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二章 国战开启(上)
    文修们乡试之前,往往会提前半年赶往考试地点。而湖州城中,现在也不见几个准备考武举的武修。

    宋征摆摆手:“那就按照以往的惯例安排吧,招一些有经验的兄弟去负责。若是有需要本官出面的场合,提前安排好,本官去就是了。”

    “是,大人。”

    杜百户也就走了,不是什么大事。说实话杜百户也不大看得上那些武举出身的武修。他一直觉得,都是没什么出头门路的小宗门、小世家、散修们才会来武举拼一个出身。

    距离洪武武举乡试还有九天的时候,洪武天朝东北要地烈泉关上,一团烈焰冲天而上九千丈!巨大的爆炸和轰鸣声,远在数百里之外都能够听得到,大地在剧烈的震动当中破裂粉碎,山岳倒塌。

    洪武天朝在东北方向上的战略要塞烈泉关,被华胥古国以“天灾级”战具“天外来星”炸的崩塌,关内镇守修兵十五万,无一生还!

    烈泉关的位置极为重要,周围有洪武天朝历代军事奇才们苦心孤诣布置的数十座大规模奇阵,可以全面阻挡华胥古国的进犯。

    烈泉关最后一次加固就是赫连烈。他和云赤惊在烈泉关小战了一场之后,就知道华胥古国必不死心,烈泉关早晚还会成为战场。

    而现在,赫连烈已死,洪武天朝上下一片人心惶惶,不知道还有谁能够抵挡住天煞!

    好在洪武天朝和华胥古国争斗上万年,彼此多有防备。烈泉关后并非一片平坦,还有武侯关、将军隘、连云道等诸多战略要地可以扼守。

    朝廷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也终于迅猛了一把,在一天时间内,迅速出动老祖、镇国,将禁军精锐送往前线,包括斗兽修骑在内,一路布置在防御沿线。

    华胥古国大军猛攻武侯关,战况惨烈。

    可是在烈泉关失守的第三天,华胥古国的另一路大军,却在天煞云赤惊的带领下,突然渡过了大岚江,穿过天青峡,出现在了北地的晋州。

    晋州和同州相连,往南三千里就是京师。而且从天青峡往京师一路几乎没有重兵把守,三千里的距离对于修军来说,几乎是瞬息可至!

    朝廷上下慌乱一片,朝中无大将,地方无强兵,又慌张的想要将禁军主力调往晋州,这样的忙乱之中,云赤惊已经带着他的百战王骑,领着三十万华胥精锐修军,一路势如破竹的穿过了晋州,半天时间就杀到了京师北边五百里的定界桥。

    京师危急,洪武危急!

    或许真的是因为洪武天朝还留有最后一截气运的尾巴,云赤惊和百战王骑竟然在定界桥被人挡住了。一名游击将军,带着五千乌合之众,竟然阻住了云赤惊的兵锋。

    这名游击将军名叫魏太和,二十年前的武举进士,蹉跎二十年也只是个从五品,还是不被重视的那种,丢到了定界桥自生自灭。

    定界桥虽是京师北部重地,但没有人觉得天下承平这么久,会有敌人能够杀到定界桥来。守在定界桥不会有任何军功,也就无法升迁了。

    到了离洪武天朝京师这么近的距离上,云赤惊已经不敢使用大修腾空迂回偷袭的计策了。这周围随便一个院子,可能都是一个古老世家的本宅,稍不留心就可能捅了马蜂窝。

    他这一次要打的是一场灭国之战!

    在修真界想要进行灭国之战极为复杂,他麾下的镇国、老祖、天尊,必须要集中在自己的军阵范围内,才能够将力量连成一片稳如磐石,不会被人各个击破。

    修真之国,一位镇国强者就可能左右一场大战的胜负。所以在进行灭国之战前,确保洪武天朝那些太古世家不会插手,也是整个战争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魏太和背靠京师大范围的灵阵,本身修神技、多奇谋,云赤惊以百战王骑做先锋,这些骄兵悍将原本没有将这小小的定界桥放在眼里,以为自己一个冲锋,就能够杀破敌营,踏平要塞。

