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六十章 双龙斗(上)第三更
    坏事传千里,巫山贼在锡州大名鼎鼎,他们这一次更是太岁头上动土,杀了龙仪卫的人,抢了龙仪卫的东西。

    消息传回来,各家反应不一。

    九符容氏之中,容世良只是一笑,看了身边的大儿子一眼,这眼神叫做“一切早在预料之中”。容江海心悦诚服:“父亲料事如神,端阳城内龙蛇混杂,他年纪轻轻,能力不足以应付这样的局面。”

    “现在还只是巫山贼,后面还有更多的庞然大物没有出面。”容世良淡淡道。

    ……

    临街的一座茶楼中,茶客们也在议论纷纷。三楼雅间,有人轻轻打开了窗户,让外面吵闹的声音传进来,可以听到下面传来“巫山贼”“宋巡查”“流银山”“天毒子”等等热烈讨论的关键字眼。

    打开窗户的是一名五十上下的中年修士,身材微微发胖,面皮白净,一双眼睛却格外细长,显得有些刻薄寡恩。

    雅间内还坐着一位客人,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堂堂,一身气度。

    这家“评弹楼”在端阳城内也颇为有名,汇聚天下名茶,出入的都是知名大修。在茶楼当中,也只有他们有能力请来城中最著名的几位清倌人唱曲儿。

    现在这座雅间内,端阳城最有名的三位清倌人齐聚,却只是粉面含笑在一旁伺候着,端茶倒水。评弹楼的老板,亲自抱着一只乌木碳炉——他比三大清倌人更可怜,他只有资格烧个火。

    评弹楼是林竹丘吴家在端阳城的产业,这白胖细目的中年人,正是林秋吴家的二老爷吴横江,吴家家主的亲弟弟,负责吴家外门的一切事务,在外面几乎可以代表整个吴家。

    他听着外面的议论声,笑着对那年轻人道:“几个月前,龙仪卫的千户白老七在湖州城被人杀了,几个月后龙仪卫又在端阳城外被人偷袭,抢走了大批赃物。

    以往奢遮跋扈的龙仪卫,看来是要日薄西山了,接连有人挑战,正是威慑力不足的表现。

    肖震,怕是快要撑不住了。”

    林竹丘位于锡州东野郡的高歌原上,吴家其实并不在端阳城内。

    据说几千年前,吴家先祖修炼有成周游天下,途经高歌原的时候,忽见一座大丘,其形如狐,上有玄气笼罩,下有地脉接引,风聚云涌,日月钟灵,实乃一片宝地。

    于是先祖在此扎根,于山丘上种植“玉翠竹”,娶妻生子,立下了林竹丘吴家。

    家族兴旺蒸蒸日上,吴家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占了林竹丘这么一片宝地,尤其是那一座狐形大丘,成了吴家的“禁地”“圣地”,外人绝不允许进入。

    肖震当初专门跟宋征提到了林竹丘吴家,宋征后来查了一下,非常确认这是一场“私人恩怨”。

    当年肖震扳倒了周荣民,朝中却有人想要摘桃子,吴家的一位文修在朝中贵为二品,上窜下跳想要接任龙仪卫指挥使。

    吴家也全力支持自己人,据说当时接连有五名吴家老祖进入京师,为其壮大声势的同时,带去了近亿的元玉用于“活动门路”。

    可惜最后还是肖震技高一筹,但那位吴家文修也并非毫无所获,他高升了一品,如今据说很有可能入阁。

    肖震提醒宋征要注意一下林竹丘吴家,他知道吴家不会“老实”。

    吴横江觉得自己说的头头是道,可那年轻人却并未被他说服:“世叔,吴家可曾调查这位宋征在湖州城的所作所为?”

    吴横江哂笑:“查了,传的神乎其神,只怕多有不实之处。欧冶贤侄该不会不加判断,就相信那些传言吧?”

    年轻人接过一旁清倌人递过来的茶,轻轻品了一口,对她一笑。

    那女孩正是最为清秀的二八年华,肌肤白皙,眼睛不算很大却透着一种哀愁,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面对这一笑,她羞涩的低下了头,两颊飞上来一团粉云。

    年轻人爽朗一笑,他知道自己只要稍稍露出一个笑容,这端阳城内的任何一名少女,都无法拒绝自己,因为他是欧冶启,锡州三彩之一的“再世欧公”,端阳第一世家欧冶家未来的继承人!

