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二五章 神具(下)
    在灵河支脉的感悟,配合着新得到十二枚鼎文,宋征隐隐感觉到自己的道行根基摇摇晃晃,他微感意外,竟然这么快又能突破?但随后也释然,这等累积世上罕见。

    他双手轻轻张开,从几枚芥指当中将数百万的元玉撒落下来,在他身边落地的瞬间,一枚枚元玉炸裂,散逸出浓厚如灵浆的天地元能。

    宋征周身毛孔张开,天地元能一丝不剩的融入了他的全身。

    在灵河支脉当中感悟到的那些天条,和鼎文彼此融合,将宋征的的道行根基抬升堆高,让他逐渐触摸到了命通境后期的境界。

    数百万元玉瞬间消耗一空,但宋征仍旧觉得根基还不足够高大,他再次打开了芥指,又是数百万洒落出来。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一共消耗了多少元玉,最后他动用了一枚高阶灵丹,这才凝聚了足够的元能,一口气突破到了命通境后期!

    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压抑不住,冲入小洞天世界当中,一声长啸横贯天空。

    小虫正在爬天虎中睡觉,晃了晃脑袋,发现老爷更强大了——它都习惯了,老爷要是不牛逼那怎么能是老爷?怎么能让本虫心服口服?

    老爷当然是越强大越好,这样就不需要本虫干活了,什么麻烦他都能自己解决,本虫才能理所当然的偷懒。

    宋征突破了命通境后期,在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肆意绽放了一番,出来之后恢复了冷静,仍旧是一只安静的书生,一名渊深如海的高官。

    他想了想,取出了赵姐的石戒。

    可是这古老的石戒对他有些抗拒,宋征从其中感觉到了明显的“冷淡”。他尝试着打开石戒中的虚空,却一再失败。

    他十分纳闷,因为是完全按照赵姐提前告诉他的方法进行的,可是石戒紧闭。

    “奇怪。”

    忽然,石戒外面打开了一片虚空,有什么东西从其中飞了出来。他连忙接住了,果然和赵姐前两次给他的《荒神法》相同材质。

    这一次没有赵姐遮掩,白骨为轴、人皮为卷,《荒神法》第三卷:天道真雷。

    他有些愕然,因为赵姐已经跟他说过这石戒的秘密,当中不说包罗万象,却也有着一个文明纪元年代最巅峰的八种传承。

    《荒神法》便是其中阴神一道的最强传承。

    赵绡当年因为资质不合适,修炼的是另外一种传承。她数次转世重修,也是那个传承中的法门,和《荒神法》并无关系。

    现在看来,守护石戒中传承的那些古老存在,并不认可他,但看在赵姐的面子上,只是把《荒神法》继续传给他。

    他苦笑了一下,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

    他没觉得自己天纵奇才上苍垂怜,什么机缘遇到自己都立刻主动扑上来。石戒当初选中赵绡必定是有原因的。

    而《荒神法》第三卷的“天道真雷”和前两卷又不相同。根据其上的阐述,到了这个层次,阴神已经十分强大,距离传说中的阳神也只有一步之遥。

    天道真雷便据此着重全面提升阴神的诸般能力。

    而其中有关“杀伤”一道非同小可,这方面天道真雷有点像是太古灭雷的增强版本,威力针对个体,而并非群体。修成了“天道真雷”,便是对上了阴司鬼差,也可以一雷灭之!

    当然,阴司鬼差来历都不简单,杀灭一名鬼差后果十分严重。

    但至少天道真雷拥有这样的威能。

    宋征暗暗点头,循着这《荒神法》继续修炼下去,早晚他能够拥有对抗阎罗的能力,也就不怕勾缚阎罗将来变卦,不肯将大家的魂魄还回来。

    但他想去找勾缚阎罗算账的话,首先要拥有的是深入幽冥的力量,那至少也是镇国以上了。

    可这一次修行《天道真雷》,他遇到了瓶颈,数次尝试都无果而终,似乎还欠缺了一些什么。

    宋征也不着急,他境界上刚刚突破,天道似乎也是如此,福无双至,不能让自己轻而易举的就境界、阴神双双提升。

    ……

    杜百户有些不知所措。

    三天前在众多强修的协作下,终于找到了齐丙臣。齐老先生在大野泽中受了重伤,被困在一片毒沼当中,虽然救了回来,但是能不能养好伤还是两说。

    他一面要安排齐丙臣养伤,延请丹师为他治疗,另一方面还有一群难缠的家伙需要应付。

    昆州龙仪卫千户凌震差人来湖州城,跟宋征讨要饷银。

    杜百户一开始很恼火,将人骂了一顿赶回去。龙仪卫的饷银从来不缺,早已经发下去了。昆州那边要是缺了饷银,一定是你凌震自己贪墨了。

    他没想到大人坐镇湖州之后,一向雷厉风行,凶名在外,居然还有人敢在眼皮子底下贪墨饷银,而且还厚着脸皮再来讨要。

    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人被他赶回去之后第二天,又回来了。

    “我家千户说了,这次要的饷银不是普通的饷银,我们昆州两位玄通境初期,五位命通境后期在大野沼中帮你们找人,这十几天的时间,出工出力,这些可都是我们昆州的供奉,每一次出手都是要拿钱的。

