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三章 扑朔迷离(下)
    宋征理所当然道:“很重要,你帮我查两个人,王连成、田三水,我猜他们都是龙仪卫的人,可能是化名。”

    肖震问道:“有多重要?”

    “重要到我能否提前抓住燕雀。”

    玉符的光芒熄灭了。

    宋征也不干等着:“再把苗晓仪叫过来。”

    苗晓仪姐弟刚出去一会儿,在安排给他们的房间内椅子还没坐热,便有校尉来喊。苗晓松不满的嘀咕一声,苗晓仪却知道那几位官老爷只是支开自己姐弟片刻罢了:“莫要抱怨,宋大人救你出来,与我们有大恩。”

    苗晓松哼了一声:“还不都是为了姐姐你。”

    苗晓仪轻轻摇头道:“不,这位宋大人,我感觉和旁人有些不同。”

    苗晓松一翻白眼,半点不信:“天下乌鸦一般黑。”

    两人再次出现在宋征面前,苗晓仪道:“大人是想知道那个华胥古国人的消息吧。”她用来交换弟弟的条件。

    宋征点头:“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调查他的?”

    “马帮在镇山卫中也有自己的人,不过地位不高。我们想要抓住马大全的一些罪证,交换他释放我弟弟,所以我们的人暗中偷听到了马大全的话,知道他最近在调查华胥古国奸细的事情。

    然后大人你又来了,城里传的风言风语,我就大胆地猜测了一下,还好我猜中了。”

    “关于这个人,你知道什么,都告诉我。”

    “是。当民女得知马大全的要找的人是华胥古国的奸细,我也想提前一步找到这个人,用他来把晓松换出来。

    我们马帮不仅有自己的生意,跟城里那些高门大户的车夫们也都有联系,他们当中很多人也是我们马帮的成员。

    后来城西周家的一名老车夫告诉我,他们家老爷前一天命他送了一位客人去骁山。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且有骁山匪横行,一般人绝不会去。于是老车夫留了个心眼,发现这位客人外袍虽然是咱们洪武的款式,但是内袍却是华胥古国的样式,他猜测这是个华胥古国的人。”

    说到这里宋征也就能猜到其余的部分,这个线索苗晓仪当时可能只是暗中记下来,后来豹韬卫和镇山卫在两州边境上剿灭骁山匪,而宋征顺势进入锡州,苗晓仪立刻就能够确认,那天的那位客人,就是马大全和宋征要找的华胥古国奸细。

    这条线索能够直接找到燕雀的踪迹,他当即道:“我要马上见到这个车夫。”

    ……

    端阳马帮总坛后院,停放着一辆普通的马车,一些地方显得破旧。

    苗晓仪说道:“当天我就命人将这辆马车替换下来,那个华胥古国的奸细之后,再也没有人坐过这辆车。”

    宋征点头,苗晓仪细致周全,难怪能够执掌端阳马帮。

    那名老车夫站在马车旁边,显得小心翼翼。宋征问道:“具体的经过,老丈请再跟我说一下。”

    老车夫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儿,宋征一开口,他下意识的就想往下跪,被宋征拦住了:“老丈不必多礼,您是长者。”

    老车夫哆哆嗦嗦的,悄悄地将苗晓仪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他真是官儿吗,怎么跟我们家老爷认识的那些不太一样……”

    苗晓仪莞尔而笑:“他现在是端阳城里最大的官,自然有大家气度,跟你们老爷认识的那些小官小吏当然不同。”

    宋征就当做没听见,老车夫又走过来,才说道:“我在周家平常做杂役,如果客人多了,家里的车夫忙不过来,才会让我套上车帮忙送一下。

    那天家里的几个车夫都闲着,我没想到老爷会点名让我去。而且客人不是在家里住的,是在四条街之外的如归客栈。

    老爷专门吩咐我,接了客人不要多话,他让去哪里就去哪里,送到了就好。”

    宋征点点头:“那回程呢?他还是坐你的车回去的吗?”

    “不是。老爷说我们只管送,我在如归客栈接了那人,他说去骁山下的平林口,他说话有些怪怪的,我后来才想明白,应该是因为他有华胥古国的口音,想要遮掩所以显得有些奇怪。

    我将他送到了平林口,他自己上山去了,我就回来了。”

    宋征对身后的杜百户说道:“赏他三百两银子,在镇山卫下面的产业里,给他安排一个差事。”

    杜百户应命,宋征转身来对老车夫道:“老丈带我去如归客栈看一看。

    老车夫心中感动:“是,大人。”

    宋家在端阳城名不见经传,但家底殷实。他们跟锡州多个世家宗门都有往来,比如林竹丘吴家、欧冶氏、重刀氏等。从这些大势力手中接下一些生意,虽然每一单生意赚的都不多,但胜在绵绵不绝。

