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八章 陷阱内幕(上)求月票!
    宋征退出了混乱虚空,请两位老祖封闭了门户,然后取出同音骨符,给扈明堂传令:“将之前看守此地的几个校尉带来,马上!”

    扈明堂另有任务,没有跟随宋征去禺州,大半夜的接到宋大人的命令,扈明堂吓了一跳,而且宋大人口气严厉,他不敢怠慢立刻带着人最快速度赶往黑蟒岭。

    不管宋征会不会卸任五州巡察使,至少他现在还在位置上。

    不到半个时辰,他就在通海卫供奉老祖的裹挟下,来到了黑蟒岭上。

    宋征看到了几个校尉,正是前几天他们赶来黑蟒岭的时候,被西门弘狼狈赶出来的那几人。

    宋征目光扫来,隐有探寻质问之意,他的阴神何等强大?几个只是脉河境的校尉顿时感觉到头顶压上了一座神山,不由自主的浑身一软,扑通扑通的跪下去。

    扈明堂上前见礼问道:“大人,发现了什么线索?”

    宋征问道:“此地,是谁最先发现的?”

    扈明堂指着跪着的一人说道:“是卫中小旗庄腾。”

    宋征问他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庄腾叩拜:“大人发下命令之后,我们这些校尉、小旗就在全州境内巡查,发现此地实属无意,当时属下带着手下几个兄弟以十里外的天井峰为中心,开始搜索周围。

    是手下校尉巫远首先发现了此地,我们一看虚空异动强烈,便立刻向千户报告,千户让我们原地留守,等待大人决定。”

    众人立刻又将目光集中在了一旁跪着的巫远身上,巫远全身发抖,隐约意识到自己摊上了大事儿。他连连叩首:“大人,属下真的是无意发现此地的,绝无虚言。”

    宋征却看也没有看巫远一眼,只是盯着庄腾,道:“那么来天应山巡逻,是你的决定吧。”

    庄腾迟疑了一下,叩首道:“是的。”

    “你在此地布置陷阱,然后带着手下的校尉来天应山巡逻,在天井峰停留,手下校尉必定会发十里内的黑蟒岭。”

    庄腾立刻喊冤:“大人,属下身为龙仪卫,对大人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宋征叹息道:“本官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方法削薄了此地的虚空壁垒,也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方法引来了混沌天魔,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你破坏虚空壁垒,会有细微的虚空元能残留在身上,只过去了三四天的时间,这些虚空元能还没有彻底散去,我能够从你身上看到!”

    庄腾脸色一变,扈明堂咬牙喝道:“拿下!”

    他身后的校尉立刻冲出,将正要腾空而起的庄腾压住,立刻上了法器枷锁。

    宋征在混乱虚空中,以天道真雷检查那些抓挠痕迹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幕后黑手布置了这个陷阱,陷阱的杀伤力在于混沌天魔。没有人能够控制混沌天魔,也就是说这个陷阱一旦布下了,最多三天混沌天魔就会冲出来,他们怎么能够保证宋征在三天之内抵达这里?

    若是通海卫恰好没有发现此地,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番心血?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有办法让通海卫及时发现此地,那么首先发现这里的通海卫校尉,身上的嫌疑就很大了。

    他让扈明堂把人带过来,以虚空神镇一照,就看到了庄腾身上残留的细微空间元能痕迹。

    庄腾却仍不死心,想要将目标转移到倒霉的手下巫远身上,如果没有宋征,他可能就真的成功了,毕竟这里的确是巫远发现的,当时除了庄腾,其他的校尉也可以作证。

    可惜他遇到了宋征。

    看到被拿下的庄腾,宋征淡淡道:“招供吧。”

    庄腾此时显得极为硬气,紧闭着嘴一言不发。扈明堂怒骂道:“我通海卫可曾亏待过你?竟然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你还不从实招来,一定要见识一下本卫的各种手段吗!”

    庄腾看了他一眼,道:“通海卫没有亏待过我,但我和宋征有仇!”

    宋征意外,他之前根本不曾见过庄腾。

    庄腾道:“我出身京师缇营。”

    宋征明白了:“刘震。”

    “十一年前,浑河大水,我爹娘都死在了水灾当中。我带着六岁的妹妹,跟着几十万难民一起往京师逃难。

    大家都说去了京师,朝廷肯定得管我们。可笑的是,到了京师外两百里,就有大军阻拦,不准难民再靠近京师!

