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七十五章 真相复杂(下)第三更求月票!
    “不错,炸开妖冥口罪大恶极,嫁祸给别人也并不容易,寻常人等没有足够动机,必定会留下疑点。但是一个被追入绝境的敌国秘谍,丧心病狂的炸开妖冥口,没有任何人会怀疑的。”

    他看了肖震一眼:“这件事情本来不会牵扯到你们,但是恰好此时上官阁老需要一个扳倒你的契机,而朝中诸公都已经看出来,你已失去了皇帝的宠信,金銮卫随时会取代龙仪卫。你的亲信宋征又在湖州,正好方便行事,老夫便将你们引来,顺带着将你们一起送入死地。”

    他有些遗憾道:“只可惜呀,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燕雀来的早了,他是华胥古国训练的秘谍,极难对付,‘无脱咒’对他难以施展;他警惕性又极高,很快发现不对劲想跑,老夫只好先杀了他,将尸体保存在寒玉宝棺中,这却成了一个破绽。”

    宋征道:“而后你以高明的控尸之术操纵他出现在端阳城,和马大全合作放出线索,吸引龙仪卫的注意,随后让他接触各大势力,以冥蛾将我和肖大人引来。”

    欧冶放道:“一定要将你牵连进来,才能祸及肖震,马大全分量不够。”

    宋征一点头:“我进入端阳城,人生地不熟,自然随你们拿捏。”

    欧冶放摇头道:“老夫没有那么自大,以为自己可以随意拿捏堂堂五州巡察使。老夫只是觉得,到了自己的地头上,很多事情做起来方便,比方说引导大人入彀。”

    宋征又想了想,明白了:“引导?妙!这样说来,黄余然是你的人了。”

    欧冶放傲然道:“他一个在朝中毫无根基的文修,凭什么久居州牧之位?自然是因为我欧冶氏暗中支持。

    老夫原本的计划是,马大全在明,黄余然在暗,彼此配合将一些伪造的罪证安在你的头上。

    却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你进入端阳城,竟然屡有惊人之举,一天工夫就把马大全收拾了,老夫当时深深后悔,怎么选了这么一个蠢货合作!”

    马大全恼怒,却不敢发作。

    宋征皱眉:“马大全将燕雀有关的一应证据都留在原地,没有按照规定收缴,是家主故意卖给我的破绽吧?”

    欧冶放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宋大人果然目光犀利,这破绽本是留给你用来‘收服’马大全的。”

    按照他的计划,整个顺序应该十分合理顺畅:马大全当惯了土皇帝,对忽然凌驾于自己头顶上的宋征各种不爽,一开始必定不服气不配合。

    宋征初入端阳需要地头蛇配合调查,首当其冲的选择就是收服马大全。他发现马大全这个土皇帝的把柄之后,就可以借此要挟,马大全也就按照事先安排半推半就的从了巡察使大人。

    经过了这么一番过程,宋征就会自信的认为自己彻底收服了马大全,对他更加信任,方便马大全行事。

    “马大全被我抓了,你无奈之下,只好让黄余然冒险出面,将我引向巫山贼。”

    宋征对黄余然早有怀疑:他给出的巫山贼的情报,实在是太准确了。

    他还有个小疑惑:“可是你为什么要将我引向林竹丘吴家?”

    欧冶放无奈道:“你行动太迅速,打乱了老夫的计划。炸开妖冥口还要三天时间准备,便是老夫严令他们全力加速,也得两天时间。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你需要一个足够分量的对手,林竹丘吴家和肖震有旧怨,他们最合适。”

    “这么说来,”宋征道:“巫山贼也是你的手下?”

    欧冶放道:“只有五云岚是我的手下,他们的确是吴家暗中扶持的。”

    宋征抚掌:“对,正该如此。只凭吴家不足以庇护这么大一股盗匪在锡州横行数十年。可怜吴横天为人作嫁尚不自知。

    而巫山贼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谁,所以我手下的龙仪卫什么也审问不出来。”

    五云岚暗通欧冶放,流银山天毒田地暴露,欧冶放想到了关键人物于丹才就在流银山。

    于丹才是他通过九真社安排在马大全身边的联络人,也有监视马大全这个合作伙伴的用意。

    所以他下令五云岚,以抢夺天毒子为掩护,大焱龙吼轰击流银山,将于丹才炸死掐断这条隐藏的线索。

    同时将宋征的注意力引向林竹丘吴家,为炸开妖冥口争取时间。

    而五云岚被钟云岱所杀,他手下的巫山贼自然一问三不知。

    吴横天只道是五云岚贪图那些天毒子,也没想到有旁人暗中捣鬼,巫山贼早已不受他控制。

    九真社申元琦同样是欧冶放的人。宋征封了九真社,就是不让申元琦向他传递消息,但欧冶放一看九真社被封,就猜到宋征可能已经查到了什么。

    宋征继续道:“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在流银山中布置好,只要妖冥口被炸开,我们全都会汇聚于此,劫难之后龙仪卫必定封锁流银山,我们发现了下面那座山洞和燕雀的尸体,王钦差只要适时出现,从我身上搜出秘柜的符钥,那么这个黑锅我就背定了。”

