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八章 巫山贼(上)第一更!
    陈清眠的丹房中,一口八阶丹炉余温尚在,女孩小手轻抬,凌空升起了炉盖,更加浓郁的香气飘了出来。只是嗅一口,就让人感觉到四肢百骸通达起来,经脉中灵元活泼。

    “不错,就是这个味儿。”宋征悠然一声,陈清眠指着挂在墙上的丹方,有些得意的炫耀着:“十三种珍贵的高阶荒兽肉和骨髓,分量一钱不能多一毫不能少,以丹道方法炼制,才能让效果和口感同时达到最佳。”

    宋征抬眼看去,丹方的确不错,和苗韵儿的一模一样。

    他已经等不及陈清眠邀请,自己走到了丹鼎前,取了勺子尝了一口。

    他在口中反复回味,可惜最终还是摇头:“一切都对,可为什么吃到口中,就是不一样了呢?”

    陈氏众人一头雾水,不明白宋征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放下了勺子,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因为人不一样啊……”他心中一叹,勉强对陈清眠笑了笑,好在还没有忘了正事,离开丹炉对陈缚龙说道:“端阳城里的事情查的差不多了,都是马大全的问题。”

    “湖州城里还有很多公务,我今晚就走,以后若是有很么事情,可以以此同音骨符和我联络。”

    他交给陈缚龙一枚同音骨符,陈缚龙只好收了,两位大族老微笑,看来巡察使大人还是难以割舍陈清眠呀,这就好办了,日后重刀氏在江南五州可以横着走一走。

    宋征跟众人挥了一下手:“告辞了。”

    从重刀氏出来,他抓紧时间去了徐城帮和洪河派。

    徐城是锡州西南部的一座城市,人口众多,徐城人在端阳很团结,渐渐形成了徐城帮。他们地域性明显,在端阳城里一向比较霸道,稍有不如意,就会联合所有的乡党逼宫。

    燕雀和徐城帮接触,是从徐城帮下面的一个隐秘商行,购买了六枚一阶灵丹“白桥丹”。这种灵丹乃是疗伤奇药,天尊以下,只要有一口气在,一枚灵丹下去就能把命救回来。

    白桥丹价格昂贵,徐城帮每一枚要价一千万元玉,对方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用的乃是华胥古国最大的钱庄“华胥国银”的玉票,灵河东岸、人族七雄随处都可兑换。

    这六张一千万的玉票,徐城帮也一直留着不敢花出去。

    洪河派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帮派,在端阳城内盘根错节耳目灵通,据说没有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他们都听不到的消息。

    燕雀和洪河派接触,是跟他们下面的一个香主商谈,想要以三千万元玉雇佣一位老祖保护自己前往京师,但这笔生意最后没谈成,因为洪河派的老祖不愿自降身份当镖师。

    那位香主一直呆在洪河派总坛,不敢随意行动。

    宋征告诉他们,案子结了,自己即将返回湖州城,朝廷会给镇山卫派来新的千户。

    从洪河派出来,宋征看了一眼天色,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他在心中推算着自己的计划:“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九符容氏了。”

    这一次拜访很“私人”,他只带了齐丙臣老爷子,杜百户带着龙仪卫先回了镇山卫衙门。

    州府衙门西边的一条僻静的巷子中,古木成荫,道路两旁的石雕朴质古拙,雨打风吹了千百年,各处细节都能体现出此地的悠久。

    巷子中只有一户人家,低调而沉稳,有种任他外间风云涌动,我自岿然不动的感觉。

    这里就是锡州老牌世家九符容氏的本宅,容氏在此地扎根已经六千年,按照时间来算,十足十的中古世家。

    不过从实力上来说,他们似乎一直在千古世家和中古世家之间浮动,不上不下。偏生容氏给人一种感觉:他们很乐意处于目前这种状态。

    容氏祖先以“天命九符”闻名于天下,家中曾经出过一位镇国强者,但那已经是四千年以前的荣光了。

    随后容氏以符箓生意闻名江南,现在是整个江南五州最大的符箓商人。

    容氏族中都是符咒高手,自制自卖、也贩卖一些其他符咒世家的产品。

    容氏低调,宋征也很低调。他敲响了侧门,将自己的名帖递了进去。里面的门子看了帖子之后哆嗦了一下,毕竟这一位刚刚压制了州牧、打破了镇山卫。

    “大人请入内饮茶,小人马上去请主人出来。”

