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九章 一直是他(下)
    宋征带着人回到了豹韬卫衙门,“史松”一直跟在最后面。

    消息已经传回了豹韬卫,大家兴奋异常:勾陈氏故意针对龙仪卫,大人就出手让他们整个家族颜面扫地!

    但实际上齐丙臣和吕万民,都觉得有些奇怪:大人为何如此大动肝火?实际上到了现在,大人已经在刻意减少亲自出手的次数,毕竟身居高位,有事属下服其劳。

    而勾陈氏显然有针对龙仪卫的阴谋,但这似乎不足以让大人如此“失控”。

    李三眼更是奇怪,一路上都在拿眼睛瞟着史松。

    史松倒是想明白了,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放弃“伪装”了,她知道书生一定是看出来了。

    于是李三眼再看过来的时候,赵姐烦躁了,冷冷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这家伙总想带书生逛窑子,该打!

    李三眼吓了一跳,然后也跳了:“哟呵!你翅膀……”

    他还没叫骂出来,前面的宋征一声喝骂传来:“闭嘴,滚到一边去!”

    李三眼一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样子,可怜兮兮的跑到后面去了。

    大家都有些诧异,总觉得大人和“史松”之间气氛有些不同寻常,李三眼不停地嘀咕: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了豹韬卫的衙门中,宋征在前面打开门,史松很习惯的走进去,后面众人又不淡定了:这还是主官和亲兵吗?

    宋征也跟进去关上了门,不准任何人跟着。

    赵绡在宋征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将身上的一切伪装撤去,宋征呆呆的站在门边看着她,赵绡一回头看到书生的眼圈红红的,她迟疑着想要笑一下,却只是嘴角扯动,的确已经好几个月没笑过了。

    “你到底还是去欺负人了。”

    宋征哼哼哧哧的着恼:“他们那样子欺负你,我能不出手?”

    赵绡思来想去,道:“是我出剑的时候你看出来了?”

    宋征点点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面对“史松”总觉得有些异样,而且史松作为亲兵各种冒犯主官,他也古怪的“逆来顺受”,原来是“天机感应”之下,本能的反应。

    皇台堡数年,伍里四个汉子都被赵姐虐出来了。

    他走过来为她倒上了茶,想了想又把茶具扫下去,换上了一坛百花珍酿。

    赵绡喝一碗宋征倒一碗,然后陪一碗,两人很长一段时间默默无声,越喝越多,越喝越沉闷。

    宋征的心头沉重,脸上抑郁。赵绡瞥了他一眼,主动说道:“大家都挺好的,只是少了你跟史老千,整个皇台堡都闷闷的,没什么好玩的事儿。”

    宋征垂着头,闷不做声的点了一下。

    赵绡看他的样子,用力把酒碗顿在桌子上:“怎么,看见我来了不开心?耽误了你宋大人风流快活了?”

    宋征抬起头,整个眼睛都已经红了,他很用力的看着赵绡:“赵姐,是天火密旨让你来杀我?”

    赵绡好不容易装出来的轻松顷刻之间泄个干净,她往后靠了去,道:“你是封爵者,你也经历过这种密旨。”

    宋征点头:“若不是天火,你不可能出现在皇台堡外。”

    赵绡仍旧试图骗他不用太担心:“我……有圣教密法,可以转世重生,你不用担心我。”

    “你撒谎!”宋征咬着牙:“你的秘法已经无法使用了吧,否则你早已经求死重生去了。”

    赵绡抿着嘴唇,好一会儿才终于慢慢的笑了:“有时候啊,你太聪明真挺让人讨厌的。”

    宋征不理会她,上前道:“还有多久?”

    “十天时间,还有明天最后一天。”赵绡似乎无所谓的说着,又喝了一碗:“这酒不错,你还有多少,都给我了。”

    宋征又拿出来了几坛,赵绡喝酒他低头沉思,绞尽脑汁却仍旧想不出来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赵绡喝了三坛,醉意深重,眼神却似乎越发清冷了起来,好像宁静冬夜里的月光,她凝视着宋征,吃吃的笑了说道:“跟赵姐一比,你还真是个小嫩新,我是你长辈——”

    咚!

