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八十七章 雁门客栈(下)求月票!
    “大人,前面就是了。”

    二十里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片特殊的区域,两座山丘之间,朦朦胧胧的一片黄光,当中有狂风吹来,卷着一粒粒的黄沙。

    宋征下车来,那风恰好吹到,他怔了一下竟然真有些熟悉的感觉。

    他曾随父亲游历天下,皇台堡位于塞北偏东的方向,而塞北偏西则都是这种漫漫黄沙的环境,他们也曾经去过,而且呆了不短的时间。

    即便是在皇台堡,每年春秋也都有半个月的时间,漫天黄沙会从西边吹过来。

    “这是洞天福地!”他吃了一惊,可又觉得不对劲,因为这风中的天地元能并不浓郁,完全达不到洞天福地的标准。

    李三眼笑着奉承道:“大人法眼如炬,这是一座衰落的洞天福地,六十年前忽然出现,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据说最早发现此地的修士们进去之后着实发现了一些好东西,都是这洞天福地前主人留下的,可是这些东西搜刮干净之后,这里便只剩下漫漫黄沙,毫无价值了。”

    他说着,众人已经进入了这一片“洞天福地”,炽热干燥的狂风吹来,打在脸上有些不舒服。

    乍一看上去和塞北沙漠很像,但实际上仍旧有些不同。

    这里完全是因为彻底衰落,生机全无,所以才会满眼黄沙。在一望无际的沙漠当中,有一座孤零零的院子,院子中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楼。

    小楼上披着红纱,随风飘舞,和漫天黄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眼前一亮。

    一阵塞北风格的粗犷乐声从小楼内传出来,宋征身侧,有那些鲜衣怒马的世家少年们大笑着冲了过去。

    他回头看了看李三眼:“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李三眼眉开眼笑道:“好地方,有好酒,有美人,而且是正经的女修。大人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李三眼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宋征仍旧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直看的李三眼心里发毛,表面上却要硬挺着。

    终于,宋征放过了他,迈步走去:“希望这里的酒不要让我失望。”

    李三眼长松了一口气,终于蒙混过去了。他眼睛滴溜乱转,有些后悔忽悠大人过来了。齐丙臣看着他摇头:“胡闹。”

    吕万民一笑,轻声道:“大人虽然有些发怒,但你瞧,他还是进去了。知好色,则慕少艾,人之常情,你我都是过来人。”

    齐丙臣总觉得这个“过来人”听着有内涵,他真不是过来人,所以多看了吕万民一眼:老家伙有故事啊。

    等走到了楼前,宋征才听清了那音乐声,在塞北大漠的粗犷当中,加入了一些江南的丝竹,隐有撩人之意。

    他回头看了李三眼一下,本想掉头回去,可是他鼻间轻轻一嗅,环视周遭改变了主意。

    吕万民看到宋征在门前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过去了,露出一个“不出所料”的笑容。

    院子门口站着两名年轻的修士,在黄沙中却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看上去丰神俊朗。他们都有着脉河六道的修为,朝宾客们一拱手,笑着道:“诸位当知道我雁门客栈的规矩。”

    门口的几拨年轻修士一起朗笑道:“自然。”

    宋征稳如泰山,只是看了那守门的两人一眼,虽然眉眼颇显英姿,但毫无疑问都是女修,这种偏于中性的美据说有些人会很喜欢。

    有一名大红衣袍的年轻修士翻身下马,动作敏捷,好像一团火云落到了地面上。

    他大声道:“某先来。”

    守门的两位修士微微一笑,侧身伸手一比,一阵微风吹拂,院门左侧的黄沙被吹拂起来,露出下面一片麻石。

    表面粗糙不知被风沙磨砺了多少年。

    红衣修士上前来,对着这特殊的麻石一探手,掌如精钢,飞快而动。麻石上哗哗哗的石屑飞舞而去,留下了一手漂亮的草书,写的乃是一首七言古诗,这是数百年前一位文修大宗的塞北行军诗。每一个笔画都深入麻石一寸!

