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二九章 大衍圣师(下)求月票!
    宋征冷冷一笑,手握铃铛碎片问道:“钟前辈准备好了?”

    钟云岱眼中隐有雷霆:“在城中引爆肆虐级战具,完全不顾百姓死活,这等魔孽杀之可享道德!

    你动手吧,老夫早已经准备好了。”

    “好。”宋征答应一声,双目微凝,隐有高古幽深之意,他捏着铃铛碎片的两指之间,骤然有一点深邃莫名的星光闪过,瞬间成雷,钟云岱耳中听得“轰隆”一声,在阴神层面上炸响。

    而后这雷光以碎片为原点爆发,在战场周围不断地闪亮,有的掩埋在废墟下,有的散落在尘埃中,有的已经碾成了碎粉,这些是未被他们找到的铃铛的碎片。

    这一层面的雷光闪烁之后,又从这些碎片继续向外蔓延。

    天道真雷,宋征现在还无法真正施展,但《荒神法》第三卷博大精深,以这种不完全的天道真雷,炸出掩藏的魂魄痕迹十分有效。

    就好像是一把火点燃了藏在泥土下的火药。

    忽然,他沉声道:“钟前辈!”

    钟云岱一声长啸,隔空出手。

    ……

    湖州城内爆炸的同一时刻,在一片苍茫荒山中,有一座破落的山神庙。半塌的神龛上,泥塑的山神像忽然炸开,大衍圣师从其中走了出来。

    仍旧是手持木杖,挂着铃铛和黑色的酒葫芦。

    他走下了神龛,在荒山之间行进,心中思绪飞转,思索着接下来的大计。并不如他在宋征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云淡风轻,江南计划乃是大业的重中之重,失败之后对于他来说也分外失望和沮丧,这等富庶的钱粮之地,还能轻易拿下的地方绝无仅有。

    斗笠下,他的眉头紧皱,想着自己的几个备用计划,不由得暗暗一叹,和江南相比都差得很远。

    他抬起头来,遥望远方,又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最后潇洒而去,戏耍了宋征一下,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他自命谋算无漏,当然晓得未虑胜先虑败,他身负明主大业的希望,自不可能真的亲身涉险。他传承神秘,于魂魄一道独树一帜,就算宋征阴神强大,有诸多隐秘手段,他也毫不畏惧,自问仍要胜他一筹。自己布置的手段,他追踪不得。

    “只要本圣师还在,我主的大业必能达成。”他忘了一眼西南方向:“去蛮妖部。”

    可是忽然之间,他的阴神颤抖了一下,似乎有一道神秘的电流贯穿而过。

    他一愣神,满眼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我以“十灭鬼神潜”布局,便是阳神镇国也难搜寻踪迹,他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抬起头,恰好看到虚空当中,有雷文化而为剑,切开了虚空杀将出来,朝着他的眉心一点。

    轰——

    大衍圣师全身从眉心引爆,彻底炸开,雷光迸射,随后身体的每一块碎片当中,也迸发出强烈的雷光,彻底粉碎,连阴神也被湮灭,最根本的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形神俱灭,断绝轮回。

    数百里之外,钟云岱喘了口气,这一击他志在必得,又忌惮于大衍圣师的强大,钟云岱全力出手,隔空一击几乎相当于他当面出手,因而消耗颇大。

    宋征两指当中,那深邃神秘的如星雷光疏忽一下熄灭了,这代表着被天道真雷炸出来的魂魄痕迹的所属者,已经被彻底灭杀了,阴神熄灭。

    他躬身一拜:“多谢前辈。”

    钟云岱摆摆手:“此等穷凶极恶之獠,人人得而诛之。”

    宋征长吐出一口气,勾陈氏之后,他却并不心安,江南富庶,在这乱世当中,就好像一块肥肉,除了华胥古国和勾陈氏,没有别的野心者惦记?

    果然是有的。

    他取出一枚同音骨符,吩咐道:“收网吧。”

    ……

    一支队伍正在官道上行进,距离湖州城还有数百里,估计再有半天时间就能赶到了。

    鹰王和“宋征”并肩而行,他吩咐道:“入城之后派人去给雷敏之送信,请他晚上过来赴宴。”

    “是。”宋征答应着,知道他们要将替换雷敏之了。

    鹰王对他的顺从很满意,迎面望着前方宽敞的官道,大业前景一片广阔。

    忽然,吕万民从后面追上来,鹰王对宋征使了个眼色,后者正要开口询问,吕万民已经直截了当道:“大人那边已经得手,大衍圣师伏诛,收网了。”

    这个宋征长松了一口气,鹰王听到“大衍圣师伏诛”脑中轰的一声,巅峰老祖吕万民已经一把抓来,强大的元能锁定了虚空,鹰王动弹的不得,在他手下如同小鸡一般束手成擒。

    这个宋征全身一抖,神通褪去,鹰王看着有些眼熟,是豹韬卫的一位总旗,他猛然想起,此人精通伪装之术!

