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五章 杀狐(下)第二更
    钦差把脸色一冷,双目如刀看向宋征:“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一个龙仪卫连朝廷一品大员的家属也要欺压?”

    宋征淡淡道:“并非如此,吴家只是有些嫌疑而已,我龙仪卫也并没有收押吴横江,不过吴家主愿意将弟弟送来配合调查,倒是给了我们便利。”

    “嫌疑?”吴横天眼神逼视:“若不是我二弟走得快,恐怕就要烈焰狂龙临头了吧?”

    王大人怒问道:“宋征,你老实说,到底有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吴家的确和巫山贼有联系?”

    宋征默然不语,终究还是只能轻轻摇头:“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王大人两步抢上前来,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你这黄口小儿可知道,你这样无法无天,会在朝堂上掀起轩然大波?胆大妄为!若不是陛下给了你三天的时间,本钦差现在就斩了你!”

    吴横天在一旁冷笑:“宋大人,我知道你横行霸道习惯了,可是这里是端阳,不是湖州城,我们锡州人铁骨铮铮,不是湖州那些软骨仔。”

    王钦差一甩袖子去了:“你好自为之吧!”

    吴横天也跟着他一起走了,吴横江虽然一身枷锁,但是离去的时候,却故意看了宋征一眼,得意一笑。

    宋征一言不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杜百户和曾百户赶紧挥手,让大家各回岗位。只是整个豹韬卫上下一片憋闷。杜百户更是发现,原本已经收服的那些镇山卫,似乎人心浮动,差事办的也不怎么用心了。

    “一群二五仔!”他暗骂一声,本想去跟大人禀报一下,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去烦大人了。

    宋征回到房间中,意外看到了肖震,身后站着范镇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肖震坐在桌子旁,很不见外的翻出来了宋征的好酒,自斟自饮了几杯,等宋征过来在他一边坐下,这才放下酒杯淡淡道:“感觉如何?”

    “愤懑。”宋征暗中咬牙:“我们都知道是吴家,可偏偏拿他们没办法,堂堂龙仪卫还要被人欺上门来!”

    肖震点点头:“你跟我来。”

    他起身来带着宋征去了冥狱,冥狱中李三眼正在对那些巫山贼严刑拷打,看到自己大人和指挥使进来,连忙窜过来伺候着:“指挥使,大人,这地方一片腌臜,您们何必亲身而至,要问什么交给属下就是了。”

    肖震没理他,环视一圈,挑了一个巫山贼,伸手一点:“就他了。”

    这名巫山贼立时被一股力量牵引,身上的枷锁脱去,却被大力量禁锢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入了肖震手中。

    肖震也不知施展了什么神通,一抓之下这人“缩小”到了玩偶一般,被他拿捏在了手中,然后带着宋征往那个外走:“出去转一圈。”

    宋征一头雾水,跟在肖震后面。到了外面,肖震朝范镇国一点头,后者吐出剑丸来,凝聚了遁光将三人一同卷起,瞬息千里已经来到了一片特殊的区域。

    下方,一片碧绿苍翠的大地上,有一尊巨大的山丘,其形如狐,上有玄气笼罩,下有地脉接引,风聚云涌,日月钟灵,上面长满了玉翠竹,气象万千一片宝地。

    宋征一愣:“这是……林竹丘?”

    肖震示意,范镇国带着大家落下来,肖震把手里的巫山贼往外一丢,扔出去老远直奔林竹丘而去。

    那名巫山贼在半空中便被解除了身上的禁制,活动了一下身躯正想要逃走,忽然看到将自己捉来此地的那个官儿抖动肩膀,松活了一下筋骨,然后从身后的虚空中,抽出来一只宝剑。

    这剑上有七枚天印,印文深奥神秘,似乎是七道阶梯直通大道!

    剑柄上有七龙盘绕,每一枚细小的鳞片都是一枚古老的符文。七龙宛如活物,在剑柄上不断游动,那一枚枚鳞片符文闪烁明灭,凝聚天地真意,接引周天诸力。

    肖震拔剑而出,一剑斩去。

    虚空震颤、天地似乎就要破碎。

    巫山贼眼看着那一剑冲着自己来了,吓的魂飞魄散却根本无可躲闪,他一声惨叫在这惊天一剑当中灰飞烟灭,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而这一剑杀灭了巫山贼,却仍旧气势如虹奔腾如浪,洪流滚滚轰的一声撞在了吴家的禁制奇阵上。

    一连九层奇阵的光芒瞬间破碎,剑光汹涌的落在了林竹丘上。

    玉翠竹成片的焚化,灰飞烟灭,剑光重重的在林竹丘上留下了一道长达两百丈的焦痕。

    虚空当中,似乎有一只白狐发出凄厉惨叫,林竹丘原本的宝地气势为之一变,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破损了,天地间风云涌动,山川扭动变形,气势南泄,不可挽回。

    “啊——”

    吴家直至此时才反应过来,吴横天、吴横江兄弟俩都还在端阳城中,留在家里的族老们一涌而出,两眼血红狂怒:“是谁!狗胆包天坏了我吴家宝地?我吴家要你诛灭九族!”

