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四四章 实则虚之(上)求票!
    为将者黄睿韬终于从负面压抑的情绪中走了出来,他振奋精神看向大家,忽的一笑:“但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宋征在我们面前,已经暴露了全部的实力。

    我等人族第一骑兵,华胥百年精锐,难道还不如桥山贼?

    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却可以做到,只要小心谋划,我们仍旧可以像在神烬山中一样,追的他仓皇逃窜。但是这一次不同的是,我们不会再手下留情,一定会将他射杀。”

    他拍了拍自己的弓箭。

    百战王骑每一位都身经百战,震撼过后认真分析,信心便会逐渐找回来。

    有人问道:“黄头儿,你说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黄睿韬微微一笑:“忘了将军教我们的?临战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分析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找出我方优势和劣势……”

    黄睿韬接着道:“提前预判战争结果,若是没有十成的把握取胜,那就……求援!”

    是的,天煞教会手下这些为将者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求援。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为将者贵在自知,若是感觉不敌,不能平白葬送将士的性命,立刻求援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而今,宋征实力莫名强大,更有两位巅峰老祖随身保护,百战王骑明显不是对手,自当求援。

    ……

    同一时间,宋征站在营地前,也在望着深邃的黑暗,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自己——宛如贪狼——注视着这一批几乎成了洪武天朝命脉的修真物资。

    任重而道远啊,他心中感慨,暗中自言自语:“希望我这么做有用,东西能够顺利送达。”

    ……

    鹤州州府衙门中,罗文瀚放下文书不置可否。

    宋征在境内遇袭,的确是个但事情,但自己派去的孔白羽拼死力战,保护了宋征的安全,和战争物资不失,这就不是罪过,而是功劳了。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让首辅大人和肖震在朝堂上去争吵吧,反正不会连累到自己。

    师爷问道:“大人,要不要给孔大人增兵?”

    文书里已经说了,孔白羽麾下损失近半!

    罗文瀚笑了笑,看了师爷一眼:“你还记得昨天那件小事?”

    “昨天?”

    昨天有秘密渠道送来一个消息:龙仪卫鹤州翔天卫昨日接到了从湖州经荆州、汉州发来的一批公文,准备送往京师。

    龙仪卫真正的紧急公文,都是通过各个卫所内的阵法隔空传递的。

    这种阵法建立起来并不容易,而且传递的消耗很大,所以普通的文书,都是分别装在竹筒里,通过各地的龙仪卫,一站一站传递送过去。

    建造大型的虚空通道不但消耗更大,而且需要做好各种准备,时间也更长。这一次的物资要尽快送往前线,两相比较,直接送过去比搭建好了虚空通道还要快一些。

    所以宋征没有选择阵法传送,而是亲自押送。

    翔天卫的校尉们在转运这一批文书的时候,一根牛皮绳断开了,几个竹筒摔落下来,其中一只破碎了,从里面滚出来一枚芥指。

    这个小意外却落到了有心人的眼中,一个时辰之后,罗文瀚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身为鹤州州牧,眼线遍布州内各个衙门。

    用来运输普通文书的竹筒里没有文书,却有一枚芥指?罗文瀚暗中哂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此时提起来,师爷想了一下便恍然大悟:“大人高明。”

    他记得昨天大人看了那一份密报,不动声色的合起来放在一边,随后似乎什么也没做,但师爷当然明白,有些秘密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而那一枚芥指,被当时的校尉们若无其事的装在新的竹筒内,贴好了封签,跟其他的竹筒再次捆成了一捆,现在已经由四名校尉押运着,快要离开鹤州境内了。

    这四名校尉的马队穿行于官道上,他们比宋征领先了一天的时间,他们是翔天卫中挑选出来的倒霉鬼,丝毫不知道自己押送的这一批文书中藏着什么东西。

    在道路的西侧,一片茂密的树林中站着一个人,透过树叶她的双眼凌厉如同飞剑,她在注视着马队,四名校尉的一切特征落在她眼中,和目标人物对照,最终确认无误。

    她身形一晃,融入了树木的阴影之中。阴影下,一道波动朝着外面蔓延过去。阴影像是水面,下面有一条游动的鲨鱼,正在快速的靠近它的猎物。

    四名校尉的坐骑惊慌起来,嘶鸣不安不受控制,他们也是老龙仪卫,当即明白有危险靠近,佩刀出鞘,龙仪卫的衙门腰牌凌空升起。

    但是如今的洪武天朝气运压制已经十分微弱,面对强大的对手啪的一声腰牌炸碎,四人已经惊呼,飞身落下坐骑,彼此依靠,警惕四周。一颗高树将阴影投下来,笼罩了四人,他们感觉到头顶一暗,抬头望去,却没有料到脚下忽然涌起一片“黑水”。

