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零八章 危若累卵(上)
    勾陈氏历史悠久,贵为中古世家,在两千年前,他们曾经多次倾尽全力,想要将家族实力提升为太古世家。

    然而接连几次看上去绝好的机会,却都失败了。豹韬卫的情报显示,勾陈氏接连失败的背后,有朝廷和另外几个太古世家的影子。

    从朝廷的角度来说,当然不不希望治下再出现一个不受控制的势力。

    从太古世家来说,当然同级数势力越少越好。

    勾陈千影的父亲勾陈广博天纵奇才,在制器和奇阵方面颇有建树,甚至有可能成为勾陈氏第一位镇国强者。

    因为他的出现,勾陈氏上下关于太古世家的野望再次燃起。

    但在勾陈千影四十岁那年,已经是玄通境初期的勾陈广博外出时遭遇妖族强者伏击,一去不回。勾陈千影紧急继承了家主之位,倒也平平稳稳一直到现在。

    豹韬卫没有查到他有别的儿子。

    宋征将资料放下了,摆手让曾百户出去了。他坐在案前,手指轻轻叩着那一叠资料,心中思索起来。

    忽然,他的耳朵动了一下,周围分明没有什么声音,他却听到了什么……

    虚空神镇凌空落下。

    等到了天明的时候,宋征命人去把李三眼喊来,交给他一件东西,然后道:“这件事情……你满肚子坏水,最适合去做。”

    李三眼兴奋,接了东西叩头而去:“谢大人看重!”

    李百户刚走,湖州城内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巨响,紧接着雷敏之和曾百户一起慌张的冲了进来:“大人大事不好了!”

    “州府衙门被夺,有高明阵师切断了本官的州牧大印和护城大阵之间的联系,护城大阵现在是他们的了!”

    “烈焰狂龙被他们夺走了,咱们衙门里有他们的人!”

    “是那些暴乱的乡试武修做的。”

    雷敏之连连顿足,他之前提醒过宋征,两人一起来开湖州城是有些不妥的。但宋征仍旧淡然,一指对面赵乾勇的军营,说道:“且看他们能玩出什么漂亮的花样。”

    “宋大人……”雷敏之焦急:“民乱大起,生死存亡时刻也!”

    宋征淡然一笑,对他说道:“雷大人请相信,我绝对比你更怕死。”

    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豹韬卫一道道急报传来:

    “饶郡反贼在匪首带领下正迅速杀来,距离州府湖州城还有一百二十里。”

    “震方城军尉带兵三千,战兽三十头,距离州府还有六十里。”

    “古锚船帮反贼三万,距离州府还有二百里。”

    “昆州、锡州、福州、盐州的各路反贼都在加速杀来,远近距离数百里,估计最晚今日傍晚就能会师湖州城!”

    每一个消息送来,雷敏之的脸色就会变上一变,等到了后来,他已经站不稳了,扶着椅子坐下来,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半晌不能言语。

    五州反贼汇聚湖州城,他这个朝廷的州牧被撕碎了,都不够各路反贼瓜分的。

    这里是修真界,江南五州对于强修们来说近在咫尺,各路反贼先后抵达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

    宋征却点了点头:“全来了?有人在背后统一指挥呀。”

    雷敏之一个哆嗦回过神来,看了宋征一眼,然后伸出老手用力抓住了宋征的胳膊:“宋大人,你有计划的吧?”

    雷敏之自己有多大能力自己清楚,眼前的局面对他来说就是绝境,他没本事逆转,甚至没本事逃命。宋征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宋征只是道:“我也无十成把握。”

    “……”雷敏之松开手,默默地回自己的帐篷去,摆开一枚玉板,开始给自己的妻女写遗书了。

    ……

    小半个时辰之后,第一路反贼抵达,在豹韬卫东北侧安营扎寨。而后是第二路、第三路……他们的营寨看似杂乱无章,却前前后后将豹韬卫的营寨死死围困。

    等到了傍晚,终于五州反贼齐聚,各路营寨中传来了反叛修士们肆意的大笑声,隐约有讥讽宋征的声音顺风传来。

    “什么狗屁五州第一官。”

    “洪武必亡,宋征并无眼光。”

    “杀宋征、夺江南,似乎也没什么困难的。”

    宋征站在帐篷门口,看着星罗棋布的反贼营帐,听着赵乾勇军营附近萧水河的浪花声,负手静静不语。雷敏之走了出来,和他并肩而立,他似乎已经平静地接受了现实,淡然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洪武劫难将至,你我这种朝廷大员,逃不过最终那一难啊。”

