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三二章 妖在旅途(上)求月票!
    云州凉城郡,城门口的守军们疑惑的看着整整五百修军,手中把龙仪卫的公文看了又看,五百人间妖族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们来自破玄秘境,带队的正是灵恒治。这一路上,他们尽量避开这种大城池,都是从小县城里穿过,免得多惹是非。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准备进入郡城。

    今日轮值的队长情绪很暴躁。他看上了隔壁的卖豆腐女儿,想要纳妾。早上刚跟老婆一说就被臭骂了一顿,然后被破扫帚干出了家门——不是赶,真是干,那婆娘凶悍——因此一上午心气儿不顺,已经故意找了好几个商队的麻烦。

    下面的兄弟们却眉开眼笑,有麻烦就有孝敬,今天的收益比平常多了一倍。

    队长拦住了这支队伍,他手下几个修兵伸着脖子从后面看了一眼队长手里的公文,顿时吓得一缩脖子,公文后面盖着一枚鲜红的大印:龙仪卫江南巡查。

    下面有一枚小小的私章,是个古篆的“宋”字。

    这段时间宋征在龙仪卫当中声名鹊起,几乎每一个龙仪卫校尉都知道,肖大人一旦卸任,那么龙仪卫就会交给宋征。

    这消息又从龙仪卫传出去,让整个洪武天朝各级衙门获知。

    修兵们默默地看着,心说队长你可别犯浑……

    怕什么就来什么,队长想要拿捏一下,也不真的为难,但你们这么多人要进城,总要讯问一下。

    他黑着脸冷冷开口问道:“这么多人,进城做什么?”

    灵恒治心头一紧,他身后的人间妖族也都格外紧张,典型的心中有鬼,脸上还要做出一片淡然。

    但是前面的豹韬卫总旗脸色瞬间就变了,指着公文问道:“你瞎了眼了?不认识这是谁的印信?”

    队长一怒,后面的修兵却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一起拉住队长:“头儿,那是宋大人、宋征啊!”

    总旗一把夺过公文:“瞎了你的狗眼,龙仪卫办事,也是你一个看门小吏能够拿捏的?叫你家郡守出来,今日的事情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别想就这么算了!”

    队长这才傻眼,他知道龙仪卫蛮横,但是在人家地头上还这么横不合理啊。

    总旗将公文朝天空中一丢,那一枚鲜红的“江南巡查”印文凌空投射,官印对应着品阶,犹在州牧之上,轰然一声引动了护城大阵,惊动了郡守。

    总旗催动灵元,大圣朝城内喝道:“江南龙仪卫办事,凉城郡何故刁难?今日若不给个交代,龙仪卫上下三千卫所绝不善罢甘休!”

    龙仪卫在凉城郡内也有衙门,虽然不是卫所,倒也有几十名校尉,为首的也是一位总旗。一听见这声音,抬头一看护城大阵上空的那枚印信,笑的嘴角都咧到耳朵了,连连吼叫道:“弟兄们打起精神来,天降福缘啊,这回说不定能搭上宋大人的线儿,哈哈哈,和该咱们兄弟发达!”

    校尉们精神一振,可都听过宋大人的名号。且不说这是未来的指挥使大人,只看人家龙仪卫江南那派头、那威势,也让人心生向往啊。

    于是一伙子校尉们龙精虎猛的带着佩刀杀向了城门口。

    等到郡守大人心急火燎赶到的时候,那一队守城门的修兵,已经被郡城内的龙仪卫出手打倒在地,一个个满脸是血哼哼唧唧,好生凄惨。

    “废物,有眼无珠!”郡守赶来之后,第一个咒骂的居然还是那些倒在地上的倒霉修军,龙仪卫是干什么的?宋征有多凶残?问问欧冶氏、问问白阁老,他们在幽冥之下,都会告诉你们!

    郡守还想踏踏实实当官呢,这几个蠢货手下招惹龙仪卫,还偏偏是宋征的龙仪卫,他心中深恨不已。

    “几位不要介意,是本官御下不严,本官一定吸取教训,这种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还请几位在宋大人面前美言几句,下官对他老人家,可是敬仰得紧呢。”

    总旗哼了一声,瞪了地上那几头一眼,淡淡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觉得这等败类,连我们都敢刁难,每日守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受他盘剥。”

    “是是,总旗说的是。本官马上撤了他们。”郡守连连答应,心说你们龙仪卫祸害百姓可比这些人凶猛多了。

    总旗一挥手:“那我们进去了,郡守大人公务繁忙,就不用陪着我们了。”

    郡守本来还想陪着,但总旗连连拒绝,他也只好请了本郡的龙仪卫好生照顾。

    后面灵恒治一群人间妖族完全进入了呆滞状态:这事儿吧……按说人家城门守军也的确没做错什么,你这么多人要进城,哪怕是有文书在手,人家例行询问一下也是应该的。

    可这位总旗就这么爆了,不但爆了还赢了。

    不但城内的龙仪卫气势汹汹杀出来,不由分说就把那个队长和他手下的修兵暴打一顿,而且堂堂郡守来了竟然不保护自己的手下,反而对伤者大家责骂以讨好宋征?

