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七章 十三烹(下)
    迎君堂之上,宋征坐在和昨天同一位置,喝着和昨天一样的茶,陈缚龙快步走来,在堂外看到了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一夜之间,天差地别。

    昨日自己还有着少年家主的自信和自傲,还以为即便对方身居高位,可自己也并不差多少,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事情取悦对方。

    而现在,对方查抄镇山卫,威压州府衙门,引来镇国一剑为自己背书。

    重刀氏一族的命脉握在对方手中,逼得他不得不低头。

    他心中一叹,快步上前,还未进门便躬身一拜:“大人光临寒舍,有失远迎,是陈某的罪过,还请大人恕罪。”

    宋征仍旧和昨天一样客客气气:“陈家主哪里的话,我这恶客又一次不请自来,倒是要让你们见谅才是。”

    陈缚龙心里咯噔一下,听者有心,总觉得宋征这话有些……不善啊,似乎心怀怨气。

    这倒是真冤枉了宋征,昨天遭了人家冷脸,他当然有些不爽,但他派小虫来,真的只是为了收集陈义诚的头发施展咒术查案。

    若是别人给个脸色看,他就要断了人家一族的命脉,这未免太狭隘了。

    陈缚龙的性格是,一旦认定了,就丢掉其他各种念头,一心一意的去完成。就如同父亲陨落的时候,他决定力挽狂澜保全重刀氏完整一样;他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这种状态下的自己,能够发挥出超常的能力。

    而此时,他再一次决定牺牲自己,保全重刀氏的命脉,于是挥手让闲杂人等退下,他来到宋征面前,整好了衣帽,依着古礼郑重拜下:“大人,昨日的确怠慢了,是陈某愚蠢短视,大人若要怪罪,尽管责罚陈某便是。

    大人若需要我们重刀氏做些什么,我们也一定全力以赴,只求大人宽宏大量,高抬贵手,重刀氏上下感激不尽!”

    今日,左右两宗大族老也跟着一起来迎宋征,随着家主一起行礼:“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杜百户站在宋征身后,暗暗自得,英明远见的杜百户昨日便猜到了会有这样的局面。他更加惊讶的是,自家大人到底做了什么,让昨日还想要摆出世家架子的重刀氏,今天就乖乖顺从?

    他一直跟在大人身边,没看到大人做什么呀。

    宋征苦笑扶起来三人,道:“好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本官大概也知道,这个……家里的小东西不懂事,莽撞了,还要请陈氏上下见谅。这样吧,带本官过去看看。”

    陈缚龙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他已经表示重刀氏可以在端阳城中支持宋征,可对方却还这么客气,不像是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似乎还有要求啊。

    “人心不足,唉……”他心中深叹,悲观的认为重刀氏这一次,恐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了。

    “好吧。”他答应一声,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大人请随我们来。”

    宋征刚要站起来,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有人慌张阻拦着:“三小姐,你不能进去,家主他们在谈大事……”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一个脆的好像水萝卜一般的声音一边说一边闯了进来,推开了几个人,跳过了迎君堂的门槛,像一只从树丛里跃出来的小鹿一样落在了众人前面。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身材高挑细长,再过几年怕是个头还要超过一般男子。

    她面貌白皙,透着一种少女的粉红色,健康而美丽。只是神情间有些不服气,又带着几分女孩的羞涩:“哥,就是他?”

    陈缚龙暗暗叫糟,上前要阻拦,女孩已经指着宋征,很不给面子问道:“就是你坏了我们家的兽灵?”

    宋征的鼻子忽然动了动,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刚刚煮了丹食?”

    女孩一阵小骄傲的模样:“是,本姑娘刚刚煮好了一鼎‘十三烹’,香极了,但是你是坏官儿,就不给你吃,哼!”

    “十三烹……”宋征心为之远,舌底生津,因为味道而想到了某个人。

    犹记得,苗韵儿得到了《天妖夜宴图》之后,为大家烹制的第一道美食就是这“十三烹”,以十三种高阶荒兽肉和骨髓,巧妙搭配,互相激发元能,口味和效果都极佳。

    他怔怔的想着小伙伴们,陈缚龙脸色变了,巡察使大人这样痴痴地看着自己的小妹做什么!她才十四岁。

    左右大族老眼睛一亮,互相看了一眼暗自点头,看来这一次重刀氏能否逃脱大难,就要着落在陈清眠身上了。

    “小妹,大人们商量事情,你回去!”陈缚龙板起脸来,可惜他平日里太宠着妹妹,压根没什么兄长的威严,陈清眠压根不怕他,清清澈澈的大眼睛朝他一瞪,比他还凶:“我就不。”

    陈缚龙:“……”

    宋征一下子笑了出来,摆手道:“这样吧,我放了你们的兽灵,你请我尝一尝你的十三烹如何?”

