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五零章 理念(下)
    修云起点了点头,一道攻击流光从虚空外划来,嗖一声直奔两人而来,快的不可思议。校尉一瞬间以为自己死定了,修云起却拉住他,向旁边一闪,同时手掌柔和一推。

    一片光云自掌中浮现,从侧面将那道强大的流光改变了方向,轰的一声炸在了一旁的一片土坡上,整个土坡冲天飞起,尘土四散落下。

    电光火石之间校尉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道:“谢先生救命之恩。”

    修云起轻轻摆手,并不在意,只是站在这样的战场上,他心中有些异样的情绪,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

    宋征当初找到他,要交给他这个任务,他很不忿:你凭什么让本祖听命于你?你我有仇!

    宋征很笃定很洒然:是我跟前辈有仇,你们要杀我而不是我要杀你们。你想要人间妖族行走于阳光之下,而我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这件事情。

    修云起乃是巅峰老祖,于天地间活了数百年的生灵,不用宋征太多劝说,他其实已经明白宋征的意思,同样明白自己不能拒绝。

    他为了那个理念,可以做出连自己都有些唾弃的行为。本以为希望断绝,却没想到宋征愿意帮助他们实现这个希望。

    相对于大衍圣师来说,宋征甚至已经有了具体的行动。

    他怎么能拒绝宋征?

    宋征留下了那枚戒指就离开了,他拿了起来,告诉村长他愿意去北地战场,于是他被从虚空牢笼中放了出来。

    村长也知道不必劝说,修云起很明白,想要阳光行走计划继续进行下去,宋征需要更大的权力、更高的位置。帮助他将这一批物资送往北地,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而修云起在人间潜藏数百年,若论起潜藏行进,避开监视和侦察,他再合适不过。

    而且他是巅峰老祖,有能力保护这一批物资——他是最完美的人选。

    宋征看着刘震,道:“你们都以为我有明暗两路,我在明,九叔在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猜不透我们这两路,究竟谁带着那一批物资。

    但实际上,这明暗两路都是假的,真正的运送者另有其人。

    明暗两路只是不过是为了引出一直潜藏在朝堂中的奸细——燕雀潜入洪武,为的是收买朝堂上一位重臣,可燕雀之后,我们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位重臣内奸到底是谁。”

    实际上若不是有这个意图,他最方便的办法是自己带着芥指,然后将修军装入自己的小洞天世界,在两位老祖的护送下飞向北地,遇到了敌人将修军放出,军阵加持,两位巅峰老祖护佑,迅猛的杀过去——这样才是最安全也最快的。

    “一开始,因为冥蛾的关系,我们始终猜测是内阁大臣的那几位,因为他们的年纪到了,需要冥蛾来参悟生死大关。

    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约束住了我们,始终没有找到真正的内奸。

    而这一次的这一批物资,我和肖大人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这批物资几乎决定了这场大战的胜败,那个奸细一定会忍不住要出手的。”

    他冷笑看着刘震:“现在想来,冥蛾不仅是对于寿元将尽的老修有吸引力,对于那些卡在巅峰老祖境界上多年,想要进一步感悟天条,突破镇国境界的修士,也同样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刘震沉默不语,宋征一语中的。

    “而龙仪卫天下缇营总统领,也当得起朝廷重臣这个称号了,同时你一旦叛变,对于华胥古国来说,作用远大于那些朝臣,毕竟你掌握着整个洪武的军事机密!”

    宋征定下的是一个连环计。

    深藏朝堂之上的奸细老谋深算,不会轻易上当,否则肖震也不会这么久都查不出来到底是谁。

    宋征的计划表面上一看,的确是在努力的运送物资,但暗线九叔方面实际上是在钓鱼。根据竹筒在什么位置出了问题来推断嫌疑人。

    但刘震果然不简单,硬是利用宋征这个布置,嫁祸给首辅大人。

    好在宋征最大的诱饵不是暗线,而是自己,等到了最后关头,他用自己做诱饵,他知道那奸细但凡想要破坏这一次的行动,必定会出现的。

    肖震长叹一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道:“真想不到,我竟然有向你出手的这一天。”

    刘震紧闭双唇。

    肖震痛苦摇头,转身而去,留下一句话:“范镇国,辛苦了。”

    范镇国神剑凌空而起,宋征也要跟着离去,肖震淡淡道:“你可以留下来看一看。”

