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五二章 已落子(上)
    这种感觉让宋征震惊,随后便是畏惧——对于绝对强大的一种畏惧。并非因为他胆怯,而是因为尊敬。

    他谨慎无比,他还要活下去,这样的存在只怕不弱于天火。他要将大家从天火下救出来,他不想因为一次无意的冒犯,引来这样存在的愤怒,导致自己的死亡和大家希望的断绝。

    于是他以阴神做出了一种无害而恭顺的姿态,希望能够在对方愤怒之前,得到一个对话解释的机会。

    可是等了一下,那边却毫无反应。

    他怔了一下之后疑窦丛生:自己的阴神印记是不可能瞒过这种存在的,那为什么对方毫无反应?

    脾气好的存在?不太可能的。任何一位强者都不会容忍有人暗窥自身。

    别有目的,故意视而不见?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的实力和对方相差极远,没有理由啊。

    他忽然想到了范华,他刚才进入了一片“秘境”,以空间天条切断了自己和阴神印记之间的感应。

    然后他从那一片“秘境”中出来,百里之后又遇到了这一位。

    宋征嘴角露出了一丝讥笑:范华很不老实啊,这是在玩火!那一片“秘境”中,应当有一位同等级数的存在。

    他呆了一下,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一片所谓的“秘境”,应该就是那一位制造出来的。

    范华同时讨好两位强大的存在,只怕转身就把前面那一位给卖了。

    而前面那一位又岂会被他这样的小角色玩弄?祂想必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己的阴神印记,却并没有表示什么,暗中帮自己遮掩了一下。

    难怪刚才范华从秘境中出来,自己感觉有些异常。

    这一位的遮掩,让自己的阴神印记,躲过了后一位的感知。

    莲花火焰道:“你照做就是,有什么情况,心中默念吾名,本座自有感应。”

    “遵命。”范华恭谨无比。莲花火焰渐渐退去,消失无踪。范华辨认了一下方向,往京师去了。

    宋征在车中沉吟:两位不逊色于天火的存在同时出现。

    祂们的强大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层次,需要扭曲天条,来遮掩祂们的存在,祂们到底是谁?

    他的阴神印记仍旧在范华身上,感应到范华朝着东北方向飞遁而去,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他回头看向北方:“肖大人应该动手了吧?”

    ……

    修云起一身肃杀从战场上走下来,他刚刚一人独战华胥两大巅峰老祖,斩杀其中一名,重伤拜逃了另外一人。

    在同境界当中,灵妖强大无比。

    镇国乃是战略层面的存在,不到最后决战的时刻,都只是坐镇,互相牵制不会轻易出手。

    巅峰老祖实际上就是常规战场上最强大的存在了。所以修云起这样一位强大的巅峰老祖加入,对于洪武方面来说意义重大。

    从他加入武侯关开始,已经数次凭借一己之力扭转战局——就像刚才一样。

    他在武侯关洪武军中的声望急剧飙升,在对面华胥古国战阵之中,也变得凶名赫赫起来。

    他一归来,途径一座座战堡、一道道战壕,掌声、称赞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修兵们都希望有他这样一位强大的战友。

    虽然并肩战斗的时间不长,可是修兵们也都知道修云起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他们的欢呼修云起毫无回应,大家也都习惯了。

    修云起仍旧冷着脸走回了自己的住处,他有着特殊待遇,在武侯关后方,有一座独立的小院。这是靠着战绩赢来的。

    路过一处将台,有朝廷大将居于其上,身后插着令旗,他指挥着周围九千修军。

    “修先生辛苦!”将军笑着问候称赞。修云起也只是微一颔首算是回应,他过去之后,将军身边有副将问道:“将军,是否趁机杀进,攻破敌军?”

