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七十三章 原来如此(下)第一更!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今圣上英明,竟然这么快就洞悉了他的狼子野心,王钦差来得极快,他不得以改变了计划。他剿灭了巫山贼;又暗中制造了这一场混沌天魔之乱,然后亲手扑灭——一切都是为了邀名,妄图以民意绑架朝廷,让朝廷投鼠忌器不敢处罚他。

    然后他将混沌天魔之乱栽赃给燕雀,把早已经被他杀死燕雀丢在这里,大家自然而然的就会认定,这一场劫难乃是华胥奸细制造的,他也就能够彻底和这个案子撇清关系了。”

    杜百户仍旧摇头:“那宋大人何不将符钥放在这尸体上?为何还要留着符钥?”

    马大全骂道:“愚蠢!符钥和秘柜怎能同时带在身上?”

    这似乎很有道理,不管什么人,要么只会带着符钥,秘柜暗中存放;如果带着秘柜,符钥一定会留在别处,否则秘柜就没有意义了,一旦被人抓住,就能立刻打开秘柜。

    杜百户一心维护自家大人,不自觉地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被马大全诘问住了。

    “宋征想来还有后续计划,由他找到符钥,又是功劳一件!又或者,不找到符钥,摘星楼的那些怪物中,也必定有人能够打开这只箱子,他的目的总能达到。”

    宋征一直静静的听他说着,整个“案情”似乎合情合理天衣无缝。王清和大喝道:“宋征,铁证如山,你还不肯认罪吗?”

    宋征看了马大全一眼,道:“布置严密,几乎毫无破绽,不是你这种悍匪性子能想出来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马大全冷笑道:“煮熟的鸭子嘴硬,竟然还是不死心。钦差大人,跟这等丧心病狂、卖国求荣的奸佞小人不必说那么多了,押入冥狱严刑拷打,下官保证不出三日就让他乖乖认罪。”

    宋征没有理会他,有些自顾自的说道:“我猜真正的幕后黑手就在外面,此时正以功臣自居,准备接受端阳百姓的感恩。”

    他一抬手,一股浩瀚的力量升起,宛如一只大手将洞顶整个托起来,山洞中的一切显露在流银山众人面前。

    “欧冶家主,还请过来一叙。”

    欧冶放以“玄黄诸天罩”收了最强的那一头混沌天魔,并没有马上离去,正在外面督促着欧冶家的子弟们打扫战场。听到宋征的呼唤,他有些意外飘然而至问道:“宋大人找老夫何事?”

    他此时开口说话,众人才注意到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

    宋征淡淡笑道:“谈一谈欧冶家主勾结华胥、祸乱端阳、陷害朝廷重臣的罪行。”

    豹韬卫众人惊讶看向欧冶放,肖震和范镇国等则是恍然:“是你!”

    欧冶放摇头笑道:“宋大人,你们刚才的话,老夫在外面也都听到了。大人既然做了就认了吧,敢做敢当还是条好汉,这般穷途末路之下,胡乱攀咬实在有失气度。”

    王清和也在一旁怒斥道:“宋征不要血口喷人,欧冶家主此次劳苦功高,乃是朝廷的功臣。”

    宋征一拱手:“请班公前辈出面。”

    班公燮站在不远处,宋征喊了一声,他心头微一犹豫。

    他重实利轻虚名,刚才不断听说肖震已经在陛下面前失宠,那也就意味着,宋征和肖震即便是逃过了今日之劫,日后怕是也会黯然收场,这个时候要不要站出去支持宋征?

    但这个念头只是稍稍一闪就被他否定了。

    首先他整个班公氏已经被打上了宋征的烙印,便是想要和宋征划清界限,别人怕是也不会认同。

    而且他想到了湖州白家,宋征能让白阁老倒台,这一次未必没有办法转危为安。

    于是他站出来道:“宋大人入端阳,在井院外面遭遇蛇眼的杀手。大人击毙杀手,从他身上搜出来了一些东西,其中之一便是这枚符钥。

    不过老夫要说的不是这个,宋大人击毙杀手的时候,感应到一旁还有一个蛇眼的成员,他负责协助和接应。

    此人身上也带着冰心锁,他以为宋大人对他毫无所觉,却不知大人只是想要留下这一条线索。”

    那人当时以为自己身怀冰心锁,又并非直接对宋征产生杀意,所以宋征没有发现自己。但他不知道,宋征合照层次的阴神,对附近对自己怀有恶意的灵魂格外敏感,又怎会漏掉他?

