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零四章 乡试之变(上)求票!
    烈焰狂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游动一圈,笼罩住了整个勾陈氏。

    “啊!”勾陈千影大吃一惊,咬牙切齿骂道:“宋征小贼,欺人太甚!”

    城外,班公燮也是目瞪口呆,宋征招来了烈焰狂龙,从地窖的密道口钻了进去。烈焰狂龙轰轰隆隆的穿过了密道,又从勾陈氏本宅中冲了出去。

    宋征完全可以直接用烈焰狂龙轰击勾陈氏,但他没有那么做,他这是在戏耍勾陈氏!

    等他感应到烈焰狂龙已经压制了勾陈氏,这才施施然对班公燮说道:“班公家主,陪我走一趟?”

    “好。”班公燮暗中叹了口气答应了。老头子感觉这样做不妥,可是心底却隐隐有种“聊发少年狂”的兴奋。

    他连忙自我反省:低调!闷声发财才是老夫的本命。一定是因为最近跟这个混小子混的太多了,受到了他的影响。

    宋征在引来烈焰狂龙的同时,已经暗中通知了豹韬卫,李三眼打扫完虚空战场之后,立刻带人返回豹韬卫,组织人手奔袭勾陈氏本宅。

    同时,他暗中还有一个任务。

    镇压中古世家已经让李三眼兴奋不已,而这个秘密任务,更是让他激动地浑身发抖。

    大人密令:若在勾陈氏家中搜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现场伪造!

    要说宋征手下这三个百户,个顶个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杜百户和曾百户如果在,一定跟李三眼一个德行。

    赵姐身死,让宋征心头的危机感陡生。

    他不再像前两个案子那样步步为营,需要证据完整。

    勾陈千影之所以认定了宋征不会轻易动手,就是因为在锡州的时候,面对欧冶氏,宋征多次取证,确认无误才最后出手。

    但是这一次,宋征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当即雷霆一击,中古世家又如何?以朝廷的名义,灭之。

    他非常肯定勾陈氏有大问题,暗中给李三眼的命令,只是担心勾陈氏的手脚处理的太干净,找不到直接证据。

    烈焰狂龙杀了勾陈氏一个措手不及。

    豹韬卫滚滚而至,钟镇国和雷敏之相视苦笑:“咱们的宋大人啊,不省心。这才回来几天,就要弄中古世家啊。”

    抱怨归抱怨,钟云岱另有盘算,要为将来谋划,很配合宋征,提笔凌空书写,一枚巨大的特殊雷文横亘夜空,盖住了整个湖州城,压制勾陈氏。

    雷敏之带着州府衙门的衙役们,手持州牧大印赶往勾陈氏本宅,配合豹韬卫捉拿罪犯。

    勾陈千影打开正门,满脸怒色带着家中老祖、天尊共计三十多强修闯将出来,看着雷敏之怒声质问:“雷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勾陈氏中古世家,朝中也非全无根基,历来遵纪守法,今日之事,一定会上奏朝廷,给我们一个说法!”

    雷敏之也不知道宋征到底是什么计划,只好暗中命人先围了勾陈氏本宅,然后道:“宋大人既然放出了烈焰狂龙,勾陈家的事情恐怕是发了,勾陈千影,本官劝你莫要做无谓的抵抗,束手就擒,请求宋大人从轻发落吧。”

    勾陈千影被这个官场老油子气的发抖,心中暗骂道:“从轻个屁!”再过几天,这江南就是我勾陈氏的天下,我若是让他从我手下逃得小命,老子跟他姓!

    “雷大人,宋征人呢?”他冷冷问道。

    雷敏之和李三眼也都奇怪,宋大人去哪儿了?

    ……

    班公燮以为宋征让自己陪他走一趟是去勾陈氏,却没想到回到了湖州城,宋征一转落在了一座小院中。

    “阁下是自己出来,还是本官将你揪出来?”

    院子中,落着一尊青布小轿,华胥古国的特使有熊志面色苍白,保持着上京十大古姓悠久贵族的派头,一身华服,衣帽整洁,强作镇定的打开了门。

    他伸手相请:“这位洪武的大人,请入内叙话。”

    “不必了。”宋征冷硬道:“跟我走一趟吧。”

    有熊志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心中无比后悔自己没有抵受住勾陈东风的蛊惑,掺和到了这种事情当中。

    他虚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昂首道:“我乃有熊氏家主嫡孙,大人可修书一封,送去上京,自有人会和大人接洽,以元玉将我赎回,我保证、这个价格会让大人满意。”

    宋征有些意外,回头看看班公燮,中古世家的家主对他眼神示意,这是古老世家之间通行的一种惯例。

    拿钱赎人。

    他微一颔首:“好。”

