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一章 一眼看破(下)求月票!
    中年女修暗中小松了一口气,朝身后示意了一下,于是又有几十坛百花珍酿被送上来。

    李三眼趾高气昂起来,他前次来的时候,没能通过姑娘们的考核,谈不上灰头土脸,但的确没人搭理,而这一次却享受着最高规格的待遇,哪怕是狐假虎威,好歹也有个“威”嘛。

    宋征慢慢喝着酒,想着等会若是谈得好,跟那落花门门主讨要几十坛来,等大家从皇台堡出来,一起痛饮一场。

    若是谈得不好……那就更简单了,灭了神魔道欲孽,这百花珍酿自己随意取用。

    他来到这雁门客栈外的时候,看到这洞天福地入口处的奇阵,心中就有了怀疑,因为这是魔神道的手段。

    进来之后他不断登楼,以虚空神镇观察女修们的魂魄,接连三人终于可以确定这些人修炼的,都是魔神道天魅宗的功法。

    但他连登三楼,落花门的人居然还不肯出现,再加上有些贪酒,索性闹大了,一口气登了七楼,然后七句“我非姑娘良配”说出,落花门终于炸了。

    宋征今日连登七楼的“壮举”毫无疑问还在湖州传开,日后再发现,他接连拒绝了七名女修,落花门的雁门客栈招牌就砸了。

    她们为何受人追捧?就是因为“求而不得”。宋征接连“抛弃”七名女修,对雁门客栈的影响极大。所以那妇人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言辞也不太客气。

    而宋征是希望能够跟落花门谈和的。

    修真界发展到了现在,对一些魔修的手段已经没有了多少歧视,只要不危害天下,残害生灵,都可以包容。

    而魔神道和寂灭堂之所以被列为邪教人人喊打,就是因为他们太过残忍,以活人、生魂辅助修炼。

    但实际上,宋征看过了“魔神血衣”之后,对于魔神道的“大道”有了自己的认识,这是一门可以正大光明修行的功法,甚至“魔神血衣”的档次可以算作是最高级别的“道典”,不逊色于大宗门大世家的根本道典。

    只是被魔神道曲解了。

    天魅宗是魔神道中最弱的一支,这一支的开宗之主惊才绝艳,从魔神血衣中衍生出了诸多适合女子修行的法门。

    可惜的是开宗之主太出色了,招致当时的魔神道道主的忌惮,于是她很年轻就陨落了。随后天魅宗一蹶不振,到后来甚至变成了专门为其他各宗物色双修鼎炉的一宗。

    魔神道被灭的时候,天魅宗也随之覆灭,但没想到传承竟然还有延续。

    宋征以虚空神镇观察,落花门的弟子们修行正派,魂魄也很干净,没有采补的迹象,所以他不想因为以前的罪恶,牵连到现在的这些女修。

    但落花门是否愿意接受他的善意,他也不清楚。

    他没有逼迫过甚,就是希望背后的落花门门主先自己想清楚。

    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外面一片环佩叮咚声,有一位宫装美人端庄而入,朝宋征微微一躬身:“天魅宗裴薇薇,见过宋巡查。”

    她看了看周围,道:“此处简陋,招待不周,大人恕罪。”

    宋征摆摆手:“宗主不必客气,本官请你来的用意你可明白?”

    “明白,”她坐下来,隐有感慨道:“想不到我魔神道被奸人所害覆灭这么多年之后,还能够见到同宗师兄,并且权势滔天!”

    宋征意外,裴薇薇眼中有些狡黠,一笑道:“这世上能够一眼看破我天魅宗的各种伪装,认定我们乃是魔神道余孽的,只能是我们魔神道的自己人。

    薇薇斗胆问一句:宋大人是哪一宗的师兄?”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妙目瞟着宋征身后的两位老祖和众多校尉。可是她却有些失望了,因为这些人就好像没听见她说的话一样,满脸木然无动于衷。

    裴薇薇本以为自己这一句话出口,必定“石破天惊”,现在这局面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宋征明白了她的小算计,反倒是没有着恼,赞赏道:“这倒是本官疏忽了。”他看破了落花门破绽的同时,不经意之间也露给了对方一个破绽。

    “小看了夫人。”他笑道。

    裴薇薇坐直了身体:“是姑娘。”

    宋征倒真是意外了,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裴薇薇装扮成熟,但眉眼之间还是留有青春之意,年纪到真不大。

