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四章 杀狐(上)第一更
    “还好我得到了消息,及时赶到在皇帝面前恳求了几句,陛下才命我和王大人一起赶来锡州,有我在,能帮你顶住姓王的几天,至少圣旨规定的这三天内,他这个钦差不会对你掣肘。

    但是……你一定要抓住这三天的机会,如果找不到燕雀,恐怕我也保不住了你了。”

    肖震忧心忡忡,宋征是他和石原河一致看好的人才,在两人对于洪武天朝未来的规划中至关重要,若是就这样被一**人借题发挥的抹去官职,贬为白身,两人之前的努力当即垮掉一半。

    “大人放心。”宋征道:“线索已经足够多了,这个案子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肖震摆摆手:“我相信你,去做事吧。”

    ……

    宋征当即将审讯的口供全部提来,一一过目。

    他有合照层次的阴神,这些口供一眼看去过目不忘。因为犯人众多,有镇山卫的,有巫山贼的,需要时间来梳理找出其中的关联和破绽,才能发现真正的线索。

    他这边还没有结果,杜百户快步进来禀报:“大人,陈义诚那条线索查清楚了。”

    陈义诚身上嫌疑极大,这是他吩咐暗中调查的。

    “陈义诚之前私自挪用了一部分族产去做生意,却赔得一塌糊涂,窟窿大到连他也补不上。于是他借着家族的商队,从华胥古国偷运回来一批九阶奇药,就藏在那一百箱重褚石当中。

    他指望着卖掉这批奇药,赚了钱补上亏空,因为马上就到了重刀氏每年族内核算的日子了。

    可是这批重褚石被扣下来,他的私货无法出手所以格外焦急。他去徐城帮,是想要借贷一笔款子,如果货物来不及出手,用借来的钱先把族产的亏空补上。”

    宋征一皱眉:“是五光散?这就难怪了。”

    九阶奇药五光散,用水溶解之后浸泡木头,而后晾干奇药就渗透在木头里。偷运入境之后再用水浸泡木头,将水煮干之后,就能够再次得到五光散。

    这种偷运方式很难被察觉,也只有五光散、并且一定是木头才可以,其他的高阶奇药,在这一过程中很容易变质。所以陈义诚想要的不是重褚石,而是那些箱子。

    “是的。”

    宋征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陈家没什么嫌疑了。”

    杜百户有些失望,宋征倒不十分意外。

    他已经暗中分析过了,燕雀最初接触的四方势力,看上去都很有嫌疑,但在此时回头去看,更像是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拖慢马大全的调查速度,掩护他利用骁山匪将冥蛾转移出去。

    他最初曾经计划利用重褚石和凝意梭找到燕雀的踪迹,却因为接连的意外被打断。此时也明白,就算是计划执行了,只怕是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因为从后来的各种变故来看,燕雀极为狡猾,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

    曾百户又进来禀报:“大人,流银山的损失已经统计出来了,请您过目。”

    宋征接过卷宗,看了他一眼:“你的伤势如何?”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手臂一时间还没有长出来。

    宋征点点头,打开卷宗。流银山遇袭,豹韬卫阵亡四十七人,镇山卫留在那里的人除了宋征带走的姚还,其余的全死了。不过本来就只有十来个人。

    对于豹韬卫来说,损失惨重!宋征看到那一个个名字,还是忍不住怒气上涌。他到因此想起来提醒杜百户一句:“告诉下面的兄弟,对那些巫山贼,我跟他们一样恨之入骨。不过在把全部有用的口供都抠出来之前,用刑的时候有点分寸,别都弄死了。”

    “是。”杜百户答应一声:“我会告诫大家的。”

    宋征敲了敲桌子上摆着的那些口供,加重了语气:“这些远远不够,再去问!”

    杜百户也看过供词了,暗自着恼:“大人放心,我就不信,平咱们龙仪卫的手段,还撬不开他们的嘴了!”

