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五章 天毒子(下)
    宋征点头:“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杀头的买卖也有人做了吧?他一个镇山卫,一年横行霸道才能捞到多少油水?恐怕不及这一片山谷收入的一成。”

    “这……”杜百户哑口无言,的确太暴利了。

    齐丙臣在一边道:“他们利用运粮的车队将这些天毒子送往妖族领地,而王连成那一趟似乎出了问题,所以才抓了苗晓松。”

    宋征点头,带着些忧色:“我现在更担心的是,因为这生意,马大全和华胥古国方面勾结,是他在掩护燕雀!”

    大约是一万两千年以前,一名丹师在某处绝域中,发现了一种七叶植物,它的种子可以作为灵药炼丹,具有很好的麻痹和止痛的效果。

    但是一千年之后,一次意外让妖族发现,这种七叶植物的种子,能够让牠们变得暴躁、弑杀、残忍、凶狠——似乎是将牠们性情之中负面的部分无限放大了。

    但随之带来的,是修为大增,力量翻倍,同时精神上高度的亢奋和欢乐。

    只是吃的多了,这东西就会上瘾,很难断掉。

    于是这种名为“天毒子”的药物,价格悄然走高,却仍旧没有引起人妖两族的重视,直到一万年之前,发生了著名的“洮河谷之战”。

    当时三百妖族被人族一千六百修兵,以六十四道阵桩困在一片河谷之中。这本身只是天叱部和华胥古国边境上的一次普通的遭遇战,三百对一千六,人族方面又有奇阵相助,获胜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妖族的队长嗜好天毒子,随身的芥指中藏着数千枚。

    牠将天毒子发给了手下的战士,每妖十颗天毒子吃下去,三百妖兵立刻陷入了狂暴,修为和力量猛增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而且完全无惧受伤、无惧死亡,脑袋被砍掉了一半还能挥舞战锤狠狠砸碎三个人族的胸口,然后才喷着鲜血倒下去。

    这一战,三百妖族中的一百八十当场被杀,但剩余的一百二十妖成功逃了出去。

    人族一千六百修兵阵亡一千四百人,战场惨烈无比,尸体破碎。而这一战彻底让人妖两族认识到了天毒子的真正作用,妖族开始大肆囤积天毒子,人族开始严禁种植、贩卖天毒子,一旦被发现就是死罪。

    天毒子的价格一路飙升,并且始终有价无市。

    好在天毒子的种植技术一直掌握在人族手中,而且这种植物并不是把种子种下去就能发芽,还有一些其他的秘密。

    妖族想要得到天毒子,只能从人族手中购买。

    经过了万年的打击,天毒子在人族境内也近乎绝迹。懂得如何种植天毒子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却没想到马大全竟然找到了一个。

    ……

    整个端阳城都在等着巡察使宋征今天会有什么行动,可是一直到了中午,那座小小的井院里都是静悄悄的。

    快到了午饭时间,忽然镇山卫骚动起来,不片刻,八百镇山卫杀出了缇营,直奔流银山而去。

    城中的各方势力一阵奇怪:这是什么情况?镇山卫发什么疯?这回是谁倒霉?

    ……

    宋征没等多久,马大全带着镇山卫气势汹汹的杀到。

    他肥胖的身躯穿着一声厚重的仙甲,身后虚空宝焰翻滚,烟霞缭绕,当中托起了五道三角形的旌旗,每一件都是高阶法器,引得天地元能阵阵涟漪,高空之上似有风雷呼应。

    他大步上前来,一手按宝剑,一手控宝珠,喝问道:“宋大人这是要掘了我镇山卫的祖坟啊!”

    宋征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八百镇山卫,平静的朝着马大全问道:“马大全,你可是要造反!”

    马大全咬牙切齿骂道:“姓宋的,你不给我们活路,也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那宝珠当中暗藏小须弥界,战具东荒弩便在其中,由着马大全操控,已经暗中瞄准了宋征!

    为祸级别的战具,命通境初期几乎不可能抵挡。

    可是忽然一只大手伸来,当空一拿——齐丙臣已经出手。

    马大全一声大吼,身后五道旌旗升空而起,各自化作了一片遮天帷幕,想要暂时顶住那只大手。

    马大全喝道:“请萧老出手!”

