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百章 六祖伏杀(上)
    特使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哈哈哈,”勾陈东风一笑:“特使勿惊,且听我细说。”

    他将自己的计策对特使说出,后者沉吟一番,抬头赞道:“我朝上京盛传三公子有谋国之能,今日始知人言不虚。”

    他又看了勾陈东风一眼,有些调侃问道:“不过……三公子想杀宋征,是真的一心为公,还是想要报萧水河畔一箭之仇?哈哈哈。”

    勾陈东风并不讳言:“我听闻宋征家世显赫,有长辈和肖震为好友,想来他的成长顺风顺水,资源堆积、灵宝无数、年少得志。”

    “他有的在下没有,所以修为上或许在下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下要让他明白,当此乱世,修一人敌不如修万人敌,修为他或许可以冠绝洪武年青一代,但是在智谋上,他还差得远呢。”

    特使点头:“当此乱世,正是三公子这等人才乘风上云霄的时代。宋征也算得上一时之雄,不过不如三公子远矣,死于你之手,当无憾尔。”

    ……

    湖州饶郡,地处偏远,土地贫瘠,历来多民乱。

    这一日饶郡龙仪卫有密保送来:饶郡境内出现可疑的华胥人,高强者恐为老祖;和当地大世家长孙氏秘密往来,疑有勾结。

    宋征门也不开,只是吩咐杜百户:“你和齐前辈去一趟。”

    “是。”杜百户领命退下,出了院子和曾百户、李三眼会合,大家都有些担忧:“大人这是怎么了?”

    昨日从萧水剑歌会上回来,见过了炼仙宗毛人传之后,大人和史松就没有走出过那间屋子。

    杜百户叮嘱李三眼:“你多看着点,别让大人出了什么事儿。”

    李三眼一拍胸脯:“都交给我了。”

    杜百户走了两个时辰,快到了中午的时候,忽然有一道流光从西南方向投射而来,快如闪电,冲入湖州城而没有引起护城大阵的反应,显然是衙门的紧急公报。

    流光落入豹韬卫衙门,曾百户急忙接了一看,是西南震方城传来的急报:城外云中墟惊变,恐有高阶荒兽即将杀出,急求支援。

    震方城外接云山中,有特殊虚空存在,类似于“灭天墟”,不过虚空另一头连接的不是混乱虚空,而是某一处不知名的可怕绝域,当中荒兽莽虫强大无比,只因天条约束无法冲出云中墟。

    但偶尔也会有些意外,每一次有巨兽杀出,震方城都会经历一场浩劫。

    生逢乱世、当此劫难,实乃民生之艰。

    各地大修往往会在劫难来临之时自发前往震方城,协助守城,救助百姓。但是在消息传开、各方支援之前,官府首先要有所行动。

    曾百户飞报宋大人,宋征在门内沉声说道:“你和吕前辈辛苦一趟,务必半个时辰内赶到震方城。”

    “是!”曾百户飞快去了,宋征又喊道:“李三眼。”

    李百户上前:“属下在。”

    “去一趟班公氏,请班公燮老爷子过来坐镇豹韬卫,跟他说个数字:五。”

    李三眼一头雾水,但不敢多问领命去了。班公燮见到李三眼,听了宋征的要求显得不太情愿,但是李三眼说了“五”之后,班公燮眉开眼笑的答应了,跟着李三眼一起回到了豹韬卫衙门。

    李三眼不明白,但是班公燮懂得宋大人的意思:乡试武举,多给班公氏五个举人。班公氏家大业大,总有些弟子血脉亲近,可是资质一般,想要个好出身现在武举是个路子。

    多了五个名额,是班公老爷子过来帮忙的酬劳。

    国战已起,虽然江南远在后方,可宋征也不敢掉以轻心。今日看起来是“多事之秋”,他隐隐觉得异常,只是今日他所有的精力都在另一件事情上,正绞尽脑汁的反复推演,力保万无一失——若有什么闪失,他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根本没有心力去向别的事情,只好简单粗暴的应对。

    有班公燮坐镇,宋征当可高枕无忧。他在房中和赵绡相对而坐,赵绡安静的看着他,两世为人到了此时反而宁静。

    前尘往事一一在眼前闪过,神教总坛的争锋,和资深镇国教主惊天一战,随后的艰难选择,最后重来一次,故乡点滴,直到她进入皇台堡。

    她已经不畏惧那位教主,既然将死,无所畏惧。所以这一次在湖州,她没有戴面具,宛如世上最精美的瓷器一般的容貌展现出来,哪怕是宋征也忍不住时常失神。

    昨日之后,他问过赵姐,想不想出去走走看看,赵绡却摇头拒绝了,她想安安静静的呆着,渡过这最后的一天。

    “赵姐,史头儿可以为了大家牺牲自己,我也可以。”他于房中倒转了神剑醉龙,要递给赵绡。

    赵绡这一日笑容增多,饶有兴致的和他逗趣儿:“真遗憾,你能做到的我也能。”

