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九章 妖冥口(下)第三更求月票!
    “宋征!”廖合凯怒火攻心,大吼一声追赶上来,宋征飘然回身,一股气势凌空升起,对着廖合凯迎面碾压而下,刹那之间好似一盆冰水从廖合凯头顶上浇下去,让他从三伏酷暑掉进了万年冰窟之中。

    他锡州三彩中最出色的黎声笛境界也不如宋征,更何况区区廖合凯?明见境后期而已。

    宋征满意的点点头,虚空神镇配合自己天尊实力的气势,果然“强行冷静”效果极佳。

    “可怜的井底之蛙,”他伸手虚抓,廖合凯在他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凭空升起。他摇头叹息而去:“你怎么就不明白,九真社在龙仪卫眼中,就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廖合凯憋得满脸通红,等宋征走了好一会儿,他才扑通一下子摔了下来,然后赶紧抓出一枚同音骨符,哆哆嗦嗦的:“申父,快回来吧……”

    ……

    宋征走回大堂,散修们鸦雀无声,黄余然带着众人都在等着他,宋征一笑,道:“准备一间屋子,我要和申元琦谈一谈。”

    众人凛然,显然宋征把堂堂万里无踪给传唤了回来。

    龙仪卫迅速清空了一间屋子,四处安置阵桩,以奇阵笼罩,一片严密。

    做好了这些,范镇国悄然出现,随手一丢一个人从虚空中掉落出来。宋征起身来肃然一拜:“多谢范镇国出手。”

    后者冲他摆摆手一笑,转身而去。外间没有一个人察觉到镇国强者来了、镇国强者又走了。

    而跌落出来的那人却一脸茫然:“宋大人,小老儿犯了何罪,为何要……”

    宋征朝他一摆手,以神通封了他的言语能力,而后伸出左手,一旁的龙仪卫送上飞快准备好的资料。宋征将这一叠资料都丢在了那人面前,有些懒散道:“东野郡散修萧老梅,你的一切资料都在这里,你有几个亲人,多少朋友,外室几人,子女几人;你先看看,我龙仪卫调查的可还准确。”

    宋征来九真社走的是一步连环棋,行的是计中计。

    调查于丹才当然是第一目的,这一目的实际上也是“打草惊蛇”之计。

    他暗中安排了小虫监视某一处地方,以证实从班公燮那里得到的情报。若是班公燮的消息真实准确,这边蛇一惊,就会向外传递消息,小虫监视的人就会收到消息。

    他在众人面前大声说出“于丹才”的名字的时候,以虚空神镇暗中监视,找到了向外传递消息的那一个人,就是眼前的萧老梅。

    小虫也传回了消息,班公燮没有弄错。

    而后他威逼廖合凯,尽量转移众人的视线,暗藏在他后面的范镇国出手,悄然将萧老梅捉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萧老梅哆哆嗦嗦的看过了资料,眼中涌出了一片惊恐,因为这份资料里,竟然还有他藏得最隐秘的一名女子,这女子乃是他以奇药培养十年,随后选了一个特殊的时辰与之交合受孕,怀孕三年后生下一个婴孩。

    这婴孩极为特殊,痴痴傻傻,却有着罕见的根骨和资质,是他给自己准备的“鼎炉”,若是他到了寿元耗尽无法突破的那一刻,他会兵解占据这婴孩的身体。

    这婴孩本就是他的骨血,魂魄契合完美。

    宋征轻轻敲着桌子,萧老梅身上的禁制解开,他颤抖着跪拜下去:“大人想知道什么?”

    “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

    “小人知道的实在不多,但小人分析,他们所图不小,除了端阳城中的布置,他们在流银山妖冥口,还有一伙人……”

    宋征怒然大动:“妖冥口?丧尽天良!”

    ……

    万里无踪申元琦沉着脸走进了九真社,面对宋征把双手一抬:“宋大人可是要缉拿申某人?来吧,申某人束手就擒就是了,我九真社对大人来说,可以随意拿捏,不用什么证据就可以随意抓人。”

    宋征此时因为妖冥口心情极为恶劣,森然道:“你这番言语便可以看出来,心中对龙仪卫、对朝廷怀有极深的怨怼,而你又是一方大势力的掌控人之一,本官拿了你,也说得过去!”

    申元琦脸色一变,强自道:“申某人对朝廷忠心不二,只是对宋大人你有些看法而已。”

    “那就好。不过对本官有看法,你也得忍着!”

