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九十章 一眼看破(上)
    知礼姑娘的小楼比前两栋明显要精致一些,窗棱和门头上的装饰很是用心。

    勾陈束和乔彬他们来到楼下,等待的人颇多,几个人毕竟是有些身份和地位的,那些年轻修士们自动让开了一条路给他们上前。

    乔彬注意到这些人的眼神有些异样,心下里奇怪着,已经走到了前面。众人到小楼之间有二十丈的距离,这中间站着四个人。

    四人当中站在最右侧的一位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就把头又转回去了,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轻视:“勾陈束你还不行,回去把勾陈义喊来吧。”

    勾陈束一阵尴尬,着实着恼却又不敢反驳。

    前面站着的四个人,都是湖州著名世家的嫡宗公子,这些人的家世也仅仅是弱于一湖双宗三世家而已。

    他们口中的勾陈义,乃是勾陈氏家主的七子,远不是勾陈束所能相比的。

    而这些人的修为,最低的也是知命境中期,最强的那一位,已经是知命境后期了。

    勾陈束心中恼怒却不敢上前,因为他知道自己比乔彬“高一等”,却比这些人“低一等”。乔彬若是得罪了他,他毫不客气就会出手教训。

    世家子弟们之间的争斗,家族长辈是不会出手干预的,被打了吃亏了,只能自己想办法找回场子。基本上就是实力不如人,打了就白打了。

    而这些人对他也是一样。他敢上前跟四人站在一起,定然是一顿毒打。

    乔彬看看勾陈束,心中暗道天理循环啊。可他也没什么好高兴的,这四人他都“高攀不上”,人家好歹还跟勾陈束说句话,眼中却根本没有他们乔家。

    白兄在一旁打圆场问道:“知礼姑娘这一次的题目是什么,想来也不容易啊。”

    “咱们也看看。”勾陈束借坡下驴。

    大家一瞧大为意外,难怪连这四位也被挡在了这里。这第三楼的题目是,以飞剑奏一曲《惊鸿篇》。

    《惊鸿篇》乃是一首古乐,以编钟演奏,音节密集、音律极快,变化万千。而知礼姑娘准备的这一套编钟,却是用特殊的金箔制成,极为脆弱。

    且不说这样的编钟音色如何,以飞剑去击打这种看上去一碰就破的编钟,并且要演奏节奏极快、音节繁多、变化复杂的《惊鸿篇》,稍不留神就会戳破了。

    这难度远远超过了知灵姑娘,恐怕要明见境的掌控力才能办到。

    四名世家才俊在这里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他们本有借着知礼姑娘的题目一争长短之意,可是站出来之后却尴尬的发现,大家谁也办不到。

    修为最高的那一位知命境后期终于开口说道:“知礼姑娘别出心裁,但这题目有些偏门,年轻一辈中恐怕无人能办到。”

    “说的极是,没有明见境根本不用尝试,便是一般的明见境初期,难度也是极大地,稍不留神就会功亏一篑。”

    一人开口,另外三人一起附和,极力挽回颜面:不是我们不行,而是没有人能行。

    乔彬也不知为何,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没看见宋征来,他终于松了口气,却又有些遗憾的感觉。

    不料他刚转过头去,一阵风声传来,有人大步而至,和之前一样,以自己的气势轻松拱开了四人,来到了一套编钟前面,然后飞剑出手——为了不暴露,宋征提前将醉龙从龙影杯中取出。

    叮叮当当的音乐声响起,随后连成了一片,密集时如同暴雨,竟是分毫不差的演奏完了一曲《惊鸿篇》。

    虽然于音律上毫无值得称道之处,但实实在在的演奏完毕,那些金箔制成的编钟也都完好无损。

    在音乐声响起的那一刻,周围已经鸦雀无声。

    四名世家才俊在宋征演奏到了一半的时候,已经拖着僵硬阴沉的面皮悄然后退,隐没在人群之中没脸再出现了。

    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办到,让四人想发作却又发作不得,早早退场免得更丢人。

    乔彬目瞪口呆片刻之后,满腹牢骚的抱怨了一句:“怎么还是你?”