    我带着妹妹,想要靠着人小机灵,钻过大军的防线,结果最后关头还是被人抓住了。那几个军士看我们兄妹可怜,把我们放过去了。

    可是进了京师,我和妹妹也只能乞讨。她年纪小,路上得了重病,我没钱给她治病,只能抱着她坐在药铺门口,靠着药铺掌柜好心每天施舍一碗药汤吊着命!

    如果不是刘大人路过看到了我们,将我招募进了龙仪卫,我妹妹活不过那个冬天。

    像我这样的人,刘大人应该是救过很多,所以他根本不记得我了,但我不会忘了他,这种大恩,义士当以死相报!”

    他说的很平静,对于曾经悲惨的过去,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只有在最后一句的时候,忽然流露出了坚定无比的意志。

    宋征暗叹,他能够想象当时的情景,刘震看到乞儿,自然会想起当年的自己,于是伸出援手,不在乎什么回报。

    他压下了心中各种情绪,无论如何庄腾乃是重犯,情有可原却罪无可恕!

    “你是怎么削薄虚空,引来混沌天魔的?你区区一个小旗,没有这个本事。”

    庄腾冷笑,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宋征一叹,反问:“你以为我查不出来?”

    庄腾不再言语。

    ……

    天亮之后,扈明堂已经查出来了。

    庄腾的人际关系很简单,只有一个妹妹,那是他的宝贝疙瘩。他在京师缇营的时候,花了很多心思,给妹妹找了个好人家,对方是某个王府外门管家的儿子。

    他调任通海卫,也经常和妹妹书信往来。

    五天前,从京师来了一个“亲戚”,一直住在庄腾家里。

    昨夜正好庄腾当值,他是在衙门里直接被扈明堂喊走的,没有来得及往家里传递消息。扈明堂带人过去的时候,那个“亲戚”还在睡觉,一举拿获。

    这一次运气不错。

    一番审讯,口供就摆在了宋征面前。

    “西雍王府上的人,得知大人要留意虚空异动,于是向上禀告,第二天就拿到了从京师以阵法传送过来的一应宝物,一套‘燃空符’、三百万元玉和一枚玉牌。”

    宋征点了点头,燃空符可以用来削薄虚空,和大虚锤相比,它的作用缓慢,更适合布置这种陷阱。

    三百万元玉乃是燃空符的消耗。

    “玉牌是什么用途?”

    “他们也不知道,只是按照上面的吩咐,将玉牌提前送入混乱虚空。”

    宋征摸了摸下巴,猜测那玉牌是引来混沌天魔的关键。

    但这事情仍旧有些不合情理:自己和西雍王他们的利益集团,在前往禺州之前并无冲突。西雍王为什么会提前派人来福州,处心积虑的暗算自己?

    从时间上算,王府的人是先来找庄腾,然后得知自己在查找虚空异动,觉得有机可乘,上报之后布置的陷阱。

    “难道也是因为刘震?”他暗自嘀咕,私下里联系了肖震,肖震否定了他这个猜测:“不可能,西雍王和我们没什么往来。

    他深受皇帝信任,在京师中乃是皇党的重要成员,和我们、和阁臣们关系一向冷淡,井水不犯河水。”

    宋征猜不到了,又问道:“那一枚灵文有结果了吗。”

    “我正要跟你说,”肖震道:“那是三百年前著名天骄‘落日羿王’高逸的标记,世上只有他懂得如何使用这枚灵文。他当年横空出世,以擅长空间天条,穿越虚空狩猎混沌天魔而名噪一时。

    但他崛起的迅速,消失的也很突然,仅仅十年时间,就在人世间销声匿迹了。有传说他死于强大的混沌天魔王者口中,也有人说他于狩猎过程中,忽然有所感悟,抛却虚名,闭关潜修去了。”

    宋征道:“这么说来,那玉牌乃是高逸的东西,用拥有高逸气息的玉牌,引来被高逸追杀过的混沌天魔。”

    “混乱虚空广阔无边,仅凭一枚玉牌就能引来不知身在何处的混沌天魔?这玉牌恐怕也不简单。”肖震说道。

    “嗯,我会着重调查一下这玉牌。”

    肖震又道:“西雍王和东阳公主今日还要进宫,向陛下谏言,我不知道还能拦住几次,你也快想办法。”

    “是。”宋征答应这,却也觉得棘手:他远在江南,能有什么办法?

    ……

    寒九江索性花钱雇了一百个人排队,耗上一整天,也要完成石中荷的条件。

    不过昨天那一只三黄鸡,他自己吃了,觉得确实是人间美味,今日再来,看着这破破烂烂的古炉烧鸡铺子,也觉得顺眼了很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