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二章 擒贼先灭王(上)第二更
    大地之下,有声音如道雷,轰鸣响起,似乎引来了天地回应。一股属于顶峰老祖的气息蓬勃而起,周围一瞬间陷入了某种极致的黑暗当中。

    却又有一定星光,虚空绽放,璀璨夺目!

    齐丙臣大吼一声:“大人快退!”那璀璨星光,乃是一柄恐怖的飞剑,一剑之光照耀星海。

    他正要上前营救,忽然心有感应,连忙停住手中大印一落,一道流光笔直的射在了大印上,轰然炸开,大印不由得摇摇晃晃。

    “东荒弩!”他暗惊一声,却猛然明白过来:“老夫才是他真正的目标!杀了老夫,这里他便是最强之修,宋大人他们在他手下变成了待宰羔羊。”

    他立刻凝神静气,将灵觉铺散开来,弥漫整个虚空,可是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那艳压星海的一剑已经悄然从他的身下袭来,齐丙臣怒吼一声,大印落下,身上数件宝物飞舞而出,勾天笔连转,符文凝聚,却明白这一剑自己不可能完全抵挡住,对方狡诈,手段更是奇诡犀利。

    作为巅峰老祖,他心中无数念头瞬间转过,已经做出了最佳选择:自己伤而不死,对方投鼠忌器,第一选择一定是逃脱,大人他们就安全了。

    虽然没能抓住匪首有些遗憾,但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就在他准备挨了这一剑的时候,忽然周围的一切“至黯”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他身下十丈,有一柄奇特的飞剑被虚空当中伸出来的一只大手两指夹住。

    这柄剑十分古怪,通体黝黑,生满了鳞片,在剑锷上,睁开了一只黑白浑浊的魔眼!

    被这只神秘大手夹住之后,魔剑飞快震动吱吱鸣叫,不甘臣服。

    齐丙臣愣了一下之后笑了,这只大手的气息他有些熟悉:平湖楼,钟云岱。

    原来大人早有安排。

    大地之下的匪首一声怒吼:“钟云岱,你什么时候成了朝廷的走狗!可还有镇国强者的尊严?”

    钟云岱的声音从太极湖上传来:“六年前巫山贼窜入湖州,为了一枚紫芝玉玲珑,灭了边河村一百三十多口,其中还有十六个不到十岁的孩童!

    你们为祸江南多年,若有机会,老朽很乐意为江南百姓除一大害。”

    他平静说完,口中念了一声:“起——”

    大地轰隆一声被一股宏大力量凌空拔起,匪首藏在大地之下,却被连带着一起升出了地面,好似沧海桑田一般,凭空出现一座巨大的土塬:当中高耸,四周陡峭。

    那柄魔剑被钟云岱捏住,他空出另外三根手指,凌空掐了一枚道决,九霄之上,雷云凝聚,一枚巨大的雷文在云层中闪闪烁烁。

    “轰!”

    天雷之威,一击而下。

    匪首大吼一声拼尽了全力去抵挡,这些年他着实抢夺了不少重宝,当即便有三件灵宝从土塬深处飞出,凌空抵挡落雷。

    宋征在一旁看得目醉神迷,钟云岱似有“练兵”之意,施展的都是《元虚雷书》。

    这一道惊雷落下,匪首以全身灵宝抵挡,宋征哈哈大笑:“你上当了!”

    钟云岱的声音也从太极湖上传来:“你上当了!”

    夹住魔剑的那两枚手指上,一道细微几乎不可查的雷光钻进了魔眼当中,循着冥冥之中魔剑和主人的联系,径自刺入匪首体内。

    轰……

    神秘之雷爆发,匪首一声惨叫,土塬深处有一团让人惊心动魄的湛蓝光芒猛然爆发,只是一瞬间,他已经魂魄飞散,身躯成灰。

    灵宝、魔剑,一起掉落下去。

    虽然活捉了最好,但钟云岱远在湖州,隔空出手细微的分寸有些难以掌握。

    宋征拱手高声唱和道:“恭喜钟镇国,资深可期!”

    显然钟云岱对于《元虚雷书》的参悟大有收获,境界提升指日可待。钟云岱笑应道:“承小友吉言,若有提升之日,定会在楼中准备小酒,和小友共谋一醉。”

    宋征哈哈笑道:“前辈这顿酒我是喝定了。”

    “哈哈哈。”钟云岱一笑而去,宋征拱手相送:“前辈走好。”

    下面,数十名龙仪卫校尉已经在杜百户的带领下包围了土塬,试探着深入检查。钟云岱帮了他们一个忙,将巫山贼的老巢从地下拔出,搜查起来方便许多。

    齐丙臣飞落过来,有些后怕:“还好大人提前请了援兵。”

    宋征一笑。事发突然,范镇国远在京师,救之不及。于是他在追赶的过程中暗中通知了钟云岱。

    湖州到锡州,对于镇国强者来说,近在咫尺。

    至于会不会有人暗中说他找靠山抱大腿……宋征会告诉他当年在天火下挣扎求生的经历,活着才是最真实的。

    这种玩命的时候,当然要拼尽了一切资源,力保自己获胜,有靠山不找?脑子进水了吧。

    天空中啪啪啪的掉下来三件灵宝,又有一柄魔剑带着一声诡异哭泣,唰一声落在宋征面前,斜插进地面。

    剑锷上黑白浑浊的魔眼中,一片可怜哀怨之意,让人忍不住想要收留它。

    宋征意外:“钟镇国这么客气?”