    宋征想了想,朝后退了一步,在一旁静观。

    范镇国神剑一挥,斩出一片虚空战场,将他和刘震拉了进去。

    因为指挥使大人的一句话,范镇国专门为宋征留出了一个观看的“窗口”。宋征昂首,看到了虚空战场内,范镇国岿然不动,宛若山岳,镇压世间。

    刘震的确强大,他所施展的手段,已经初步具有了“镇国”的气象,将天条转化为自己的优势,若是冥蛾到手,他有很大的可能会突破成为镇国强者。

    从这一点上来看,燕雀一案影响深远,若是刘震成了镇国强者,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面对真正的镇国强者,他却始终“棋差一招”。

    他的确很强大,各种神通幻化,他对面的范镇国看不出多么厉害,可是不管刘震施展出什么惊天的手段,借助了多少道天条,范镇国只是轻描淡写,扬剑而起就能轻松破去。

    宋征现在的水准,已经具备观看镇国之战的资格了。

    他能够从中得到经验,吸取收获。若是不够资格,顶多是看个热闹,回去跟人吹个牛皮:本官也是见识过镇国之战的人物了。

    肖震很照顾他,自己不愿留下看着老兄弟被杀,但他让宋征留下来。刘震只差一线便是镇国,范镇国自不必多说,这种战斗非常适合宋征观摩。

    他很快就意识到,镇国之战更关键的是大家对于天条的理解。

    好比刘震,对于天条的领悟和理解层次已经很高了,若是宋征和他战斗,认真起来的刘震会让他感觉到十分“别扭”,因为刘震会借助天条处处限制他。

    但一山还有一山高,刘震面对范镇国,也是处处别扭。

    简单来说,镇国之战就好像是大家都会游泳,天条就是一片大海。谁的水性更好,谁就能获得胜利。

    而不成镇国,都只是旱鸭子,一下水必死无疑。

    刘震已经凝聚了虚空战场内能够汲取到的一切元能,满天风暴,元能轰落,宛若大星坠地。

    范镇国凌空飞剑一点,面前诸般凶险破去,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龙仪卫天下缇营总统领刘震陨落。

    ……

    修云起返回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人”。

    龙仪卫三品供奉孙绍兴。

    他愣了一下,当年的命通境中期,如今也是老祖了。不过人族的资质不如灵妖,他只是玄通境中期,不到巅峰。

    他脸上那一道伤痕已经很淡了,应该是突破玄通境的时候褪去的。

    修云起当年一爪落下,差点将孙绍兴的一颗眼珠子都抓了出来。妖力凝聚之下,伤痕一直存在,难以化去。

    他对孙绍兴恨意深重!

    一百六十年前,有新的人间妖族在漓水畔成精,却被几十个差役围追堵截,他亲自赶过去接应,却不想遇到了龙仪卫的强者。

    他独自苦战三百龙仪卫,当时带队的供奉便是孙绍兴。

    那一战他境界倒退两重,苦修了六十年才练回来。

    而那名新诞生的灵妖却还是遗憾的没能救回来,孙绍兴当着他的面,一剑将那名幼年的灵妖炸的粉碎。

    修云起被迫退走,可是他却恨得发狂。三年后他终于找到机会深夜偷袭,一爪子差点抓去了孙绍兴的一刻眼珠。

    但此时,孙绍兴正在独自对抗一名华胥古国的巅峰老祖。对方实力明显高过了他,可是他的周围,其他修士都在苦战,战堡破破烂烂,上面安置的那些战具大都损坏,修兵们焦急却无力支援他。

    孙绍兴死战不退,在他身后是四座灵阵已经彻底损坏的战堡,每一个战堡中有一百多人,他们正在飞速的撤退。华胥老祖恼怒不已,眼看着到手的军功就要因为孙绍兴飞了,他索性舍弃了那些普通的修军,死死盯住了孙绍兴。

    他掩护修军撤走,自己却陷落进去,难以逃脱了。

    修云起看着他怒吼连连,一次次的催动秘法,身上放出血光,强行提升了实力想要从敌人手中逃脱。

    但是华胥老祖强过他太多,三次之后,他身上的血光稀薄的已经看不出来了。他知今日大限将至,震天一吼扑向了华胥古国的巅峰老祖,身上一点星光闪烁。

    轰——

    那是一件肆虐级的战具“碎星雷”,一次性爆发威力巨大。可惜双方交战多日,互相十分了解,巅峰老祖虽然有些狼狈,却仍旧闪开了他同归于尽的一击。

    “孙大人!”已经成功撤离的修军们目眦欲裂,修云起听到了吼叫声,他转头去看这,眼中一片淡漠。

    亲眼目睹孙绍兴战死,他心中一百多年的恩怨随之消散。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并不觉得开心和快乐。

    前面带路的校尉回过头来看到修云起停了下来:“先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