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零章 禺州烧火(上)
    宋征打开小洞天世界,将小虫连同那一颗混沌天魔的头颅,一起收进了小洞天世界。小虫啃得正开心,一点一点的将混沌天魔的骨头吃下去,居然忘记了跟老爷讨要另外那一头了。

    战场这边有两位老祖照看着,宋征将奚飞岳叫来,询问道:“西门弘是怎么知道此地的?”

    他一开始以为是禺州龙仪卫泄露了消息,但遭遇了混沌天魔的埋伏,让他多想了几层,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他刚刚扳倒了刘震,在龙仪卫当中凶名最盛的时候,禺州龙仪卫敢在这个时候得罪他?

    而虚空壁垒破碎并不意味着一定会遇上混沌天魔,大部分不稳定的虚空处,都是空无一物,只会有各种冥照、死光、暗波透射进来。

    这一片虚空后,藏着混沌天魔显然是被人引过来的。

    有人知道龙仪卫暗中查找虚空异动,于是布下了这个陷阱。

    奚飞岳无奈道:“末将并不是西门弘的心腹,这些事情末将实在不知。”

    他对于西门弘来说,更多的是利用价值。但他也知道一些事情:“西门弘的心腹,乃是州府幕僚刘先生。”

    宋征一点头,吩咐道:“传令禺州龙仪卫,收押刘先生。”

    李三眼应了一声,立刻准备了公文发出去。

    当天晚上,宋征带着斗兽修骑抵达禺州丽水城的时候,刘先生已经在冥狱当中等候审讯了。

    为了在宋大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干,禺州龙仪卫已经提前“照料”了刘先生一番,他现在像是绵羊一样温软听话,宋征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消息是从禺州总捕头莆十甲那里得来的。莆十甲手下有一批秘密的人手,专门负责监视全州,包括龙仪卫在内。”

    不用宋征吩咐,禺州龙仪卫千户常顺立刻躬身道:“属下这就去把莆十甲抓来。”

    常顺走后,宋征继续审讯刘先生:“西门弘在禺州和什么人联络密切?”

    “除了首辅大人,他还和别的朝臣有过往来吗?”

    “莆十甲和西门弘为何关系密切?”

    刘先生一一回答了,时间不长常顺回来了,面上尴尬。宋征问道:“人跑了?”常顺请罪:“属下无能。”

    宋征并不意外,摆摆手道:“与你何干?起来吧。”然后又吩咐道:“带人去把州府衙门封了,所有的文书封存,等本官明日去查看。”

    “是。”

    他吩咐大家散了回去休息,他自己进入了小洞天世界中,看看小虫怎么样了。小洞天世界打开,就听到一个巨大的呼噜声。

    一片茂密的爬天虎丛中,小虫卷着那颗巨大的头颅睡的正香。

    混沌天魔的这颗头颅被它啃掉了十分之一的样子,尽管在大睡中,它的力量却在缓慢而平稳的增长着。

    宋征看的暗暗点头,他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

    小虫想要提升,需要新的“突破点”。它现在再吞吃荒兽莽虫意义不大了,而力量强大,来历神秘的混沌天魔,对于小虫成长的促进作用巨大。

    它们和小虫是不同的生灵,这种效果类似于“触类旁通”。、所以吞噬混沌天魔的效果,远远强过小虫吃掉一头灵兽。

    他眼神一跳,隐约看到小虫抱着的那颗混沌天魔头颅中,似乎嵌着什么东西。他踹了一脚,小虫动也不动,酣睡如旧。他苦笑着摇摇头,算了等它醒过来再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

    平天王很失望,事实上她看到黑蟒岭上的虚空异变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不是月河灵境——比宋征更早不少,

    她也很恼火,什么人如此做鬼,连本王也戏弄了。

    到了丽水城外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担心起来:自己将希望都寄托在宋征身上是否有些轻率了?宋征如果找不到,自己也会错过。

    推算月河灵境出现的范围并不容易,这一次错过了,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完全未知,而蛮妖妖皇的突破契机到来,这一次不能得到元仪星髓,可能就会永远错失突破的机会。

    她这般想着,于是没有进入丽水城,转身回到了江南。

    ……

    州府衙门上贴着封条,整个禺州已经都知道,自己被皇帝划出岭南,归入了宋大人手下。昨天夜里龙仪卫杀气腾腾的冲来,先要抓总捕头大人,随后又将整个衙门都封了。

    今天一早原本来上差的官员、衙役、小吏们都只能战战兢兢的等在衙门大门外,等待着那一位大人的到来,对于自己的未来毫无把握。

    官员们面有愁容,在心中思索着应该怎么办,是投靠新的宋大人,还是想办法活动一下,换个地方为官。

    那些衙役和小吏中,有的一人身兼全家生计,自然战战兢兢,担忧而迷茫。衙门上交叉的两张巨大封条,让所有人心中都惴惴不安:“那位宋大人,恐怕不好相处。”

