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四章 丢人现眼(上)
    宋征想要将豹韬卫扩充为三千人,但没想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刚把招募的告示贴出去,就出了华胥入侵这档子事儿。

    算上在锡州的损失,豹韬卫现在只剩下不到九百人。倒霉的茅正道上前线了,那一千斗兽修骑也没影了。

    李三眼似乎怕他不答应,进一步说道:“我们豹韬卫正是用人之际,巡察使大人身边少个亲兵,我看你挺机灵,反应快,我推荐你去,做得好了一步登天,说不定从大人身边出来就是总旗了。”

    赵绡又是一愣:给书生当亲兵?

    紧接着第一反应是暴怒:他敢使唤本圣女?

    第二反应却是有些怪怪的:好像……也蛮有趣的呀。

    李三眼不耐烦道:“老大个汉子,愿不愿意一句话,痛快点别像个娘们。”

    赵绡一点头,哑着嗓子说道:“好,谢大人抬爱。”

    李三眼一笑,挥手道:“把史松放出来,你们这些笨蛋小心点,说不定史松以后就是你们的上官了。”

    两处墙角的两叠修士一起傻眼:怎么打人的还高升了?我们不服,明明是我们先打起来的。

    赵绡活动了一下手腕,莫名其妙的走了出来。她刚才还在犯愁怎么出来,紧接着就以一个奇怪的身份走出来了。

    李三眼看了看他,道:“你先去洗漱一下,我让人去给你入籍,准备腰牌和龙仪卫的差服。等你准备好了,我带你去见大人。”

    “是。”赵绡答应了一声,自有旁边的校尉领着她去了。

    她一走,李三眼身边的心腹就奇怪询问起来:“大人,此等非常时期怎能随意招人进来?万一是个奸细,咱们可就背上了大罪啊。”

    李三眼嘿嘿的一阵怪笑:“一群蠢货,明白为什么老子现在是百户,你们还是校尉了吧?那是个雏儿!”

    “女的?”校尉们傻眼,不是他们招子不亮,实在是赵绡身怀秘术,伪装的太好了,全无破绽。

    “哼,本百户今天就再教你们一招,不能只用眼睛看,还得用鼻子闻。那女子各方面装的都很像,甚至连身上的熏香也只是男子寻常使用的檀香。

    可是在檀香下,还有一丝淡淡的女儿香。这是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一时间无法消散。她绝对是个美女。”

    手下们虽然佩服自己大人这种歪门邪道的本事,但都没敢说:您上次献媚大人,带大人去雁门客栈,回来之后挨了一顿狠批,得了个维护湖州城日常治安的苦差事,最近才会累得半死焦头烂额,咋就不长记性,又搞这一出呢?

    ……

    宋征正在书房内看着前线的战报。那些真正机密的部分肯定不会送来江南,但朝廷会向天下通报战事,以便地方官员审时度势,察觉地方上的一些变故。

    赵绡梳洗之后,换上了一身龙仪卫校尉的差服,被李三眼领着去见书生。

    这一路走来,衙门深重,官威森森。她不由得去想,书生现在果然是不一样了,又想到了自己的密旨,心头一阵特殊的痛!

    “大人,”李三眼在门外禀了一声:“属下给您找了一名亲兵,您看看可还合意。”

    “进来吧。”

    李三眼带着赵绡进去:“大人,这是史松。”

    前线战事并不乐观,宋征也颇感担忧。他抬眼看了一下,忽然皱了皱眉头,虽然相信李三眼带来的人不会有问题,但没由来的他心中悸动。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升起了虚空神镇看了一下。

    赵绡清晰的感觉书生的阴神又有提升,暗中也是赞叹:这恐怕已经触摸到了“天机感应”的边缘了吧,再进一步便是阳神!

    可是想要用虚空神镇看穿赵绡是不可能的,宋征的《荒神法》本是得自赵绡,她对太古灭雷和虚空神镇格外熟悉,自有秘法应对。

    宋征端详了一下不见破绽,只是刚才那一阵心悸还让他有些疑惑。他迟疑之后,反而点了点头:“留下吧。”

    李三眼一喜:“是,那属下去做事了。”

    宋征摆摆手将他赶走,然后继续看公文:“我这里没多少事,你在外面候着,有事情我会叫你。”

    “是。”赵绡古井无波的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她胸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和书生说话了?竟然有些激动。

    宋征看完了朝廷的公文,又取出了一封私信,这是茅正道送来的。

    相比于公文中“形势严峻、但前途大好”的调子,茅正道要实在得多。他告诉宋征,自己驻扎连云道,虽然距离主战场还很远,但几乎每天都能抓到数百个前线的逃兵,听他们说局面十分不妙。