    八百镇山卫当中,忽有老祖的气势骤然爆发,从侧方偷袭齐丙臣。

    齐丙臣冷冷一笑,另外一只手擎出了勾天笔,凌空一划,天空好似打开了一道缺口,天火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

    老祖萧老为之一顿,齐丙臣已经放出了自己的大印,带着煌煌的王朝气运威压,轰的一声将萧老砸退了回去。

    萧老的境界本就在齐丙臣之下,更没料到龙仪卫的三品供奉如此强悍,当场连退数十里,顾不上马大全了。

    马大全一咬牙,激发了东荒弩。

    齐丙臣却一声郎笑:“身为龙仪卫,岂能不防你战具?”

    当空一道火龙奔涌而来,轰的一声和东荒弩这一箭撞在了一起。烈焰狂龙乃是肆虐级,高于为祸级,东荒弩这一箭在火龙之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后火龙呼啸,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马大全。

    马大全吓的魂飞魄散,这是端阳的那一具“烈焰狂龙”,不过现在被宋征收走了控制权。因为防着马大全有什么阴谋手段,宋征已经激活,引来火龙护持自身。

    “宋大人饶命!”马大全一声惨叫,在烈焰狂龙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宋征都愣了一下:好干脆。

    八百镇山卫一片骚动,虚空中忽然一跳,显出一柄剑来。只是在虚空中朝下一压,八百镇山卫顿时感到天地变成了牢笼、虚空化作了凝铁,所有人动弹不得,压力沉重!

    宋征先没有理会跪着的马大全,朝着那柄剑一礼:“谢范镇国出手。”

    “小事情。”范镇国的声音透过了万里,从那柄横压天地的飞剑上传出来。八百镇山卫有点想哭,心中凄然:我们一群小兵,需要用镇国强者来压制吗。

    又有点感动,我们也是见识过镇国强者的存在了。只是在见识的过程中,膀胱有些不适。

    宋征也没想到范镇国这么给面子,他一发现这一百多亩的天毒,立刻就向肖震报告,并且请范镇国万里传剑,暗中护持。

    毕竟这是真正诛九族的罪名,马大全一定会拼个鱼死网破的,宋征好不容易从天火下逃出来,当然很惜命,有备无患。

    范镇国的飞剑早就到了,一直埋伏在暗处。局面一直都在控制之下,宋征本以为不需要范镇国出手了,没想到他老人家这么客气,大约是想着来都来了,索性一剑压服了八百镇山卫……

    豹韬卫一队队的上前来,迅速的将所有的镇山卫都收押下去。

    烈焰狂龙宛若活物,当空扭动着,一双冷漠的龙眼死死地盯着地上跪着的马大全。马大全胖胖的身躯汗出如浆,将仙甲内的衣衫全都湿透了。

    他的凶悍之气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像个屁一样被自己给放了。烈焰狂龙的力量越来越强,他跪的越来越低,已经快要趴在地面上了。

    宋征将其他人都处理了,这才漫步踱到了他的面前,眼神示意左右,杜百户和曾百户一起上前,以龙仪卫的特殊枷锁将他锁住,全身动弹不得、灵元不能催动、魂魄也被禁锢。

    宋征这才撤去了烈焰狂龙,但齐丙臣一直在身后站着。

    马大全主动开口道:“宋大人,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我卖的这些,都是给普通妖族,绝没有给牠们的军队……”

    “闭嘴!”宋征低沉一声,深深的恨意好像一柄利刃,直刺入马大全的心头,他心中一抖,畏惧的同时,有些不明白宋征为何有如此强烈的恨意。

    宋征在皇台堡,也经历过服食天毒子的妖兵。那一战,出去的时候是八百人,回来的只有一百人。尸体破碎,脑袋都被砸扁,胸口大都塌陷了下去,还有几十人是被拎着双脚生生撕成了两半!

    马大全当然不明白,他没有在边境待过。但是对于宋征这样的人来说,贩卖天毒子资敌,是他们最恨的行为。

    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对手,那么力战死而无憾。但作为战士,最大的不甘和愤怒,便是死在背后刺来的刀子上。

    马大全一直在做的,正是这种事情。

    “没有卖给牠们的军队?”宋征冷笑道:“你亲自去调查过那些妖族买家?”

    “没、没有……”他结结巴巴,宋征已经不想跟他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

    “我问、你答。”他森然道:“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你手下还有几个百户,你死了他们一定会更加配合,明白了吗?”

    马大全连连道:“明白!”

    “骁山匪为什么能一直流窜到两州边境?是不是你故意放过去的?”

    “绝非如此。”马大全冤屈:“燕雀太狡猾了,他不断地接触了好几个势力,徐城帮、北崛园、端阳重刀氏和洪河派,这些都是端阳城里举足轻重的力量,我一一调查过去,又不能当场上门抓人审问,当然拖慢了速度,等我反应过来,骁山匪已经快逃到湖州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