    他气势汹汹而去,宋征却眉有隐忧。

    这些证词没有一句真正涉及到林竹丘吴家!他们承认将一些赃物卖给了五湖号,而城中跟他们暗中合作的商家除了五湖号还有另外七八家,背后都是端阳城内的大势力。

    宋征将商号的名字摘出来交给曾百户:“去核实一下。”

    曾百户去了时间不长就回来了:“大人,每一家都能找到那种背后刻巫山二字的玉符。”

    “原来他们早有准备!”宋征暗自咬牙,能够屹立千百年不倒的势力,果然都是老狐狸。

    至于小杨村,巫山贼的供词是:他们早已经暗中控制了村里那几个吴氏子弟,同样的落脚点他们还有三个,都在锡州境内,也都是几个大势力的产业。

    这些苦心经营的落脚点共同点是:属于不那么起眼的产业,大势力只派了一些普通弟子看护,很容易就被他们控制,然后在每一名子弟体内种下了阴毒的“无脱咒”,一切生死尽皆掌握在五云岚手中。

    诸多的势力全都有了嫌疑,也就等于洗脱了林竹丘吴家的嫌疑!他们不是幕后主使者,只是巫山贼众多的受害者之一。

    “没有足够的证据,咱们没办法搜查林竹丘吴家。”曾百户也觉得有些窝火:“吴家在朝中的那一位,只怕一直在暗中盯着肖大人,咱们要是办事不合规矩,就给了他攻讦肖大人的机会。”

    宋征长叹一声,点头道:“吴家胆敢养寇自肥,果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咱们抓到了巫山贼,却仍旧难以抓住他们的罪证。”

    他摆了摆手:“你先下去,让我一个人想一想。”

    曾百户躬身退下,出去的时候帮他关好了门。宋征坐在宽大的桌案前,上面摆满了卷宗、口供,可是却对他毫无帮助。

    钦差就在隔壁住着,上官会就在朝中看着,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到三天了。若是他失败了,刚刚上任不到五天的江南巡察使免职不说,只怕还要连累肖震一个“识人不明”“滥用庸才”的罪名。

    即便是有严怀义暗中支持,肖震不会因此有什么大事,但只怕也要就此失势,只能退居幕后了。

    宋征不愿意连累别人,更别说他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江南巡察使手中有多么大的权柄——他不愿意丢官,这个官职意味着巨大的资源,有了这些他才能飞速提升,尽快将大家都从皇台堡就出来。

    若是有一天他不做这个官了,也是已经将赵姐她们全都带出来,自己厌倦了挂印而去,绝不是被一**臣算计,连累了自己的恩人,然后被就地免职!

    他仍旧有一种切实的预感:端阳城中看似杂乱一团的各件事情,暗中必定是有联系的。关键就是那个“燕雀”!只要自己能从任何一件事情中打开缺口,就能找到线索,顺藤摸瓜最后抓住燕雀,彻底破局。

    他深吸一口气,狼兵桀骜不屈的性子上来,伸手轻轻一按,卷宗、文书、供词一同升起,他升起虚空神镇,再次凝聚了全部精力看了过去,要从其中找到线索。

    ……

    “大人!”焦急的喊声传来,从门外传来,还没等宋征让他进来,衙门前面也传来了一片责难的声音。

    “龙仪卫当真奢遮,朝中一品大员的家人在你们眼中,也只是随意打骂和诬陷的对象。”

    这声音冰冷而强大,在灵元的催动下,大半个端阳城都听到了,那些大势力的掌舵人听到这声音当即明白:林竹丘吴家发难了。

    宋征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跟端阳城的世家宗门对决过,镇山卫是他的下属,巫山贼乃是盗匪。

    容世良对大儿子说道:“真正的考验开始了。”

    宋征走出来,手下的豹韬卫成群的被什么人的逼迫从前面涌退,显得有些仓惶狼狈。宋征喝问道:“何人擅闯龙仪卫衙门?”

    哗啦一声,所有的豹韬卫都被对方逼到了他的院子中,一股强悍的气息紧随而至,像是冲开了堤坝的洪水,蔓延无边无际。

    一名四十岁模样的壮硕中年男子,身穿一身绛紫色的茧绸长袍走进来。他五官冷硬,宛若刀劈斧凿,先天带着一种强悍的气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更是清晰地显示,这是一位巅峰老祖!

    他冷视全场,看到宋征的时候,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然后一把将身后的一个人丢了出来:吴横江,一身枷锁。

    “宋大人,巡查使阁下,气焰滔天,我吴家十分恐惧,这就把你认为的罪犯绑了,本家主亲自给你送过来了,还请大人立刻将他收押治罪,要杀要剐随便,王法不过是大人一念之事!”

    宋征一皱眉头,正要说话,外面又有一个声音传来:“什么事情?”

    钦差王大人跟了进来,宋征不再多言,冷眼旁观暗中冷笑:对呀,这等事情,怎么会少了这位王大人?

    吴家之主吴横天拱手道:“见过钦差大人,我吴家有人犯了宋征的罪,我们林竹丘吴家惹不起龙仪卫,所以不管是真是假,只好赶紧把我这个二弟绑了,亲自给权势滔天的宋大人送过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