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零七章 江南乱(下)求月票!
    “大人,咱们怎么办?”李三眼和曾百户顿时没了主意。赵乾勇乃是玄通境初期,手下有四千修兵,虽然不是精锐,但组成了军阵,有他坐镇中央,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巅峰老祖。

    只有请钟云岱出手,才能解决赵乾勇。

    宋征却有别的考量:“联络百鬼,先确定勾陈千影的身在何处,不能让他们脱离了咱们的掌握。”

    “是。”

    可是这一次,许久没有消息,随后曾百户慌张而来:“大人,百鬼的魂灯灭了!”

    李三眼:“啊!”

    魂灯熄灭也就意味着死亡,他们在勾陈氏中最后的内线被发现了。

    宋征久久没有说话,只能遗憾一叹:“我去请钟镇国出手!”

    ……

    湖州城外,靠近萧水河的一片农庄中,勾陈千影略有自得的和三儿子说道:“东风,你早就知道乔师爷是为父的心腹,却不知道他另外一个身份吧,他是豹韬卫的秘谍百鬼,哈哈哈。”

    勾陈东风意外:“难怪乔师爷对外的职务,一直只是个外院管事。”

    乔师爷也是得意一笑,拱手道:“勾陈氏大事必成,此番宋征一败涂地。”

    勾陈千影点头说道:“现在各地混乱,湖州城内形式紧张,而宋征的注意力都被引到了阴阳水眼,咱们真正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勾陈东风仍旧忌惮钟云岱:“可是父亲,湖州只有钟云岱一位镇国,关键时刻他若是出手相助宋征,我们恐怕功亏一篑。”

    勾陈千影:“华胥古国若是连一位普通镇国也应付不得,还考虑什么国战?”

    勾陈东风恍然,原来如此。

    勾陈千影道:“钟云岱和平湖楼一直支持宋征,为父想要起事,又岂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

    太湖畔,有白衣女修清冷如雪,长裙下摆飘荡,在湖面上冰封出一条冰晶大道,从湖岸边一直通到了平湖楼中,无视平湖楼的层层灵阵,直抵钟云岱的楼下。

    她的声音清脆宛若女童,却有着天地独尊的信心和气势:“华胥晚辈萍佳期,拜会钟老前辈。”

    钟伯柯大惊失色,平湖楼上下严阵以待。

    小楼三层,钟云岱却不慌不忙,打开了两扇窗户道:“丫头上来吧。”

    华胥古国最年的镇国——可能也是整个灵河东岸最年轻的镇国强者,“冰后”萍佳期走进了平湖楼。

    太极湖上,风云涌动,天地凝重,气息宛如风暴前夜,乌云沉重!

    ……

    “钟前辈没有回应我。”宋征沉声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同音骨符,脸色变得更加凝重,钟云岱不是普通镇国,与他交情深厚,不会像那些世家宗门的强者那样,在国战到来之时进行所谓的“判断”,决定是否支持洪武天朝。

    钟云岱没有回应,只能说明钟云岱被牵制住了。

    只有镇国才能对付镇国,也就是说湖州城附近,有一位华胥的镇国强者!

    宋征忍不住哆嗦一下,哪怕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乃是年青一代第一,可是镇国强者就是镇国强者,天生令人恐惧敬畏。

    他狠狠一咬牙:“不能再等了,驱散外面的散修,整顿人马,随本官捉拿赵乾勇!”

    “是!”

    围在衙门外的乡试武修们,忽然感应到豹韬卫衙门中有一股恐怖的炽热翻滚而至,紧接着烈焰狂龙轰的一声腾空而出。

    豹韬卫校尉的声音传来:“速速离开,否则烈焰狂龙伺候!”

    武修们缓缓后撤,到了数十丈外,大约是暗中接到了什么命令,他们的速度变快了,哗哗哗的从各条街道迅速离去,转瞬之间不见了踪影。

    九百豹韬卫杀了出来,宋征亲自带队,直奔都尉府。

    宋征在路上对曾百户说道:“你派人去查一下,仔细一点,本官怀疑勾陈千影在外面还有别的儿子。”

    曾百户一愣:“私生子?”

    “不清楚,你深挖一下。”宋征忧心忡忡:“勾陈千影并不在乎被我们抓了,可冥狱是什么地方?他就真的肯定自己进去了还能出来?

    他若是死在里面,勾陈氏准备了几十年的庞大计划付诸东流,他怎能甘心?”

    他一直想不明白的正是此节:勾陈千影凭什么这么有信心?