    却不料这一次,就像是大浪狠狠地撞在了礁石上,顿时头破血流。

    珍贵无比的百战王骑在这一次冲锋突袭之中阵亡六人,几乎都是被魏太和一人临阵斩杀!云赤惊大为心痛,约束了百战王骑不得擅自行动,而后亲提大军来战。

    却困顿在定界桥外整整三天。

    不论他用什么办法,魏太和总有办法应付,有时候是那种非常不光彩的手段,但就是能够挡住敌军。

    这三天时间,为洪武天朝续命了,禁军精锐调回来了一部分,各地勤王的军队也陆续赶来,云赤惊的战略偷袭到此告破。

    双方陷入了持久而残酷的阵地战中。

    宋征得到了消息,恍然明白了:云赤惊为什么好像无所事事的在神烬山绝域中晃荡了那么久。

    从烈泉关一路杀向京师,这是华胥古国进军洪武最为便利的一条线路。可以避开洪武天朝境内一些危险地绝域,但这条路上也有多处要塞险阻,真的想要打到京师并不容易。

    但是不走这条路,别的地方更加困难。两国交战多年,若是有别的道路可行,早就舍弃这一条线路了。

    但是云赤惊在神烬山绝域中,却找到了一个迂回的关键:大岚江、天青峡。

    在以往华胥古国的历代名将不是没有想过从神烬山绝域绕路突入洪武天朝,但是神烬山太危险,那些陆地上的荒兽莽虫且不说了,这一路上有多条大江横亘,水中的荒兽更加可怕,甚至连大江上空也是禁地,它们可以射出特殊的水箭,或者是以本命神通塌陷大江上的虚空。

    水生荒兽更加庞大而且凶残。

    云赤惊本是为了看看在天火之下,皇台堡附近有没有可乘之机,但他却意外发现了天青峡,这里本是一种强大的荒兽“太荒恐鳄”的栖息地,这种荒兽高达九阶,而其中的王者恐怕已经是高阶灵兽,并且它们是群居荒兽,整个天青峡,估计有数百头太荒恐鳄。

    可是每隔十年会有一段时间,太荒恐鳄要顺着大岚江逆流向上,去某处特殊的水湾中交配产卵,整个天青峡空空如也。

    云赤惊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开始在神烬山中游荡,以天青峡为关键节点,从绝域中寻找一条相对安全的行军路线。

    做好了这一切准备,他分兵两路,主力百万修兵以“天外来星”偷袭炸毁了烈泉关,吸引洪武天朝主力,而他则带着真正的精锐三十万,飞快穿过了神烬山,出现在晋州,洪武天朝措手不及一片大乱。

    宋征忽然想到了燕雀:“上一次的事件,会不会也是云赤惊的手笔?在大战之前尽一切可能获得战略上的优势。

    成功了,华胥古国就多了一个阁老级别的内应,失败了也不过是损失一个高级秘谍和一只冥蛾。

    相对于国战来说,这样的损失九牛一毛可以忽略不计。”

    他再想一想,真觉得像是云赤惊的作风。

    而燕雀事件中,那一位会被收买的阁老级别的内应到现在也没有找出来,就连肖震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而大战当前,这个可能的“内应”,成了笼罩在洪武天朝头顶上的一片阴影。

    魏太和定界桥惊艳一战,让天下武举扬眉吐气。国难当头,首重兵事,武举一下子从无人问津变成了备受重视!

    皇帝陛下也顾不上什么寿辰了,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原本皇帝还有些心疼钱财,但龙仪卫指挥使肖震进言:“臣属下有能吏宋征,体圣心、会办事,而这天下不止欧冶氏一家。”

    皇帝“闻弦歌而知雅意”,心领神会,立刻御笔一挥,大把赏赐泼洒下去,务必要让士官争先、将士用命,将华胥敌匪,赶出我天朝。

    肖震坑了手下一把,心中居然有点幸灾乐祸的小快感:本官也是无奈呀。

    ……

    江南这边,圣旨接连来了几道,严令龙仪卫江南五州巡察使宋征督促各州,选拔武修参加武举,务必要让武举达到和文举并驾齐驱的声势。

    国难当头,如此做倒也没有招来什么非议。相反各地积极响应。原本那些大世家、大宗门并不想让门下真正杰出的子弟们走武举的路子,但现在有了魏太和珠玉在前,再加上陛下对武举赏赐丰厚,他们也开始改变了态度,命家中的一流子弟报名参加武举。

    宋征骤然忙碌起来,五州武举乡试,人数多了起来当真非同小可。仅仅是湖州一地,原本只有七八十人参加,这一下子骤然增加到了六百七十多人!

    湖州城所有的客栈爆满,家世不俗的武修们可以借宿在亲戚和朋友家中,条件远胜客栈。那些没有根脚又来晚的,就只能挤在一些破庙道观里。

    宋征在湖州城根基稳固,平湖楼牵头,班公氏、炼仙宗、御山宗等积极响应,在太极湖附近飞快搭建起了六十四座擂台,以奇阵笼罩,用于武举的选拔。

    白和九、陈缚龙在锡州通力合作,将武举乡试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其他三州有意交好宋征的大势力也都趁这个机会出把力,给巡察使大人留个好印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