    街道上,一队龙仪卫迅速开来,沿途行人自觉避让,肃杀之气弥漫当街。宋征带着亲兵们行了过来,他十分年轻,容貌中带着几分冷峻,一路行来目不斜视。

    所过之处,人人低头。

    到了门前,他微一颔首,自有校尉上去打开了大门,他昂然而入。后面那些官员、衙役、小吏们伸长了脖子,却只盼来了校尉们紧守大门,严厉的一声:“大人有令,禺州府衙众人原地等候,不得擅动!”

    所有人心里一个咯噔,这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呀。

    宋征进入衙门中,常顺早已经准备好了,将所有的普通公文集中在了大堂内,而西门弘的私人书信则在他自己的书房内。

    宋征走入堂中端然站立,虚空神镇升起。

    他身后跟随的禺州龙仪卫众人油然感觉到,宋大人的背影高大深远,宛若神明一般让人心生敬畏。

    宋征一挥手,文书凌空飞起,翻转如飞。在虚空神镇之下,所有的文书不但过目不忘,而且在他的脑海中,迅速的将各种信息处理,彼此联系、互相对照,哪些官吏贪婪,哪些清廉,哪些是西门弘的亲信,哪些被西门弘打压,一目了然。

    两个时辰之后,禺州府衙内的大致情况他已经全部掌握。

    他深吸一口气,一切文书飘落下来,像是无数栖息的蝴蝶,宋征道:“去西门弘的书房。”

    “是,属下为大人带路。”常顺此时格外恭顺,弓着背宛如信徒一般在前面小心而迅速的行走。

    到了西门弘的书房,宋征却轻讶一声,先来到了一张书柜前面,他用手轻轻敲击虚空,一层层的淡金色震荡散开,常顺目瞪口呆:“书柜后有一座小须弥界?”

    他之前亲自来检查过,并没有发现,但宋征在空间天条上的造诣现在已经超过了一般的老祖,岂是他能相比的,进来一眼就看出问题。

    可惜破解奇阵不是他的强项,他淡淡道:“找卫里的奇阵能手来。”

    “是。”

    趁着这个时间,宋征将西门弘的私人信件浏览了一遍。这些书信岂是还一部分是常顺在西门弘的住处搜出来的,一并放在了这里。

    看完了之后,有擅长奇阵的修士赶来,见过了宋大人之后,立即开始破阵,而宋征坐下来,思索着刚才的收获。

    私人书信中其实很大一部分没什么意义,只是一些人情往来。有价值的只有三部分,一是西门弘和首辅大人的信件,重要的事情肯定是直接用同音骨符联络,书信只是他每年例行“孝敬”时附上一些阿谀之词,首辅大人也只是象征性的回几句话,可能都是师爷代笔。

    这些可以作为首辅大人贪污受贿的证据——但也仅此而已,宋征不觉得只凭这些就能扳倒堂堂首辅大人。

    第二部分是西门弘和他老师的书信,他的老师为他引见了首辅大人,乃是首辅大人门下重要的官员之一。

    但是这些书信说的都是朝堂之上的事情,细究起来当中问题很多,比如泄露朝廷机密,比如妄议朝政等等。但是同样对宋征没什么用处。

    第三部分却很神秘,是一种暗红色的信封,信纸乃是上好的“福州宣纸”,但是无论是书信内,还是信奉上,都没有任何称谓和落款。

    西门弘和对方似乎极为“熟悉”,也可能是刻意要想要隐藏什么。

    这一种书信不算多,只有三封。

    第一封说的是林逸正和教主谋反案子。

    第二封说的是勾陈氏谋反。

    第三封说的是大衍圣师谋反。

    宋征经手办过的三件谋反大案!而且书信虽然不长,可是其中却不断地提到一些细节,乃是案件中的机密,湖州城内除了龙仪卫,知道的官吏也不多。

    宋征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怒浪滔天:湖州城内,居然还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好大狗胆!

    他将那三封书信拿在了手中,低头看着,从其上寻找着魂魄的痕迹,可惜的是时间久远,魂魄痕迹早已散逸无踪。

    他正想着湖州城中谁最可疑,一旁传来常顺的声音:“大人,小须弥界打开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