    “那……还是叫大姐吧。”宋征貌似淡然的说了一句,果然暗中留意到裴薇薇太阳穴上血管跳动了几下,他不由得心头大乐。

    裴薇薇也无奈,她三十出头,四年前师尊故去,她接任了门主之位。可面前这可恶的官儿的确年轻,据说才十九岁,叫她一声“大姐”不为过,但一下子把她喊老了。

    对任何女人来说,伤害巨大,效果可参照当初书生喊赵姐“前辈”。

    “大人到底想要从我天魅宗得到什么?”她暗中咬牙,提醒自己不要动怒。

    宋征言简意赅:“遵纪守法。”

    “我不是你神魔道的师兄,只是我对神魔道的了解,恐怕还要超过你天魅宗。在当年的神魔道中,天魅宗也有些劣迹,比如拐卖女童一类,但当年的债当年已经还了,本官无意株连。只要你们遵纪守法,不做那些危害天下生灵的事情,本官可以当你们不存在。

    当然,龙仪卫需要你们办事的时候,你们需要认真配合。”

    裴薇薇道:“大人这是捏住我们落花门的把柄,要将我们收为己用?”

    “没那么复杂,”宋征道:“你们毕竟是魔神道的后裔,总要多看着点。”

    裴薇薇只想了片刻,便点头答应下来:“看起来我天魅宗别无选择,我答应大人。”

    ……

    宋征跟裴薇薇商议完毕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雁门客栈已经人影冷清了。没有那些择婿的女修,这里其他的一些营生并不那么吸引人。

    裴薇薇亲自将他送出了雁门客栈,宋征总觉得这一次好像“忽略”了什么,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却总是一无所获。

    在雁门客栈的一间酒肆中,赵绡背身而坐,不紧不慢的吃着酒,一切掩藏的极好,宋征没有发现。

    出来之后,宋征吩咐李三眼:“暗中彻查落花门。”

    “是。”

    宋征虽然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但更明白雁门客栈本就是落花门摆在明面上给别人看的,这是她们最光鲜的一面。她们是否还有肮脏的一面,仍旧要调查清楚。

    ……

    回到湖州城后,各方发来宴请,要为宋巡查接风洗尘、或是恭贺高升。

    宋征都以闭关修炼为借口推掉了。修真界就有这个好处,不管什么人情应酬,只要你说本修士要闭关,大家都不会打扰。因为闭关冲击境界的契机可能稍纵即逝。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阻人提升也如杀人父母。

    他在衙门深处,每日安静修炼,打磨根基和境界,等待着桃源秘境的人来。

    浩荡灵河几乎是这个世上一切修行的根源,任何一位修士都明白那不可靠近的灵河对于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而灵河支脉自然非同小可。

    只是宋征不知道桃源秘境所说的这一道支脉究竟有多大。

    灵河有几道著名的支脉,但流经之地都是危险地绝域,能够在支脉附近立宗的都是那些缥缈无踪的古老宗门。

    而这世间的灵河支脉,大都是以地下灵河的形势出现。

    根据历史上一位曾经亲眼看到过灵河的镇国强者估计,整个灵河东岸,应该至少有三十六道地下支脉。这些支脉于默默无闻之中滋润着世界,支脉上方都是修行宝地,甚至会诞生洞天福地。

    还有另外一种更加罕见的支脉,乃是异空支脉。灵河浩大,当中每一滴水都是天地元能凝聚而成,它也时常会撞破了虚空,水流激荡落入混乱虚空当中。

    若是恰巧流入了一片相对平稳的虚空世界,就会形成这种异空支脉,不断流淌滋养着那个虚空世界。

    但这种异空支脉一直存在与传说和“推断”之中,没有人亲眼见过。

    即便是地下灵河也非同小可,若是能够进入其中感悟修炼,抵得上在地面上苦修十年。

    宋征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最终还是被打断了。

    杜百户拿着朝廷的公文:“大人,快到了武举乡试的日子了。”

    宋征对此一片茫然:“这也归咱们管?”

    武举向来不受重视,若是文修们的县试、乡试、会试,那可是天下盛况。而武修们的武举,县试是什么时候的?连杜百户都记不起来了。

    乡试更是江南五州统一在湖州城考试,武举解元的名头还是有的,不过没什么人重视。

    从民间来说,“武状元”是个挺好听的名字,但是那些大宗门、大世家根本不在乎。洪武天朝历代武举人,最多也就是命通境初期的境界,仕途也往往不顺利。

    从朝廷来说,军方的人仍旧觉得考出来的军人不如打出来的。行伍出身的将官比武举出身高出一等,上官愿意提拔的,也都是跟着自己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手下。

    所以就造成了武修考试的尴尬处境,偏生朝廷还要讲究“文武并重”,武举不能停。

    就好比现在,距离武举乡试还有十天时间了,杜百户才忽然想起来:我们龙仪卫好像还有这个差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