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四章 天毒子(上)
    乌家米行在端阳城中默默无闻,只是众多粮行中不起眼的一个。

    它主营便是三花米,这是锡州出产的一种大米,味道很不错,各地的达官贵人都喜欢吃,因而销路很广,每年分别发往洪武天朝各州。

    天还没亮,一只小蚯蚓一拱一拱的出现在了米行的后院。小虫迷迷糊糊的,上工积极性不高。睡得正香呢,就被老爷拽了起来。

    可是老爷就是老爷,可以怠工,但不敢违抗。

    它找了一圈,很快就找发现了目标:账房。

    上着锁呢,可惜挡不住小虫。它钻进去之后看着满满几柜子的账册,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昂起来的上半身瞬间膨胀,一颗脑袋更是变得好像一口大锅。

    一吞之下,神通发动,那些账册一本本的从柜子中飞出来,落入了它的大口中。整个过程悄无声息,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吞了所有的账册之后,它变回了小蚯蚓的样子,一拱一拱的回去了。

    宋征独自在房中等候,拿到了这些账册后,一本本的翻看,重点就是两个月前的账目。他很顺利的找到了王连成的这一笔:三十车三花米,货款共计三万元玉。

    从账册上什么也看不出来,似乎只是一单普普通通的交易。

    宋征把账册看了看,新旧程度、磨损程度都恰到好处,似乎真的没什么问题。但是宋征取出了另外一样东西:马大全交给他的苗晓松案子的卷宗。

    摊开来,睁开阴神双眼一看,账册和卷宗上,清清楚楚是同一个人的魂魄痕迹!

    宋征冷笑,字迹可以模仿,魂魄却无法伪装。伪造这卷宗和账册的是同一个人,他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他站起身来朝外走去,门声一响一直守在外面的李三眼蹭一下站起来:“大人?”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宋征一招手:“带上人,跟我走。”

    “是!”

    像龙仪卫这种机构,各地的卫所都会养一些特殊的人才,比如擅长模仿笔记的、擅长打开秘柜阵锁的。

    不过宋征估计这人现在应该不在镇山卫,也不在乌家米行。

    满城找人,而且不知目标,对于寻常官差来说一筹莫展,对于宋征来说……轻车熟路。

    杜百户赶忙跟了上来,齐丙臣也飘然而至。倒是苗晓仪姐弟,因为之前一直担惊受怕,好不容易获救了疲惫不堪,一放松下来睡得很踏实香甜。

    他们是被龙仪卫出动的声音惊醒的,也顾不上洗漱迅速出门了。等他们从后面追上来,宋征看了一怔,苗晓仪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易容了。

    她只来得及将头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穿着一声干练的大红色劲装,一身英气、容貌妩媚,引人痴迷。

    苗晓松不满的瞪了宋征一眼,挡在了姐姐前面。

    宋征也只是看了一眼,之所以怔一下更多的是因为前后容貌的差异,而不是因为为美丽所痴迷。

    此时真正挡住他视线不是苗晓松,而是记忆中的那些人。

    “大人,去哪里?”杜百户问道。

    “州府衙门。”

    咣咣咣!

    猛烈地砸门声在黎明前寂静的黑暗中格外清晰,惊醒了周围睡梦中的人。

    这些人在暗中一看,吓了一跳:这尼玛五州巡察使就是牛掰!前半夜趟平了镇山卫的衙门,后半夜又来砸州府衙门……

    大家更迷惑了:这位大人到底是什么性情?白天的时候一片温和,对重刀氏和北崛园客客气气,怎么到了晚上忽然如此霸道酷烈?难道白天跟晚上性情不同?

    黄余然也没想到,自己上半夜还在想着明天去拜见一下这位宋大人,下半夜人家就上门了。

    他得到家人禀报,匆忙穿了衣衫出来,也不敢抱怨什么,躬身见礼道:“下官黄……”

    宋征已经打断他:“我需要护城大阵助我。”他可以直接用自己的大印夺了护城大阵的控制权——上半夜就是这么做的,可那时候事发突然,既然可以商谈,总要给州牧一点面子。

    黄余然很上道:“大人随意使用。”

    苗晓仪发誓,她这辈子绝没有想到,州牧大人竟然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三成护城大阵的威力,足够宋征找到目标。

    他居高临下往城中一看,片刻之后往城南的一处小院落一指。齐丙臣一声冷哼,身形一晃便出现在十几里外的屋子中,轻巧将还在安睡的一名中年人捉了回来。

    “啊——”

    他吓得大声惊叫,落到了宋征面前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之后,顿时一脸土色,哆哆嗦嗦的跪下去道:“小人阮竹,我、我……全都说。”

