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百零五章 乡试之变(下)求票票!
    震方城护城大阵已经全力开启,城池上空蒙上了一层清碧色的光芒,厚有三丈,城中百姓战战兢兢,一家人关着门彼此靠在一起,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巨兽冲城那种巨响声传来,那几乎意味着灭顶之灾。

    城头上,震方城城守和曾百户一起站着,身边是数百修兵,吕万民带着城中明见境以上的修士都已经冲出了城外。

    在一座巨大的山峰半山腰上,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云层,好像一只巨大的云彩蘑菇,有几头强大的荒兽正在从那一片灰云当中冲出来,咆哮着和大修们杀在了一处。

    吕万民独自挡住了两头强大的九阶,可是其他的荒兽也都是七阶八阶,震方城中的修士远不及大宗门的杰出弟子,实力在同境界中普普通通,被巨兽一冲,已经七零八落。

    一头七阶荒兽转瞬便杀到了城下,重重朝着护城大阵的光芒一撞,轰的发出一声巨响,整个震方城纹丝不动,但是人心已经慌了。

    吕万民果然强悍,花了两个时辰,独自诛杀了两头九阶,而后又带领其他的大修将其余的荒兽击杀,回归震方城的时候,他气喘吁吁,须发都被汗水湿透。

    一落地他就沉声喝骂道:“云中墟中多了一道奇阵,这是有人暗中捣鬼!别让老夫抓到,否则定要让满门抄斩!”

    ……

    杜百户在饶郡小心翼翼,跟着宋征这几个月,他也学会了大人的一些习惯,比如凡事多想三分。

    饶郡和震方城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异常。而现在他越发肯定,有人在暗中算计龙仪卫。

    而偏偏这一次,大人看似大获全胜,却并没有能够力挽狂澜。

    齐丙臣追踪有熊氏那位老祖,被引入了凶险无比的大野泽,至今也没有出来,他身边只有带来的数十名龙仪卫校尉。

    龙仪卫在饶郡没有烈焰狂龙,他实力严重不足,但是大人需要他留在饶郡监视动静,这个任务十分凶险,他硬着头皮还是接了下来。

    窗外一片漆黑,似乎万籁俱静,可是杜百户却担心在这种宁静之下,藏着巨大的危险。他在冰凉的夜色中忧心忡忡:“江南,要乱了啊……”

    ……

    宋征坐在书房中,面前摆着两摞供词。一摞很高,是勾陈氏众人的口供,另外一摞只有一张,是有熊志的。

    勾陈氏中重要人物的供词形形色色,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在各种借口的掩盖之下,他们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勾陈千影和勾陈东风身上,天尊、老祖皆言说自己只是听命行事,对勾陈氏里通华胥古国,阴谋造反的事情一概不知。

    而有熊志知道的只是华胥古国方面的情况,他明言告诉宋征:自己只是个马前卒,他的任务第一是监视勾陈氏,第二是将洪武天朝江南的形势发展报回国内,以供华胥古国进行分析。

    若是形势有利,华胥古国可能会对勾陈氏提供进一步的支援。

    但是这种支援是什么还没有确定,有熊志完全不知。

    他来洪武天朝只是为了累积功劳,做不得主,做主的人都在华胥国内,所以他对宋征没有什么价值,不如拿去换元玉。

    宋征认真分析了这两种供词。

    有熊志虽然有急于求生的因素在,但说的应该是实话。

    至于勾陈氏,却让他隐隐感觉不对头。

    之前勾陈千影在钟云岱的威压之下没有选择拒捕,而是痛痛快快的带着全族人投降了,他当时心中就有所怀疑。

    随后在勾陈氏搜查出来的一些证据,包括有熊志的证词,都证明了勾陈氏谋划造反至少已经几十年了,这样处心积虑、长期筹备,勾陈千影会这样轻易放弃?

    而勾陈氏所有人的证词,似乎也说明了一点:他们早有准备。如果被抓,所有人推脱不知,将责任丢到勾陈千影父子头上。

    为什么会这样?勾陈氏到底有什么阴谋?

    宋征心中有一种冲动,是他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冲动,因为赵绡亡故而带来的紧迫感和危机感的冲动:釜底抽薪、斩草除根!

    如同他之前抓捕勾陈东风一般,不管勾陈千影有什么阴谋,将勾陈氏上下依律全部处斩,不管什么阴谋,也会戛然而止。

    他已经提起朱笔,准备签发密令,执行这个计划。在冥狱之中,死上一些人不算什么。

    可是在最后关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大的阴神修为让他克制住了自己。他升起了虚空神镇,赵姐临死前交给他一枚石戒,那是她在清水河畔得到的天降神物!

