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八十四章 天命妖(上)盟主加更!
    老刀舒展了全身,将这些“东西”全都纳入了身躯中。十分诡异,那些东西体积庞大,却都塞进了这具人类的身体中。

    最后,他双手一伸,各有一根手指分别插入了“王连成”和“老十九”的眼珠子中,汩汩的声音中,一人一妖的身躯扁了下去,身躯内的那种东西也全都汇聚到了老刀的身体内。

    “先生。”外面有个声音响起,是他雇佣的下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什么也不知道。

    老刀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打开房门,朝外一笑,一口将年轻人的脑袋咬了下来,在口中嚼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混合着咀嚼声,让人毛骨悚然。牠抓了无头尸体,好像啃鸡腿一样一口一口的吃着,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流到了门外的院子中。

    牠吃饱喝足了站起身来,有些不习惯的扭动了几下身躯,抱怨了几声之后起身来出门去了。

    晚间,镇山卫衙门自有人看守。

    他们看到老刀过来,随意询问道:“这么晚了,你不跟他们去快活,还来衙门做什么?”

    老刀抱怨着:“吃完晚饭才想起来,胡总旗交代我的一件事情还没办,唉,做手下的就是命苦。”

    守卫循例看了一眼他的腰牌,就将他放进去了。

    老刀到了衙门里,除了几队巡逻兵之外,一切安静。他闪身进了一间屋子,将屋子中靠墙的一座柜子挪开,而后手掌贴在墙壁上,轻轻一推,整个墙壁无声无息的被他摧出来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大洞。

    隔壁屋子门口,站着两名守卫,对里面的动静却毫无所觉。

    老刀钻进来飞快一看,锁定了一只秘柜。他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符钥,打开秘柜取出了里面一只芥指,朝里面一看满意的笑了。

    三万斤天毒子都在里面。

    老刀已经得手,转身就要原路返回,他可以撤出人族领地了。却忽然听见有人说道:“原来是你,这是什么功法?普通的万象妖瞒不过我。”

    老刀全身绷紧,暗藏多种神通随时准备出手,然后缓慢的转过身来。

    他看到宋征端坐在窗下的椅子上,一只手拎着酒壶,一只手端着一只酒杯,镇定自若,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语气就好像是和自己的老友谈天。

    老刀双眼一眨,双瞳已经变成了妖族的明黄色,宛如兽瞳。

    “我……不是万象妖。”牠的声音十分别扭,挤在这样一具狭小的人类身躯之中,让牠连说话都不方便。

    既然已经暴露,牠猛地一个撕扯,哗啦一声人皮破碎,一头巨大的妖族悍然而出,将屋顶撞碎,高达五丈!

    “呵呵呵!”牠狞笑着:“我已经确认过了,齐丙臣返回湖州,班公燮也不在锡州境内,你没有帮手,只凭你,胆敢出现在本座面前就是找死!

    你的战具,烈焰狂龙和大焱龙吼都被本座暗中动了手脚,短时间内无法使用,所以……死吧!

    人类高官,也是战功。”

    牠一把抓来,那只利爪瞬间变大到了十丈,无数爪影随之凌空而落,如有实质一般的沉重,将宋征周围全部笼罩。

    轰轰轰……

    每一道爪影落下,便有黑暗的力量爆炸,镇山卫衙门中立时一片狼藉,房屋、庭院、道路都被炸的崩飞混乱,那妖族一边出手一边喝道:“本座堂堂命通境中期,天命妖尊,为了我族忍辱负重潜入洪武,你能死在本座手中足以自傲!

    本座潜伏在你身边多日,随时都可以出手取你性命,你能活到今日,只是因为本座以前不想让你死罢了!

    你在定家酥中展露出命通境中期的实力,对外却仍旧宣称是命通境初期,可笑啊,瞒不过本座。

    相同境界之下,人族永远也不是我族的对手——”

    无穷爪影炸落而下,整个镇山卫衙门都在牠强悍的威能下颤抖着。

    而宋征仍旧淡然自若,手持酒杯闲庭信步的躲开那一道道的爪影,甚至不屑与放出小虫。他只是一抬手,将杯中酒洒向了这头古怪的妖族。

    哗啦——

    庚金灵液泼洒,一只小龙在酒杯中矫健而出,瞬息之间剑影惊天!

    杯弓龙影、锐利满天!

    此时的神剑醉龙,剑道至繁化简,循着一种神妙的轨迹,切开了虚空朝那只巨爪斩去。剑意拔空升起,只是这一剑,就超过了《弹指惊剑诀》的第二招“银龙盘空”。

    那妖族只看到剑意压制下来,牠想要抵挡,伸出去的爪子已经掉了下去,被齐肘斩断!

    “啊——”牠疼的一声大叫,吼道:“不可能,你不是本座的对手!”