    黑手手中一柄利刃,贴上了四人当中的一只脖子。

    利刃向后一拉,就要收割一条性命,可是黑影的手忽然被抓住了,紧接着一股可怕的炽热顺着这只手冲进了她的身体内,轰隆一声,她五内俱焚,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四人一身冷汗,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靠近的!

    他们面前,站着一个高壮的光头。阳天炎亮出腰牌,然后迅速的按照编号查找,将那一只竹筒收走,对四人道:“你们安全了,快走吧。”

    四人茫然,九叔喝道:“快走!”

    四人仓惶而去。九叔心中推算着:“是在鹤州出的问题,嗯,果然是首辅大人。”他俯下身,在杀手身上搜寻了一番,不出所料的一无所获。

    站起身来,他不再耽搁身形一晃,一片红云掠去山林,迅速变淡,数百丈之后融入周围环境不见踪影。

    刚刚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生死搏杀的山野,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杀手刚才隐藏的位置上,树梢摇晃,有什么东西从附着的树梢上飘落下来,在地面上轻轻伏低,缓冲了力量之后慢慢站起来。

    她看着外面,迷惑不解:“命通境中期?宋征手下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

    她双手张开,以特殊神通抽取自己记忆中的形象,在手中光幕上凝聚出了九叔的样子,然后装入了一枚玉符中。

    “出手的那个笨妞是谁的人?竟然有人抢在我们之前?”

    她思索不得答案,起身来凌空掠走,先将今天的情况报告上去。

    很快,京师的一座大宅之中,有人得到了报告。

    他久居高位,威严自成,手中捏着报告,粗重的眉毛拧起,暗自冷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自己在明处吸引注意,暗中以龙仪卫驿站运送物资。”

    他微一沉吟又笑了:“哼,若是一般人可能就真被你骗了,以为三十亿物资必定在阳天炎手中的竹筒内,但想要骗过我……呵呵,没那么容易。”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兵法之道啊。”

    ……

    宋征结束了和九叔的通话,也是暗自皱眉,果然是在鹤州出事了。

    鹤州是首辅大人的地盘,首辅大人是肖震的政敌,他未必是真的想要将这批物资劫走,更可能是想打击肖震和自己,物资丢失,自己和肖震责任最大,丢官是小丢命是大。

    而后,他再派出精干手下“寻回”丢失的物资,又是大功一件,还能够在前线将士中收获巨大的名望,一石三鸟,他有绝对理由这样去做。

    可是这样一来,对于宋征就极度不利了。

    他正发愁着,忽然同音骨符光芒迅猛的闪烁起来,似乎预示着那一边主人的急切心情。

    宋征意外,接通了同音骨符:“延陵叔公?”

    “成了!”延陵叔公一声大吼,大约是第一个通知宋征,所以激动难以自抑。宋征也是惊喜:“这么快就成功了?”

    “老夫也没有想到第一次炼制灵宝竟然如此顺利,苍天庇佑。”

    宋征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欧冶公是什么人?曾经触摸到了圣物边缘的存在,一阶灵宝对于他来说太过简单轻松。

    周天秘灵现在的“能力”更在欧冶公之上,它给出的炼制方案十拿九稳,再加上宋征挑选了一个很得力的执行者——延陵大师——因而第一次炼制格外顺利。

    宋征道:“叔公请继续,一旦完成我保证还有惊喜等着你。巨大的惊喜!”

    延陵大师哈哈一笑,开怀无比,吼叫道:“老夫是灵宝器师了,让牛青龙跟在老夫后面追赶,吃屁去吧——”

    宋征不由莞尔:延陵叔公,你飘了啊。

    那边已经切断了通话,延陵叔公正在兴头上,也只是因为一时激动不已,才跟宋征说话,发泄一下心中的狂喜。现在又去继续炼制了。

    宋征想了想,通知烈北涛去福州取货,这第一件灵宝,乃是双方生意的定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