    肖震凌空升起,身后范镇国一剑横压,克制住了整个吴家修士。

    肖震一脸歉意,收剑在身后,对着众人抱拳一拜,诚恳道:“在下龙仪卫指挥使肖震,因追缉一个逃脱的巫山贼,在此地发现了,故而出剑一战,却不料失手,剑光落入了吴家领地,万分抱歉。

    此次损失多少,我龙仪卫一力承担,还请吴家之主前往镇山卫衙门相商,列出个单子来,损失了什么,我们照价赔偿。”

    他看向吴家众人,轻轻一笑:“告辞。”

    范镇国把遁光一放,卷了三人施施然返回端阳城。后面,吴家众人傻眼,片刻之后才一片慌乱的喊叫着:“快通知家主。”

    宋征他们还没有落地,就见吴横天、吴横江两人气势汹汹的迎杀上来:“肖震,你欺人太甚,我吴家跟你不死不休!”

    肖震一脸淡然,范镇国向前,轻松拦住了两人。

    “吴横天,本官不过是一时失手,谁也没有料到会有巫山贼逃脱,本官对你吴家极为歉意,已经说了损失多少我们照价赔偿,怎的还泼妇一般纠缠不休?”

    吴横天怒道:“那是我吴家的根本宝地!坏了那宝地,我吴家必定衰落,这是生死大仇!”

    肖震皱眉:“根本宝地?我只听说过洞天福地,这所谓的宝地……是什么意思?另外吴横天,你身为吴家之主说话也要注意一点,一座小土坡就能决定你们吴家的兴衰?这么说来,你们吴家全靠着这一座小土坡,吴家人都是废物了?”

    吴横天咬牙切齿,也知道自己刚才怒而失言,有些事情心中有数但不好说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了心头愤怒,冷冷看了三人一眼:“今日厚赐,他日必有所报!”

    肖震却冷笑道:“吴家主今日所赐,我今日已报。并且、他日宋征也必有所报!”

    “好、好、好!”吴横天咬牙切齿,带着弟弟转身飞遁而去。

    宋征自始至终满心震撼,一直到了这会儿,才吐出一口气来,躬身一拜:“谢大人!只是这样做会不会给您带来麻烦?”

    肖震一摆手:“吴横天狡诈凶狠,自命枭雄,哼哼,可是他以为他是谁?敢这样欺辱我肖震的人?”

    范镇国带着两人落在了镇山卫衙门中,所有的龙仪卫一片欢腾,虽然大家都没说为什么这么开心,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

    即便是那些刚刚收服、之前有些心思浮动的镇山卫,此时也真正找到了身为龙仪卫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咱们龙仪卫就是牛逼!

    一路上,所有龙仪卫见到肖震全都躬身问安,极为崇敬爱戴。肖震一路微笑,等进了屋子坐下来,这才对宋征道:“你在这个位置上,以后会遇到更多比吴横天还要难缠的对手,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宋征点头,汲取了这一次的教训:“谋定后动,不疾不徐,证据为网,牢固不破,一旦收网让他们无处可逃。但收网之前不可打草惊蛇。”

    肖震摆摆手:“不对。”

    宋征一愣:“不对?”

    “你还是不明白。”肖震走过来,掸了掸他身上的官袍:“我今日亲自跑一趟、斩他一剑,就是要告诉你:你是龙仪卫,你是肖震的心腹,你是有大靠山的。

    且不说你这件事情做的本没有错,便是真的有错,也不必在乎,咱们龙仪卫就是这么奢遮霸道!办案子,不必有所顾忌。”

    宋征心底一暖,抿抿嘴笑了。

    肖震又坐了回去:“当然,如果你能做到你刚才所说的那些更好。”

    王大人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肖大人,宋征,你们太过分了,吴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你们那个逃犯的借口太拙劣了!”

    肖震懒洋洋的声音传出去:“王清和,上官会可以这么和本官说话,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滚!”

    王清和在外面跳脚:“本官乃是钦差!”

    吼叫了几声,然后还是灰溜溜的走了。肖震只要不倒台,错过今日要收拾他太简单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