无法打开。他朝外面低声喊了一下:“大人?”

    站在中门外的田鹤立有所犹豫,但还是伸出手在旁边的一块玉板上用力一按。

    嘶——

    元能散去,奇阵暂时关闭。中年人抓紧时间,迅速打开小须弥界洞府,将里面一名和小灵一模一样的女子放了出来,替换了牢中的小灵。

    他关闭了洞府,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低着头快步走出去。

    出了中门,仍旧是田鹤立在前他跟在后面,半路上和赶来接班的校尉们迎面而过,校尉躬身问候:“田百户好。”

    田鹤立微一点头,他们好像没有看到背后还有个人一样。

    等这些校尉来到牢房,各自检查一下,随口报告道:“囚犯正常。”

    小旗擅长奇阵,拉开了阵法灵光一瞧,隐约可以看到奇阵被终止了片刻。他想了想,出手将这个痕迹抹去了。

    田鹤立领着中年人出来,到了衙门的一扇小门外,仍旧是一言不发的让他自己走了。

    田鹤立回到了衙门里,找到了常顺,笑着道:“大人,都办妥了。”

    常顺看了他一眼,点头道:“那好。”他取出一枚同音骨符,禀报道:“大人,都办妥了。”

    宋征的声音传出来:“很好。”

    田鹤立大吃一惊,呆若木鸡的看着常顺,千户大人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可惜啊,小田你跟了我多少年?放心去吧,你的妻女,我会照顾。”

    修子成和寒九江闯进来,两人一起出手拿下了田鹤立。

    寒九江是第一次执行这种秘密任务,心中兴奋,觉得自己这算是初步获得了宋大人的信任了……吧?

    他花了大钱,雇了一百个人去古炉烧鸡门口排队。

    两人押着田鹤立出去的时候,石中荷正坐在院子外的石凳上啃鸡头,冷笑的看着田鹤立:多少人不自量力,想要挑战自家大人,结果呢?呵呵。

    ……

    宋征前番沉思,想要找到解决困境的办法,可最后想来想去,却只想到了一个:等!

    原本他觉得最有可能的突破口是莆十甲的那个小妾,那女人受不得委屈,对于前途又很绝望。她跟随莆十甲时间很长,无论莆十甲多么小心谨慎,这么长的时间,她总会看到或者是听到一些什么。

    却没想到那女人竟然一直没有消息。

    而无心插柳,在冥狱中的一些安排竟然有些收获。

    他抓来的这些人,有几个故意不闻不问,比如西门弘,比如包不正,比如小灵。而小灵身上也的确是有疑点的。

    尽管看上去人畜无害,可莆十甲为什么给她一枚灵符?要说莆十甲看上她,想要纳她为妾,也解释不通。因为莆十甲逃走,小灵很安全,不需要彼此互通消息。

    留下这枚灵符,就说明他们之间有别的事情需要联系。

    ……

    中年人出了龙仪卫的衙门,在城内七拐八拐,以神通笼罩周围,灵觉查验后,暗中点了点头,没有人跟踪。

    他松了口气,在车中打开了小须弥界洞府,将小灵姑娘请出来,然后抱拳道:“姑娘,得罪了。”

    说着,他打开一只幽兰色的葫芦,当中一道灵光飘逸蔓延,好像雾气一般起起伏伏,落在了小灵身上将她笼罩。小灵也不反抗,灵光渗透进去,查验了一番,葫芦中传来一个声音:“没什么问题,带她回来吧。丫头,辛苦你了。”

    小灵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连连摇头:“能为公子办事,是小灵的荣幸,不辛苦。”

    中年人盖上了葫芦,让马车转了个方向,往城南的一座大宅而去,大宅正门上,挂着一副匾额:司府。

    整个禺州,在宋征没来之前,最有权势的人是西门弘,但是最富有的人,不是什么豪商巨贾,而是禺州矿监司邦阙。

    这里,便是司邦阙的家。

    他从一扇侧门进去,很快就被引到了后院的一处雅致竹楼当中。

    司府的后花园面积广大,竹楼藏在一片浩荡的翠竹和几株苍老梅树之间,外人绝难发现。有古雅的琴音从竹楼中传出,中年人站在门外,肃然躬身一拜:“先生,我回来了。”

    琴音沉寂,有人开口道:“进来吧。”

    小灵和中年人一起走了进去。

    竹楼中、古琴后,端坐着一名容貌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公子,他一袭水墨长衫,不修边幅,显得洒脱不羁。但是双眼中却有着苍古之意,叫人分不清他真实年纪的大小。

    “公子。”小灵盈盈一拜。

    “先生。”中年人也一同见礼。

    公子微笑抬手,让他们起身,而后道:“小灵不要怪我,那个宋征手段复杂,而且从以往他的成果来看,应当也是擅长阴神神通的。”

    小灵点点头:“公子谨慎是对的,若是因为小灵连累了公子,婢子死不足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