    欧冶放承认:“马大全入狱后,老夫和他紧急磋商,重新布置了一番,那些证词和龙仪卫中的灭口记录,也就是那个时候布置的。

    而最初的计划,本是等你进入端阳,上官阁老会上书陛下,列举一些证据,说你有勾结华胥古国接应燕雀的嫌疑,陛下仍旧会派来钦差,钦差也还会是王大人。”

    发生了马大全的事情,他们更改了借口,显得更加顺理成章,连肖震也没怀疑。

    他将一切说完,肖震一声冷哼:“可惜你这一番天大的谋算,却仍旧一败涂地!欧冶放,你的事儿发了,龙仪卫冥狱走一趟吧!”

    欧冶放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肖震道:“肖大人,你宦海沉浮多年,怎么还是不能把握其中真髓?

    你以为今日的龙仪卫还能这般权势滔天霸道蛮横?你的一切皆来自于陛下,陛下有意撤换你,你就什么也不是了。想抓我?可笑!我欧冶氏故旧满天下,朝堂重臣、镇边大将、资深镇国,有多少人受过先祖的恩惠?

    这些且不说了,宋征你还记得你给雷敏之出的主意?”

    雷敏之前番在朝堂中的活动,保住了性命又保住了乌纱帽,早已经落入有心人的眼中,并且暗地里传开了。

    宋征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难看。

    “不错,雷敏之可以送礼,我欧冶家更可以。老夫进来之前,已经命家里人打开宝库,挑选重宝送往京师。此时京师中我欧冶家的子弟已经开始拿着礼单拜访各位朝廷重臣,他们都会为我欧冶家说话。”

    欧冶氏的宝库中,可都是欧冶公亲手炼制的宝物,低阶灵宝都没资格存放进去,这些宝物面前,谁能不动心?

    端阳发生的一切,即便是铁证如山,欧冶放咬死了不认罪,甚至反诬宋征和肖震陷害忠良,那么真正的关键就是朝廷里谁的声音大了。

    毫无疑问现在是上官会和欧冶家。

    欧冶放笑着对王清和说道:“况且,钦差大人回京之后会怎么对陛下报告呢?”

    王清和也笑了:“欧冶氏忧国忧民,锡州州牧黄余然尽心竭力,然则龙仪卫上下腐败无能,屡犯大错,却不思悔改,反而构陷忠良,妄图为自己替罪,实在是罪大恶极,死不足惜。”

    “哈哈哈!”欧冶放和王清和一起大笑。欧冶放说道:“谢钦差大人秉公断案,欧冶氏宝库中,必有大人一件高阶灵宝。”

    范镇国怒不可遏,却被肖震冷着脸拦住了。

    他们在欧冶放的小洞天世界中,欧冶放暗中提防,他们的谈话在这个世界中不能被法宝录下来,也就是说欧冶放再嚣张,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肖震深吸了一口气:“本官回京面圣!”

    “肖大人走好不送!”

    范镇国护着肖震和宋征出了欧冶放的小洞天,三人面沉如水,一言不发的返回端阳城。随后,欧冶放三人郎笑着走出来,这一番交锋谁胜谁败不言而喻。

    龙仪卫上下憋闷之极,而端阳城各方势力则是心中了然:前番传言龙仪卫即将失势,肖震就要到台,恐怕是真的。

    也有不少人暗中愤怒不已:欧冶放做下这等事情却能够安然无恙,这天下还有公理可言?

    容世良暗中得意问大儿子道:“如何?为父所料不差吧。”

    “父亲英明,高瞻远瞩,非孩儿所能及也。”

    宋征和肖震返回端阳城的时候,正好遇上申元琦和廖合凯赶往流银山,迎面遇上了,申元琦停下来故作关切:“龙仪卫两位大人为何狼奔豕突如此狼狈?哈哈哈……”

    他长笑而去,得意满天。

    肖震皱眉,范镇国有些忍耐不住了,肖震却道:“范公不必和此等小人一般见识,他针对的是我和宋征,不敢冒犯镇国强者。”

    说话间,三人落回到了镇山卫衙门中,关上门肖震慢慢坐下来,深深思索许久没有开口。

    “宋征,你回石老大人哪里去吧……”

    宋征打断他问道:“大人之前在朝中的安排没有把握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