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八十八章 是你(上)求月票!
    “这入门酒是最差的,里面有更好的。”李三眼只好说道。他看到大人一脸不太满意的样子,终于脑子一热冲动说出了实情:“大人,这雁门客栈酒色双绝,但绝非一般的烟花场所,此地真正的主人乃是落花门。

    落花门乃是女修宗门,修炼的乃是清心寡欲的功法,平日里清规戒律极严,弟子很少和外界接触。但只要是修士都会有瓶颈,落花门的功法特殊,有很多天才弟子一旦遭遇瓶颈,往往数十年都无法闯过去,门中便有了破戒破境的法门。

    她们买下了此地,开设雁门客栈。定期选婿,一旦被选中,陷入瓶颈的天才弟子就会下嫁为妾,一无所求只是在夫家生活十年,历经夫妻恩爱,人情冷暖,然后返回宗门,据说有九成的机会可以突破瓶颈。”

    宋征一下子明白了:“你之前来过,没有被选中?”

    李三眼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不是属下不行,实在是那些女修只看皮囊,咱觉得自己皮囊挺好的,父母所赐,不愿意更改。”

    李三眼眼睛倒是挺大,可是别的五官不太情愿配合双眼一起帅气,所以长相内……内乱了。

    宋征很诚实的点点头:“她们不选你倒也情有可原。”

    李三眼:“……”

    前面的那些修士已经站在了楼门口,又被拦住了,这一次需要在修为之外展露一手修真技艺,而后会有第二尊“登门酒”。

    前面传来了一声声的叫好,轮到宋征了,他想了想,露出了一手史乙传授给他的蹩脚的奇阵。

    这一关不在于技艺有多高明,只要证明除了修行还会别的就行。

    于是宋征后面一大群人,呼呼啦啦的上前来,奇阵、奇药、符箓之类的全都展露了一手,居然都还过关了。

    雁门客栈的人又在暗中心疼自己的灵酒了。

    这“登门酒”比入门酒更珍贵,用了九种灵药淬炼酿造而成,宋征一口喝下去,也觉的还行。

    进了小楼倒是别有洞天,里面空间极大,倒像是一座小小的市集。楼中有楼,呈北斗七星排布。最前面的一座小楼上,临窗坐着一位二八年华的女修,目如秋水,盈盈弱弱,看的李三眼激动不已。

    前面那一群年轻修士已经上前围在了楼下,李三眼道:“每一座小楼都有一位正处在瓶颈期的女修弟子,今次竟然一次有七位,实在是好运气。

    大人您试试看,您在湖州身边正缺一个暖床伺候的人儿。”

    宋征心中想着别的事情正要上前,却看到一旁走来一名中年女修,面色怏怏的拦住了他们:“你们……不如推选出一位代表?”

    雁门客栈的灵酒酿造不易,那些年轻的修士们看不出来,但隐身幕后的雁门客栈坐镇强修却已经看出来了,这一群人不简单,都压制了自己的实力,让他们这一路闯关过去,每一幢小楼都得二十多尊灵酒!

    雁门客栈肉痛了。

    ……

    “刚才进去的那一群,真是有趣。”

    “显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待会见了落花门的仙子们,莫要失了分寸丢人现眼呀。”

    “哈哈哈。”

    反正那个好像挺厉害的土老财已经进去了,在背后议论一番也不会被他听见。后面的年轻修士们一片哄笑。

    他们多少都有些嫉妒宋征的实力,能够从见识和身世上鄙视对方一番,当然是可以满足自己那扭曲的自大感的。

    人群后面,赵绡一身男装,她的装扮很到位,连声音都改变了:“这位兄台,敢问此处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人打量了她一下:“散修?你连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来了?”

    “这个……有湖州好友强烈推荐,所以某就过来看看。”

    那人哈哈一声笑了:“你那朋友定是真正的好兄弟,我跟你讲,这地方一般人不知道,但绝对是好地方。”

    他绘声绘色的描述起来,李三眼面对宋征好歹还有些分寸,这人可是眉飞色舞,怎么淫荡、怎么猥琐怎么说。

    “哎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口水流出来了。”他还知道不好意思,赶紧擦掉了:“不过呀,散修也就是来看看热闹,那些女修你还是别想了,跟那些宗门世家的子弟相比,你毫无优势,我这可是实话实说……”

    赵绡点点头:“多谢兄台,某已经知晓了。”

    她默默地走到了一边去,那人一阵奇怪,刚才还聊的挺开心,为什么忽然一下就不说了?他哆嗦了一下,裹紧了衣裳:“怎么忽然变冷了。”

    赵绡银牙紧咬,暗中着恼不已:好你个书生,很逍遥啊,在端阳城祸害了人家的姐姐妹妹,回到湖州第一件事情就是逛窑子!