    他心中自有计较。

    ……

    呼——

    一顶青布小轿划过了半空,重重的砸落在了勾陈氏正门前,随后宋征和班公燮从长街的另一头走过来,宋征淡淡看着勾陈千影道:“勾陈家主太不小心了。”

    勾陈千影看到那顶轿子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

    宋征以虚空神镇审视整个湖州城,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搜寻勾陈东风。他在割裂的虚空战场被人伏击,六位天尊呃魂魄痕迹清晰可见,就好像六条直线,全都指向了某一个人。

    而这个人身旁,还留有勾陈东风的痕迹。

    宋征先捉了勾陈东风,然后立刻赶去将有熊志拿了。有熊志自报家门,想要以元玉赎命,他才恍然,六名天尊衣衫上的标记,原来是有熊氏的族徽。

    勾陈氏没有镇国强者,但是家中也有巅峰老祖。钟云岱隐身暗处,勾陈氏也翻不起什么大的浪花来。

    勾陈千影深恨,看着宋征好一阵子,默默地转过身,将手背在了身后。

    龙仪卫一拥而上,用特殊的锁链将他锁了。

    “都是我一人所为,莫要连累勾陈氏其他人。”勾陈千影仰天叹息,遗憾无尽。

    在被带走的时候,他在宋征面前停了一下,似乎还有些不甘:“错估了你,方有今日之败。”

    家主束手就擒,其余人也都没了反抗之心,在镇国强者的压制下,豹韬卫查抄了勾陈氏,搜出勾陈氏里通敌国的若干证据,宋征写了公文,准备上报朝廷。

    勾陈氏全族都被关押在冥狱当中,宋征也将勾陈东风和那名老祖从小洞天世界中提出来,一并送入了冥狱,让他们“父子团聚”。

    消息传到了京师,天子龙颜大悦。

    他将肖震喊了去,私下询问中古世家能有多少家底,是否比得上欧冶氏?又大赞肖震,果然手下有能人。

    肖震差点当场发作了:江南腹地,米仓钱库,有中古世家勾结外国意图谋反,这样严重的事情,你不关心国朝根基不稳,反而惦记着能抄多少钱出来……

    总算是肖震对当今天子早已绝望,才能硬生生的忍住了,如实报告了勾陈氏的实力,天子算了算,有点少啊,于是决定下旨勉励宋征:要再接再厉!

    多抄几家。

    ……

    江南这边,连夜抄了勾陈氏,第二天一整天,宋征将湖州城戒严,以防不测。

    同时,他命雷敏之出面,安抚湖州城内参加乡试的武修们,确保他们不会被这件情影响。

    第二天平静渡过之后,第三天武举乡试开始了。

    整个湖州城,包括宋征在内,如履薄冰。

    从勾陈氏查抄出来的一些证据上看,他们已经提前做了安排,乱子恐怕要出在武举乡试上。

    尽管勾陈氏满门被抓,没有了执行这些计划的人,但谁也不敢保证。

    洪武天朝的武举分为三科考试,第一科乃是兵法,第二科乃是兵阵,第三科才是修为。

    因为以往武举不被重视,参加的大都是一些散修、小宗门弟子,所以他们对于兵法和兵阵所知不多。而这次,大宗门、大世家的弟子参与进来,可他们以往不重视武举,兵法和兵阵也都是临时抱佛脚,在家里看了几本书而已。

    前两科的成绩,大家都惨不忍睹。

    宋征一边看着卷子,一边暗暗摇头:国朝无名将,赫连烈将军后继无人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科考罢,已经是两天过去了,第三天考修为,擂台对战,场地在太极湖边。而前两天十分忙碌的宋征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曾百户和杜百户都没有回来。

    无论是饶郡还是震方城,后来都已经确定是勾陈东风的诡计,要将宋征身边的两位巅峰老祖引出来。

    他抄了勾陈氏之后,已经命他们立刻赶回,湖州城可能会有动乱,他需要两位老祖坐镇。

    杜百户和齐丙臣在饶郡,得了命令之后说已经有了华胥古国那名老祖的踪迹,想要捉拿到之后再回去,放任一名敌国老祖在境内潜伏十分危险,宋征于是同意了。

    曾百户和吕万民在震方城,两人正要启程返回,云中墟却忽有异变,吕万民决定去查看一番,然后回来。

    这一耽误,两天过去了,两边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宋征正想问一下,手边书案上放着的同音骨符上,忽然有一枚灵光符文闪过,是杜百户。

    他正要跟杜百户说话,同音骨符上紧接着又闪过了第二枚灵光符文,是曾百户!宋征心中暗感不妙,同时联通了两人:“什么事?”

    曾百户急切喊道:“大人,云中墟大乱,吕供奉正在全力阻挡,但恐怕独木难支!”

    杜百户的声音也有些慌乱:“大人,齐前辈追击敌国老祖,误入大野泽,跟属下失了联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