    他对吴横江说道:“小侄当然不会轻信,不过世叔也别忘了他昨夜的雷霆手段。”

    吴横江心里带着怨气和成见,仍旧说道:“苟延残喘罢了,而且他昨夜面对的是镇山卫和州府衙门,一个是他的下属,一个是泥塑的州牧;可今天呢,今天是巫山贼,一头噬人的猛虎!只怕这位‘年轻有为’的龙仪卫巡查使大人,就要原形毕露了……”

    欧冶启明白他的心态,喝着茶不再和他分辩。

    吴横江正说着,下面宽敞的街道上,有一群人驰骋而过,气势凶猛。

    ……

    容世良也感应到了宋征一行人的煞气,连连摇头道:“愤怒空掷,冲动无用。巫山贼纵横锡州多年,敢动手碰他龙仪卫的东西,自然是看出来这位巡查使大人外强中干,丝毫不惧他。

    看来端阳城里的明眼人,不止为父一个。”

    容江海立刻给父亲杯中添上了新茶:“您说的是,有您在我容氏稳如泰山。”

    ……

    黄余然听说了流银山里发生的事故,立刻就知道不妙了。

    他处事圆滑毫无棱角,朝中无人却能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有他的一套本事。他的嗅觉其实很敏锐,马上吩咐人把一应卷宗准备好。

    州府衙门的差役们刚刚把历年来巫山贼行凶案件的卷宗全部搬到州牧大人的面前,轰隆一声衙门的大门就被人踹开了。

    宋征一身风暴,满脸怒气闯了进来。

    ……

    评弹楼中,吴横江看着宋征一行人过去,然后远远见到州府衙门的大门轰的一声崩飞了,不由得冷笑:“果然还是欺软怕硬。”

    ……

    赵毅闵站在园中最高的一座“瑶光玲珑塔”上,看到州府衙门的位置上,一片破碎的木屑喷上天空,片刻之后才听到大门被踹爆的声音。

    他知道是宋征做的,不由得摇头。心中对宋征的评价再次降低了一些:作为一名修士,不知隐忍如何能成镇国?

    大道漫长,让他一时又何妨?

    宋征第一次闯进镇山卫的时候,他就不太赞同,现在抓了马大全,果然引来了祸事。巫山贼岂容小觑?这么多年了,若是那么容易就能剿灭早就灰飞烟灭了,这功劳无数人想要,等不到你宋征啊——这一次恐怕难以收场啊。

    ……

    黄余然一指所有的卷宗:“大人请看,下官愚鲁,无能为力,恳请大人为锡州除害!”

    宋征一挥手,一应卷宗飞起,他催动合照层次的阴神,一眼看去一目了然。所有的案件记录都印在了脑子里。

    而后,他深深看了黄余然一眼,拔身而去,其后豹韬卫浩浩荡荡随行。

    黄余然将他在任的十余年时间里,巫山贼的每一个案子都调查的非常详细。这些案子都有一些线索浮出水面,只要顺着追查下去,说不定就能把巫山贼揪出来。

    可是每一次调查,都是到了这个程度就戛然而止。

    他不用说宋征也明白,一定是受到了什么“阻力”。现在,黄余然想要借助宋征的力量除掉锡州这一大害。

    那些他不敢触碰的势力,宋征敢;他不敢得罪的人,宋征敢。

    这其中有四个案子涉及到了同一个地点,城外的小杨村,三个案子涉及到城内的一家商行:五湖号。

    弯弯绕绕,其实最后都能查到,两者皆是林竹丘吴家的产业。

    宋征带兵闯到了一个街口,一挥手杜百户带人一拐,直奔五湖号。他自己在齐丙臣的保护下,往城外的小杨村杀去。

    这样一股强大的盗匪,横行几十年,后面必定有本地的大势力保护,吴家有成为巫山贼靠山的实力。

    小杨村是个田庄,村里所有的土地都是吴家的,这里的农户都是吴家的佃户。村子靠着西边有一片起伏不定的丘陵,一条小河横贯而过。

    丘陵附近的田地肥沃,元能丰沛,吴家在河边开坑了四块灵田,由六名修真子弟掌管,种着些普通的灵草灵药。

    豹韬卫冲进了庄子,佃户们一看是修士老爷们来了,各自紧闭门户不敢掺和。

    吴家的修真子弟鱼贯而出,硬气道:“阁下可知此地是谁的产业?”

    宋征喝令道:“拿下!”

    镇山卫一拥而上将他们捉了,以法器枷锁铐住。宋征凌空而起:“齐前辈为我护法!”

    他升起虚空神镇,凌空望向整个村庄,四下里一片虚无似乎毫无可疑之处。他取出班公燮的天降真灵露,抹在了双眼上,再次看去,一些痕迹逐渐浮现出来,往村外小河中去了。

    宋征俯冲下去,身后齐丙臣带着一众豹韬卫斥候紧跟而至,他一抬手力挽江河,灵元滚滚而至,截断了河水的上游,将这一段河水哗啦啦的拔升飞起,露出下面的河床。

    “有个洞口!”一名斥候大呼一声,齐丙臣示意,斥候们一起冲了进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