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六章 十三烹(上)
    “你为什么想要冥蛾?”

    “这个……”马大全支吾起来,宋征举起神剑醉龙,他吓一跳赶忙如实道:“肖大人提前说了,冥蛾他会带走,但我当时看大人你年轻,想着仗着资历老讨要一下,说不定你就给我了,我也好去肖大人面前邀功。”

    宋征冷哼一声,马大全低下头,心中暗道:谁知道你这么难对付……

    “这两天,你找到燕雀了吗?”

    “没有,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宋征又问道:“燕雀接触过的那些证物,你为什么没有扣押?”

    “那些人跟我很熟,不好意思扣人家东西。”

    杜百户在一旁听的恨恨不已,上去给他一大嘴巴子:“狗日的东西,你还是不是龙仪卫?”

    马大全被打的牙齿松动,满口是血,也不敢还口。

    “王连成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那狗东西是头白眼狼,两个月前带着一车天毒子消失不见了,吞了我们的货我们当然不能放过他,可是这狗东西应该是早就开始准备了,连我们镇山卫也没找到他,只好把跟他有关的一切线索都掐断了,免得连累到我们。”

    宋征又飞快问道:“你是不是华胥古国的奸细?”

    “不可能!”马大全一声怪叫:“种植贩卖天毒子我认了,这种事情我可真没做过。”

    宋征没有再问了,摆摆手让人把马大全带下去。杜百户和曾百户上前来问道:“大人,这胖子可信吗?”

    宋征看着漫山遍野的天毒说道:“他的供词是否可信现在不重要,面对这整整一百亩一年三熟的天毒,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所以别看马大全是镇山卫的千户,有些事情他不知道也很正常。你去将这里仔仔细细的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是!”

    “那个负责天毒种植的姚还我先带回去审讯。”

    宋征将姚还和这里收缴的账册全都带走,他要亲自负责。

    留下曾百户和三百镇山卫在流银山调查,他带着其余人返回端阳城。

    城中消息已经传开了,马大全点齐人马杀奔流银山,而后人们在流银山外看到了烈焰狂龙,看到了横压天地的镇国一剑。

    所有人都知道马大全这次肯定跪了。但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等宋征回来,入驻镇山卫衙门,查抄了马大全和那些百户的家,所有人也就都知道,马大全全军出动的目标还是宋征,可惜没能报昨夜仇,反而彻底灰灰了。

    烈焰狂龙和镇国之剑也让整个端阳城真正认识到,马大全和宋征之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少人忧心忡忡,对于端阳城来说,宋征取代马大全做主,可能不是个好消息。

    宋征在马车上开始将那些账册仔仔细细的看一遍。以他强大阴神的能力,早已经过目不忘,一本账册看过,闭上眼睛认字回忆一遍,就可以和其他的账册互相对照,从这些数字之中寻找线索。

    进城之后,他占据了镇山卫衙门,曾百户负责查抄镇山卫,他留了一座干净僻静的屋子将所有的账册看完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一时间看不出问题在哪里。

    至于账册上牵扯到的端阳其他官员,他暂时顾不上这些小鱼小虾,首要任务是找到燕雀。他的阴神已达合照层次,几乎能够“天机感应”,隐隐觉得这漫山遍野的天毒,和华胥古国的计划有着某种联系。

    他吩咐了一声:“把姚还带过来。”

    姚还四十多岁,常年在“田间”劳作,让他面貌黝黑,脖子上有着清晰的晒痕。看上去不像是一名修士,更像一个老农。

    他只有脉河两道的修为,是个丹师,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普通的修士,会是马大全手下天毒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见到宋征,姚还明显畏惧,规规矩矩的拜下,不敢起身:“小的,参见巡察使大人。”

    宋征沉吟一下问道:“你种植天毒的技术是怎么学来的?”

    姚还看上去有些木讷,老老实实的回答:“小的十年前无意中发现了一本旧书,上面写了些古怪的修真界见闻,其中有三页就是记载如何种植天毒的,小的一时好奇试着种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只是这办法也是时灵时不灵,小的自己研究了六年,才算是彻底掌握了这门技术。”

    宋征又问:“你怎么认识马大全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的?”