    “这多不好意思……”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灵宝、魔剑全都收了起来。

    魔剑兴奋,黑白浑浊的魔眼闪烁着血腥的红光。

    滴溜——

    魔剑被丢尽了一片小洞天世界中,它有着一定的意识,邪恶而魔性,以腐蚀人心、堕落灵魂为生。

    那年轻的修士身份似乎很尊贵,腐蚀这样一名修士,对它自身的帮助和提升极大。

    要努力、成功就在眼前!他年纪轻轻,不可能抵挡住自己的诱惑。我可以给他力量、飞速提升!

    魔眼兴奋地眨呀眨,忽然看到了一颗巨大的脑袋,这脑袋顶上有一只怪异的独角,看上去怪模怪样,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但对方看到它,好像也很……开心?

    不,是开胃。

    小虫一张口,啊呜。

    ……

    欧冶启看着屋子角落摆放的那只日晷,这是欧冶氏炼制的宝物,上面刻度极为精准。

    他的父亲养气功夫极佳,脸上波澜不惊,只是问道:“多长时间?”

    欧冶启在心中计算着:“从宋征找到巫山贼算起,到匪首‘五云岚’被杀,一共二百四十瞬。”

    按照欧冶氏的日晷划分,一刻为九百瞬。

    二百四十瞬,喝杯茶的功夫。宋征飞遁百里,持烈焰狂龙击败大焱龙吼;又以秘术加持肆虐级战具,一击毁灭巫山贼;最后请来镇国强者,只手诛杀五云岚。

    “快、实在是太快了。”欧冶启惊叹不已,此一战,彻底颠覆了他对宋征的印象,山高唯有仰止。

    欧冶放默默不言,似在沉思,而后轻轻放下酒杯起身出去。

    门外,四位巅峰老祖随行护卫,他侧首问道:“宋征买下的那座井院,可查出什么非同寻常之处?”

    一位巅峰老祖禀道:“我们几个都暗中去看过了,那井院的确普普通通,并无特异之处。

    家主,这么多年了,多少英才在端阳城内来去,没理由他们都没有什么发现,宋征独具只目啊。”

    欧冶放却仍旧皱着眉头:“总觉得……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多花那么多元玉,一定要买下一座普通院子。”

    巅峰老祖笑道:“家主妄自菲薄了,我想此事并不复杂。他身为江南五州巡查使,不会像外面那些毫无常识的人认为的那样,花三万元玉交好我欧冶氏,他的身份没必要这样做。

    他这么做,只是表达自己的态度,对我欧冶氏、对整个端阳城中其他的大势力表明,他是怀着善意来的。”

    欧冶放想了想,道:“当然也可能是用这种姿态迷惑我们。”

    “家主说的是。”

    ……

    吴横江又遁飞百里,就感应到身后的大战,烈焰狂龙爆发,还带着某种特殊的力量波动,镇国强者出手,五云岚在惊雷之下灰飞烟灭。

    他在空中呆了一下,心中怒骂不已: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原本还指望巫山贼多坚持一下,给吴家争取时间。

    他更加急迫起来,巫山贼被灭,很快就能查到吴家头上,他烦躁而挫败,怎么遇到了宋征之后,连续不停的判断失准、诸事不顺。

    但他现在就可以非常准确的判断,宋征和肖震不会放过吴家。

    第一次,他面对这样一个少年,心中竟然有了惶恐之意。

    ……

    端阳城内,各方势力一起噤声,哪怕是评弹楼这种地方,也没有了之前的“议论纷纷”。

    巫山贼在锡州凶名赫赫,纵横数十载,却在一杯茶的功夫就被宋大人给灭了……面对这样的人物,哪怕是背后议论,也要小心翼翼。

    巡察使大人的强势,让茶客们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龙仪卫才是整个洪武天朝最大的秘谍组织,为天子监察天下。

    说不定现在跟自己说话的人,暗地里就是龙仪卫的秘谍呢。

    ……

    巡查使大人再一次展现了自己可怕,当真是仇不过夜,当场就报了。

    陈缚龙越发肯定,宋征对重刀氏过分“和蔼”是别有所图的。若是之前,他还觉得身为男人,为了家族在外面装装孙子不算个事儿,但是让我送妹妹那不可能。

    那么现在,他的想法又变了:我当然不会送,可是宋征要是来抢,我拼上整个重刀氏可能也打不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