    宋家的当家人长袖善舞,公认的办事稳妥。该说的说、该做的做,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豹韬卫中自有人去暗中监视宋家不提,宋征请老车夫赶着当日的那辆马车,他坐在马车中,来到了如归客栈。

    到了客栈一条街道外,宋征吩咐了一声:“都在这里等着。”

    齐丙臣有些不放心:“大人……”

    宋征摆摆手:“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老车夫接到的人,在如归客栈登记的名字叫做“严久三”,当时住在客栈天字六号房。以宋征现在的修为,潜入客栈悄然无声。他顺着门牌看过去,找到了天字六号房。

    正巧今日这里没有住客,宋征轻轻推开门进去,升起虚空神镇看去——片刻之后一阵疑惑。

    马车内那些比较清晰的魂魄痕迹,和房间内的这些魂魄痕迹对比,并无一道相同的。

    按照时间来算,燕雀入住客栈、然后被马车送往骁山,应该是两三天之前,这么短的时间,魂魄痕迹不可能彻底消散无迹可寻。

    他又用天降真灵露看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还好自己谨慎,没有大张旗鼓的带着龙仪卫过来调查。可问题出在哪里?他凝眉苦思。

    原本这一次,他很有信心找到燕雀,只要找到马车和房间内魂魄痕迹相同的一道,他就等于是找到了燕雀的“真容”。接下来抓住燕雀就很容易了。

    “难道老车夫记错了,不是天字六号房?”他猜测了一下,将虚空神镇“抬高”,照耀了整个客栈,甚至包括了客栈门口上下马车的位置,仍旧没有找到和马车内相同的魂魄痕迹。

    “哪里出了问题?”原本以为抓住了最重要的一条线索,一切即将迎刃而解,却不料一无所得。

    又思忖片刻,他悄然而去,在一条街之外,齐丙臣等人满怀期待的等候着,宋征迎上他们的目光微微摇头。

    他不能排除老车夫的嫌疑,朝杜百户使了个眼色,后者领会,自然有人暗中盯着老车夫。

    “派人守着这里,天亮之后立刻以商旅的身份住进天字六号房。”

    “再去一趟平林口。”

    这一次他只带了齐丙臣和老车夫,飞遁之下瞬息而至。老车夫指出了燕雀下车的位置,宋征抬眼看去,仍旧一片虚无。

    这周围的荒山上,零星有着一些魂魄痕迹,但和马车、客栈内的痕迹,绝无一道相同。

    不过这一次宋征并不意外,他淡淡道:“回去吧。”

    路上老车夫有些惴惴不安,却没有多嘴问什么。可能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宋家老爷才会选他来送燕雀。

    回到小院的时候,杜百户等人迎了上来:“大人,如何?”

    宋征摆摆手正要说话,怀中的玉符闪了一下光芒,是肖震。他便对众人道:“好了,今夜很辛苦了,带他们去休息吧。”

    他们出去后,宋征取出玉符,肖震的声音再次从玉符中响起:“那个田三水查不到,应该没有这个人。王连成是镇山卫的暗探,本名王敬祖,公开的身份是端阳城一个走南闯北的商人。

    两个月前,马大全报备王敬祖殉职。”

    宋征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谢谢大人。”

    他暗中遗憾:可惜啊,两个月过去了,魂魄痕迹差不多都消散了,难以追踪。好在还有其他的线索可以追踪,他已经提前安排了。

    ……

    同一时间,镇山卫的衙门中,马大全面沉如水坐着不动,他的几个心腹手下都乱了分寸:“大人,怎么办,这事情要瞒不住了!”

    砰!

    马大全重重一拍:“废物,慌什么?线索都已经斩断了,他能查到什么?咱们抓了苗晓松,也只是想确认端阳马帮是否知道些什么,连番审讯下来,那小子恐怕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等都是龙仪卫的老手,处理这些手尾干净利落,就算是肖震亲自来了也查不出什么来,宋征一个新丁,空有职务又能如何?他最多只是怀疑,没本事抓住我们的证据。”

    几个手下镇静下来,想了想自己负责的部分,的确已经全都处理干净了,松了口气:“大人说的是,是我们自乱阵脚。”

    马大全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将这些蠢货赶走,又取出那枚很少使用的同音骨符,咬牙问道:“你还需要多少时间?”

    “三天。”低沉沙哑的声音回答了两个字,同音骨符那边就断了。

    马大全又狠狠咬了咬牙,打开了自己的秘柜,从里面取出一只金色的箱子,用力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只特殊的弓弩。

    宋征如果在这里会觉得眼熟,因为赵绡用的也是这个:东荒弩。

    他将弩箭装上去,收入了自己的芥指当中,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