    将军认真看了看对面华胥的防线,还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妥。修先生性子太过冷淡,不愿意配合我等。只凭我们杀过去,只怕要中了敌人的埋伏。你看对面,败而不乱,难说是否是诈败诱敌。”

    副将不再多说,前几日连败了好几次,将军的勇气似乎都在那一阵连败之中消耗殆尽了,这段时间有修云起坐镇,他却接连错失良机。

    他身为副将,即便是看出来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将军下了将台,传令道:“各部稳守,没有本将军的命令不得擅自行动。”

    “是。”

    他往后方走去,准备休息了。迎面有些人走了过来,等到了近前,将军马上肃穆躬身抱拳:“肖大人。”

    肖震身后站着范镇国,还有四位供奉,都是老祖。

    他背着手,轻轻眯了一下眼睛,道:“想不到我洪武天朝前线三品大将,竟然是迷真教的人。”

    将军明显一愣,茫然道:“肖大人是说末将?迷真教?肖大人莫要吓唬属下啊……”

    肖震一摆手:“你的事情发了,左右,拿下!”

    镇国压阵,将军不敢反抗,两位老祖上前来以法器枷锁将他拘了。将军仍旧喊道:“肖大人,属下冤枉!我要见陛下……”

    肖震冷笑道:“整个天朝,除了这里的战场,哪里还能找到几十万尸兵?你还想抵赖?”

    将军脸色一变,刚才的冤屈和畏惧的样子消失不见,他挺直了身躯,冷笑道:“众生愚蠢,看不透世间真相。我教秉承天道,度化世人,可笑你们这些蝼蚁取死而不自知!”

    肖震懒得听他胡言乱语,喝道:“押下去。”

    副将等人目瞪口呆,迷真教凶名赫赫,他想一想将军前后的表现,一瞬间似乎明白了。

    ……

    肖震解决了迷真教的内奸,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中,有手下送来一份密报。他看了之后随手烧毁,然后取出一枚特殊的骨符,点亮了之后,里面传来宋征的声音:“大人?”

    宋征还在路上,已经进入了荆州。

    “有些事情告诉你知道。”

    护送文书的龙仪卫在鹤州遇袭的时候,京师“麒麟会”的一名长老消失不见,随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麒麟会是一个松散的修士组织,允许任何修士加入,不论你是宗门弟子还是世家子弟。

    实际上他们就是首辅大人的爪牙,为首辅大人办一些不方便出面处理的事情。

    他们的人员流动性很大,加入退出都是“自由”的。如果不是龙仪卫,还真未必能够清楚的掌握他们的人员变动。

    这位长老是一名女子,随后被宣布退出了麒麟会。

    宋征一下子就明白了:“九叔杀了的那个女刺客。”

    “应该是。”肖震道:“马猴刘想要嫁祸给首辅大人,而我们首辅大人自己也是不甘寂寞啊。”

    宋征之前猜测首辅大人很可能暗中出手,后来刘震直言他陷害首辅大人,让他为自己背黑锅。

    刘震也没想到,首辅大人真的暗中动手了。

    “大人准备怎么办?”

    肖震一笑:“他什么好处没捞到,还赔上了一名强修,只怕已经气怒不已。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证据,不必跟他争扯。账先记下来,最后一起算。”

    他叮嘱宋征一声:“首辅大人门生故旧极多,你在江南也要小心。”

    宋征答应了,心中也将这件事情记下来。

    ……

    沛县县城已经成了一片死城,城墙虽然还算完整,但是城内已经人烟断绝,城外因为冥魔王的血液污染,百里范围内随处可见生机灭绝的地面。

    从高空看去,就好像大地上一块块的秃斑。

    只有零星的野狗在城池内外出没,偶尔发出渗人的吠叫声。

    宋征返程的路线,特意避开了这里。他顺路去看了一下孔白羽安置百姓的地方,留下了三千万元玉——这是刘震身边那些人身上抄出来的。

    在他离开鹤州之后,沛县城外荒芜的山野深处,原本应当生机断绝寸草不生的一块土地上,忽然有一株幼苗拱开了地面生长出来。

    这一株植物样子格外诡异,两枚小小的叶片好像冥魔王心脏的形状,叶片上有着黑斑一样的纹路,乍一看就好像叶片上生着一颗狰狞的骷髅。

    它冒出地面的部分只有半尺来高,但是在地面下,如同头发一般纤细的根丝无比发达,最长的迅速长到了千丈!密密麻麻的织成了一张大网,在地面下近乎无限的扩张起来,似乎要延伸到比大地更深的层次中。

    轰隆隆……

    阴雷炸响,大雨瓢泼而下,到了这一株植物这里,百丈范围内成了一片血雨!

    某处不知名的荒山上,有顽石冷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