    以前是听说过龙仪卫奢遮,但这也太过夸张了吧?!你们龙仪卫属螃蟹的啊。

    他们也看明白了,人家口口声声提的都是“宋大人”,而不仅仅是因为龙仪卫。这都是看在宋征的面子上。

    “嗨,灵兄,走了。”前面的总旗喊了一声,灵恒治才回过神来,连忙答应了一声跟上去。

    他回头和几个亲近的妖族相视一眼,暗中震惊不已,以前在秘境中还不觉得,这一出来,真正到了人间,才知道宋征和龙仪卫到底是什么地位。

    总旗回头冲他们不好意思的一笑:“抱歉啊,在大人手下呆的时间长了,养成了这暴脾气,受不得刁难,让你们见笑了。其实兄弟们都很随和很好相处的……”

    灵恒治呵呵一笑:好相处?

    他连说道“不碍的”,心中对这种不受刁难的状态着实羡慕紧。他回头一看,身后的人间妖族们跟他都是同一个眼神。

    毕竟都是年轻一辈,血气方刚,哪个不想要这样的轻狂?

    总旗身上的同音骨符闪起了光芒,他一瞧正是自己大人,下意识的就摆出了一副狗腿子的嘴脸——虽然大人看不见,仍旧是点头哈腰,满脸谄媚:“大人,小的在呢。”

    宋征语气中带着几丝无奈几丝不满:“你们出去了就不能低调一点?云州的人已经吓得请州牧亲自来跟本官通话。”

    总旗也是一愣,没想到这郡守行动如此之快。

    他不知道的是,宋征五百个手下忽然出现在云州,云州州牧还以为是来查自己的,这一位最近凶名太盛,州牧吓得直哆嗦,连忙求了关系,跟宋征搭上了话,告饶……

    “是,小的知道了,下次不敢了,一定改正。”

    “快些把人带回来。”宋征叮嘱了一句,同音骨符的光芒熄灭了。

    总旗却仍旧嬉皮笑脸的,对灵恒治他们说道:“没事,大人就是这脾气,骂了我们,但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该保我们还是会保我们的。”

    灵恒治却觉得脖子有些僵硬,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一个总旗的出现,就能吓得州牧成了惊弓之鸟?

    这一次人间妖族当真是投靠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他想起来自己初见宋征的情景,他还仗着自己的小聪明,想要挑拨离间,把宋征当刀使,脸上一阵火辣辣的,自己当时在送达人眼中十分可笑吧。

    他身后,破玄秘境的妖族们眼神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一次来对了。

    自此以后,我破玄秘境妖族,也要改属螃蟹!

    ……

    荆州因荆水的得名,荆水乃是洪武天朝中部最重要的一条大河,长达一万六千里,水面最宽处七十里,最窄的地方也有三十里。水中自成绝域,虚空变幻不可捉摸。有时看到水面上只有几十里宽,水面下却广阔如同汪洋大海。

    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前人不断试探,在荆水上找到了一些相对“安全”的地点,架设宝具天桥,横跨荆水,才最终连通南北。

    荆水天桥最多的时候是北征大帝时代,一万六千里的荆水上,共计有三十座宝具天桥。

    但此等规模的宝具平日维护耗费惊人,随着洪武天朝国力的衰弱,荆水上的宝具天桥数量越来越少,到了本朝,又有两尊宝具天桥彻底毁坏,现在只剩下了七座,这其中有两座都在荆水境内。

    古津渡便是架设宝具天桥的地点之一,渡河的税金是荆州最重要的收入之一,价格昂贵。

    这里的宝具天桥每天架设两次,分别在巳时和未时,这两个时间点上,古津渡这一段的荆水最为“平静”,更加安全。

    远道而来的旅人和商贾都在古津渡外面排着队,先缴纳了税金,等时间一到天桥架起,大家迅速通过,过不去的话只能等下一次,甚至等到明天。

    寒九江跟在宋征派来的总旗身后,他带着冰魂秘境的五百妖并没有排在队伍中,总旗表明了龙仪卫的身份,古津渡的守军立刻将他们带到了一旁单独等候,只要天桥架起,他们第一批通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