    她的额头重重砸在了桌子上,醉了过去。

    宋征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十分复杂,他开门来道:“让炼仙宗宗主毛人传来见我。”

    ……

    勾陈千影的计划一共分为四步,他在江南多年潜伏,苦心经营,就是为了确保一旦今日这种机会到来,勾陈氏可以借着世道的浪潮冲上巅峰。

    他也多次推演,这四步的前面两步若是出现了问题,仍旧不影响后面两步,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仍有机会。

    而后两步,他准备了多种预案,应对不同的变化,可以说确保万无一失。

    第一步自然是萧水剑歌会,他会打击龙仪卫的威信,树立勾陈氏的名声,然后将三儿子勾陈东风推出去,作为勾陈氏一位代表,暗中联络其他的势力。

    这一步同时暗中进展的是,他会联络这些年的至交好友,都是门主、家主的身份,达成牢固的同盟。

    而他的第七子陈义诚,这些年来在底层修士中名望极高,他负责这个层次的工作。

    父子三人,勾陈千影最高级,中间力量是勾陈东风。“杀鸡屠狗”辈的修士,交给陈义诚。

    第二步是在江南制造混乱,勾陈氏这些年暗中扶植的势力很多,再加上这些年天子暴政,民乱的火头一起,必定是燎原之势。

    前两步都是准备工作,若是达不到既定的目标问题也不大,勾陈氏自身就有雄厚的力量。

    但他们需要武器。

    朝廷的军队使用的乃是制式法器——制式法器制作和采购糜烂一片,每一个环节都有人贪腐,发到修兵们手中的法器已经远不如几十年前了。

    可是制式法器有一个好处,其中藏有特殊奇阵,可以连成一片化为军阵。

    军阵可凝聚强大的虚灵,一只千人的军队,就可以对抗老祖。

    这种奇阵和制式法器的炼制方法,朝廷一直严格管控。民间虽然也有阵师研究这种特殊的奇阵,但效果远不如朝廷的。

    一旦军队数量庞大,夺取朝廷的法器势在必行。

    除了大规模的制式法器之外,还有就有江南五州的战具。

    这些勾陈千影多年处心积虑暗中埋伏,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确保一旦决定起事,立刻就能抢夺到手。

    第四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如何能够席卷天下?

    勾陈千影绝不甘心久居人下,他也只是想要借助华胥古国的力量。若是自己的“义军”不能迅速形成席卷天下之势,那他就只能成为华胥古国的内应,从洪武天朝的臣子,变成华胥古国的臣子而已。

    而这第四步,乃是勾陈千影亲手布局,任何人不准插手,连他的儿子和心腹师爷都完全不知情。

    勾陈千影失了第一阵,被宋征搅黄了萧水剑歌会,立刻命人暗中收集宋征的资料,对他进行了解和研究,后面的计划也相应修改。因而萧水剑歌会他固然愤怒,却并不影响他的信心,仍旧十分笃定,自己大事必成。

    这份信心感染到了心腹师爷,他也觉得家主能成大业。

    勾陈东风被宋征当头一剑,名声未能鹊起就落了下去,这样倒也好,适合他暗中行事。

    他跟父亲请命之后,拿了一面父亲的腰牌方便行事:勾陈氏的一应资源,有了这面腰牌,他都可以调用。

    他在华胥古国十年,并非只是埋头修炼,华胥阴谋覆灭洪武已经数千年,彼国中,对于勾陈氏这种洪武人极为看重,在朝堂上有一种流行的观点甚至认为,能否顺利吞并洪武天朝,勾陈氏这些力量可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勾陈东风虽为质子,但自由度极大,他在华胥古国颇有些人脉。

    这一次他要做的,便是借刀杀人。

    幽深小院的门打开来,华胥特使展颜一笑:“是三公子,快快请进。”

    特使这一次是和勾陈东风一起回来的,他已经见过了勾陈千影,青布小轿秘密进入勾陈氏的便是他。

    勾陈东风笑着将手中礼盒递给特使:“本地一些特产,虽然不起眼,但在华胥古国可不好找到。”

    特使打开来一看,赫然是一枚太极石!

    他怔了一下之后笑道:“我朝上京盛传三公子有孟尝之风,今日始知人言不虚。”

    他不动声色的将礼物收下了,落座之后问道:“三公子找小使有事?”

    勾陈东风用了一口茶,从容自若说道:“我有一份天大的功劳送给特使……”特使刚流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勾陈东风已经提前说道:“特使不要以为东方年少好大言,且听东方说完,若是特使仍旧不感兴趣,东方起身就走。”

    特使一抬手:“请讲。”

    “特使此来,目的在我勾陈氏。可是特使就这么在一旁看着,我勾陈氏最后成功了,特使也只能算是完成任务,功劳不见得有多大。

    我知特使家中显赫,以此金贵之身,当两国大战之时潜入江南,凶险不问可知。我猜此等中庸之功,特使必不甘心。”

    他顿了顿,暗中观察了一下特使的神色,然后接着说道:“而今我勾陈氏一切就绪,只是江南唯一的变数便是那宋征。只要宋征一死,江南群龙无首,你我的谋划,一切水到渠成。”

    特使显得有些意动,却仍旧道:“宋征有两位巅峰老祖保护,三公子想杀他不容易。”

    勾陈东风微微一笑,语出惊人:“所以我要用特使作饵,引他出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