    申元琦脸上怒色闪了几闪,果然还是忍了下去,冷冷道:“大人有什么要问的,开口吧。”

    “于丹才到底是谁?”宋征冷冷问道。

    黄余然等人已经告辞离开了,毕竟宋征要审讯申元琦,他们留下来万里无踪的面子上不好看。

    申元琦正要开口,宋征强调了一下:“想好了再回答,你的回答,关乎九真社的存亡!”

    申元琦心中冷笑,淡然道:“他曾是我九真社的散修,可是后来攀上了你们龙仪卫的高枝,早已经脱离了九真社,是你们龙仪卫的小旗了。

    怎么,难道龙仪卫收人之前不会进行调查吗?大人反倒来问申某人了?”

    宋征不再多言一句,起身来朝外走去。等到了门口,他忽然转身来道:“申元琦,你记住本官刚才的话:你的回答,关乎九真社的存亡!”

    “而你,答错了。”言罢,他霍然而去,如龙穿空。

    申元琦在他身后连连冷笑,等宋征带着龙仪卫全部走出九真社,廖合凯才心有余悸的从秘库中出来,站在申元琦身边问道:“申父,没什么问题吧?”

    申元琦显然已经提前知道了一些什么:“无妨,不过是忍他一时之气罢了。龙仪卫、肖震、宋征,都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他还敢用所谓的权势来威胁我,哼哼,当真可笑,圣旨时间一到,就是他们免职斩首之日!

    今后,是上官大人和金銮卫的天下了。”

    廖合凯长松了一口气,展颜笑道:“那就好……”

    宋征从一出面,就牢牢压制他,让他感觉到无论从哪一方面相比,自己和他都有着天与地一般的差距。这对于已经习惯了作为锡州最著名的天才,每时每刻被别人夸赞吹捧的“散修少主”十分不舒服。

    终于,这个祸害要完蛋了。

    外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几名散修:“真人、少主,大事不好了,龙仪卫封了咱们九真社,任何人不得进出!”

    “什么?”两人吃了一惊,出楼一看,巷子外三百龙仪卫正在将一枚枚阵桩打入九真社外的地面,片刻之间已经足有三千阵桩落成,连成了一片威力绝伦的奇阵——整整三千阵桩,威力已经堪比高阶灵阵!

    而且在奇阵之外,居然还有一枚龙仪卫大印镇压。

    廖合凯看到那是宋征的大印,不由得摇头鄙夷道:“果然年轻,行事轻浮,如此对我九真社,恐怕是感觉被落了面子,强行要拿捏住我们。”

    可是经历了更多江湖风浪的申元琦却隐隐感觉不安,他尝试着向外联络,可是无法成功。就在这时,一名心腹手下慌张而来,在他身边低声道:“真人,萧老梅不见了。”

    “什么!”申元琦大惊,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他下意识的想要杀出去通知那人,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样冲出去,说不定就让宋征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人。

    他按捺住了心中的惶恐,灵元转了三转镇定下来,心中暗道:那人一向机敏慎重,九真社这边的动静他肯定已经知道了,自会警觉,做好布置,自己不能自乱阵脚主动暴露。

    他对着身边的散修一挥手,朗声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既然宋大人要囚禁我等,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安心修行,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

    宋征出了九真社,直奔流银山。

    他没指望申元琦会杀出来,带自己找到幕后主谋,因为他已经确定,这一次的对手分外狡猾,不会露出这等破绽。

    路上他跟班公燮会合,后者面色凝重:“竟然真有人做出这等事情?”

    宋征感谢道:“这次又要劳烦前辈。”

    班公燮摆手:“此等事情老夫义不容辞,大人不用客气。老夫只是担心,我等势单力薄,恐怕难以完全消弭此次灾祸……唉!”

    宋征也是面色严峻,曾百户迎面而来:“大人,还没有找到!”

    ……

    端阳城中,一座古木森森的大宅深处,有老者声音低沉而沙哑:“他封了九真社?”

    年轻人道:“他从进入观东巷开始,就一直遭受九真社的冷遇,孩儿看他虽然面色平静,但一言一行无不霸道凌厉,显然心中怒气已满。

    而申元琦必定不会告诉他什么,他自然更加愤怒。这么做恐怕是发泄一下……”

    老者却摇头:“你小看他了。想一想我们之前的计划,原本简单明了,直达目的,我们也有八成把握。

    可是自从他介入此事,却不断发生意外,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年轻人有些担忧:“他发现了什么?”

    “至少他找到了九真社。”老者道:“不过还是晚了一些,大势已成,他无力回天了。”

    年轻人笑道:“父亲说的是,那么王大人那里是不是也应该发动了?”

    老者点头:“是时候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