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九章 巫山贼(下)第二更!
    容世良送走了宋征两人,在门口站了一会似有所思,回到内宅他的大儿子迎上来:“父亲,他们走了?”

    “走了。”

    容江海有些不解:“父亲为何不肯帮他?他已经捉了马大全,控制镇山卫,威慑整个端阳城。

    又有班公世叔的书信牵线搭桥,而且儿子听说,班公世叔在湖州帮了他之后,回报丰厚。

    父亲用一套八门金波符打发了他,虽然没有撕破脸,可他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必定心高气傲,记恨我等啊。”

    容世良喝了一口茶,这才道:“江海,为父这个位子早晚是你的,今天为父再教你一些东西。宋征看上去在江南已经权势无双,可是烈火烹油,越是这个时候越容易出问题。

    他锋芒太露不是好事情,从湖州到端阳,手段霸道屡有惊人之举,虽然可以解决一时之问题,但遗患无穷。

    况且他还是太年轻了,以为这端阳城里的事情,解决了镇山卫就尽在掌握了?呵呵,你等着看吧,很快他这个看似光鲜的江南五州巡察使就会灰头土脸。

    跟着他,只怕会连累我容家。

    你记住,身为家主,小心无大错。父亲这两百年,唯稳而已。虽然没什么大发展,可也没有衰落。咱们容氏占着江南符箓这门大生意,不知道多少人眼红,千万不要行险,一切稳稳当当的就好。”

    容江海从小就被父亲教导灌输,已经没什么独立的判断能力,听父亲这么说,便这么认定,躬身答应着:“是,儿子记下了。”

    ……

    傍晚的时候,宋征和齐丙臣回到了镇山卫衙门,他将杜百户叫来:“尽快从镇山卫中筛选出一批可信的人,接下来的事情要用到他们。”

    重刀氏的那一批重褚石,北崛园的那一枚凝意梭,宋征都暗中留下了可以追踪的“痕迹”,他猜测燕雀可能在这些物品中藏了什么东西,或者是秘密。等他逃出去,就会想办法收回这些物品。

    他今天抓了马大全,可以借此制造一个假象:他想要办的案子已经完成了。

    这是江南五州巡察使借机掌控权力的一次斗争,抓了马大全,对江南其他几州的龙仪卫衙门敲山震虎;冥蛾已经落入龙仪卫手中,燕雀没有东西可以去收买朝廷重臣,所以华胥古国奸细的案子就显得不那么紧迫。

    这个假象放出去,燕雀若是上钩,就会想办法收回重褚石和凝意梭。

    他的豹韬卫在端阳对一切不熟悉,他需要本地的势力帮助自己暗中监控整个端阳城——所以他需要九符容氏。

    退一步说,燕雀不上当,他做出退出端阳的姿态,各方势力总会有各自的反应。这些反应,他也要细致的掌握,才能从中分析出有用的线索,说不定就可以判断哪一家才是燕雀真正的内应。

    这也需要熟悉端阳情况的势力帮助。

    九符容氏不愿意投靠宋征,宋征只能从镇山卫中找人。

    “是!”杜百户答应了一声,宋征又道:“马大全和他手下那几个心腹百户,要严加审讯……”

    话还没说完,忽然城外传来一声震天轰鸣巨响,众人连忙朝那个方向看去,不知出了什么重大变故!

    一道金光流星从流银山中滴溜一声飞出来,直落入宋征手中的。

    宋征脸色大变:“齐前辈!”

    齐丙臣已经有所感应,怒然喝骂:“找死!”巅峰老祖瞬间横跨数十里,落入了流银山当中,天毒盆地中一片狼藉,半边山坡都被轰塌了,地上留下了一个恐怖的大坑。三百豹韬卫东倒西歪,有的满身伤痕,有的四肢炸断,有的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曾百户少了一条胳膊,一道深深的伤口从脸上一直延伸到胸口,不知道是什么兵器所伤。

    他靠在一截断墙下,满身灰尘,嘶声吼叫道:“快,他们往那边跑了!”

    他用手一指,齐丙臣顺着看过去,双眼中闪烁着神异的光芒,有某种神通发动,看破了虚空当中的一切遮掩。

    可是半晌之后,他一声惊讶:“咦——”

    宋征已经带着人随后赶到,看豹韬卫凄惨的样子,当场暴怒:“是谁?胆敢进犯龙仪卫!”

    他带来的两百豹韬卫连忙下去救治同袍,曾百户得了齐丙臣的帮助,服用了奇药伤势逐渐好转,他被杜百户搀扶到了宋征面前,羞愧的要跪下去:“大人,属下无能……”

    “起来。”宋征扶住他:“怎么回事?”

    “不知来历,但他们的目标毫无疑问是那些天毒子!”曾百户说道:“他们用战具……应该是大焱龙吼,直接轰进了盆地里,炸的一片混乱之后,他们冲进来,杀了一切阻拦的人,然后抢走了属下的芥指。”

    他挥动了一下空荡荡的肩膀,对方十分凶残,看到曾百户迎面一刀,差点将他劈成两半,然后直接砍断了戴着芥指的那只手臂。

    这手臂用灵丹可以长回来。

    宋征沉着脸,吩咐道:“将收服的那个镇山卫百户带过来,让他辨认一下是什么人干的!”

