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七十七章 借刀杀猪(下)第五更!
    在钦差身后,一名有些吊儿郎当的公子哥窜了出来,一把抓住宋征道:“你便是宋征?皇台堡的宋征?救了贺虎大哥的那个宋征?”

    宋征听他称呼贺虎为“大哥”,就知道肯定是自己人,笑着道:“正是在下,你是……”

    这家伙一拍胸脯:“我是茅正道,斗兽修骑第四营的副统领,这次的差事我带人过来的,你救了贺虎大哥就等于是救了我,说吧,这次咱们干掉谁?我带人帮你!”

    宋征一指那些钦犯:“人犯在此,其余的事情,我手下的豹韬卫带路,你把人马安排好。”

    “没问题。”茅正道满口答应。

    欧冶放忽然一声大叫:“这不可能!圣旨、圣旨怎么会是降罪我们欧冶氏?我欧冶氏动用了宝库的高阶灵宝,绝不可能……”

    齐丙臣在一旁冷笑,他是从京师出来的人,对京师的风向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宋征带他迎出来的时候,其实他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因此一路上杜百户三人惴惴不安,宛如末日,他却和宋征一样淡然。

    “欧冶放,你之前得意忘形,却也蠢到家了!上官会这几天可曾和你联系?难道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

    宋征也早从肖震那里得到了消息。

    欧冶放一愣,的确这两天时间里,上官会没有跟他联络,他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那么多,却没想到圣旨下来,形势逆转,欧冶氏已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为什么会这样?

    此时一头雾水的不仅是欧冶放,周围赶来旁观的端阳城众多大势力也一样不解。陈缚龙忍不住上前,抱拳询问宋征:“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征淡淡道:“公道在人间,陛下不会被奸臣蒙蔽。”

    倒是茅正道在一旁兴奋地道:“宋大哥……不对,等等,你今年多大?”

    “本官快满十八岁了。”

    “什么?你这么小?亏了亏了……”

    李三眼已经飘了,作死的在一旁插话道:“我家大人一点也不小,还会一招小虫变大蟒的惊悚戏法。”

    宋征一眼扫过去:“百户的事情,我觉得可以放一放。”

    “大人……”李三眼哭丧了脸,杜百户和曾百户在一边憋住笑,好辛苦。

    茅正道嗷嗷叫着:“你比我还小,还是叫你老弟吧。宋老弟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整个京师都传疯了,都说你这一招神来之笔,肖大人、龙仪卫顿时形势逆转,重获圣宠。”

    宋征笑而不语,有些事情可以做却不可以说,更不可以承认。

    陈缚龙更加好奇,百爪挠心,他又是一礼,试探着去问茅正道:“茅将军,京师到底发生了什么?”

    茅正道逮住一个可以“倾诉”的,当即说道:“你可不知道,肖大人回京面圣的时候,据说陛下已经叫了御林军埋伏在殿后,本是想当场夺了大人的官位,他若是反抗,就立刻格杀。却没想到肖大人三两句话就把陛下说得心花怒放,不但消了要罢他官的念头,还大有嘉奖,龙仪卫也保留下来,而且权势更盛。”

    陈缚龙急不可耐:“肖大人到底和陛下说了什么?”

    茅正道混不吝,可也知道轻重,将陈缚龙拽到了一边,低声道:“简单来说,就是肖大人告诉陛下,江南有个欧冶氏,可以轻易拿出数件高阶灵宝收买朝廷重臣,而这个欧冶氏罪大恶极,可抄家、诛九族。”

    陈缚龙还有些迷惑:“就这么简单?”

    茅正道看他领会不到其中精髓,急的照他脑壳敲了一下:“笨呀!陛下现在最缺什么?缺钱啊!没钱连自己的生日都没办法办得风风观光。

    他想借着寿辰的名义捞些钱财,又被朝廷中的忠良们一起抵制。可肖大人来了一趟江南,就帮他解决了钱的问题。

    欧冶家这么有钱,又犯了重罪,抄家之后那些钱财都收归国库,其实就是陛下的了。”

    陈缚龙终于恍然,说破了其实很简单,但要想到这一点着实不容易。

    他回头看了宋征一眼,忽然又忐忑起来:打不过,似乎也算计不过……我家妹子可怎么办啊。

    陈缚龙知道了,消息也就传出去了。不用多久整个端阳城有资格知道的人就都知道了,至于民间有多少的传言的版本都无从考证了,有的说的更是神乎其神。

    真正知道内幕的人却是吃惊不已,宋征远在万里之外,对皇帝的心态把握的却是极准!