    “小的种出来这些天毒子,就想着买了换钱。种植天毒也不容易,消耗挺大的。大概五年前,镇山卫小旗于丹才大人抓住了小的,但是马大全听说小的有这本事之后,就帮小的把案底抹掉了,然后给小的弄了镇山卫的身份,等小的把种植的方法研究成熟,他就在流银山开了一片地,让小的负责,到现在已经四年了。”

    他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颤抖说道:“大人,小的真不想干这事儿,小的顶多也只是想着自己种几棵,卖了钱换一些修行资源,小的资质普通,只是个散修,没有别的办法啊。

    马大全胁迫小的,小的不敢不从,还请大人明查……”

    宋征一点头:“我知道了。”

    至少从账册和证词上,看不出马大全和华胥古国有什么关系,这条线索似乎进了死胡同。

    他将小虫招了过来,以魂魄交流询问陈义诚今日的行动。

    陈义诚一大早神色匆匆的出门去了,没有让任何人跟随,独自一人在一家客栈中换了衣着和相貌,然后去了城西的徐城帮。

    他在徐城帮见了一个人,进了密室,那里竟然有一座三阶灵阵笼罩,隔绝了宋征的咒术。陈义诚和对方谈了什么小虫不知道。不过赶在今天重刀氏右宗的五名子弟闯山刀堂之前赶了回来。

    说到了这里,小虫兴奋地跟宋征摇头摆尾的邀功,宋征哑然失笑,将小虫收回了小洞天世界,然后对外面吩咐一声:“去重刀氏。”

    ……

    重刀氏本宅四门紧闭。今天整个重刀氏上下都很尴尬,原本是个大日子,右宗的五位子弟闯山刀堂——可是连左宗的人也高兴不起来。

    昨天天虎兽灵没有回应陈缚龙点香,大家感觉不妙,却没想到今天更加糟糕。

    一名陈氏子弟走入山刀堂,伸手要摘第一柄山刀,却惊愕发现,那巨虎雕刻的大口闭上了!

    七柄山刀,就搁在七尊巨虎雕刻的獠牙上。虎口一闭,就等于将这柄巨大的山刀咬在了口中。

    这名弟子不明所以,还以为这是先祖对自己的考验,任凭他使尽了力气也没能将第一柄山刀从虎口中摘下来。

    这名子弟乃是今天右宗闯山刀堂五人之中实力排名第二者。率先出阵,想要一个开门红。谁都知道按照正常水准,他可以轻松闯过七柄山刀的考验……没想到现在是这样的局面。

    一个不行换另外一个,很快五人全都上前试过了,虎口紧闭,山刀纹丝不动。

    陈缚龙的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天虎兽灵出了大问题了。

    重刀氏的家规,穿过山刀堂的弟子才能行走天下,哪怕是家族现在不那么迂腐,一定要遵循祖训,可是再也没有子弟能打过山刀堂,毫无疑问会让重刀氏成为天下的笑柄。

    这个时候,何一雄匆匆来报:“家主,宋大人来了。”

    “他来做什么?”陈缚龙正烦躁,家族前途昏暗。昨天已经把事情都说清楚了啊。

    何一雄看了看周围,低头如实说道:“他说重刀氏目前的境况,他有办法解决。”陈缚龙猛然一惊:“他说什么……这……”

    左右两宗大族老也明白过来宋征所说的“境况”是什么意思,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他什么意思?这是他搞出来的?目中无人!”

    陈缚龙虽然年轻,遇事却比他们冷静沉着,伸手拉住了两位长辈:“他能无声无息的潜入本宅制服了天虎兽灵,也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摘去你我任何一位的人头!”

    两位大族老神色也严峻起来,暗生恐惧慢慢的坐了回去,片刻道:“家主决定吧,我们惟命是从。”

    “我去见见他。”陈缚龙对局面很不乐观。

    天虎兽灵乃是重刀氏的守护者,古老而强大的存在,可是一夜之间在防御森严的本宅中,被人无声无息制服了。

    昨夜齐丙臣一人压制镇山卫,身怀三品供奉大印,可以借助天朝气运压制地方,整个重刀氏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之抗衡。

    尽管重刀氏作为端阳城中有数的大势力,还有一些暗中的关系和援兵,但急切之间恐怕都无济于事。宋征以天虎兽灵“示威”重刀氏,有齐丙臣背后坐镇,真要拿捏重刀氏,他虽然少年老成,却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实在不行。只能暂时虚以委蛇,日后再发动重刀氏的关系网徐徐图之……”他站起身来,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大丈夫能屈能伸。

    “怪我昨日怠慢了他,唉!”他在心中说道,不由摇头有些后悔。昨天宋征上门,他还想着在宋征和马大全之间两不得罪,却没想到一夜之间形势大变,马大全成了阶下之囚,端阳城里是宋征说了算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