    陈清眠歪着脑袋看看他,模样有些倔强的娇憨:“真的?你们这些坏官儿会这么好说话?”

    宋征很认真的纠正她:“我是好官儿,坏官儿早上被我抓了。”

    陈清眠呀的叫了一声:“我听说了,原来是你呀,城里都传开了,说你好强霸,不过马大全不是什么好人,你做得对。”她点头,一副表示赞许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笑。

    陈缚龙训斥道:“大人当面,不得胡言乱语。”

    宋征不以为意摆摆手:“不碍的,咱们这就过去吧,早点解决了问题。”

    “大人请。”两位大族老立刻上前带路,又说道:“眠丫头也一起跟着来吧。”

    “好。”陈清眠脆生生的答应了,陈缚龙落后半个身子陪着,心中痛苦起来。

    宋征明显对自己妹妹怀有非分之想啊!他虽然年轻,但一向觉得自己很男人。男人嘛,为了整个家在外面装孙子不是个事儿。但让他为了整个家献上自己的妹妹,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在陈缚龙的纠结中,一行人赶到了山刀堂。所有子弟已经提前退避,山刀堂山空荡荡的。

    “大人请看。”陈缚龙指着那七尊巨雕虎首。宋征站在山刀堂一千四百丈长的石板长坡前,阴神于冥冥当中闪烁,清晰的感受到了山刀堂当中潜伏的那一只天虎兽灵。

    天虎兽灵被小虫收服之后,小虫给了个命令让它“乖乖呆着”。

    “乖乖”的意思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小虫的意思是别胡闹就行,但天虎兽灵不知道呀,它以为“乖乖”就是小心点不许动!

    于是就真的一动也不敢动,嘴也不敢张。

    宋征以阴神看到,庞大的天虎兽灵瑟瑟发抖的在山刀堂的角落里缩成了一团,像是……一团巨大的光球,软软的发着白光,分明是个巨物,看上去却格外可怜。

    宋征又好气又好笑,将小虫丢了出来:“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

    陈缚龙几人一愣,这只小虫子是什么来路?陈清眠有点看不起小虫:“这小东西能干什么?”

    宋征总是忍不住将她和记忆中的那个影子混在一起,不自觉的起了捉弄之心,笑着道:“来,哥哥给你看个戏法:蚯蚓变大蟒!特别惊悚……”

    “哈——”后面的李三眼一下子笑出了声,宋征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他一下,李三眼嘎一声止住了笑,讪讪的闭上了嘴。

    宋征回头吩咐小虫:“开始吧。”

    小虫正落在陈清眠面前,它懒洋洋的扭动的身躯,却轰隆一声雷鸣,虚空震荡,一道巨大的黑影遮住了重刀氏所有人。

    陈清眠目瞪口呆,吱的一声怪叫躲到了哥哥身后。

    不管她修为如何,女孩子天生怕蛇——宋征发现了,赵姐那样的女勇士还是比较少见的。

    “哈哈哈!”他没心没肺的笑了,小虫不满的看着重刀氏众人一眼,朝着山刀堂嘶吼了几声,大意是责怪天虎兽灵不懂事,净给自己找麻烦。

    天虎兽灵哆哆嗦嗦的钻了出来,欲哭无泪: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样嘛。

    宋征传达了意思,小虫翻着白眼,跟天虎兽灵说了,让它以后还是安心做这个家族的守护者,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

    天虎兽灵松了口气,终于知道怎么做了。

    喀喀喀……

    七颗巨雕虎首依次张开了大口。陈家人一起松了口气。

    宋征笑眯眯的看向陈清眠:“我说到做了,现在到你了。”

    陈清眠还有点小不情愿,犹豫了一下又摆摆小手:“算啦,我们陈家人一向心胸宽广,原谅你了,跟我来吧。”

    左右宗大族老暗中揪着自己的老胡子:小姑奶奶,你说话注意点,不能恃宠而骄啊,这位是什么角色?马大全够霸道吧,一夜灭了。

    陈缚龙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宋征吃完,就跟他明说,重刀氏不会卖女求荣,大不了我们陈家迁出江南!

    陈清眠的院子在陈缚龙隔壁,当哥哥的一门心思看好妹妹。

    还没到院子里,宋征就闻到了那股香味儿,神情间不由得又有些恍惚。所有人都以为宋征醉翁之意不在酒,丹食什么都是浮云,真正重要的是陈家的小丫头。

    唯独杜百户隐约猜到了什么,离开湖州之前,自己大人曾经命自己找过一群人,当中就有一个善于烹制丹食的小丫头。

    而那一天,大人的情绪非常反常。

    只怕大人有些过往,不足为外人道也。

    他暗中摇头:一群肤浅之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