    洪武天朝的注意力都在定界桥,因为一旦定界桥失守,京师就失去了最后一道屏障。

    因而没有多少人去关注武侯关、将军隘、连云道这一线。但武侯关下面有华胥古国百万修兵,一旦溃败后果同样不堪设想。

    “唉……”他长叹一声,合上了书信。

    茅正道没什么信心,在私信中暗示宋征要早做准备,若是有意,他可以暗中支援有些钱财、物资。若是朝廷战败,皇帝迁都,必定落驾江南,宋征是江南的地头蛇,他想要的回报是那个时候兑现。

    简单说,就是茅正道在准备后路了。

    宋征没有给他回信,这种书信如果落到有心人手中,也是一桩死罪。

    他想了想,从书房里出来,对新的亲兵说道:“随本官出去走走。”赵绡连忙跟在后面。

    不过刚走出院门,就遇上了曾百户,他手里拿着一枚玉板:“大人,这事情属下不敢做主,您看准不准?”

    勾陈氏要举办“萧水剑歌会”。

    这几天城里武修众多,没事就打来打去,武修当中也不乏有识之士,觉得这样混乱不是个好事情,平白让文修看了笑话。

    既然文修们在乡试、会试之前都会举办一些文会,那咱们武修也弄一些“剑会”。

    只是这几天龙仪卫严令不得擅自集会怕出事情,所以想要召开剑会,还得来龙仪卫申请报备。

    之前几个小门小户的家伙来申请,都被曾百户毫不留情的打回去了;可勾陈氏乃是三世家之一,曾百户不敢轻易决定。

    宋征看了一下,就是一个普通的武修集会,会有一些争雄的项目,但并无擂台战,应该不会闹出什么冲突。

    他道:“准了吧。堵不如疏,这么多血气方刚的武修聚在一起,早晚要出事,弄些个剑会,让他们发泄一下也好。”

    “是。”他答应一声,又道:“不过大人,今天准了勾陈家的剑会,接下来几天恐怕其他的宗门世家也会来申请。”

    “你看情况决定,没什么问题的都准了吧,让那些武修有个去处,免得总在城中争风吃醋惹是生非。”

    “是,属下明白了。”

    曾百户飞快去了,宋征带着亲兵出门,着了便服在城中转了一圈,询问了一下物价。民生方面还算稳定,上涨的不多。但是修行资源方面却大幅上涨,而且一些珍贵的法器、奇药都是有价无市,据说都被北边的修士们搜刮过去了。

    宋征显得忧心忡忡:国战啊,果然影响非同小可。

    看了一圈后转回,快到了州府衙门的时候,已经听到有人在议论了:“明日勾陈氏的萧水剑歌会,兄台去吗?”

    “去呀,也就是勾陈氏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得到龙仪卫的准许。这一次的萧水剑歌会奖品丰厚,而且若是能拔得头筹,乡试也添了三分信心。”

    “奖品丰厚?都有什么奖品?”

    “既然说了是剑歌会,当然飞剑比拼是最重要的。据说勾陈氏这一次别出心裁的设计了一种考核飞剑技巧和威力的方法,若是能够位列飞剑第一,将会赏赐一柄八阶飞剑。”

    宋征这种见惯了九阶、灵宝的例外存在排除掉,对于还要考武举的年轻修是来说,八阶已经是高不可攀了。

    “除了飞剑试之外,还有丹药试、制炼试、唤兽试,到时候勾陈氏会请来三位老祖进行点评,第一名都会有一件八阶宝物,二三名也有别的赏赐。”

    议论者逐渐远去,宋征忽然想起来肖震提醒过他,勾陈氏并不老实。他暗中留意,回到了衙门里吩咐“史松”去把曾百户喊来。

    “咱们在勾陈氏内部有人吗?”

    曾百户对此了然于胸:“有,代号‘百鬼’,是个外院的管事。”

    宋征道:“让他暗中查一下勾陈氏,现在湖州城内形式紧张,各方面都小心一些。”

    “是。”曾百户领命去了,宋征忽然看看史松,赵绡板着脸一动不动。

    “史松,你是明见境?”

    赵绡道:“明见境初期。”

    实际上已经是明见境中期了。

    宋征点点头:“甚好!给你个任务,你装作是福州的散修,明日去参加这个萧水剑歌会……”

    赵绡没好气的道:“你自己怎么不去?”

    宋征被反驳的一愣,这个亲兵有点个性啊。赵绡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了,连忙补救:“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觉得大人若是亲自出马,必定勇夺魁首。”

    “不用你勇夺魁首,只要弄清楚勾陈氏是否别有用心就行了。”他说道:“本官去了是欺负人,而且他们都认识本官。”

    他心中很是奇怪,刚才被抢白了一番,自己却并没有不喜的情绪,很莫名其妙。

    赵绡硬着头皮道:“那……属下领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