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四六章 同道中人(上)
    宋征想了想,摆手道:“之前在鹤州便是如此行进,效果不佳。马将军领兵在前开路即可,本官和龙仪卫跟在后面。”

    马敬常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末将遵命。”

    他转向前去,一道道命令传递下去,三千北台城精兵很快后队变前队,调转了方向往来路去了。

    马敬常又回来了对宋征道:“宋大人,此地已经靠近战场,华胥人凶狠狡猾,时常会派强大修士入境骚扰,因此这一路上肯定不安全,大人一定小心,若是遇到战事,不可慌乱,还请听从末将的建议,毕竟末将曾跟华胥人战斗过。”

    宋征颔首而笑,善于纳谏:“好。”

    马敬常命游骑斥候在前,数十名游骑前行三十里,发现情况立刻就会以同音骨符回报。而宋征也看到了,这些游骑的马屁股上,都绑着特殊的法器,像是两个高高竖起的铁丝,那是用来探测虚空壁垒的,若是发现虚空壁垒薄弱之处,便会立刻回报,大军尽量绕行,以免落入虚空陷阱。

    若是实在绕不过去,也要提前派人来尽心检查,确保安全。

    宋征身边,曾千户等人点了点头:果然是上过战场的,一切准备齐全,不像孔白羽。

    只不过队伍行的快了,宋征便会派人来和他说一声:“马将军,我家大人嘱咐你,缓进慢行,在贺州境内已经两次遇伏,须得谨慎。”

    马敬常无奈,屡次勒令部下慢行。他不好说什么,属下却已经颇多非议。

    “这软蛋在鹤州境内被吓破了胆吧?”

    鹤州境内的两场大战刚刚发生,具体经过没有传开,否则他们肯定不敢这么乱嚼舌根子。

    到了一处岔路,马敬常刚要走上他来时的那条近路,宋征又派人过来:“马将军,我家大人说了,还是尽量走官道。”

    马敬常无奈,带军走上了管道。

    队伍慢慢吞吞地走了百十里,一旁山中传来一阵阵轰鸣的水声,前面的马敬常鼻子动了动,挥了一下手,跟在他身边的一名亲兵立刻离队而去,片刻之后拎着两只大酒坛回来了:“将军,好酒!”

    马敬常装模做样的一鞭子抽过去:“行军途中,岂能饮酒!”

    那亲兵痛呼一声却仍旧嬉皮笑脸道:“将军,军规只说不能饮酒,又没说不能买酒。此地山泉水好,酒坊就在那泉水旁边,山民自己种的山地谷粟,用泉水酿酒,实在是难得的好物。

    咱们先买了,等战事结束,庆功的时候饮用。”

    马敬常似是意动,看了看后面的宋征一眼,道:“那也应该先给宋大人送过去。”

    “是!”亲兵拎着两大坛子美酒兴冲冲的来给宋征献宝,宋征笑呵呵的收了道:“石中荷,你带人跟着一起去,看看还有多少,一起买了。等我们击退华胥敌寇,就用这山中美酒庆功。”

    “是,大人。”石中荷带着几个校尉去了,片刻之后,他们就把泉水瀑布边酒坊中的几十坛美酒搬了个空,宋征和马敬常每人一半。

    这小事情过后,大军继续前进,马敬常过来跟宋征禀告:“大人,今晚咱们在州府歇息,州牧大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宋征点了点头,在州府休息要安全很多,就算是华胥的大军杀来,凭借府城高大的城墙和护城大阵,也能抵挡一怔等待援军。

    他讪讪对宋征笑了笑,道:“末将平日里就好一口杯中之物,身边的人都知道,所以路上……大人千万为末将保密,不要告诉州牧大人。”

    宋征爽朗一笑:“好说。只是买酒并不饮酒,没有违反军规,本官怎会多言?”

    “谢大人回护。”马敬常似乎是松了口气。

    宋征这是一路面带笑意。

    傍晚时分,巍峨的冀州府城“立汉城”城墙出现在了众人眼中,州牧陈子英在城外三十里等候,热情的迎上了宋征,将他们安顿在城外的一座营地当中。

    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大军入城的确不妥,宋征也就听从了安排。

    接风的宴席上,马敬常终究是没忍住,暗中取了那泉水美酒尝了一下,顿时两眼放过:“好酒!”

    陈子英冷哼了一声:“马将军,大战在前,适可而止!”

    马敬常连连点头,却又对宋征道:“大人尝尝,这次机缘巧合,想不到遇到了这等罕见的美酒。等打完这一仗,我让人回去,再多买一些。”

    他极力推荐宋征尝尝,宋征笑了一下,自己倒了一碗饮了,赞道:“的确好酒。”

    有陈子英看着,马敬常也不敢多喝,宴会丰盛,陈子英叫了教坊司的如水女子前来助兴,宋征只是轻轻推开。陈子英哈哈一笑,凑上来用男人都懂得眼神问道:“宋大人可是不合胃口?”

