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一二章 勾陈覆灭(上)第五更!
    修真界对于类似的奇袭,更属意的是搭建虚空通道。只要守住通道,就可以获得源源不断地后续支援,而且若是战事不利,也可以从容撤退,保存力量。

    只是强者们独自穿越虚空不困难,想要搭建一座让数千、甚至数万人通过的虚空通道绝不容易。

    就算是发展到了现在,已经出现了强大的战具,这个难题也没有解决。

    想要实现这样的计划,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有一个虚空出口。这个出口本身虚空薄弱,很容易搭建大规模的通道和出口。然后还要投入大量修真资源。

    在湖州境内,有这样一个地方很合适:云中墟。

    云中墟的混乱,本身就是源自于勾陈氏在进行前期布置。勾陈东风借此引走吕万民,一箭双雕罢了。

    如果勾陈千影最后决定动用这一计划,他捏碎玉符,云中墟内的手下立刻会联络华胥方面,两方一同打开虚空通道,那一头有五千华胥精锐修军准备好了,立刻跨界而来,杀乱江南。

    勾陈千影不明白,自己已经严令,怎么还是被人混了进去?

    那地方的布置他很清楚,若要强攻,里面的人立刻就会打开虚空通道,将华胥的修军接引过来。

    宋征微微一笑说道:“一报还一报。”

    “你让人伪装成李三眼的样子,以玉符记录下那一段虚影,诬陷他收了神脉宗的钱,给了保胜一个魁首。”

    “我就让他伪装成你的样子,骗开了门户,杀了进去,解决了你最后一重布置。”

    勾陈千影立刻道:“不可能。我的手下不是傻子,修真界相貌几乎可以随意变化,没有验证他们怎么会放人进去?”

    宋征看向了勾陈东风:“还要感谢三公子,送给我一枚家主腰牌,才让李三眼顺利的通过了他们的验证。”

    勾陈东风哑然,这才想起来当初他要杀宋征,父亲给了他一枚腰牌,可以随意调用勾陈氏家族的资源。

    他被宋征抓了之后,全身宝物都落到了宋征手里,这腰牌也是其中之一。

    “这……”勾陈东风不敢抬头去看父亲,勾陈千影一声长叹:“一败涂地……”

    可他还是想不明白,看着宋征问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勾陈氏的计划十分隐秘,可你好像连细节都很清楚。”

    宋征道:“本官说了,我有消息渠道。”他指着勾陈东风:“还是要感谢三公子。”

    勾陈千影回头看了儿子一眼:“他?”

    勾陈东风连忙否认:“不可能,我不可能背叛勾陈氏。”

    “你当然没有,只是本官在你身上做了些小手脚罢了。”

    勾陈千影皱眉:“可是东风魂魄中那个隐秘手段,我已经命人破除了,除非镇国下手,否则不可能瞒过我族中老祖。”

    勾陈千影性情谨慎,宋征将勾陈东风送到了冥狱,正好跟他在相邻的牢房,他就心中怀疑,在狱中不敢和勾陈东风多说话,不仅是防备勾陈东风身上被人下了手段,也防备狱中有偷听的机关。

    一直等到出了冥狱,他第一时间请巅峰老祖出手,果然在勾陈东风魂魄中找到了一些东西,抹除了这些东西,他才真的放心,和勾陈东风随意交谈。

    宋征淡淡道:“但本官就是做到了。”

    他轻轻一抬手,勾陈东风的魂魄就要飘荡而出,他惊诧无比,在宋征手下却毫无抵抗之力,下意识的求助父亲:“爹……”

    刚喊了一声,魂魄已经离体。而后魂魄一晃,竟然分为了两道!

    看上去都是勾陈东风,再重叠在了一起,严丝合缝毫无破绽。哪怕是让巅峰老祖现在再来检查,他也找不出什么问题。

    宋征再次将两重魂魄分开,一伸手分离出来的那一道落入了他的掌中,如同一片薄冰一样融化了,回到了宋征的阴神之中。

    勾陈千影嗔目结舌,好一会儿才说道:“匪夷所思,区区命通境中期,能有此等手段,连顶峰老祖也瞒了过去,难怪老夫不是对手。”

    当时在冥狱门口,检查勾陈东方的那位巅峰老祖,正在一旁和班公燮等人对峙,老脸通红,惭愧难当。

    宋征并不解释,他的阴神境界本就在这位老祖之上,而且在锡州他诛杀天命妖之后,得到了《原始之章》的残卷,他对天命妖那种诡异的神通十分好奇,这一段时间也钻研了一下《原始之章》,可是因为残缺不全收获不多,将自己的魂魄之力,注入到他人魂魄之中的小手段,便是有限的收获之一。