    宋征以心驭剑,神剑醉龙凌空一转,似乎从周围的虚空之中汲取了力量,又似乎接应了周天星辰的光芒,轻灵精巧的当空一落,笔直的刺入了妖族的肩膀。

    嗤——

    腥臭的妖血喷出去数十丈,宋征一脸厌恶嫌弃的避开了。

    醉龙从妖族的肋下穿了出来,带出一个巨大的血洞。

    哗啦一声,一些破碎的内脏从血洞里流淌出来。

    “嗷!”妖族一声痛吼,踉跄后退着。

    宋征剑法如神,眼睛一眨,醉龙的剑光瞬间闪烁三千下,妖族猛地一下定住了,牠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去,身上完好无损,可是牠稍微一动,身躯裂开了一道道淡红色的细线,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掉了下去,摔在地上从那些淡红色的细线分开,碎成了十几块。

    而后鲜血喷涌,所有的“细线”都变成了一道切痕,牠的身躯彻底崩溃,哗啦啦的散落下去。

    妖族最后一丝残念消散于天地之间:不可能啊,同境界中,人族绝不是我族的对手……

    可惜它不知道宋征到底是谁,他不是一般的人族。同境界之下,他可以吊打两族天才。

    宋征以酒杯接引,漫天庚金灵液收回,重新化作了一杯酒。宋征一仰脖,将这一杯庚金灵液饮了下去。

    赞了一声:“好酒!”

    战意下酒。

    若是旁人,这锐利无比的庚金灵液喝下去,当即就会从周身刺破出来,经脉、大穴全都会成了筛子。

    但是宋征重生的身躯,乃是用可以温养飞剑的灵性陨石重塑,本身就有着庚金属性,这一杯灵液对他乃是大补之物。

    醉龙回归,潜入龙影杯之中,宋征将自己的宝物收了起来。

    黑暗中有一位老祖走了出来,看着满地妖尸,又深深瞥了宋征一眼,道:“大人果然……深不可测。”而后便隐身而去,悄无声息,但他的内心,却有一片惊澜。

    供奉们都有自己的骄傲,他们乃是修行道路上的佼佼者,哪怕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接受了龙仪卫的招揽受命于人,可是他们往往会以“保护者”自居。

    好比宋征,虽然官位极高,可是没有本老祖的保护,你性命堪忧!

    只不过供奉们都会很好的隐藏起这种骄傲和倨傲,如齐丙臣当初一般,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高手的淡然。

    但在他们心中,于修行和战斗上,对这些“高官”是不屑一顾的。

    这位老祖暗中潜藏,本想着在关键时刻出手,以彰显自己的作用。的确任何人族在面对同境界妖族的时候,是没有优势的。

    却不料他很快发现,宋征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然后轻松一击,就将妖族斩成了碎块。

    让刚刚成为供奉不久的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能够身居高位,果然没有侥幸!

    外面豹韬卫迅速入内,曾百户报告道:“大人,已经查清楚了只有这一头妖族。”宋征微微点头,清点了一下那头妖族的物品,除了随身应用的一些物品,还有一册枯叶经书和一只古怪的黑色瓦罐。

    那枯叶经书写满了妖文,宋征能看懂一部分,大致明白这就是天命妖所修炼的根本功法《原始之章》。

    不过他隐隐感觉《原始之章》并不仅仅是身躯分裂这么简单,天命妖手中的枯叶经文只是《原始之章》的一部分,而这部妖族道典似乎暗合大道,包罗万象。

    他将枯叶经文收好,决定暗中研习一番,看看收获。

    他重塑神躯的物品之一,是七首妖龙的断刀,所以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可以修炼妖族功法的。不过这得小心,不能被人发现了。

    而那一只黑色瓦罐,轻轻一触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宋征意外打开来,一道幽魂冒了出来,相见皆是一愣。

    “姚还?”

    “宋大人!”

    宋征终于能够把整个案件中,最后的疑点弄明白了。

    他之前一直觉得这案子还不够“完整”,因为有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导致他在一天之内拿下马大全的那一条线索,王连成失踪一事,始终没有一个结论。

    这似乎只是一个偶然的巧合,但找不到王连成,宋征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

    王连成的目标是天毒子,若他还在端阳城、或者说王连成这一枝的势力还在端阳城中,那么他们一定会觊觎那整整三万斤的天毒子。

    宋征之前安排曾百户的事情,就是悄然放出消息,天毒子就暂时存放在镇山卫衙门中。

    为了让那些暗中的势力敢于动手,他还特意将齐丙臣和班公燮都派了出去,造成“内部空虚”的假象。

    而实际上,另有一位三品供奉、巅峰老祖吕万民已经暗中取代了齐丙臣在镇山卫中坐镇——宋大人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