    我们千户说了,昆州江源卫是没钱了,这事儿是你们豹韬卫的事情,钱当然也得你们豹韬卫出。”

    这是什么道理?供奉难道不是龙仪卫的人?每次出手还要另外收钱?

    杜百户大怒,打了他一顿鞭子赶了出去。

    但是第三天,昆州江源卫一名百户赶来了。

    “杜大人,你们湖州这么办事不厚道吧?”昆州百户熊昂冷冷道:“我们江源卫虽说也是宋大人辖下,可我们有没有做错什么。你们使唤人白干活不给钱,被人登门讨要,还要打人,这天下哪有这等事情?”

    杜百户也是强硬:“龙仪卫供奉办事还要多拿钱,这种事情整个天下也没有成例。你回去告诉凌震,不想活了就继续来要!”

    熊昂却理直气壮:“我们千户说了,这钱是应该给的,就算是告到了肖大人面前,告到了陛下面前,也是这个道理!”

    他顿了顿,又道:“你们豹韬卫抄了好几家,手里油水丰厚,分润给下面人一点怎么了?该掏的钱还是得掏的。”

    杜百户噌一下火了,狞笑着道:“好呀,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凌震他想钱想疯了吧,要钱不要命了?”

    熊昂也是毫不退让:“杜百户,你回去查一查章程,供奉不算是咱们龙仪卫的人,办事拿钱那是应该的。你们不给,那是你们没有照章办事,我们江源卫可不行,我们是讲规矩的。

    宋大人统领江南龙仪卫,总不能自己办事让属下掏腰包吧,那吃相就太难看了如何服众?

    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这钱就该他宋征出,不出不行!我们一定能要回来!”

    杜百户气的七窍生烟,但对方跟他平职,他不能再拿鞭子抽人。他把熊昂赶出去,多了个心眼去查了一下龙仪卫的章程。

    这一看顿时让那个他目瞪口呆:按照龙仪卫的章程,供奉的确不能算是龙仪卫的人,简单来说供奉就是“外面请来的强力帮手”。除了每个月固定的奉银,的确是每次办差都要再拿一笔费用的。

    但是自从龙仪卫成立,这个章程就没有没有执行过。

    愿意进入龙仪卫的强修,都是冲着龙仪卫招牌,和龙仪卫能够提供的修行资源来的。这差事的额外费用一直没人要。

    这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因为从来没有执行过,也就没有标准,出一趟差事给多少元玉?差事的难度不同,时间长短不同,是不是给的元玉也要有区别?

    杜百户心中恼火,可是大人一直在闭关,他不敢去打扰。想了想他觉得暂时稳住江源卫,于是派人去探了探熊昂的口风,看看凌震的胃口有多大,若是万八千的他就做主先给了,打发了他们了事。

    却不料熊昂开口就是一千万!而且隔天熊昂又来了,当着杜百户的面摊开一张纸,一点一点给他计算这一千万是怎么得出来的。

    按照他的计算,循着江源卫之前的惯例,这一千万当真有理有据。

    而且熊昂还说了:这只是这一次的费用,之前供奉们的差事费用都是我们凌大人自己垫付的,宋大人若是方便,请把这些钱也还了。

    杜百户怒不可遏跟他吵起来,熊昂也不甘示弱,两人吵闹的声音整个豹韬卫衙门都听见了。

    最后是吕万民出面,摆出巅峰老祖的架子,将熊昂骂走了。

    可是过了一天,熊昂又来了……死缠烂打。

    杜百户不如宋征强硬,很想命人将这群胡搅蛮缠之徒乱棍打出去,然后再请大人出关,一个命令过去,将凌震就地免职。

    可现在洪武天朝风雨飘摇,江南局面也不乐观,刚刚平定了勾陈氏之乱,一个不慎就可能引发新一场的民乱,杜百户不敢这么做。

    而且他和曾百户他们商量一下,也判断凌震除了贪婪,敢于这么做,恐怕还是背后有人指使。

    也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等待大人出关再说。

    他容忍着,熊昂就变本加厉,每天都来豹韬卫闹。跟在江源卫衙门当差一样,准时走进衙门,到时见再回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