    他可以凭此宝物继续修炼《荒神法》,同时也让他知道自己之前的一些特殊提前“感知”,实际上是阴神的天机感应。

    他明白自己可以依靠这种感应。

    此时,在虚空神镇之下,他的整个人仿佛和星空互相连接,他感应到了一种无边无际的“浩大”,那是深远的苍穹、浩瀚的星海、广阔的神域!

    那是……造化,那是……命运!

    夜色已深,明日便是武举乡试第三科开试的日子,宋征已经有了决定放,他一夜未眠,对案沉思。

    天快亮的时候,他写好了一封信,以灵光送出,破空飞向了锡州。

    ……

    第三科开试,宋征亲自到场,陪同的有雷敏之。另外平湖楼现在管事的钟伯柯也出面陪同,此处临近太极湖,平湖楼也派了弟子出面,协助龙仪卫维护秩序。

    擂台战很快,数千名武修捉对厮杀,第一轮过后人数减少一半,第二轮过后,人数再少一半。

    除了一轮整整用了两天时间之外,后面是越来越快。

    五天之后,第三科魁首诞生,是来自盐州的神脉宗弟子保胜。

    神脉宗乃是盐州九大宗门之一,但保胜之前名声不显,据说是宗门暗中培养的杰出弟子,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一鸣惊人。

    他是明见境中期的修为,在数千乡试武修当中并不是最高的,但在最后的擂台战之中发挥出色,神勇的连败四名境界在自己之上的对手。

    因为前面的两科大家都一样的烂,所以第三科的魁首很可能就是江南乡试的解元。神脉宗上下一片欢腾,此次的解元不同往日,极受看重而且未来前途无量。

    神脉宗弟子们当晚在红妆阁大肆庆祝,和另外一批散修冲突起来,双方大打出手,但都很狡猾的在龙仪卫赶来之前逃走了。

    第二天,就有流言在湖州城内开始传播:保胜的第三科魁首来路不正。

    乡试由龙仪卫负责,宋征下令追查谣言的源头,同时暗中命令龙仪卫自查,武举乡试是否真的有舞弊问题。

    但形势的发展比龙仪卫预料的更快,到了晚上,就有“证据”出现了!

    有一段保存在玉符中的虚影记录出现了:虚影中的两人在进行着一场交易,有人将一叠大额玉票交给李三眼,请他“照顾”保胜,并且明言,若是保胜能夺得乡试解元,神脉宗还有厚报。

    所有的乡试武修炸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哪怕是在台上输了,也仍旧有很多人不服气,尤其是保胜乃是连续战胜境界高过自己的对手,本就有无数人暗中怀疑。

    白天的谣言酝酿之后,晚上这个所谓的“证据”放出来,立刻开始在武修当中疯传。

    尤其是那些散修,有人暗中煽风点火,将散修和宗门世家对立起来:武举本就是散修们为数不多的上升通道之一,现在这个通道也要被世家宗门夺走了——而且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夺走的!

    天刚黑的时候,就有几十名散修聚集在豹韬卫衙门前,要求宋大人将李三眼收押,给江南武修们一个交代。

    龙仪卫严阵以待,宋征派人出面对散修们解释:不要相信谣言,这里是修真界,那一段虚影记录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很容易就可以伪造。他们一定会彻底清查,给大家一个交代。

    但是散修们不肯相信,一定要收押李三眼。宋征不能答应。

    正如他所说的,这里是修真界,找个人伪装成李三眼的样子,以玉符录下那一段虚影记录轻而易举。

    但是整个湖州城内的武修们,除了神脉宗之外,都愿意相信这证据是真的。

    随后,又有各种流言愈演愈烈。比如,有人查到了李三眼家资巨富,在湖州城内拥有多处宅院。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李三眼的确是拿了神脉宗的玉票,不然你哪有那么多钱买房子?

    比如,李三眼之前多次怂恿宋征“逛窑子”,甚至雁门客栈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

    因此李三眼必是宋征面前的“佞臣”,宋征不肯正视证据收押李三眼,必是在袒护手下!

    比如,宋征在端阳城多次为难九真社,甚至差一点就把九真社灭了,一定是因为他出身大世家,所以看不起散修,他当然会袒护出身宗门的保胜。

    各种消息的真假,已经没有人愿意去求证。

    落榜的武修们不会认为是自己实力不济、资质不行、努力不够,在这样的浮躁的大环境下,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被黑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