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七十四章 真相复杂(上)第二更!求月票
    地脉、灵兽缺一不可,宋征恰好都有。地脉隐藏极深不易寻找,宋征初来乍到,若没有这座井院,他想要找到必定花费一番力气,而且寻找地脉一定会让其他的世家宗门警觉,尽管灵兽难寻,也说不定就有人会想到此节从而暗中戒备,他就难以得手。

    所以索性花了三万元玉,让欧冶家占个便宜。

    “本官的战兽进入你欧冶家本宅暗中观察,当本官在九真社当众说出于丹才的名字,果然有人通知你,你手下四大亲信老祖之一匆忙去找你商议,进一步证明了你们欧冶家和这件事情的关系!”

    “而本官在九真社,同样暗中留意,以阴神手段找到了那个向你们传递消息的人,欧冶家主当然知道是谁吧,不错,萧老梅,他的口供本官已经拿到,这是你欧冶家谋划此大案的第一个有力罪证。”

    欧冶放仍旧显得镇定:“诬陷之言。”

    王清和也跟着道:“只是证人证言,不足以取信。”

    宋征冷笑瞥了他一眼,马大全陷害他,全都只有所谓的“证言”,连证人都没有了,他却深信不疑,现在轮到宋征,他就觉得“不足以取信”了。

    但宋征在此关节不跟他们多做计较:“不错,正好乘此机会教钦差和马大全知道,任何一件案子必要人证物证齐全才能定罪。马大全你这龙仪卫千户也是白做了,只有口供就想拿下江南五州巡察使?”

    马大全刚刚讥讽了杜百户,现在就被宋征报复回来,一张胖脸憋得紫红,倒是杜百户心中一暖:自家大人是个护短的。

    “诸位稍等片刻,算算时间,家里的小东西也该把有力的罪证从欧冶家带出来了。”

    欧冶放脸色一变,喝道:“宋征,你擅闯我欧冶家本宅,欺人太甚!”

    宋征笑了:“欧冶家主有些慌了吧,你猜猜本官要带来的是什么罪证?”

    欧冶放思绪一转,本宅内并未存放什么和本案有关的东西啊,甚至这件事情的谋划一直没有留下什么物证,该处理的人,比方说那个于丹才,借着巫山贼之手已经除掉了。

    于是他冷笑道:“宋征,莫要以为你是五州巡察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欧冶家朋交故旧遍布天下,不是你能随意拿捏的普通人家!等你下狱之后,老夫一定会让你后悔曾经藐视我欧冶氏!”

    而此时,官道上,小虫被老爷催促的急了,嘶吼一声亮出了身躯,数百丈的巨物轰的一声出现,吓得周围行人惊叫着跌倒在了路旁。

    小虫拼使着力气一阵癫狂游走,回头看了看,才过去了七八里,顿时一阵哀叹:最近吃的着实有些多了,可能……稍微长胖了一点点。

    它哼哧哼哧的窜到了流银山,远远就被人发现了:“好大一头荒兽!”

    “瞎眼了,那是我家大人的灵兽!”豹韬卫众人倍感骄傲,点头哈腰的迎上去:“兽爷,您来了,快点些大人等急了。”

    小虫对着这些谄媚的家伙,口水差点流出来:香甜扑鼻啊。

    它强行克制住了,记得老爷吩咐的正事,急忙到了山洞附近,世家宗门们这才晓得,宋征原来还是隐藏了实力,竟然还有一头一阶灵兽没有暴露!

    宋征看到小虫明显胖大了一圈的身子,皱眉喝问道:“贪货,东西可曾找到?”

    小虫连忙点头,一张口吐出一口黑沉沉的棺材来。咚!棺材一落地,顿时一股寒霜从四周散去。

    看到这具棺材,欧冶放的脸色终于变了。王清和隐隐感到不妙,低声询问马大全:“这棺材是怎么回事?”

    马大全茫然不知,只能看向欧冶放。

    宋征道:“燕雀的尸体青白,诸位想必都看到了,这是长期冰冻以防止腐烂的结果。在场的多有大修,痕迹互相对照,轻而易举的就能辨认出来,燕雀的尸体一直保存在这具寒玉宝棺中,而这口寒玉宝棺就是从欧冶氏本宅找到的。

    寒玉宝棺上有欧冶氏制器的标记,另外诸位如果不信,我们可以一起去欧冶氏本宅搜查,那边还有清晰地痕迹。”

    欧冶放第一反应就是暗中通知家里,将之前摆放寒玉宝棺的地方毁了。但宋征朝端阳城方向道:“辛苦钟前辈了,万万不可让欧冶氏毁去了证物。”

    钟云岱的声音在端阳城上空响起:“小友放心,有老夫在,他们不敢擅动。”

    众人这才注意到,钟云岱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欧冶放也没有想到,一具棺材左右了大计成败。他的确忽略了这个细节,也没想到宋征只从尸体上的一个表象,就猜到这尸体长期存放在寒棺当中。

    小虫一直藏在欧冶氏本宅,宋征见到尸体之后,联想到之前的一些线索,立刻明白了,通知小虫搜寻可以保存尸体的宝物,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这口寒玉宝棺,然后全力赶来流银山。

    整个流银山的宗门世家一起看向欧冶放,有的震惊、有的愤怒、有的意外、有的惋惜、有的遗憾……

    终于有人出面,怀着最后一丝侥幸问道:“欧冶家主,宋大人说的……都是真的?”

