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五章 草莽出身(下)
    但是紧跟着时间不长,又有人飞快而至,有些慌张的禀报道:“老爷,那位宋大人抓莆十甲回来!”

    草莽汉子浑身一震,他身边的几个亲信弟兄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大哥,此举大大不妥啊!”

    “宋征真的要把盖子揭开,当年的周邦森都完蛋了,他的下场只会更惨。”

    “大哥,晚上的事情算了吧。”

    草莽汉子慢慢坐下来,陷入了沉思。

    “大哥?”几个弟兄奇怪,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们都知道禺州的真实情况。

    但是草莽汉子却站起来,眼中带着一丝赌徒的疯狂:“派个人去金波画舫,不仅是最上面一层,爷今晚将整个画舫包下来!”

    弟兄们大吃一惊:“大哥,为什么?”

    草莽汉子道:“宋大人难道不明白禺州的水有多深?他敢这么做当然是有把握的。这个时候其他人一定担心他的前景,敬而远之,咱们雪中送炭,将来收益最大。”

    可是弟兄们明显信心不足:“大哥你确定他能行吗?要知道禺州背后可是……”

    草莽汉子摆摆手:“我决定赌一把,你们来不来?”

    他伸出手,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一咬牙:“干了,大不了咱们再回崖州贩盐去。”

    ……

    莆十甲的小妾今年三十五六岁,她是四名小妾中跟随莆十甲时间最长的一个。常熟找了几个仆妇,提前捧着崭新的衣衫和各种钗簪走进来。

    “请夫人更衣。”

    她正失神的坐在镜子边,闻言像是受惊的兔子失措了一下。

    她知道今晚宋征要见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正是最为成熟丰韵的岁月,她当然明白一个男人晚上要见自己是想要做什么。

    可是她能够反抗吗?或者说她想要反抗吗?老爷已经被下狱了,还能出来吗?以后自己依靠什么?

    她有些木然的换上了崭新的衣衫,这是城中著名的裁缝所做,将她一身成熟的线条勾勒出来,她对着镜子转动了一圈,明白这一身穿出去,男人会流口水的。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惶恐稍减,这就是自己的资本。

    “夫人,时间差不多了,出发吧。”

    她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秀发,又照了照镜子,这才跟着仆妇出门去了。

    ……

    宋征看了看时辰,常顺以为大人心急了,嘻嘻一笑道:“大人,人快到了。”

    宋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立刻想到了李三眼,不由得失笑:“你们这些人啊……”他摇摇头,也懒得多解释。

    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低声禀报:“大人,人带到了。”

    “进来。”

    门声一响,那妇人低着头缓缓进来了。

    她慢慢跪在宋征面前,俯身一拜,晚春的裙衫裹住了丰臀,线条曼妙。

    宋征淡淡问道:“莆十甲已经落网,他罪大恶极,势必祸及家人,你当早做打算。”

    她仍旧撅着屁股匍匐着,不吭声,姿势已经说明了态度。全无当时对宋征说出那番话时候的自信和倨傲。

    石中荷站在宋征身后,不屑的抽了抽自己的鼻子,这女人哪来的自信?老女人一个,下巴还那么尖,真难看,圆脸才是世间大美,哼。

    宋征声音平静,道:“莆十甲的秘密,你知道多少?”

    妇人有些慌张的摇动了一下,宋征道:“回去想一想吧,想起来什么可以告诉龙仪卫,但你的时间并不多,自己把握。”

    他一挥手,石中荷上前来,不悦的催促道:“走呀,你还要跪到什么时候?”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宋征翻开面前桌案上的案卷,这是刚刚送来的这两日江南虚空异动的报告。

    相比于之前,数量已经少了近一半。也不知道是虚空逐渐稳定,还是因为之前“误报”太多,宋大人有些不满,导致下面的人不敢再胡乱上报了。

    宋征一一浏览,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确定的地点,只有一个地方显得十分可疑的。

    湖州的潞县,小柳河附近有一片虚空中,不时的传来虚空惊雷,空间显得十分不稳定——宋征看到这个,就想到了黑蟒岭。

    他气势汹汹杀奔禺州,实际上是想找出到底是什么人在黑蟒岭设下陷阱,想要利用混沌天魔伏杀自己。

    “难道那帮人不死心,故技重施?”

