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五一章 意志
    “先生你去哪里?”

    修云起深吸一口气,大步向着战场走去,他没有理会校尉的呼喊,他觉得自己需要去做一些事情。可能将来会后悔,但现在不做的话,念头不通达。

    华胥古国的巅峰老祖击杀孙绍兴,将洪武的防线打开了一个小缺口,正要挥军杀入,忽然感应到了什么。他转头一望,看到迎着他走来的修云起。

    这一战,几乎就是上一战的翻版。孙绍兴不是巅峰老祖的对手,但是这一百多年来,修云起早已经将孙绍兴远远甩在了身后。

    他是人间妖族,天赋远超人族。同为巅峰老祖,他远胜过对手。

    他面容冷峻,招招致命,各种本命神通施展,对手处处落于下风,看的后面洪武的修军们眼含热泪大声叫好。

    孙绍兴是为了营救他们才阵亡的,现在马上有己方老祖出面为烈士报仇,他们胸中激荡,情绪难以自抑。

    咚!

    半个时辰之后,修云起胜出,他凌空升起,全身气息流畅。刚才憋在胸口的那种“不通达”终于消失了。

    在他的脚下,敌人的尸体正飞速的坠落下去,在地上面重重的砸出了一个深坑。

    修云起听到身后修军的欢呼声,回过头去看看,心中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洪武天朝追杀我人间妖族,朝廷乃是仇人,可是此刻自己对于洪武却有了一种认同感?

    宋征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是他将自己送来战场,让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

    北台城,冷风呼啸吹过城墙。盛夏已过,北地冷秋。

    肖震站在北门上,望着北方的战场方向,隐隐还可以从层云之上,望出光芒的映照。他扶着墙垛,神情隐有落寞。

    宋征从下面走上来,告诉他:“都已经处理好了。”

    肖震没有多问刘震的下场,沉默不语片刻。

    宋征脑海中反复出现的,是刘震一次次飞蛾扑火一般的杀向范镇国,将自己的各种神通轮番施展,却最终陨落。

    一直到他站在这里,看到肖震孤寂痛苦的背影,他才忽然明白过来,哪怕是面对刘震的叛国,肖振从个人感情上仍旧是不愿意杀他的。

    但是他可以对老兄弟好,没有人会多说什么;他可以在有错误的时候护着老兄弟,也没人会多说什么。但他所在的位置,需要他必须公正!

    这种大罪,必死无疑。他只能杀了刘震。

    而刘震的谋划若是成功,他会保肖振一生富贵,但是事情败露,他却是无颜再见大哥的,他一心求死。

    一个要杀,一个求死。

    宋征心底飘过一声长叹。

    城墙上,肖震缓缓开口道:“当年我教会他们认字,让他们给自己取个名字。马猴刘问我是什么名字,他们以前只喊我肖老大。

    我告诉他我单名一个震字,是威震、震慑的震。然后他问我,他可不可以也用这个名字。他很崇拜我,什么都跟我学,我笑着告诉他,名字是每个人的代号,这个代号要独特,让别人一听就知道是你。

    可是他跟我说,他就想用这个名字,他知道我要做大事、将来会很多敌人,他要为我威震远方,震慑所有的对手。”

    那个时候大家年轻而真挚,说的都是热血和真诚的话。

    肖震遥望北方,缅怀过往:“他做到了,他统领缇营,乃是龙仪卫最强大的武力之一,他有足够的实力震慑我的对手。”

    他没有在往下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一个结果。哪怕是他,也没有想到,原来真正的奸细就藏在自己身边,就藏在龙仪卫中。

    宋征则是在庆幸,燕雀一案远在江南,刘震有些鞭长莫及,否则他也未必能够最后翻盘。

    他安慰肖震:“人是会变的。”

    “我也时常后悔,若是我没有教会他们认字,刘震不看那么多书,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自己的想法,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是所有老兄弟中最聪明的,白老七以前就说,他走错了路子,要是个读书人出身,文修必定大有所成,乃是宰辅之姿。”

    肖震摇了摇头,长吐出一口气,然后转过身问他:“你呢,你也是人,你会变吗?”

    宋征认真的想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了史头儿临死之前的神情,想起了赵姐的石戒,想起了神烬山、皇台堡的种种——有些东西,像是岩钉,深深地凿进了心底深处,不会动摇。

    他回答道:“我也会变,事实上现在的我和刚刚走出皇台堡的时候已经不同了。但我的坚持和目标永不会变!”