    “你……宋征他……”鹰王哑口无言。

    吕万民冷笑一声:“忘恩负义,狼子野心!大人待你们何其厚也,你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该凌迟处死!”

    鹰王眼神幽然闭口不言,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

    咚!

    牢门破碎,有人闯了进来,李三眼带着人高喊着:“杜千户,千户,我们来救你了。”

    被泡在水牢里的杜千户一声惨叫:“我在这里。”

    豹韬卫的校尉们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抓紧表现的机会。

    杜千户喘着气,惨兮兮的被救了出来。李三眼在一旁暗笑不已:美人劫啊。他见过知梦了,当真人间尤物。

    ……

    一座高入天穹的雪山矗立在大地上,山脚下一道道雪水汇聚,逐渐形成了一条奔腾的大江。

    龙江秘境的村长和修云起对坐而弈。

    修云起落下了一子,然后抬眼看了村长一眼,棋盘上局面逐渐明朗,对村长十分不利。但村长似乎毫无所觉,仍旧轻快地落下一子。

    “你今天有些心神不宁,心思不在棋盘上。”修云起说道,他和村长的棋艺不相上下,但今天这一局赢得太轻松了。

    村长叹了口气道:“年纪大了,最近总是想起以往。”

    他抓了一把棋子在手中搓动着:“三百年前,咱们几个在京师附近被人看破行藏,是你挺身而出,引走了那一帮自命正义屠妖的修士,我和修云山、修云傲才能顺利逃脱,可是那一次,你丢了一条腿一条胳膊,回来的时候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修云起笑道:“几百年的事情,你怎么又提起来。我们是灵物成妖,只要不死总能恢复过来。”

    “两百年前,你已经是命通境初期,修白道和修白龙两个小子不小心被瀛莱县衙抓了,是你冲了进去,顶住县城的防御大阵九记轰击,将他们两个救了回来。

    我记得当时,你的后背全被炸烂了,差点整个胸膛都被打穿了。”

    修云起点了点头:“那两个小子坑死我了,还好后来还算知恩图报,对我老头子还算孝敬。”

    村长一声感叹:“一百六十年前,有新的人间妖族在漓水畔成精,却被几十个差役围追堵截,你亲自赶过去接应,却不想遇到了龙仪卫的强者,你独自一个,挡住了三百龙仪卫,和一位供奉。

    那一战你境界倒退两重,苦修了六十年才练回来。”

    修云起想起这件事情,无比遗憾:“可是那个小家伙还是没能救回来,我眼睁睁看着他全身消散,化作灵光飘逝于天地之间,当时那种感觉……唉。”

    “七十年前,我们龙江秘境的地点意外泄露,又是你,不顾一切的杀进了十方城,在数百名人族修士的阻击下,硬生生斩杀了那个知道秘境地点的人,力保秘境不失。

    可是那一战,你全身受伤三百多处,彻底断绝了问鼎镇国的希望。”

    修云起心中遗憾,摇摇头道:“命也。当时只有我能出手,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人族奸贼杀来,我们大家无家可归?

    桃源秘境面临危机的时候,有妖挺身而出,我们龙江秘境也有这样的好汉。”

    村长最后落下一子,问道:“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所经历的这些,才让你对大衍圣师的那一套所谓的两族共融、行走于阳光下的说辞十分信服?”

    修云起一怔,再去看棋盘,恍然道:“原来如此,你根本不是在下棋,只是在布阵。”

    龙江秘境中,有灵阵随着棋盘上最后一枚棋子落下激活。地面下灵光隐隐闪现,天空中,浓云凝聚,好似天柱。

    村长伤感而遗憾,还带着几分愧疚:“这数百年来,每遇危机,你都会挺身而出。对于同辈来说,你是益友,对于晚辈来说,你是良师。对于整个龙江秘境来说,你是最强有力的屏障,值得信赖和依靠。”

    “可是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修云起遗憾道:“我真以为大衍圣师能够成功呢。”

    “他已为宋大人所杀。”

    修云起一愣,叹息道:“我们都小看了那个人族的大官儿啊。”

    他说道:“这些年,每遇危机我都会挺身而出,每一次归来,大家都用英雄的眼光来看待我。但实际上,我愿意吗?

    不,我不喜欢当英雄,我只是松山灵露成精,天生宁静平和。但是当年为了接我回来,三位妖修被朝廷衙役所杀。

    他们其中的一位,就死在我的眼前,朝廷的法器刺穿了他的胸膛,他是为了替我挡住那一击。

    他的鲜血顺着伤口滴在我的脸上,可是他却对我微笑了一下,让我不要怕。”

    他停顿了一下,心中缅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