    欧冶放闭口不言,冷面如湖,谁也不知他此时到底心中是何想法。

    王清和一阵尴尬,他带着上官次辅的命令而来,一定要定罪宋征,进而牵连肖震,可是原本大好的局面,现在看来却是宋征就要反败为胜,他不知回京后,如何跟上官会交代。

    马大全则是心头慌乱,一双眼睛四处乱转,想要找个机会溜走,却不料齐丙臣已经用气机将他锁定,顿时一阵绝望。

    宋征升起了自己的五州巡察使大印,凌空威压,他上前几步,看着欧冶放问道:“虽然知道是欧冶家主做的,但本官还是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勾结华胥古国,可是燕雀来了之后,却被你杀了。”

    杜百户费解:“是他杀了燕雀?”

    “本官找到了当日周家接送燕雀去骁山的老车夫,不论是马车里、如归客栈还是骁山脚下,都没有燕雀的魂魄痕迹。

    本官当时十分不解,但后来想明白了,燕雀当时其实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且死了很久,尸体内都没有魂魄痕迹了。”

    宋征当时第一反应是,有镇国强者出手,彻底抹去了燕雀的魂魄痕迹,只有这样自己的虚空神镇配合天降真灵露才会一无所获。

    可若是有镇国强者,大可以护送着燕雀一路上京,哪里会有这许多麻烦?

    后来他忽然明白了:燕雀当时已经是一具尸体,死去多时,自然不会留下魂魄痕迹。

    有人以秘术操控尸体,冒充燕雀行事。“燕雀”之前多次接触各方势力,是故意引起龙仪卫的注意。

    老车夫听到燕雀声音有些奇怪,不是所谓的华胥古国的口音,而是因为操控尸体开口,有些生硬罢了。

    所以他今天看到燕雀的尸体,泛着青白,立刻就想到了冰封尸体的宝物。

    “你又为什么要打通妖冥口,引来混沌天魔?你也是端阳人,难道愿意看到端阳生灵涂炭?”

    周围的世家宗门隐有怒气,无论如何在端阳城外炸开妖冥口,引来混沌天魔都是滔天大罪,甚至可能会连累到在场的所有人。

    在众多目光的逼视下,欧冶放平静冰冷的面孔上,却忽然浮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也罢。”

    他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一落,罩住了身边几人。

    宋征、肖震、范镇国、王清和、马大全都被他拉了进来,其余人等隔绝在外。

    “你们想知道?”

    他并无什么顾忌,侃侃而谈。原本他布置了如此庞大的一个计划,将龙仪卫指挥使、江南五州巡察使,和整个端阳城都算计了进去,心中难免得意,却无法对旁人言说,憋的有些苦闷。现在事已至此,正好一吐为快,并且并不如宋征所想,他就输了,相反他仍旧觉得自己赢了。

    “其实最初老夫的目的只是一头千丈左右的混沌天魔。先祖欧冶公留下了一个巨大遗憾,就是他只差了一丁点就能够炼制出一件圣物,可惜最后功亏一篑。先祖陨去之时,遗憾不能闭目。

    而我欧冶氏也因此不能够真正跻身七雄一流世家的行列,老夫和先祖一样遗憾。不过先祖曾晚年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炼化一头强大的混沌天魔——越强大越有可能让玄黄诸天罩成为圣物。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时日无多,来不及去寻找强大的混沌天魔了。

    老夫数十年来苦心孤诣研究之后推测,至少也要一头七百丈的混沌天魔,千丈最为保险。对于欧冶氏来说,圣物、这是一个不能抵挡的诱惑。”

    “我们就在端阳城,城外就有流银山妖冥口,老夫十年前就有这个打算,但是打开妖冥口如何控制?万一冲进来的混沌天魔太强大,我们欧冶家也要跟着覆灭。而且一旦被人知道是我欧冶家打开妖冥口,这一份罪责我欧冶家也承受不住。

    于是老夫又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推衍了无数次,才确定如何打开妖冥口,能够正好放过一头千丈混沌天魔。

    并且利用这十年时间,假意和外国勾结,获取他们的信任,让他们愿意与老夫联手进行一些里通外国的计划。

    呵呵,可笑那华胥古国,还真以为老夫堂堂欧冶氏之主,愿意卖国求荣,一群蠢货。”

    到了此时,宋征完全想通了:“你引燕雀过来做替死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