    肖震拍了拍墙垛,没有再说什么。

    ……

    云州的一座小县城里,一幢几十年的老宅子打开了门,宅子的主人佝偻着身躯,背着褡裢,一副出门探亲的打扮。

    他出了县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一路往西走去。

    到了城外人烟稀疏的地方,他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嗖一声闪入了路边的荒林中。而后各种伪装飞快撤去,他变成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文修。

    范华双足一顿,凌空飞起半丈,在荒林之中贴地飞行,快的不可思议,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在十几里之外。

    他暗中松了口气,灰雾死了,冥魔王也死了,他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很“友善”的龙仪卫竟然如此可怕。

    好在他也非同小可,这些年凭借着迷真教的势力,在天下各处多有布置。

    他知道龙仪卫在查自己,但是他们注定一无所获。他作为一位县令,在洪武天朝登记的一切信息都是假的,只不过是提前做好的安排。

    甚至他还在其中故意增加了一些误导,若是顺着那些线索追踪下去,一定会偏离万里。

    除此之外,类似小县城老宅这种布置,他还有好几处,也是用来掩盖真相,分散注意力的。这几天他一直很谨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虽然仍旧小心,但非常确定自己已经成功逃脱了。

    他飞行途中微微一乐,只要过了今次,有那一位存在相助,有迷真教的力量,说不定他又能在别的地方混个县令做。

    他的芥指中藏着一物,这才是那位大人真正想要的东西,他知道,灰雾和冥魔王其实并不受那位阁下的看重。

    那座小山坡越来越近,他极速而去却忽然眼前一片迷茫,宛如灰雾一般。

    他心里咯噔一下,一瞬间冷汗湿透了后背。

    那个声音在耳边回荡,宏大高远:“东西带来了?”

    “是。”他恭敬的跪下去,头也不敢抬,心中怦怦乱跳,双手将那东西呈送上去。在他手中,是一枚特殊的暗红色骨角,似乎是被硬生生掰断的,上面闪烁着一种特殊的元能,变幻不定。

    手中一轻,东西不见了。

    归程中的宋征正在车上闭目养神,忽然睁开眼来。

    龙仪卫调查范华,宋征没指望能有什么收获,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他当晚有意和范华多喝了几杯,范华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宋征也不怎么真诚,借助碰杯双方身体接触的机会,将阴神印记落在了范华身上。

    他的阴神修为比范华强出好几个级数,他做下这些手脚,范华毫无所觉。

    宋征最担心的不是灰雾这种自命不凡的对手,而是范华这种藏在暗处的看似不起眼的毒蛇。所以一路向北的时候,他就暗中查看范华的位置。

    但他毕竟只是命通境,能力有限不能与镇国相提并论,阴神印记也只能大致感应到范华的位置。

    若是他到了镇国强者的层次,落下阴神印记之后,只需心念一动,范华所经历的一切他都能一目了然。

    就在刚才,他忽然感应到自己的阴神印记落入到了一片特殊的空间当中,和世间隔离,让他有些难以把握了。

    “范华进入了什么地方?洞天福地?还是强大存在割裂出去的独立虚空?”

    但只是一瞬间,范华又退了出来,宋征暗暗皱眉,总觉的有些不对劲,但他再三感应,阴神印记毫无变化,他怀疑却没有发现。

    范华呈上了那件东西,那个宏大深远的声音又道:“去京师,汝会知道应当怎样去做。”

    “遵命。”范华跪拜后退,两三步之间,就脱离了那一片看似漫漫无边的灰雾范围。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朝前看去,灰雾正在飞快的退去,收缩汇聚宛如活物一般。

    他不敢多做窥视,转身飞快而去。

    仍旧贴地飞行,百里之后,忽然落入了一片莲花火焰当中。

    “东西送到了?祂可曾起疑?”

    范华连忙跪下,道:“送到了,那一位不曾起疑。收了东西就离开了,嘱咐小人去京师,说到了那里就会明白应该怎么做。”

    宋征的双眼猛的睁开,哪怕仅仅是通过阴神印记,他也能够感受到范华身边那宽广如天、渊深如海的恐怖力量!

    那是掩盖在天条之下,本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力量。

    力量的主人对于天条的领悟达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层次,已经可以轻松的扭曲天条,借而掩盖自己的存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