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七章 九真社(下)第一更
    九真社在观东巷内有一座楼,作为他们的总坛,除了兑换玉印之外,日常也有散修在这里聚会,每逢初一十五,这里还有特定的“修真集”,散修们聚在一起彼此交易所需。

    而每三个月一次的“大集”,就连城内的那些大世家宗门的弟子也会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宋征带着人来到了观东巷口,却发现本来应该冷冷清清的巷子,今天却显得很热闹。九真社内修士来来往往,不过大都很年轻。

    有四名手臂上挂着九真社玉鉴的修士站在巷子口,看到宋征一行人明显有些忌惮,却仍旧上前客气问道:“龙仪卫诸位来此何事?今日是我家少主的‘白歌会’,还请给个面子。”

    宋征身旁,李三眼上前朗声道:“去告诉廖合凯,龙仪卫江南五州巡察使宋征大人驾临!”

    那四名散修脸色大变:“大人请稍后,我们马上通报。”

    一旁的散修也都听到了,原本他们都下意识的离着龙仪卫这群人远一点,现在更是又躲开了半丈,最外围的那些散修,已经靠墙站着了。

    倒也有几名热血散修在远处高声叫好:“宋大人剿灭巫山贼,为我锡州除一大害,乃是龙仪卫新气象,国之栋梁!”

    宋征一笑,称赞的话谁不爱听。

    九真社内,高朋满座热闹喧哗。几十名轻纱短裙的侍女穿花蝴蝶一般,将佳肴、瓜果、美酒不断地送上来。

    一楼大堂内,几十张桌子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但宾客还在不断进来,另有十几名小厮正在几个管事的指挥下加桌子。

    二楼上只摆着几张桌子,大半都空着。

    二楼中央的一张桌子上,三个月前刚满二十四岁的廖合凯端然而坐,身边陪着几个端阳城内散修的俊杰,相谈正欢。

    另外的桌子上坐着几个人,略显得有些拘谨。

    白歌会乃是廖合凯出面主办的散修年青一代的聚会,四个月一次,在他的刻意经营下,这白歌会已经成了锡州境内年轻散修“向上”的一条捷径。

    他摆出了好客的姿态,任何散修都可以来,但想要登上二楼,得先露一手绝技,若是一楼众人齐声叫好,就可以受邀上楼,坐在廖合凯的身边。

    他的九位养父雄心勃勃,想要整合天下散修,廖合凯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当然也有着同样的志向。

    他最擅长的便是造势,这白歌会就是他的“势”,甚至等到以后,他年纪大了,这白歌会走出的任何一位散修,都是他的“门生”。

    到那个时候,他的声势甚至比一些大宗门还要大。

    今天的白歌会廖合凯仍旧高谈阔论,偶尔会被下面的散修们盛情相邀,表演一手绝技,定能引得众人一片欢呼赞叹。

    他开怀畅饮,和周围的年轻散修们相谈甚欢,不曾冷落任何一人。但心中却一阵失望,他在暗中观察登上二楼的每一个人——一楼的那些废物不值得浪费精力——可是却没有一个称得上“人才”。

    他不由得暗中一叹:散修比起大宗门的确差了很多。

    白歌会四个月一次,可是他往往一次白歌会都招揽不到一位真正的潜力散修。

    “今次这一万元玉又白花了,买个名声吧。”他心中暗道。正遗憾着,忽然一名手下飞快进来,显得有些慌张:“少主,宋征来了!”

    “宋征,龙仪卫!”周遭一片惊呼,如今这个名字在端阳城中可是如雷贯耳。

    廖合凯一皱眉,暗忖他来做什么?我九真社没有得罪他呀。但他将周围散修们畏惧、敬佩的神情收入眼底,心中忽然有了另外一层计较。

    他最擅长的便是借势。

    五年前,“锡州四骏”已经老去,民间逐渐有了议论声,应该评定新一代的年轻天骄。当时呼声最高的三人,乃是黎声笛、欧冶启和城西有仙道观的知守小道士。

    知守道士当时已经是明见境初期,比他年轻,六岁便在有仙道观著名的“道论会”之中脱颖而出,讲述道论让师兄们都为之痴迷,而且十年行善累积功德,在民间名声极佳。

    甚至当时还有呼声,要将知守道士排在锡州三彩的第一位,在朝日金云黎声笛之前。

    可是随后发生了“吴南坡事件”。

    吴南山是城外五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山,靠近官道的地方是一座小山坡。在锡州人热烈讨论“锡州三彩”热门人选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名邋遢老道,自己动手在山坡上搭建了一个破亭子,在亭子下面竖起了三只木板,上面各写着一道道门难题。