    宋征莞尔一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

    宋征出去办事,卧室内奇阵笼罩,小虫面前摆满了瓜果糕点,还有几壶酒。

    吃喝正香。

    小虫发誓,它跟老爷提出这些要求的时候,内心是惴惴不安的,没想到老爷真的全都答应了。

    宋征需要人监视陈义诚,但交给别人不放心,就把小虫从小洞天世界里又拽了出来。面前的咒术光幕上,陈义诚正在修炼,不过从一旁点燃的线香上来看,天一亮也就收功了。

    它咬了一口苹果,嫌弃的吐掉了,心中馋馋的:还是人好吃。可是老爷不准吃,它又咬了一个西瓜,还不错。

    但最好的还是酒,这东西飘飘欲仙啊。

    咦,这咒术光幕怎么有点摇晃了?

    ……

    昨夜惊心动魄,白天那个“温文尔雅”的巡察使大人,到了夜晚忽然变成了狂魔,镇山卫和州府衙门的脸面都掉在地上被踩碎了八十八块。

    陈缚龙和赵毅闵得到报告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我们白天见到的那位宋大人吗?

    若是皇台堡的人在这里,他们其实都会明白:宋征是书生,但他也是狼兵。

    天一亮各方势力都在打探昨夜的细节,而后又询问:宋征去哪儿了?他今天还要拜访别的宗门世家吗?

    但宋征的小院忽然变得静悄悄的,一直不见动静。

    天快亮的时候,他离开了州府衙门,就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黄余然有点想暗中跟着看一下,后来缩了缩脖子没敢这么做。

    宋征悄然出城,天亮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一片荒山外。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宋征的小院子里还是一片宁静,马大全得到了消息猛然明白过来:“不好!快联系一下流银山!”

    手下百户一哆嗦:“不会吧……”

    “快去!”

    很快百户回来了,如丧考妣:“大人……”他手里捧着一枚同音骨符,宋征平静沉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马大人,过来一下吧。”

    同音骨符的光芒熄灭了,马大全全身冰凉,他知道流银山里面有什么,而且这个罪责他根本逃不脱。他昨夜还笃定,自己乃是龙仪卫老手,亲自斩断了的线索宋征不可能查到,没想到只过了一夜时间,宋征就查到了。

    事已至此他的彪悍之气上来,一拍桌子怒道:“去就去!大不了鱼死网破。”

    临出门之前,他在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芥指中的东荒弩,脸上狠辣残忍之色一闪而过,心中疯狂之意大涌而上:“不让老子好过,老子弄死他!”

    他仍旧暗有退路,杀了宋征,日后还可逍遥。

    ……

    流银山曾经是一片富庶之地,山峰不高,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但是三千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灾难,虚空忽然变得不稳定起来,某些魔物从不知名处杀来,肆虐了半年之久,端阳城岌岌可危,最后朝廷派出三位镇国强者,才将这些魔物全部扑杀,而后封闭了全部的空间裂缝。

    那一场灾难彻底毁了整个流银山,自此之后便一片荒芜。而此地的虚空松动,偶尔还是会有一些不知名的魔物钻出来,也没有人敢在这附近居住。

    宋征现在站在荒山深处,一片盆地之中。四周的山峰上生满了枯树荒草,没有道路可循,一般人在这附近和容易迷失方向。

    手下的豹韬卫看押着十几个人,都是修士,身上有镇山卫的腰牌,但修为不高,最强的一个是脉河三道。

    宋征站在一旁的小山坡上,在他面前一片平坦的盆地中茁壮的生长着一种七叶植物,田地成垄,杂草不生,显然是有人精心打理的。

    在另外一片山坡下的木屋中,还搜出来了诸多证据,包括和镇山卫直接联络的同音骨符,这些证据让马大全无法抵赖。

    杜百户把各项事务安排好,才回到了宋征面前,啧啧称奇道:“马大全好大胆子,要钱不要命啊,这‘天毒’他也敢种,而且种了这么多。”

    宋征曾经驻扎皇台堡对这东西有所了解,他翻着刚搜出来的账册说道:“这里有差不多一百亩的天毒,每一亩大约可以产天毒子一百六十斤,每季产量一万六千斤。

    锡州这地方气候温热,一年三季,就是四万八千斤。你知道这东西卖到了妖族那边,值多少钱?”

    这个账册上没有记载,杜百户几人都是摇头,连齐丙臣都不知道。

    宋征冷笑道:“在妖族当中,一颗天毒子十枚石币。一斤天毒子少说也有几千颗。”

    杜百户吓了一跳:“那边按颗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