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八章 一直是他(上)
    一柄飞剑从话音中跳了出来,一剑侵入山河万兽卷,宛若金翅大鹏鸟一般凌空一啄,叮的一声轻响,勾陈东风的飞剑当场破碎,漫天剑屑撒落下来,纷纷扬扬的落入了萧水河中。

    勾陈东风猝不及防哇的一口鲜血大喷了出来,两眼圆瞪狂怒不已。

    而那一柄飞剑碎了勾陈东风的飞剑之后,片刻不停旋转而下,唰的一声穿过了那一条剑龙,轰的一声巨响,剑龙瓦解,雷霆之力持续轰击,崩炸到了每一道飞剑上。

    喀喀喀……

    碎裂声不绝于耳,一柄接着一柄飞剑破碎。

    明见境后期怒吼一声,妄想要拼尽全力抵挡一下,却又一道雷霆顺着飞剑上冥冥之中的联系,唰一声波及他的本身。

    轰!

    他全身焦黑,头顶上冒着一股青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后雷霆才啪的一声将他的飞剑也炸碎了。

    飞剑仍旧不曾停歇,在山河万兽卷中凌空一扫,所有的兽魂灰飞烟灭。

    而后飞剑破空而出,好像“一不小心”在山河万兽卷上切出来了一个豁口。

    勾陈千影肉痛不已,恼怒骂道:“混账!”

    飞剑凌空旋回,有一人动用了“蹑空遁环”自虚空当中伸出脚来轻轻踏在了飞剑上。而后他在天空中随手一丢,有一只小小的虫子落了下来。

    虫子在空中似乎吓得不轻,身子胡乱扭动,快要掉到了萧水河上的时候,忽然轰隆一声膨胀成了数百丈的蛟蟒!

    它掉进了萧水河中,巨响震天,浪花十丈。

    小虫把身躯一扭,尾巴一拍,哗啦一声三十丈的水浪卷上了连环水榭,将里面那些丹药试、炼者试、唤兽试的八强,包括灵瞳萱在内都淋了个湿透。

    然后它身子一扭,轰的一声居高临下扑出,大口一张朝着唤兽试魁首咬了过去。

    唤兽试魁首想要操控自己的盘山蟒抵挡一下,这头荒兽还在萧水河中,可是不管他怎么催动,盘山蟒哪里敢上前?

    他吓得尖着嗓子大叫,小虫一口将它吞了。

    可惜老爷还是不准,它嘴里含着这个家伙,在萧水河中来回驰骋,一条舌头将这家伙舔来舔去,快把他的胆子都吓破了,这才噗一声吐了出去。

    吧唧——

    这家伙摔在地上,滑出去十几丈,满身粘液,彻底呆滞,大小便失禁,不晓得以后还能不能恢复正常。

    宋征凌空看向炼者试的魁首,昂声道:“本官新炼了一件灵宝,我观汝与此宝有缘,须得用你来一试此宝威力!”

    然后把手在虚空一引,一口大钟嗡嗡嗡的出现了。龙拳钟外面,一百零八记震天龙拳轰然而出,第一拳就将炼者试魁首炸的全身衣衫破碎,满脸鲜血的飞了出去。

    而后接下来一百零七道震天龙拳轰轰轰的落下去,将整个连环水榭轰的彻底破碎,那些八强们纷纷躲闪狼狈不堪。

    宋征心胸狭隘的重点照顾了灵瞳萱,一连八记震天龙拳,四拳打在她的脸上,两圈打在胸上,两圈打在屁股上。

    指哪打哪、打哪碎哪。

    灵瞳萱就算是活下来,引以为傲的容貌也没有了。

    震天龙拳的力量绝不简单,除非她修炼到可以抵挡震天龙拳的境界,否则别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再次恢复容貌。

    而后,宋征伸手在身上用力搓了搓……很可惜书生个人卫生很好,愣是没能搓出一枚“灵丹”。

    他略有些尴尬,随后又想起来了:“小虫!”

    大蛟蟒涎着脸要晃着大脑袋乖巧的讨好老爷上来,宋征从它的毒牙上弄了一点毒液,用一枚不知什么丹药浸了,将丹药试魁首捉了上来,弹指打入他的口中:“本官灵感爆发,忽然炮制了一枚毒丹,你敢不敢试丹?不敢的话本官帮你敢。

    若是你能试丹不死,可能以后就可以百毒不侵,也可能经脉瘀滞,全身瘫痪。”

    丹药试魁首吓的魂飞魄散,刚才震天龙拳轰落下来,其他人都至少挨了一拳,只有他被“放空”了,他还以为自己侥幸,原来是留下自己试丹!

    他拼命地想要将那一枚毒丹吐出来,可那丹药入口即化,已经融入了他的身体内。

    宋征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这才看向勾陈千影,毫不客气道:“勾陈家主,你们勾陈氏愿意举办武会,给五州武修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本官当然十分赞成。

    不过这么胡闹就不合适了。勾陈东风消失十年,忽然出现就技压群雄。呵呵,你花了钱办一场萧水剑歌会,有一点私心落一点好处,本官可以不计较。但你这样让整个剑歌会成为自己儿子的衬托,为儿子邀名戏弄五州武修,本官不能纵容!”