    “宋大人请老夫暗中跟踪那人,查清楚是谁雇佣的蛇眼。不过蛇眼不愧是灵河东岸排名前五的杀手组织,的确很难对付,老夫很是花了些时间和手段,才确认了雇主到底是谁。”

    他看向了欧冶放:“欧冶家主应该很清楚,因为雇主正是你手下四大心腹老祖之一。

    你们给了超出正常价格六成的酬劳,请蝰一暗杀宋大人,并且将符钥交给蝰一,告诉他杀了人之后,将这枚玉符放在尸体上。你们给蝰一和蛇眼的说辞是,杀了朝廷重臣,留下玉符是故意留下一个误导的线索,免得连累到你们。

    但实际上你们知道蝰一根本不可能杀了宋大人,目的只是让一个替死鬼将这枚符钥送到宋大人手中。”

    班公燮说完,微微一点头退了回去:“老夫可以证明的,就是这些。”

    欧冶放摇头冷笑:“想不到堂堂中古世家,竟然为五斗米折腰,一家之主不要面皮为卖国求荣的奸臣作伪证。”

    王清和也冷笑道:“一面之词而已,毫无价值。”

    宋征又道:“当然不止班公前辈一人的证词。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堂堂端阳第一世家,下官怎能不谨慎?所以得到班公前辈带来的消息之后,下官立刻找了秘谍来询问。”他微笑看向欧冶启:“家主恐怕没有想到,你家中也有我龙仪卫的秘谍吧?”

    马大全在一旁皱眉:“不可能,我镇山卫不曾在欧冶家安插秘谍,欧冶公德高望重,如此做必定引起端阳民愤。”

    欧冶放也是暗中冷笑,镇山卫在端阳城的所有秘谍,他一清二楚。

    宋征冷笑:“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跟欧冶放一丘之貉罢了。”

    “而且本官刚才说的是龙仪卫的秘谍,并不是你镇山卫的。潜入他欧冶家的,乃是龙仪卫暗中监视你马大全和镇山卫的秘谍,代号千面人!”

    马大全哑口无言,欧冶放的脸皮也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宋征又看向欧冶放:“贵公子欧冶启最近宠爱的清倌人鸽儿,便是我龙仪卫的千面人之一。”

    欧冶放脸上绷不住了:“是她……”

    鸽儿是吴横江介绍给欧冶启的,他命人暗中调查过了,身份没有可疑之处,却不料竟然是龙仪卫的秘谍。

    他和儿子几次谈话,都是鸽儿在一旁伺候的!

    宋征冷笑道:“你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自以为算尽天下人,却忘了龙仪卫才是这天下最大的秘谍组织吧,哼!”

    “本官立刻和鸽儿会面,她告知本官一些细节,虽然不是直接的证据,但也足以证明你欧冶家的确有大问题。”

    “但还是那句话,欧冶家非同小可,欧冶公当年德高望重影响深远,本官不能不慎重,没有直接的证据,怎敢动你欧冶家?”

    “所以本官前往九真社调查于丹才,这连环计的第一环,名叫打草惊蛇。本官在九真社,却有本官的战兽暗中潜入了你们欧冶氏本宅观察动静。”

    欧冶放当即冷笑不屑:“不可能,我欧冶家奇阵笼罩,浑然一体,任何人潜入进来都会被发现。”

    宋征说道:“这倒是真的,还好本官进城之时便有安排,买下了你们欧冶氏最后一座井院。”

    周围人皱眉不解,宋征进一步解释道:“井院都坐落在地脉之上,而整个锡州的地脉彼此之间互相联系。尽管后来井院下的地脉都逐渐转移,可就好像一条大河,即便是后来改变了河道,以前的河道终究和别处的土地是不同的。

    而井院下的地脉痕迹,就像是一种便利,配合上灵兽天生的神通,就可以穿过奇阵封锁而不被察觉。”

    欧冶放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明白了:因为这种封锁宅院的灵阵,势必都会借助地脉之力,其一可以增强奇阵的威力,其二可以节省元玉的消耗。

    而若是有能力顺着地脉进来,的确比别处要便利一些。配合灵兽的天赋神通,的确可以无声无息的穿过自己的奇阵封锁。

    他冷笑道:“原来你一进入端阳城,就开始算计我欧冶家了。”

    “非也,”宋征道:“本官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谁家更有嫌疑,只不过欧冶公的井院被各大势力买去,有不少拆了重建,成了深宅大院,甚至成了某些大世家的本院;而端阳城内绝大部分世家宗门的本院,都在灵脉之上,那座井院就好像是个入口,可以更加便利的潜入侦查,又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本官才愿意花三万元玉买下来。”

    流银山中,世家宗门听了恍然大悟,不由得暗自惭愧,当初他们都因此嘲笑过宋征,此时宋征当众说出来,他们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好在这些老修们脸皮都极厚,也看不出来尴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