    宋征没有说话,因为赵乾勇的军营中,已经传来了一阵阵轰鸣声。

    那一条三百丈长的翼蛇虚灵呼的一声腾空而起,舒张着身躯,将强大的力量化作了元能风暴,席卷向豹韬卫的营地。

    嘎——嘎——嘎——

    赵乾勇营门大开,四千修兵排列整齐,盔甲鲜明,雄壮的朝着豹韬卫的营地逼来。

    赵乾勇凌空而起,身后更是有五名命通境初期的天尊副将护持,他居高临下,来到了两军阵前。

    随着赵乾勇出营,其他的营地也全都打开,各路反贼先后而至,有的井然有序,也有的混乱不堪,但数量之多,让人头皮发麻。

    “宋征,雷敏之!”赵乾勇一声大喝:“出营受死!今日之后,这江南就是我们的天下。”

    宋征回头看看雷敏之,事到临头,州牧大人一脸苍白,战栗不已。宋征洒然一笑,当先走了出去。

    “跟上!”曾百户头上冒着冷汗,一声大吼,九百豹韬卫将平日里的凶悍气息拿出来,一起跟在了宋征后面。而州府衙门的那几百个衙役,已经瘫在了各自的军帐中,一步也迈不出来。

    宋征来到阵前对赵乾勇哂然一笑道:“你们的?是勾陈氏的吧。”

    一声长笑传来,勾陈千影走军营中走出来,他身边跟着勾陈东风和乔师爷,另有四位老祖保护。

    “宋征,你很有能力。若是愿意归顺我勾陈氏,他日成就大业,我封你为异姓王!”他是真心实意的招揽:“洪武天朝哪里值得效忠?这一点想必你比我看得更清楚。”

    宋征环视周遭,答非所问:“这便是绝境了。”

    勾陈千影看出了他的心思,道:“是的。”

    “我知世人对你多有偏见,以为你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乃是靠了家中长辈与肖震有旧。但我认真研究过你来到湖州城后的一言一行,从湖州到锡州,你次次缜密从无失手,你谋定后而动,总能后发制人。”

    “可惜这一次你输了,我勾陈氏准备数百年,你初来乍到,怎会是我们的对手?中古世家,根深蒂固。”

    他道:“我理解你的失望和不甘,这或许不完全是你的失败,毕竟你的条件和我们相比差了太多。”

    “但……你错估了我,方有今日之败!”

    勾陈千影侃侃而谈,语气平和去暗藏自傲。

    他隐忍百年,牺牲众多,层层谋划,处处布置,终于换来了今日一朝扬眉吐气,掌控五州,甚至能够进一步席卷天下!

    他应当自豪!

    宋征想起他在家门口被抓时候刻意说的那句话,原来是为了此时此刻。

    但他只是点了点头,却有些不屑的看着周围:“就凭这些乌合之众,也想困住我?”

    赵乾勇在一旁冷哼一声,将三百丈的翼蛇虚灵向下一压,威势逼人。他以实际行动告诉宋征:那些反贼是乌合之众,他和他的部下却不是!

    宋征嘲讽一笑:“不必表现,乌合之众说的就是你!”他又指一下周围:“至于他们,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土鸡瓦狗而。”

    赵乾勇勃然大怒,凌空大步杀向宋征:“死到临头,只剩嘴硬。”

    宋征骂了一声:“孽畜你还不动手?这等货色,难道也要老爷亲自出手不成?”

    小虫原本慢吞吞的在往外爬,以实际行动向老爷表示:人家好久没吃东西了,肚皮扁扁,饿得没力气了。

    被老爷这一骂,顿时一个哆嗦,不敢再惫懒了,呼的一声膨胀数百丈,将庞大的真身完全的显化出来,初具蛟龙之形!

    它庞大翻滚,凶神恶煞,将身上的鳞片翻起来,一片片宛如利刃。而后不断嘶吼,审时度势的决定,仍旧以实际行动向老爷表示:人家是老爷的急先锋!谁敢得罪我家老爷,将我虫虫放将出来,我为老爷食之!

    翼蛇虚灵和小虫的体型差不多大小,且不说翼蛇本就受制于蛟龙,只是一个虚灵一个实体,军阵虚灵就差了不止一筹。

    赵乾勇本身也是个欺软怕硬之辈,仗着军阵虚灵才敢跳出来耀武扬威,宋征的灵兽一出,小虫嘶吼着一头将翼蛇虚灵撞得飞出去,虚灵光芒不断炸飞,似乎有些维持不住了。

    小虫吼吼吼的扑了上去,尾巴狠狠卷住虚灵,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这血盆大口横着长十多丈,张开来三十多丈,一口下来就算是一座小山坡也给吞下去。

    虚灵挨了这一口,顿时奄奄一息。

    而军阵当中,四千修兵几乎是直接受到了强大的伤害,超过一半吐血倒下,剩余的摇摇晃晃脸色发白,也有内伤。

    赵乾勇咆哮一声,冲了上来,口中喝道:“家主助我!”

    宋征不屑一顾:“没骨气的家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