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二七章 陡然生变(下)
    这里是一座新建的营地,原本是准备给江源卫的缇营,宋征他们来了,就请他们先住在这里。

    李三眼和曾百户互相使了眼色,暗笑一声:“知道害怕了吧。”

    “现在来献媚,晚了。”

    宋征大兵压境,凌震或许是真的怕了,先让陈雷过来探探口风。

    豹韬卫的人马在营中安顿下来,宋征住在主帅帐中,但周围都是豹韬卫的老人,忠心绝无问题。他仍旧很谨慎,这里毕竟是昆州。

    约么一个时辰,陈雷引路,凌震快步进来,轰然拜倒:“属下、江源卫千户凌震,参见大人。”

    宋征端坐主位之上,淡淡道:“凌大人好大胃口,连我豹韬卫的东西,你也想分润一杯。”

    凌震叩头:“属下……唉,大人,属下也是情非得已,此事牵扯极大,朝中有人逼我,我虽不愿意助纣为孽,可是亲人生死掌握在他人手中,不得不按照他们的吩咐去做。”

    宋征两眼一眯:“当真?是谁逼你,你说出来,本官为你做主,本官做不了主,还有肖大人。”

    “属下不敢说。”凌震叩头。

    宋征冷哼:“你还耍花招?来人呀,拉下去打入冥狱,咱们龙仪卫诸般刑罚,都请凌大人一一试过。”

    “大人。”凌震咬牙道:“可否屏退左右,此事……非同小可!”

    吕万民冷哼道:“做梦!老夫受命贴身保护大人,自然是寸步不离。你这等雕虫小技,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凌震叩首:“大人杀了我吧。”

    宋征也并不退让,一摆手:“拿下!”

    凌震一动不动,也不反抗,任凭曾千户带人上前将他收押,似有冤屈。

    陈雷立刻跪下恳求道:“大人,我家千户的确有难言之隐,还请大人明查。”

    宋征一挥手不予理会,起身离开了。

    李三眼跟上来,宋征吩咐道:“好生讯问。”

    “是,大人放心,不管背后站的是谁,属下一定给您挖出来。”

    夜晚降临的时候,李三眼暗骂了一声从牢房里走出来,凌震骨头很硬,他审问了一天却一无所获。不远处就是落日城,此地的美女应当别有风情,可惜没有完成大人的任务,李三眼不敢去欢娱。

    迎面遇到了鹰王,他顺口问一句:“鹰总旗这是干什么去?”

    “属下去见大人,有些事情向大人禀报。”

    他自称属下,但直接听命于宋征,李三眼很懂规矩,没问具体是什么事情,摆摆手:“快去吧。”

    鹰王一躬身,往宋征住出去了。

    宋征看到他,喊了一声让他坐下,亲兵送了酒水上来退出去,为他们关好了门。

    鹰王从芥指中取出一只木匣:“大人,家里命人送来这封书信给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请大人过目。”

    宋征一听,连忙接过来:“好。”

    他打开木匣,噗的一声轻响,似有无形的一层光雾升起。

    紧跟着,大地之下,涌起了一股灵光沸泉,彼此呼应,早有布置,宋征猝不及防,当场被困在其中。

    鹰王飞快的来到了门边,贴耳朝外一听,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他稍稍松了口气,毕竟巅峰老祖就在不远处。

    他暗道一声,大衍圣师妙计无穷。

    地下的隐秘灵阵提前布置,在修建这座北山营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和他手中木匣配合,才能在不惊动巅峰老祖的情况下,将强悍的宋征出其不意的困住。

    宋征在灵光囚禁之中怒瞪双眼,用眼神逼问鹰王为什么要这样做。鹰王回到了他身边,眼中带着几分歉意,更多的却是坚定:“宋大人,你待我们不薄,但江南丰饶,乃是我主大业的根基,必须拿到手,抱歉了。”

    宋征满面怒色,似是在责备他忘恩负义。

    鹰王叹了口气道:“大人,我知道你心中不忿,但我也不是小人。

    今日之所以如此作为,乃是为了这天下诸多人间妖族。这一方大地,你们人族并不是主人,为何我人间妖族就要世代潜藏,不敢光明正大的行走于世间?

    我只是想为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人间妖族,争取到本就属于我们的权利。”

    一旁有暗门打开,另外一个“宋征”走了出来。

    ……

    第二天一早,“宋征”来到了冥狱,屏退左右,和戴着法器枷锁的凌震单独深谈一番,然后似乎知道了什么,带着凌震离开了监牢,随后凌震官复原职。

    ……

    湖州城的一座幽静院落中,大衍圣师盘膝坐在蒲团上,斗笠遮面,只露出半截光洁如同金属的下巴。

    他的木杖横在膝头,酒葫芦放在了一边的地上。

    忽然木杖上铃铛轻轻响了一下,他睁开了眼睛。片刻之后有人凌空掠至,激动不已:“圣师,昆州事成!”