    这三道难题十分偏门,就算是朝天观的大修来了,也未必能解出来,路过的人也只当是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并没有怎么在意。

    可是廖合凯却看到了机会。他暗中指使人在城中推波助澜,将知守道士推到了锡州“道子”的高度上,所有人都以为锡州三彩的名额可以确定了,必定是道士知守、黎声笛、欧冶启。

    而后忽然有一日,有人开始在城里说,应当由知守小道士去解开那三道难题。所有人一想,正当如此,锡州道子,解开这三道难题不成问题。

    知守小道士被舆论所逼,无奈出城寻那疯道人,他去之前也是做了功课的,对早已经挂出来的那三道难题已有答案。

    却不料解题的过程中,那疯道人接连逼问,层层深入,知守小道士没料到疯道人竟然想的如此透彻,对答了几次之后,疯道人继续深入诘问,他就答不上来了。

    于是知守小道士狼狈而归,名声一落千丈。

    当时捧得有多高,现在摔的就有多狠。

    而廖合凯暗中观察,将疯道人的后续问题全部记下来,随后暗中从朝天观一位老祖手中买到了全部答案,在知守小道士狼狈而归之后的第三天,出现在了疯道人面前,一一从容对答,疯道人大喜过望,对他三拜后大笑而去。

    廖合凯凭此,成功超过了知守道士,名声如日中天,半年之后,锡州三彩出炉,他位列其中。

    当年他是踩着知守小道士上位的,那么今天……面对人人敬畏的龙仪卫江南巡察使大人,自己是否可以再次借势而起?

    若是能够将宋征踩下去,他必定会一举超越“朝日金云”黎声笛,成为锡州三彩之首。

    旁人或许会觉得他胆大包天,连龙仪卫的虎屁股也敢摸,但他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深知肖震在朝中已经深陷泥潭,随时可能倒台。宋征更是自身难保,完不成圣旨,就会被就地免职,说不定还要人头落地!

    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放过?

    等将来宋征免职、肖震倒台,他还可以暗中运作一番,将这一连串的事件,都归结为宋征今日在自己面前颜面扫地——九真社的廖合凯,是整个龙仪卫垮台的起始!

    这可是天大的名誉。

    他心中计较已定,便笑道:“宋大人剿灭巫山贼,为民除害,乃是我锡州百姓的恩人,快请他进来。”

    手下一愣,提醒了一声:“少主,宋大人亲至……”

    您是不是得出去迎接一下?

    廖合凯一摆手:“你速去请他进来便是。”

    “遵命。”手下去了。

    当即便有混在下面散修中的手下高声赞道:“少主不畏权势,铮铮铁骨,乃是我辈散修的楷模!”

    “说的是,少主好风骨。”

    廖合凯微微一笑:“我敬他为民除害,所以请他进来。可他龙仪卫臭名昭著,想要我亲自出迎,屈膝献媚,绝不可能!”

    周围顿时又是一片马屁声,散修们的思维被引导,很少有人意识到:其实,这只是一个礼貌的问题。无论如何,是廖合凯失礼了。

    在观东巷口,杜百户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恨声道:“大人,干脆杀将进去……”

    宋征瞪了他一眼,杜百户一缩脖子躲了回去。终于等到里面的人出来,四名散修躬身下拜,伸手相请:“宋大人请进!”

    杜百户愣了一下,旋即炸毛:“九真社当真如此自大?”

    宋征也是叹道:“江南五州第一官,原来在九真社眼中,也不过如此。呵呵呵。”

    他笑了笑,抬脚走了进去,路上对杜百户吩咐道:“传令各家,本官在九真社和廖合凯坐而论道,请大家过来一起谈一谈。”

    “是!”

    宋征走到九真社的时候,半空中已经有一道道遁光飞来落下。

    陈缚龙第一个赶到,大步闯入九真社。他乃是重刀氏之主,端阳城各大势力最年轻的掌舵者,那些散修都认得他,当然不敢阻拦。

    而后是黄余然,州牧大人很给面子,丢下了公务立刻赶来,远远便笑道:“宋大人好雅兴,这白歌会我倒是听说过,今日跟大人一同亲眼见识一下。”

    散修们便有些不淡定了,白歌会充其量只是在年轻散修中有些名气,不论是陈缚龙还是州牧,相对于年轻散修来说,层次都太高了,这样的大人物驾临,他们压力极大,尤其是那些有志于进入大世家和官府的散修,生怕自己有什么不好的表现落入两人眼中,战战兢兢不敢乱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