    宋征想了想,下了一道命令送出去,第二天一早,鸿天成只身返回湖州,在潞县城外汇合了自己手下的几名精干灵妖,去小柳河一探究竟。

    他走出丽水城的时候,寒九江正好从金波画舫上离开,一步三回头,挥手依依惜别。画舫顶层的一扇雕花窗户上,头牌花魁水宝儿临窗送别。

    寒九江也是堂堂冰魂秘境的大少爷,自幼养尊处优,但是昨晚的阵仗,他是真没见过。草莽豪客赵立强出手阔绰,让他暗自咋舌。好在少爷做派还在,没有丢人现眼。

    昨夜整艘画舫为他们服务,赵立强还准备了一件九阶法器作为礼物送给他。而所求的,不过是请寒九江为他引见一下宋征。

    寒九江过了一夜帝王一般的生活,清晨醒来的时候,看着枕边如水一般的佳人,心中第一次感觉到:好像跟着宋征,也不是一件坏事。

    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的窘迫:他昨夜脑子一热答应了赵立强,可他跟宋征的关系并不好。

    他一直暗中想要跟宋大人别别苗头,甚至规划着提前返回冰魂秘境;而宋征显然也不怎么待见他。

    灵妖五大秘境,宋征亲疏有别。他最信任的当然是桃源秘境,而鸿天成和修子成在他手下也颇受重用。

    寒九江实在没有把握,去跟宋征说一声,宋征就能给面子,见一见这位赵立强。

    画舫外,有专门的马车等候,接了寒九江将他送回龙仪卫衙门。进了门,寒九江想了想,决定硬着头皮去跟宋征讨个人情。

    可是宋征不在衙门里,他去了冥狱。

    昨天半夜,一直不肯开口的莆十甲忽然让看守他的校尉传话:他想要见宋征。

    于是今天一大早,宋征起床后常顺就兴奋地前来禀报:“大人,莆十甲要开口了。”他这个时候要见宋征,应当是想要谈条件。

    但是宋征很平静,他不紧不慢的吃完早饭,擦了擦嘴,这才说道:“去冥狱。”

    和世间普通的监牢不同,龙仪卫的冥狱并不是暗无天日、墙上挂满了刑具、地上流淌着黑血。

    这里的一切都很干净明亮,审讯不需要什么刑具,而是有一套冥狱内部代代传承的特殊“神通”,能够直接有效的作用于修士身体和魂魄上,最痛苦的部分。

    每一次刑讯,也都是在奇阵的笼罩当中进行,确保鲜血不会溅出来——只有那一片奇阵笼罩当中,才是遍地血污。

    宋征站在莆十甲的牢房外,他坐在一片干稻草中,意识到身后有人,转身来淡淡一笑,身上的伤痕对他似乎毫无影响。

    宋征暗中点头,自己的判断正确,这是一个意志极为坚定的人。

    他来到牢房门前,对宋征道:“我请大人来,是想休战。”

    宋征一皱眉头:“继续说。”

    “这样下去对我们双方都不好。”莆十甲平和的语气中,流露出一种如山般笃定的信心:“事实上对大人更不好。

    不管大人怎么做,我都不会说什么的。我很确定,过上一段时间,我就会被放出去。虽然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我也只能隐退,但我会获得应有的补偿,不会有任何危险。

    而大人你则不同,一旦事情到了那一步,你必定是落到了我今日这样的田地。我能走出去,但是大人你一旦进来,却是再也出不去了。

    大人要明白,有些所谓的权势只不过是水上浮萍;但有些权势,却是根深蒂固。肖震猖狂许多年,不是没人能够收拾他,只是大家不愿意去做罢了。因为没有利益,所以没有动力。

    可若是大人动了禺州、动了岭南,那些阁下的利益受到了触碰,他们立刻会毫不犹豫的联手,将你和肖震一起毁灭。”

    宋征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背后的人其实也不想大家拼个鱼死网破,所以想要各退一步。”

    “正是。”莆十甲道:“我劝大人做出明智的选择。”

    宋征只是淡然,负手转身而去。

    牢房中,莆十甲坐了回去,盘膝闭眼,不再发一言。他知道宋征一定会选择妥协的,这是他目前最好的出路。

    ……

    宋征出了冥狱,自有马车等候。他上车之前道:“常顺一起上来。”

    常顺赶忙跟上去,他反手关上车门,宋征已经将马车内的奇阵落下。常顺正要开口询问,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宋大人,身躯宛若山岳一般庞大,双目幽深,似有神光能够照透灵魂。

    他霎时间失神,魂魄宛若落入一片冰湖之中。

    宋征双唇一动,声音如同九霄神雷,在常顺耳边炸响:“禺州常顺,你可对龙仪卫忠心耿耿?”

    “你可曾暗通敌犯,传送消息?”

    “本官,能否信任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