    “恭喜圣师,天佑我主!”

    大衍圣师不见激动,淡淡道:“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宋征区区小儿,岂能阻挡我主大业。”

    来人却仍旧激动:“都是圣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些目光浅陋之辈,只看得到太极湖下面的龙脉之眼,却忘了真正掌握江南的人是宋征,只要控制住了他,就等于掌握了整个江南。”

    大衍圣师吩咐道:“等宋征回来,就按照之前的安排,由他出面逐次宴请湖州城内的重要官员,全部换成我们的人。”

    “这件事情,你要嘱咐门下弟子多与配合,以免替换下来之后,和往常有些差别被人看破,让她们遮掩一下。”

    “湖州之后,就是江南其他四州,那四州不用这么麻烦,只要将龙仪卫彻底掌握在手中即可。”

    “是,学生明白。”

    大衍圣师一摆手:“去准备吧,不要出什么纰漏。”

    “学生退下。”

    等她走后,大衍圣师起身来点燃一炷香,朝着某个方向遥遥一拜,口中道:“江南,从此是我主的天下了。”

    ……

    那学生从院子中出来,悄然到了另外一处密地,褪去了身上的一些伪装,成了一名端庄贤淑的美丽女子。

    她打开了一条密道正要回去,忽然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

    女子顿时全身汗毛竖起:怎会有人找来这里?这房屋外面院落重重,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客人”能够进来!

    她朝外感应,屋外一片“空白”,不见生人痕迹,似乎什么也不存在。

    可是,笃、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她咬了咬牙,往房门走去,可是迈出一步之后,却忽然身影飞闪,倒退反掠到了密道口,拉开门户就要冲进去逃走。

    手中却感受到了无比沉重,那密道入口的石门似乎被人封死了。

    “门主为何如此焦急慌张?”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她全身一震,转过头来难以置信:“你、你怎么、在这里……”

    宋征淡淡一笑,负手迈步跨过门槛走进来。

    他开口正要回答,落花门门主裴薇薇抓住这个机会,身影一荡变化万千漫天而至。刹那之间,这小小的屋子中,魅音呻吟,勾魂摄魄,一道道美丽赤·裸的身影飘飞而至,手指如刀,从不同的角度切向了宋征的多处要害。

    宋征不慌不忙,不受影响。他以指做剑,朝着一片诡异的区域一点。就像是给滔滔江水中,打下了一根巨大的钢钉——啪!所有的魅影幻象一起消失,那些勾魂蚀骨的靡靡之音也跟着一起湮灭。

    “啊——”裴薇薇一声惨叫,她身形薄如蝉翼,如同魂魄一般,正被宋征的手指洞穿了香肩,将她钉在了墙壁上。

    天魅宗的神通被破,她满头冷汗,身形逐渐又变得饱满起来。圆胸丰臀,撕裂的衣衫下,雪白的半球若隐若现,充满了魅惑。

    宋征哂笑:“果然还是将天魅宗的功法练偏了。”

    他对《魔神血衣》极为熟悉,裴薇薇在他面前宛若小儿一般不堪一击。他不受魅惑,随手一卷,将裴薇薇丢进了小洞天世界。

    而后,他转身出去,循着裴薇薇刚才的道路,找到了大衍圣师的院子。

    ……

    桃源秘境中,湖中岛上,那一株最为巨大的桃树下,猫头鹰有些焦虑的踱着步子,一旁丢着一大堆破烂的酒坛。

    有人影悄然而至,它连忙迎上去:“耆老。”

    阳伯弘点点头,沉声问道:“你可准备好了?”

    “好了!”猫头鹰咬牙:“开始吧。”

    阳伯弘一点头,抬手升起一点灵光,光芒飞速转动落下,当中出现一座三张高的阵台。阵台上有一道灵阵门户。

    阳伯弘道:“走过去,就无法回头了。”

    猫头鹰稍作犹豫,便点头道:“出发!”它刚伸出一只爪子,身后巨大的桃树上缓缓睁开一双眼睛,紧跟着是一声低沉的叹息:“你们可知道,我多么不希望真的看到这一幕。”

    猫头鹰和阳伯弘全身僵硬,难以置信的回过头,看着那一株巨大的古老桃树,一起道:“村长?”

    “你……的伤势复原了?”

    村长的双眼中充满了一种来自古老和沧桑的遗憾。他看也不看阳伯弘,只是无比痛心的凝视着猫头鹰:“我没想到,你也会背叛大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