    宋征一笑:“有劳了。”

    容氏前堂大管事立刻出来伺候着宋征和齐丙臣,贵客的身份他没有相陪的资格,只能站在一边端茶倒水。

    好在时间不长,一名面貌和和气气的老者笑着从后堂出来,远远就拱手问候:“宋大人、齐大人,蓬荜生辉啊,我容氏很久没有两位这等身份的贵客了。”

    宋征起身还礼:“容老客气。”

    九符容氏当代家主容世良今年三百九十岁,外貌看上去像个七十岁的老头。他是巅峰老祖,境界实力和齐丙臣不相上下,已经执掌容氏一百二十年,这期间容氏宛如平江行大船,稳稳当当不经风浪。

    他坐下之后道:“班公燮老前辈托我转交一封书信,他与容老是老朋友了。”

    容世良连连点头:“班公老弟跟容某是老交情了,两百多年前,我们一同仗剑游北地、扬帆海之南,这几年他可还好?”

    宋征转交了班公燮的书信,答道:“挺好的,班公氏在湖州城蒸蒸日上。”

    容世良笑呵呵道:“那就好,我先看看班公老弟的信。”

    片刻之后他看完了,将书信叠好装回了信封中,整理好了这才从容道:“大人贵为江南巡察使,统领五州龙仪卫诸般事务,年少有为前途无量,能够屈尊亲自来我九符容氏,乃是我容氏的荣幸。

    又有班公老弟的书信推荐,于公于私容某必定鼎力相助。

    这样吧,来人呀,将‘天符楼’中那一套‘八门金波符’取来送于宋大人。”

    下人领命而去,容世良仍旧笑呵呵的对宋征道:“我容氏这些年来专注于符箓的生意,除了灵符实在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大人不要嫌弃。”

    八门金波符威力极大,相当于九阶法器。而且相对于法宝来说,灵符的使用门槛极低,只是比法器消耗的快一些。

    容世良送出一套“八门金波符”似乎极有诚意,出手就是九阶法器,给足了宋征和班公燮面子。

    可是宋征和齐丙臣的脸色却冷淡了下来,宋征想了想,摆手淡笑道:“那倒也不必了,这一套灵符太过贵重,本官受之有愧。”

    他站起身来拱手作别:“既然班公燮前辈的书信已经带到,本官公务繁忙,也就不多留了,这就告辞。”

    容世良连忙道:“宋大人千万不要客气,这套八门金波符一定要收下。”

    宋征推脱而去,容世良一直将他送出了门,宋征走出那条巷子,齐丙臣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

    宋征苦笑了一下,道:“但也从另外一个侧面看出来,端阳城中形势复杂,连九符容氏都不看好我们。”

    齐丙臣回头看了一眼掩映在一片暮暮古树中的容氏本宅,冷笑道:“鼠目寸光,若非如此容氏早已荣登中古世家。”

    宋征离开湖州之前,曾经暗中询问身边众人,在端阳可有熟人。他进入端阳,需要个熟悉端阳形势的地头蛇。

    班公燮立刻表示,他跟九符容氏家主容世良乃是故交老友,立刻修书一封,言明宋大人初至端阳,情况陌生,还请老友多加帮助。宋大人为人公允,必不会让他吃亏。

    就差明说宋征在端阳缺少帮手,你九符容氏只要肯帮忙,将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宋征之所以没有一进入端阳就来找容世良,是因为他有过天火之下的经历,很明白容世良不是史乙他们,凭什么为你两肋插刀?

    所以他等到自己在端阳城打开了一定的局面,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彰显了自己的能量之后,才来见容世良。

    他拿下了镇山卫,让整个端阳城不敢再小看自己。

    而这个时候,他之前的计划也要继续展开,正需要熟悉情况的地头蛇帮助,这才来见容世良。却没想到容世良表面热情,却只拿了一套八门金波符就想打发了宋征。

    而宋征需要的真正的帮助,他已经说了“除了灵符实在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爱莫能助了。

    于是时间紧迫的宋征不再浪费口舌,起身告辞了。

    齐丙臣乃是经年老修,更是洞察了容世良的心态,故而愤愤不平。

    宋征反而劝说道:“他们不看好我,当然有他们的判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这是他们的自由。”

    话虽如此说,但他也是人,岂能没有情绪?满怀诚意而来,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必然是有些不快的。

    “走吧,没有九符容氏一样可以执行计划,只是有些麻烦罢了。”他摆手而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