    看到宋征还要再说,她摆了摆手,道:“傻书生,你牺牲自己救我这一次又有何用?天火之下,圣旨连绵不绝,我躲得过这一次,躲不过下一次,躲过了下一次还有下下一次。

    你能逃出来,我们都很欣慰,这次的密旨我是不成了,我去之后,你莫要辜负了潘姑娘和苗姑娘。”

    窗外如雪的明月当空,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赵绡走到了窗下,月色如薄纱将她轻柔笼罩,她轻轻哼着一首曲子,婉转而轻快,似有流水之意。

    宋征听得明白:这是她在清水河浣纱时候的歌曲吧。

    佳人临窗,月影疏凉,美景如梦,温柔好似故乡。

    却有一柄刀悬在头上!

    宋征望着她的柔美的背影,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赵绡一曲哼罢,转过身来看着他,双目幽深似有无穷言语想要诉说,却只是道了一声:“要好好的,我是长辈,你要听我的。”

    她向宋征身出手,洒然一笑,眼中神采随即迅速散去,生机如指间流沙不可遏制的从她的身体内消失,娇躯一软倒了下去。

    宋征抢上一步握住她的手,赵绡倒在了他的怀中。

    他无力的跪倒在地上,泪水滴落,无声处有愤怒如惊雷!

    他一声怒吼,九霄上风云涌动电闪雷鸣。十万里之外天火似乎也轻轻的飘荡了一下。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此生此世、有你无我!”

    湖州城中,百姓惊闻夜空之上雷霆轰鸣,还以为苍天巨变,紧锁门窗不敢露头。修士们疑惑望天,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班公燮坐镇豹韬卫,听到了宋征的低吼声,抬头一看天空,诧异不已:“区区天尊立誓,竟然能够撼动天条,有了苍天见证!”

    他又深深看了一眼宋征的院子,暗中叫苦了:这位宋大人当真了得,可惜啊日后他要帮忙,就算是没有五个举人的名额了,也给给面子了呀。

    他对于宋征的评价,和以往相比又高了一层,已经值得他“放长线钓大鱼”。

    屋子中,宋征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赵绡的尸体久久没有起身,悲恸之下灵元不受控制,双膝下的青石地板碎裂,深深下陷,形成了两个印记。

    足足过了两刻钟,他才缓缓抬起头来,一伸手从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取出一只水晶冰棺——这是他昨日命毛人传紧急炼制的,可保尸体不坏。

    他将赵绡的身体轻轻放在了里面,摊开手,一枚古老的石戒正在手中,这是赵姐留给他的。

    他盖好冰棺送入小洞天世界中,沉声对小虫吩咐一句:“好生看顾,若有半点损伤,拆了你的皮骨!”

    小虫一个哆嗦,赶忙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宋征从小洞天世界中退了出来,心中无比紧张,虔诚启念一声:“勾缚阎罗阁下!”

    幽冥之下的阎罗其实在感应到自己神名的时候,就立刻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回应了他,可是这一段时间,以往感觉一闪而过,这一次却无比漫长。

    宋征差点要暴跳而起,以为这位阎罗食言,不肯履行之前的协议了。

    终于,幽冥之门打开,勾缚阎罗的声音传来,宋征迅速说了:“请阁下相助,她已赴幽冥。”

    勾缚阎罗轰轰隆隆的说了些话,一般人听不懂,宋征却直接明白了意思,对方在抱怨,这事情不好办,很麻烦,甚至可能连累祂一类。

    宋征关心则乱,差点忍不住开口愿意再增加酬劳。可是他硬生生咬住了嘴唇,为了让勾缚阎罗帮忙,他许诺了三万阴灵,实在不能再多了,因为后面还有土匪他们,每人三万阴灵,就是十五万,不将阴灵交给勾缚阎罗,祂是不会将大家的魂魄归还宋征的。

    所以不能再加价了。

    好在勾缚阎罗也只是想要向他施加压力,看到宋征无意加价,祂也就不再啰嗦,开始旅行协议。

    ——祂和宋征之间的协议,用了神名起誓,若不完成对祂而言同样危害极大。

    平白再纠缠下去,错过了时间,就算祂是阎罗也不好办。

    祂睁开双眼,照遍幽冥。

    宋征安静地等候着,可是幽冥门户那一边,勾缚阎罗一直无声无息,似乎还没有找到赵绡的魂魄。

    他紧张起来,心中大惶恐。双手抓住身前一张椅子,一不小心捏成了木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