    和天命妖的神通有异曲同工之妙。

    宋征在勾陈氏本宅抓捕勾陈氏全族,勾陈千影痛快的束手就擒,他就心生怀疑。他将勾陈东方送去狱中和勾陈千影“团聚”,的确是有利用勾陈东风窃听的打算。

    他原本的计划,也只是一重埋伏,毕竟世间不会有几个人对自己的儿子有那么重的戒心。

    等到要将勾陈东风送去冥狱之前,他临时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学习勾陈千影,谨慎一些,多几重布置并没有坏处。

    于是又有了这第二重魂魄布置。

    也幸亏最后关头他谨慎了一下,否则后来勾陈氏的一切计划,他都听不到了。

    勾陈东风的魂魄回到了身体内,他没想到还是因为自己毁了整个勾陈氏,情绪上难以接受,呆呆傻傻的站在父亲身后。

    勾陈氏上下一片沉默,命通境中期以魂魄秘术瞒过了玄通境巅峰。谁能想象得到?但正如宋征自己所说,他就是做到了。

    宋征看向勾陈千影:“家主也错估了我,方有最终之败!”

    外围,贺虎大发神威,已经带着斗兽修骑将各路乱军杀的彻底崩溃,很快就要到了中心。

    萧水河上游的战斗更是已经结束了,一千斗兽修骑斩首三千,勾陈氏的三千族兵,一个也没有逃出去。

    他们这样的精锐,来平叛根本就是欺负人。

    “家主还要负隅顽抗吗?”宋征问道。

    勾陈千影狠心,接连几次,却终究不是他的性子。他一声叹息:“罢了,诸位降了吧。”

    便是降了,这是造反的大罪,能够活下来的人也不多。但绝境之中,人人怀有侥幸,修兵们纷纷放开法器,高举双手,跪在了地上。

    斗兽修骑席卷而来,豹韬卫从由内而外,将这些降兵锁了起来;大修们另行关押,勾陈千影父子也被带走。

    勾陈氏的动乱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只要清剿各地零星的乱匪就行了,宋征也暗中松了一口气,道了一声好险。

    勾陈氏果然另有阴谋,他若是依着当时糟乱的心性,将勾陈千影杀了以为一了百了,后面勾陈广博一旦发动就是灭顶之灾。

    “身居高位,不可鲁莽啊。”他暗自一声。

    只是此时,不可避免的想起赵姐,想起皇台堡内的大家,思念的情绪满眼,担忧好似洪水。他暗自神伤,迎着贺虎走了过去。

    “贺大哥,皇台堡那边还好吧?”

    贺虎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跟他说道:“你……要有些准备,上一次圣旨后,赵绡没有回来。”

    宋征只能瞒住他们,痛苦的点头,半晌不语。贺虎拍了拍他的肩膀,默默地走开了。

    斗兽修骑不能久留,解决了勾陈氏的乱兵之后,第二天他们就离开湖州返回塞北,宋征在他们临走之前,将新查抄的一个勾陈氏附庸家族的资产,总计三千万元玉给了他们。

    大家愿意为了帮他跋涉数万里,冒着被朝廷责罚的风险来帮他,这是人情。但他不能让大家白跑一趟。

    路上骑士们一算,每个人至少能分到五千元玉,抵得上大家几年的饷银了,于是人人欢喜。

    勾陈氏彻底暴露之后,各地都有附庸势力浮出水面,自然又是一波抄家,只是这些加起来,也不到勾陈氏本宅的三成,皇帝有些不太满足。

    这些都是后话了。

    宋征当夜返回湖州城,方云鹤带着九真社散修恭迎,那些世家和宗门子弟们也看到了城外的战况,噤若寒蝉不敢再胡乱闹事。

    宋征安抚了方云鹤,示意他自己给出的承诺一定会兑现,方云鹤一脸淡然满心欢喜的去了。

    这几天缜密计算,又要顶住压力不慌不乱,宋征也有些疲惫了,他将剩余的事情交给手下,自己休息去了。

    在入睡之前,他却满心遗憾。

    旁人看来这一战他大获全胜,勾陈氏和他相较,处处落后,被死死克制。但是他的志向又岂止是剿灭了叛贼即可?此次本有机会,提大军顺势杀入华胥古国,说不定便可建立绝世功勋,不亚于当年的北征大帝。

    “可惜啊……”

    朝廷混乱,天子昏庸,天下无可用之兵。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