    他身边白兄几个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宋征收了飞剑,楼上的知礼姑娘却有些不甚满意,在窗前站起身来道:“满篇尽是匠气,毫无灵性。不过总算是完成了测试,还请上楼……”

    宋征已经噔噔噔窜了上去,看到那一尊登楼酒,眉眼展开一笑,一口喝干了。他回味一番:“越往后越好喝。”

    知礼姑娘越发不满了,这人性急,不够恬淡,缺少气度,自己还没说完话他就猴急的冲上来,实非良配。

    宋征却只是看了她一眼,知礼姑娘脑中轰然作响,霎时间感觉周围一片空白,自己也浑然忘记了我是谁、我身在何处。

    宋征却已经下楼去了:“我非姑娘良配。”

    知礼姑娘缓缓回过神来,却因为刚在那种魂魄如遭雷殛的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开始在心中蔓延。

    她微痴,望着宋征离去空荡荡的楼梯,幽幽说道:“你不试试,怎知是否良配呢,唉……”

    ……

    连闯了三座小楼,宋征已经可以确定自己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可是他却看着剩余的四座楼,舔了一下嘴唇。

    有好酒。

    他在皇台堡的时候,对于美酒并不如此执着,但是这会儿却有点喝得上瘾了。而且四处一看,雁门客栈的幕后之人似乎仍旧稳坐钓鱼台,他暗自一笑,往第四座小楼而去。

    乔彬这次留了个心眼,没有着急跟着众人一起往第四座小楼而去,他等在知礼姑娘楼下,果然时间不长,就看到宋征噔噔噔的下楼来。

    他差点骂娘:你这是要做什么?暴殄天物啊,三棵水灵灵的白菜就这么浪费了。你这是要生生把其他人全都挤死啊,就是不准别人抱得美人归是吧?

    他看到宋征直奔第四楼知情姑娘那里去了,恼得一掌拍在额头上:“怎么老是你?”

    他都不用过去看,远远地等着,果然片刻功夫之后,就听到那边一片惊呼,而后是熟悉的脚步声,宋征噔噔噔的上楼去了。

    “唉——”乔彬幽幽一叹,为自己、也为在场的所有人,今天遇到了一个疯子。关键是一个有才的疯子,这很悲剧。

    七座小楼,越往后越困难,但是宋征一扫而过,饮了七杯“登楼酒”,道了七句“我非姑娘良配”。

    赵绡跟在后面瞧瞧看着,一开始还有些欣慰的感觉,到了后面她不知为何开始同情这些女孩,觉得书生怎么有点“始乱终弃”的感觉了?

    宋征从第七座小楼出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

    刚才提醒他“派个代表”的那名中年女修陪着一位年长的妇人站在楼外等着他。看到他出来,妇人面色不虞:“阁下究竟想做什么?戏弄我落花门吗?”

    宋征暗笑,不再装模作样稳如泰山了?

    他淡然站定,身后两位巅峰老祖,二十多位龙仪卫,兵强马壮声势夺人。他冷漠微笑道:“落花门之主何在?”

    妇人也冷笑道:“阁下想要见门主,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宋征淡淡反问道:“当真要如此?”

    妇人傲然:“我落花门在江南不敢说手眼通天却也有些影响,不是区区两个老祖就能吓住的,要拿捏我落花门,你还不行。”

    宋征点了点头,吩咐道:“李三眼,上书朝廷,龙仪卫在湖州城外发现魔神道余孽!魔神道天魅宗借尸还魂今名落花门,在湖州境内以门徒魅惑天下,阴谋造反,野心勃勃,该当剿灭!”

    妇人脸色大变,指着宋征声音发抖:“你、你、你是宋征!”

    宋征点点头,问道:“本官可有资格见一见落花门门主?”

    妇人惶恐的乖巧躬下了身:“老身有眼无珠,还请大人降罪。”

    李三眼在后面喝道:“无知的老货,还不快去让落花门门主滚过来面见我家大人!”

    “是,老身遵命。”

    她吩咐了中年女修一声:“请宋大人一行入百花阁休息,以……百花珍酿伺候,老身立刻去见门主。在门主到来之前,务必要让宋大人满意。”

    “遵命。”

    中年女修声音中也带着一丝惶恐,实在是宋魔头最近在江南五州凶威正盛!

    他去了一趟锡州,就把欧冶氏和林竹丘吴家抄家灭门!现在他忽然来到雁门客栈,一语道破了大家真正的跟脚,双目如鹰似乎能够洞察一切,怎么看都像是要大难临头。

    她躬身相请:“大人请跟我来。”

    在七座小楼的后方,另有一座更加精致的小楼,宋征走进来的时候,十几名侍女已经在其中等候,瓜果点心准备好了,桌子上摆着八只精巧的玉坛,想来就是刚才那位妇人专门吩咐的百花珍酿了。

    中年女修请他坐了主位,而后吩咐身后人:“去将知礼七人叫过来,陪大人饮酒等候。”

    天魅宗想要摆脱魔神道的身份,故而以落花门的身份出现。可是真的大难临头的时候,她第一反应的自救手段,仍旧还是老祖宗留的以色事人。

    宋征却摆了摆手:“不必。”

    “大人……”中年女修有些摸不清宋征的意思,宋征强调了一句:“不必。”他抓过了一坛百花珍酿,打开了尝了一口,这才满意点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