    他拍拍曾百户的肩膀:“好好休息,咱们龙仪卫不会忍气吞声,这个仇一定会给你报了。”齐丙臣在一边使了个眼色,宋征过去,他压低声音道:“对方实力不俗,而且宝物不少,有大焱龙吼,还有遮掩行迹的秘宝,让老夫无法追踪到他们的痕迹。”

    宋征皱了皱眉头,抬眼看去。在虚空神镇之下,一切魂魄痕迹显露出来。

    可是经过了肆虐级战具的轰击,再加上山谷中人数众多,一片杂乱,魂魄痕迹也被破坏的严重,想要找到有用线索十分困难。

    他点了点头,问道:“大焱龙吼是一种战具?”

    齐丙臣解释:“大焱龙吼是配备给龙仪卫最早的一种战具,现在使用的烈焰狂龙是大焱龙吼的改进战具。”说到这里,李三眼凑上来插话道:“实际上大焱龙吼的威力更大,可是有弊端,不能继续使用了,换了烈焰狂龙勉强凑活,可惜威力降低了三成。”

    “这是为何?”

    “因为大焱龙吼激发的时候,会产生特殊的震波,对于操控战具的修士损伤极大,只是这种损伤是慢性的,一时半会看不出来,后来各地卫所操控大焱龙吼的校尉普遍出现经脉碎裂的症状,这个问题才被发现。”齐丙臣说道:“摘星楼的那些怪物们研究了一下,弄出来了现在的烈焰狂龙。”

    宋征回头看了一眼盆地中那一个巨大的深坑,果然比烈焰狂龙威力更大。

    “以烈焰狂龙更换大焱龙吼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正好遇上一次朝臣联名上书,要求裁撤龙仪卫。当时人心惶惶,上下一片混乱,有不少大焱龙吼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宋征能猜到,即便是大焱龙吼有着可怕的缺陷,但是这样一件肆虐级战具,对于很多人、很多势力仍旧有着极大的诱惑,他们愿意花重金购买。

    “而摘星楼那些怪物却一定要说烈焰狂龙远胜过大焱龙吼,当时还为此吵了一段时间,不过时间太长了具体细节老夫也记不清楚了。”

    他将大焱龙吼的来历弄清楚了,杜百户带着几名镇山卫的人匆匆而来,镇山卫众人一起跪倒:“属下参见巡察使大人。”

    杜百户道:“这几个不是马大全的人。”

    宋征一摆手:“都起来说话吧。这锡州地面上你们更熟悉,有什么势力拥有大焱龙吼?”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说道:“是巫山贼!”

    “他们实力高强,修为精深,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只要能赚钱,什么样的买卖都敢接。”

    “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实模样,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据说他们拥有秘宝,可以虚空隐匿,抹去一切痕迹,根本无法追踪。”

    “他们拥有大焱龙吼、东荒弩两种战具,另外从多次犯案的痕迹上判断,应该还有多件灵宝,实力深不可测。”

    百户指着周围说道:“能够在短短一瞬间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只有巫山贼。”

    “这一伙强悍又神秘的盗匪,在锡州境内已经横行几十年了,镇山卫、州府衙门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抓住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为了天毒子偷袭我龙仪卫。”

    宋征想了想去,又转去看了一下曾百户:“这里的小须弥界仓库,存放着多少天毒子?”

    曾百户道:“整整三万斤,从仓库里转移出来的时候,属下专门换了一个空间最大的芥指存放,准备上交给大人。”

    三万斤天毒子,足以让巫山贼这种唯利是图的强悍盗匪铤而走险了。宋征心中憋着巨大的怒气,他自己曾经手持天灯照,晓得战具的威力,巫山贼竟然有大焱龙吼,还有东荒弩——两大战具落入这种败类手中,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锡州州府衙门和镇山卫当家做主的人都是猪吗,竟然让这样一伙危险的修士逍遥法外几十年?

    他背着手走出去,在一片山坡下来回踱步思索着目前掌握的各种线索,周围传来了豹韬卫伤员的呻吟和惨叫声,他越想越乱,怒火猛然窜起,平推一掌重重的按在了身旁的一块巨岩上。

    这巨岩一多半埋在山坡中,高达十六丈,宋征一掌之下,显出了一个清晰地掌印,而后蛛网一般的裂纹喀喀喀的从掌印朝周围迅速散开,片刻功夫轰隆隆的巨响宛如闷雷,巨岩碎成了无数块,没了巨岩的支撑大半个山坡也跟着垮塌了。

    烟尘四起,地面颤抖,现场更加狼藉。震撼当中,众人噤声。

    宋征吐出一口浊气,对大家摆手:“留下足够的人手封锁此地,其余的跟我回城。”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