    勾陈千影已经气得面皮连连抖动,咬牙切齿道:“宋大人,你这样说有些武断吧?”

    但实际上,宋征一番话说出来,已经有不少人明白过来了:勾陈东风出现的时机太巧了。的确之前的各种比试,都像是在为他的出场铺垫。

    若没有宋大人出来搅局,明日勾陈千影“湖州年青一代第一天骄”的名声就会传遍天下。不过现在,有脸在宋大人面前自称第一天骄?呵呵。

    武修们性情大都直爽刚烈,最愤怒的便是这样被人戏耍利用。

    他们不敢跟勾陈千影翻脸算账,可是心中怒意大起,一双双眼睛等着勾陈氏众人。

    “武断不武断……”宋征淡淡说道:“也没什么紧要的。”

    “勾陈家主承认不承认,也没什么关系的。”他有说道:“本官来了,本官又走了。”

    “你这萧水剑歌会,就结束了。”

    他说完,朝“史松”一招手,就真的转身走了!勾陈千影被晾在那里好半天,才恼恨的会意过来:是的,武断不武断,他勾陈千影说了没用,江南五州现在是宋征的一言堂,他说是就是,你勾陈家不是也是。

    自己承不承认也没什么关系,宋征认定了就足够。

    他来了一趟,搅黄了整个萧水剑歌会,破坏了自己为儿子张目的计划,让自己的后续计划无法施展。

    然后他又走了,勾陈氏还不敢阻拦。

    至于江南五州巡察使大人一个人把萧水剑歌会的所有八强揍了一遍……挨打的暴怒,却羞愧,都没脸去告状。

    大家都是有师门、有家族的,得要脸啊。

    宋大人比他们年轻,一个人打了一群……还是夹着尾巴回去认真修炼,若是有生之年能够得报此仇,亲手打回来……基本没可能了,但还是回去修炼吧。

    来参加萧水剑歌会的武修们,此时已经看明白了勾陈氏的阴谋,有人低声咒骂,有人连连冷笑,有人大声的指桑骂槐,原本热热闹闹的萧水庄园,人流飞快散去。

    乔彬和白兄混在人群之中,面面相觑。宋征凌空出现的时候,他们就认出来了,随后宋征把所有的八强都教训了一遍,两人一直默默看着,不知该不该作声。

    等到宋征离去,两人总觉得不吐不快,心有戚戚焉一起开口道:“怎么一直是你?”

    ……

    吕万民已经做好了准备,大人大闹了勾陈氏的萧水剑歌会,他以为怎么也要兵戎相见,是他这样的巅峰老祖立功的时候。

    却没想到白白运了半天灵元,暗中激活了几件得意法器,大人却转了一圈,揍了一群人,毁了一件灵宝,坏了一片名声,然后施施然转身走了。

    勾陈氏连个屁也不敢放。

    他总觉得:“不真实啊……”他跟在齐丙臣身边,后者跟随宋征更久,对江南的情况更熟悉,笑呵呵道:“万民老弟,你还是不明白江南五州第一官是什么意思。”

    吕万民恍然:“的确如此。”

    不管勾陈千影心里到底多么愤怒,只要他没有直接造反,今天的事情就只能忍了。日后他再利用中古世家的势力,各方面叫委屈、甚至是告御状都可以,但是直接和宋征冲突起来,就等于杀官造反!

    龙仪卫现在还不知道勾陈氏真的想杀官造反……

    勾陈千影只是觉得还没准备好而已。

    啪!啪!啪!

    密室当中,勾陈千影恼怒的连摔了三个茶杯,心腹乔师爷和勾陈东风都在一旁站着,也是满心怒气。

    “爹,”勾陈东风恨声说道:“宋征不除,大事难成!”

    勾陈千影终于压下了心头的怒气,沉声问道:“他身边有两位巅峰老祖保护,本身实力又是诡异的强悍,除非镇国强者出手,否则根本不可能成功。”

    勾陈东风觉得是时候展现一下真正的见识了:“爹您忘了,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咱们自己出手没有把握看可以找蛇眼!他们在灵河东岸排名前五,只要给够元玉,他们愿意出手就不会失败……”

    他说着说着,却发现自己老爹的眼神有些古怪:“怎么了,爹?”

    一旁的乔师爷只好说道:“三少爷,你在华胥古国呆的时间太长了呀。”

    他将锡州的事情说了,勾陈东风好生尴尬,干咳了两声,不再提蛇眼的事情了。

    “无妨,儿子还有一计!”他忽然灵机一动,勾陈千影听了之后,前后考虑一番点了点头:“此计可行,就交给你去办了。”

    “是!”

    勾陈东风领命而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