    宋征心中则是冷笑:欧冶放输在哪里?财不露白。

    欧冶放的自信很正确,这世间有太多强者当年受过欧冶公的恩惠,宋征哪怕是证据确凿,也很难扳倒欧冶氏。可是宋征做不到的事情,当今天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而当今天子恰好是一个为了一己之欲,可以不顾天下的昏庸之君。

    抄了欧冶家,会让很多强者心怀怨恨,可他不在乎,只要有钱奢侈就好。

    你欧冶家打开宝库,轻而易举就能收买朝廷数位重臣——这得有多少财富?皇帝陛下在龙椅上直流口水。

    宋征所做的一切,简单来说就是借皇帝的刀杀猪。

    相信等宋征抄过了欧冶家,将所得送往京师,皇帝一定会觉得这头猪,好肥。

    斗兽修骑第四营的两千骑士,会合了豹韬卫众人,冲入城中先夺了镇山卫和州府衙门的权力,而后围住了欧冶氏本宅。

    在九真社那边却遇到了一些麻烦。

    九真社的散修们在危机面前显得团结,以法宝封住了观东巷,不准豹韬卫入内。

    宋征闻讯赶到的时候,九真社的九位真人当中,最为年长的“沧海听涛”方云鹤站在一众散修前,正等着宋征。

    他朗声说道:“巡察使大人,九真社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社,我等聚集于此,不过是因为散修好似无根浮萍,所以团结以自助。

    您和申元琦的恩怨,是你们的事情,还请大人不要牵连过多……”

    宋征听明白了,方云鹤和九真社也不是真的要保申元琦,他们只是要宋征给一个承诺:不要株连。

    于宋征本人而言,他不为己甚,给出这样一个承诺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于公而言,龙仪卫刚刚度过了一场危机,差点被裁撤了,正是需要重新树立威信的时候。这个时候,龙仪卫查抄九真社,却有人胆敢聚众对抗,若是还因此得了承诺,何来威信可言?

    宋征心思一转,一声冷哼:“螳螂臂挡车,升起烈焰狂龙,三息之后任何不肯束手就擒的修士,皆可轰杀!”

    “是!”龙仪卫齐声大喝,斗兽修骑第四营的骑士们则是“心悦诚服”,早听说龙仪卫奢遮,今日算是见识到了,传言不实啊,这哪里是奢遮,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茅正道两眼放出淫光:“宋老弟,痛快!

    我跟你讲,就冲刚才来找你的陈家那个小娘子,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你莫急着走,我还有话没说完呢,哎哎……”

    宋征撇开茅正道,逼视方云鹤,刚才他一开口,方云鹤的脸色就变了,他没想到宋征竟然如此强硬。

    三息时间转瞬将逝,方云鹤有些拿不定主意,年纪大了难免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他后面挤出来一名年轻修士,低声道:“方真人,只有绑了申元琦和廖合凯送给宋大人,才能解眼前危局!”

    旁人也都劝说道:“方真人,不要再犹豫了,快做决定吧。”

    烈焰狂龙已经奔涌而至,方云鹤一声长叹:“好吧……”

    早已经有散修做好了准备,方云鹤这边一答应,那边立刻动手一拥而上将申元琦和廖合凯绑了,以灵符镇压、法器锁定,飞快送到了前面来。

    “宋大人,您的罪犯已经被擒获了,还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些散修吧。我等生存不易,望大人怜悯。”

    宋征看着申元琦,淡淡道:“你还记得本官上次离开这里对你说的话?你的回答,关乎九真社的存亡;而你,答错了。”

    申元琦面如死灰,廖合凯抖如筛糠:“宋大人,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申元琦搞的鬼……”

    宋征一摆手,鄙夷一句:“丑态!”

    杜百户带人上前来将他们一起押下去。宋征对方云鹤说道:“这几日九真社的散修不得随意进出,全力配合调查,只要没有牵涉其中,就不用担心什么,本官一定秉公处置。”

    方云鹤想说些场面话,最终却化作了一声长叹:“我等遵命。”

    宋征转身而去,茅正道又臊眉耷眼的凑上来,笑嘻嘻问道:“宋老弟,什么时候去抄欧冶家,我可是格外期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