    他坦然自若的被宋征抓了,有两个可能,第一他的确有十足的把握从冥狱里安然出来。可冥狱是控制在宋征手里,他凭什么这么有把握?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他的死活和勾陈氏的计划关系不大,他死了一切计划也可以进行下去。

    勾陈千影趁乱逃出冥狱,是冥狱狱监送他出来的,显然他早已经买通了狱监,看上去似乎是第一个可能性,勾陈千影早有准备。

    所以宋征在当晚看到狱监站在勾陈千影身边,曾经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当场将他们全部拿下?

    但他还是克制住了。

    他不会小看对手,勾陈千影总让他感觉“捉摸不透”。难道买通了狱监就一定能出来?万一这中间出了什么变故呢?这么大的案子,万一宋征亲自坐镇冥狱审讯呢?

    他仍旧觉得狱监不是勾陈千影真正的依仗。

    他倾向于是第二种可能。勾陈千影应该还有一名嫡子一直养在外面,就为了应对这种局面。他死了,但是勾陈氏在各地的势力还在,他们会拥立这个嫡子为新主。

    以老家主的死,换来勾陈氏数万年的繁荣。

    世家子弟做出这样的牺牲,宋征绝不意外。

    事实上,灵河东岸人族七雄,无论是宗门还是世家,尤其是那些顶尖的,大都是把“门派”和“家族”置于国家之上。

    因为反正都是人族的国家,不管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区别?

    在那些更古老的年代,人族各国混战,有些世家子弟在国内不受重视,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往往只身赶赴邻国,游说邻国国君,献上修真计策,灭了自己的国家……

    好像那个时候并不流行“白眼狼”这个说法。

    到了现在,大家不会这么明目张胆了,但一场灭国之战,除了战场上的对决,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劝说对方的古老世家按兵不动。

    否则这仗根本没法打。

    曾百户明白了大人的意思,立刻吩咐人去做了。

    宋征带着豹韬卫半路上一转,冲散了围在州府衙门外面的散修,和雷敏之合并一处,直奔都尉府。

    到了都尉府,已经空空如也。

    豹韬卫去打听了一下:“赵乾勇三天前就去了城外的军营。”

    “走!”宋征一声令下,大家冲出城去。

    雷敏之提醒他:“大人,一旦出城,你我无法借助护城大阵,力量减弱至少五成。”

    宋征点了点头:“本官自有办法。”

    轰……

    他们刚刚冲出城门,就见七八里之外,一团灵云腾空而起,雷鸣震天,正是赵乾勇军营的位置。

    那灵云在半空中伸张开来,化作了一头三百丈的翼蛇虚灵,背身四翅,尾垂入地,双眼如火,凶焰重重,隔空瞪着整个豹韬卫。

    雷敏之惊讶不已,好半天才跳脚大骂道:“好个奸诈之辈!这赵乾勇以往每次检阅,他和麾下修兵都只能凝聚出百丈军阵虚灵,本官一直不屑一顾,原来藏着一手。”

    宋征点了点头:处心积虑啊。

    豹韬卫和雷敏之手下的州府衙役加在一起也有一千五百之数,可原本豹韬卫就不算是正规的修军,衙役更是乌合之众。两者混在一起,乱糟糟的连个阵型都站不整齐,怎么看都不堪一击。

    赵乾勇在宋征等人靠近军营的时候已经凌空升起,那庞大的军阵虚灵横亘在他的头顶上空,更像是他的背影,增添其强大。

    “呵呵,”他淡淡一笑:“事已至此,两位还要垂死挣扎吗?”

    雷敏之勃然大怒,上前大骂,赵乾勇冷冷一笑,催动翼蛇虚灵朝前一压,雷敏之和他的衙役顿时一片混乱。

    赵乾勇哈哈大笑,宋征皱眉,上前一步,一股气息缓缓而出,虽然只是天尊,却凝实无比,让赵乾勇不敢造次。

    他带着虚灵撤回了军营中,自身落了下去,只将虚灵当空,威慑四方。

    雷敏之恨得咬牙切齿,赵乾勇是他的手下,却一直对他阳奉阴违,暗中早有翻反意!

    “宋大人,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宋征望着那一片军营,眉头皱了几下,轻摇着头说道:“时机未到。”

    “嗯?”雷敏之愣了一下,看了看宋征,巡察使大人却不肯再说了。雷敏之心中忐忑,大人似乎有所谋划,可是正如赵乾勇所说“事已至此”,不知这一次,大人是否还能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

    宋征传令下去,就地扎营。

    傍晚的时候,曾百户来了,手中拿着一叠资料:“大人,查清楚了,可是没有找到您想找的人。”

    宋征接过去看了一下,这是勾陈氏和勾陈千影的全部资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