    她带着一身寒气迈步走上前去。

    “登门酒”的风麻石附近,正挤着几个年轻的修士,皆是知命境修为的小天才,几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暗中较劲了,因此互不相让都想率先出手。

    后面的修士们比不过他们只好耐心的等着,赵绡一步跨出,那几个人只感觉到一股寒风,莫名其妙的被逼退到了一边去,顿时诧异看去,只见那“散修”已经到了风麻石前,伸出手指写了几个字,然后狂风一吹,风麻石化为齑粉,随风飘去……

    年轻修士和守门的两名女修全都哑然:这也太狠了吧?

    赵绡淡淡道:“这可算过关?”

    “算……”女修有些结巴,捧出酒尊来还没说那句台词,赵绡已经抢过来一口干了,丢开酒尊闯了进去,一身煞气。

    后面的年轻修士们抓瞎了:没有风麻石,怎么办?

    刚才跟赵绡聊天的那人不由得一个哆嗦:“散修什么时候都这么厉害了……”

    守门的女修无奈,通知了楼中,请他们另外再送一块石头出来,同时心中也在嘀咕,那一块风麻石深埋在黄沙中,足有三丈深,这位手指一戳化为齑粉,至少也是明见境的修为啊!

    ……

    赵姐进了楼里一眼看去,气儿消了一小丢丢:好吧,至少书生的品味没有变差。

    他进来的时候,宋征正尴尬着:被嫌弃了,雁门客栈觉得他们太费酒。

    宋征身后,李三眼等人恼怒不已,但宋征还需要确定一件事情,所以想了想暂时压下了不满,对大家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第一座小楼前,围着七八个年轻修士,从装束上来看家世应该都不错,外围还有几十个人等候着,都是他们的家仆和朋友。

    他们当中最强者知命境初期,最弱的也有脉河十五道。不过全都愁眉苦脸的站在小楼前的一座荷塘边。

    终于,那名知命境初期的年轻修士上前抱拳,充满了遗憾道:“我们虽然十分仰慕知灵姑娘,可是姑娘这道题目难度已经远远超过了知命境和脉河境的能力,恐有刁难之意,想来是姑娘对我等都不满意。

    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我等也就不勉强了,祝姑娘早日找到中意的道侣,喜结良缘,突破瓶颈。”

    他大胆的说出大家的猜测,周围的年轻修士连连点头,拱手客气了一下就要离去。

    大家只是看到窗前那女子的美貌,所以想要上前一试,成功了平白得一位绝色美妾,不成也没什么损失。他们对这位知灵姑娘也谈不上什么一见钟情,所以看到题目刁难之后,心中难免不满。

    宋征恰好在这个时候走进来,听到了知命境初期的说法,往荷塘里看了一眼。

    荷塘里养着十几尾锦鲤,还有一大群小蝌蚪。在荷塘边摆着几只蚕茧。知灵姑娘的题目是,以灵元操控蚕丝,同时将荷塘内的锦鲤和蝌蚪活捉出水。不是同时出水不算通过,若是死了一只,也不算通过。

    只要完成了这考核,就可以进入楼中和知灵姑娘同坐而谈,后面的事情就看能不能打动女孩了。

    这题目的确刁钻,考验的乃是对于灵元细微处的操控。那蚕丝极细,稍不留神就断了。而锦鲤和蝌蚪都很光滑,轻轻一抖就可能逃脱了蚕丝的束缚。而且还要同时出水,难度更是翻了好几倍。

    也难怪大家觉得,这完全超出了知命境和脉河境的能力。

    宋征看明白了题目之后,一抬手灵元卷起了一只蚕茧,只动用了脉河境十五道的实力,一根蚕丝抽出来投入了荷塘中。

    在灵元的加持下蚕丝灵敏无比,而快如闪电,周围的修士们好像看到一道闪电在水塘中来回弹射,一瞬间将所有的锦鲤和蝌蚪捉住,借着灵元的“粘”力,让锦鲤和蝌蚪无法逃脱,然后宋征隔空轻轻一抬手,哗啦一片水声,所有的锦鲤和蝌蚪一同脱出了水面。

    知命境初期在内,荷塘周围的年轻修士们目瞪口呆。

    尤其是知命境初期,脸面上有些过不去了,震惊之后面色一沉,有些不善的盯着宋征。

    宋征到不觉得这位做的有什么不对,他的确扫了人家面子,而且虽然看上去只是使用了脉河十五道的境界,但他的操控,绝对是明见境的水准——人家刚才说的其实没错。

    他还留在这里是为了验证心中的那个推测,只是他不大想继续呆下去,就只能简单粗暴了,至于“误伤”了这位的颜面,被人家瞪一眼他也就认了。

    楼上窗前,知灵姑娘双眸点亮好似星辰璀璨,微笑着站起身来相请:“这位兄台,还请入内一叙。”

    她的侍女将宋征接了上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