    宋征淡道:“只是不喜欢这个做派罢了。”

    陈子英却误会了,恍然道:“哦——原来如此。”他凑的更近了,亲切道:“宋大人原来也是同道中人,下官府上养着个戏班子,七八个小生都很细嫩,不如今晚大人和下官一起……”

    宋征眉头一皱,挪开了大半丈的距离,正色道:“陈大人误会了,本官不好那一口。”

    曾千户心里痒痒。

    宋征忽的说道:“不过……曾千户,今夜你跟州牧大人同去吧。”

    曾千户噌一下来了精神,却又有些扭捏:“大人,这个……不好吧?”

    “去吧。”宋征淡淡一声,曾千户立刻领命:“是!”

    陈子英意外看看曾千户,两人眼神一对,露出了默契的微笑,看来今晚,他们才是同道中人。

    宋征摆了摆手,道:“今夜就到这里吧。”他叮嘱了马敬常一声:“马将军,明日还要早行,切莫饮多了好酒。”

    “末将不敢。”马敬常连连应着,能不能忍住天知道。

    城外这座营地一分为二,马敬常的部队在一边,龙仪卫一边。陈子英跟宋征道过别,请曾千户上了车,嬉嬉笑笑的往城中驶去。

    众人散去,石中荷陪在宋征身后,他抬头仰望夜空,月朗星稀,苍穹浩瀚。他手中忽然多了一物,灰雾的晶石法杖。

    杖头上的晶石被他击破,但只有裂痕并没有彻底破碎。

    他杀了灰雾之后,只缴获了这东西。今日白天行军的时候查看一番,愕然发现竟然也是一件四阶灵宝。

    若不是神剑醉龙犀利,又被龙影杯温养了这许久,还真未必能够一剑击破晶石。

    而他尝试着将灵元注入这件灵宝当中,意外发现这宝物跌落了一层境界现在只是三阶灵宝,但杖尾晶石完好,杖头晶石还能使用——借助这宝物,对于空间天条的感悟大大提升。

    他将法杖插在地上,虚空神镇升起,晶石中灵光微不可查,轻轻闪烁着,就好像是在和天空上的几颗稀疏星辰遥相呼应。

    片刻之后,宋征皱了皱眉头,收起了法杖对石中荷使了个眼色,回帐休息了。

    ……

    陈子英府门前,卫队停下,马车正好落在门口。陈子英下车来便有家中健仆迎上来:“老爷您回来了。”

    陈子英点了点头,招呼曾千户下车,然后问道:“班子那边可都准备好了?”

    “您吩咐的他们哪能不照办?放心吧,一切都是老爷您最喜欢的。”

    陈子英点了点头:“今儿个可有客人来,跟他们说都小心伺候着。”

    “您放心,保证不丢了老爷的脸面。”

    陈子英得意,引着曾百户往后花园去了,到了地方,台子已经搭起来,正有几个青衣,几个小生在咿咿呀呀的试着嗓子,还有几个武生,脱去了上衣,只着了武裤白靴在一旁压着腿舒展身段。

    曾千户一瞧见这满身健壮,和柔软的身段,就冲陈子英竖起了大拇指:“大人会玩。”

    “哈哈哈!”陈子英得意大笑,台下面就摆了两张椅子,他陪曾千户坐下,片刻后锣鼓声响起,好戏开锣了。

    一群武生翻腾着上了台,花枪乱飞,曾千户看的两眼发直,忽然间整个戏台一暗,陷落到了某个特殊的虚空当中。

    那几个武生、小生一拥而上,四面八方各持法器绳索,灵光闪闪兜头笼罩,捆猪一般的将曾千户给捉了。

    就连嘴上都勒着一根法器绳索,让他支支吾吾的说不清话。

    陈子英喝了一声:“搜身!”

    几个男修却是人人厌恶,不肯上前,陈子英自己也恶心不想动手,最后还是一名浑身腱子肉的武生臊眉耷眼的上前:“我来!”

    他在曾千户身上细细摸索了一遍,将腰牌、印信等重要物件全都弄了出来,曾千户哼哼着,用眼神询问陈子英为何如此。

    陈子英冷哼了一声:“各种阵仗,男女通杀,本是给宋征准备的。原以为白白布置了,没想到你这蠢货自己送上门来,哼!”

    他将腰牌、玉印拿在手中,闯将出去传令道:“印信腰牌到手,立刻通知马敬常,放弃强攻,准备智取。”

    宋征所住的军营在立汉城东边,西城门悄悄打开,数百强修无声无息的冲了出来,城外密林中,埋伏着数千强悍修军,和陈子英率领的强修会合之后,分兵三路,向着东边的大营包围过去。

    此处是他们地盘,早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路上皆有特殊的阵法掩护,悄无声息,不带起半点元能波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