    “好!”他身边的朋友齐声欢呼,脸上大有光彩。

    李三眼在一边低声跟宋征解释道:“大人,这是雁门客栈的入门酒,想要进去得拿出些本事来,这石头乃是风麻石,没什么大用处去格外坚固,要在石头上留下足够清晰地印记才能进门。”

    那红衣修士写完,也颇有些自得,歪着头欣赏自己的书法,一名守门的女修已经微笑着捧出一只铜尊:“兄台过关了,还请满饮此杯。”

    红衣修士接过来,豪爽的一口喝了下去,却不料这酒别有奥妙,顿时呛得他大声咳嗽起来,引来其他人的一片大笑。

    “哈哈哈,外地来的吧,不知道咱们湖州城这雁门客栈的各种门道。雁门客栈酒色双绝,一杯入门酒也是用六种特殊的灵药淬炼炮制而成,不到知命境,别想一口气喝下去。”

    一旁另外一拨修士,走出来一名身材瘦长的年轻人,他随手在风麻石上一抹,就将红衣修士刚才写的那些全都擦掉了。

    然后他老老实实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却是深入风麻石足有三寸!

    紧跟着来到守门修士前,客气的一抱拳:“还请姐姐赐酒。”

    两名女修莞尔一笑,捧酒而出:“勾陈公子又来捧场了,您过关了,还请满饮此杯。”

    勾陈束接过了青铜酒樽慢慢的喝了下去,一气不停,引得周围一片叫好声。然后他还了酒尊,带着自己的朋友进去了。

    红衣修士一伙人羞愧的满脸通红,不过他把入门酒喝了,两名女修也放他进去了。

    宋征在听到区区入门酒就有如此讲究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或许不虚此行。

    随后其他的修士也都上前来,在风麻石上留下了印记,而后老老实实饮了入门酒进去。

    风麻石的坚硬程度不逊于精钢,修士们在二十上下的年纪能有脉河十道算是不错,大世家、大宗门的弟子,通常都会是脉河十五道上下,普通天才弟子大约是知命境上下,而那些真正的天才就不可估量了,明见境、命通境都有。

    宋征遇到的这些,最强的也就是那个勾陈束,命通境初期,能够一口气饮下入门酒而已。

    所以在风麻石上留下的痕迹大都是一寸两寸,最深也不过三寸。

    最后留在外面的只剩下宋征一群人。宋征刻意隐藏了实力,大家都收敛了气息。毕竟是陪着大人出来散心的,不好弄得大张旗鼓。

    前后的人络绎不绝,宋征这二十多人堵在前面,后面赶来的年轻修士等不及了喊道:“你们进不进?”

    你挡着路当然不能怪别人催你,于是宋征走上前去,伸手在风麻石上写下了一行字:老千、书生、土匪、胖子、冰姐……

    两个守门的女修一脸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

    再看一看,每一个字深入风麻石三寸,当即顾不得深想又什么意思了,这水准可与勾陈公子比肩,在年青一代中称得上天才了。

    “兄台过关了,还请满饮此杯。”

    宋征一口喝下去,咂了咂嘴,还成吧。他将酒尊还给了人家抬脚走进去,不料后面众人跟上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两名女修客客气气说道:“抱歉,这位兄台可能不知道规矩,一个人最多只能带四位朋友进去,您这……”

    宋征身后乌泱泱一片二十多人。

    后面的年轻修士们捂嘴暗笑,这架势实在有点像土老财。真正大世家的子弟出门不会带这么多人。一位强大的家臣保护,一名小厮搭配一名侍女伺候着,就足够了。

    宋征也不在意一摆手:“你们自己进来吧。”

    “是。”后面的大家伙答应了一声,心中各自盘算了起来,齐丙臣和吕万民走上前,伸手在风麻石上留下了痕迹。

    两人乃是巅峰老祖,可是不能不给宋征面子啊,两老各自留下了两寸深的痕迹。轮到李三眼,他纠结着留下了一寸半,大家都不敢超过了自家大人,他还得给后面留下退路。

    一群斥候松了口气,纷纷上前留下了一寸的痕迹。

    两名女修眼皮子跳了跳,这些人明显都是“下人”,自家雁门客栈的入门酒极为珍贵,不能这样浪费啊。

    可是人家都过关了,只好冷着脸一次次捧出酒尊,木然的重复着:“你过关了,请满饮此杯。”

    不管是后面的那些年轻修士,还是两名女修,都没看出这群人真正的来历。还倒是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水准。这就更像是某个乡村的土老财出门,自己的实力最高,但觉得人少不威风,将所有的下人都拉出来。

    这些人有什么用?还不如你一个人能打,真正遇到了危险,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

    “平白浪费了雁门客栈的入门酒。”有人暗中嘀咕一声,很快就被身边的朋友劝住了,毕竟那个年轻的土老财还是很有实力的,真要争执起来自己这一方要吃亏。

    至于李三眼他们,谁在乎你们这些废物怎么看?只要自己大人满意就行。

    “大人,这酒如何?”

    宋征淡淡道:“马马虎虎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