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二章 扑朔迷离(上)
    马大全有些僵硬的脸皮抽动了一下,却仍旧咬着牙说道:“苗晓松的案子罪证确凿,我马大全做事问心无愧。宋大人为了一个女子,夜闯镇山卫,强行带走罪犯,这事情就算是告到了肖大人面前我也不怕!”

    宋征哼哼冷笑:“罪证确凿?”

    马大全一挥手,有镇山卫的人将一应卷宗送上来:“此案的证词都在此处,大人一看便知。”

    宋征随手翻看了一下,倒真是十分完整,人证物证齐全,看上去真的是苗晓松犯了事,镇山卫才会抓人。

    苗晓仪忍不住娇叱道:“血口喷人!进了你们镇山卫,还不是任由你们拿捏,随意编造罪证?”

    宋征看完了卷宗,抬起头来,马大全却忽然发现,他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宋大人……”他下意识的开口,却不料宋征平抬手掌,龙仪卫巡察使大印凌空升起,宝光缭绕烈焰升腾,压制了周围一切龙仪卫官吏,护城大阵轰然一声光芒绽放,从夜晚的三成警戒威力,骤然提升到了全部威力,加诸于宋征全身,他威然凛下,吩咐一声:“齐前辈,动手!”

    齐丙臣才不管你什么镇山卫千户,他受命保护宋征,一切听宋征命令,宋征一开口,他长笑一声腾空而起,一掌落下压住了整个镇山卫!

    巅峰老祖宛若老龙,睁目探爪,世间便有峥嵘。

    马大全恼怒的大骂一声,却发现自己一身气息都被死死压制,官大一级压死人,在洪武天朝更加明显,官印一出,气运压制,根本无从反抗。

    他手下几名百户想要暗中激发镇山卫的烈焰狂龙,却发现这战具在宋征的官印笼罩之下,对他们毫无回应。

    “真他狗日的!”镇山卫咒骂一声,却见齐丙臣虎目一瞪,胸口如遭大山一撞,噗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杜百户已经带着人杀入了冥狱当中,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搜寻起来。

    苗晓仪目瞪口呆,她算是见识到了龙仪卫的霸道——不光对别人霸道,原来他们自己闹将起来,也是这么霸道的。

    宋征来到她身边,淡淡道:“去找你弟弟吧。”

    “哦。”苗晓仪猛的反应过来,连忙跟着杜百户进去了。很快“弟弟”的呼唤声在冥狱中响起。

    时间不长,苗晓仪和杜百户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出来了,苗晓仪心疼的满脸眼泪,杜百户对宋征复命:“大人,找到了。”

    宋征一挥手:“回去。”

    官印轰然回落,气势收回,旋转着归入了宋征的手掌中。齐丙臣一声冷哼,震得镇山卫整个衙门房屋垮塌了七八间,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在高空中凌然而立,继续掩护宋征等人。

    马大全咬牙切齿:“宋征!这事儿没完,你给我等着!”

    宋征停下来转过头:“马大人说的对,这事儿的确没完。”

    回去的时候,一路平静。

    整个端阳城都感受到了那一枚江南巡察使大印带来的威压,护城大阵都启动了呀!

    锡州州牧名叫黄余然,是个朝中无甚根基的官员,能够当上这个州牧,实在是因为十年前这个位子空出来的时候,几个朝廷大佬争来斗去最后谁也没有成功,让他捡了个便宜。

    这些年他一直很弱势,低调做官,默默捞钱。城中的事情,都是马大全和那些大世家宗门商议决定,告知他一声,他盖上大印照办就是。

    宋征来了,他一直躲着不敢相见,免得夹在他和马大全之间不好做。但是今晚上护城大阵都启动了,宋征像是一头大象,看上去脾气挺好,忽然一发怒,一屁股把马大全这只小老鼠坐死了。

    ——自从马大全当上镇山卫的千户,什么时候这样被人欺负过?

    黄余然觉得恐怕是躲不过去了,琢磨着明天去拜见一下宋大人,带点什么礼物,说点什么话,让他不要完全忽略自己,但也不要惦记自己……

    他还和整个端阳城各大势力一样好奇一件事情:宋征到底为什么要大动干戈?

    快到小院的时候,苗晓仪有些不安:“这样……会不会给大人惹来麻烦?”

    她内心纠结起来,宋征为了他弟弟差点砸了镇山卫衙门,这么大的阵仗已经不是面子问题了。她就算是不愿去多想也不可能了:这是多大的“恩宠”?她要怎么样才能报答?

    苗晓仪内心对于“以身相许”肯定还是有些抗拒的,毕竟双方刚刚认识,互相还不了解。可是有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男人,愿意这样呵护她,还是让她心中不可遏制的泛起了一丝异样。

    抗拒、却又有点不想抗拒。

    杜百户却骂道:“干他娘!有什么麻烦,他狗日的马大全能怎样?真敢告到肖大人那里,我们弄死他整个镇山卫。”

    宋征只是淡淡道:“若不把人抢出来,只怕你弟弟活不过今晚。”

    那种被呵护的异样情绪又在心头泛了起来,湖水春波,她喏喏的不知该再说什么,乔装过的小脸下,红红的。

    好一会儿,她才道:“我、我把自己知道的情报都告诉你吧。”

    宋征却道:“我先和你弟弟谈一谈。”

    苗晓仪费解,宋征已经带人进了院子,命手下校尉守住了周围,带着齐丙臣、杜百户、曾百户和她们姐弟进了正堂,抬手升起奇阵。

    他指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苗晓松对齐丙臣道:“齐前辈,辛苦。”

    “小事。”齐丙臣两指一点,灵元滚滚注入苗晓松体内,修复他的全身。他只是脉河境五重的境界,有巅峰老祖出手,伤势很快复原,只是看上去还有些凄惨。

    他翻身起来,给宋征磕了三个头,朗声倔强说道:“谢大人救命之恩,不过大人跟我姐的事情,我不同意!家里只有我一个男人了,我不同意,姐姐就不能嫁!”

    苗晓仪羞恼不已,顿足道:“你胡闹什么!”

    宋征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润润嗓子:“我救你是因为你对我有用,跟其他的没关系。你要想报答我,就回答我的问题。”

    苗晓松抬起头来,有些怀疑的他看看,不怎么相信:“真的?你对我姐没什么企图?你是还没看过她的真容吧?”

    宋征一笑,道:“你还小,有些事不懂的。”

    “我还小?”苗晓松看着他:“你跟我差不多大吧?”

    宋征一愣,哑然失笑,还真是。

    苗晓仪有些担心,训斥道:“怎么跟大人说话呢?不得放肆!”

    宋征不介意,问道:“好了,说正事。马大全为什么要抓你?”

    苗晓仪奇怪,这还有什么问的,当然是为了马帮还有……本姑娘。不料弟弟却露出疑惑的神情,答道:“我开始也以为他想用我胁迫姐姐,掌控整个马帮。可是他把我抓进去之后,却严刑拷打,反反复复问我两个月前的一单生意。”

    宋征点头:“什么生意?”

    “两个月前,有人雇我们运了三十车三花米往吴州台波府,货主名叫王连成,从城东的乌家米行接了货,九天时间赶到台波府的东顺大街,交给永利货行的老板娘田三水,运费三百元玉,路上要保证货物不得有任何缺失。

    这一趟他给的钱多,但要求很严,我有些不放心就跟着去了。到了台波府,没找到他说的那个什么永利货行,他本人却忽然出现,接了货走了。

    他给钱痛快,我们也没多想就回来了,我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问的,事情很简单,他们每天拷打我,我把整个经过跟他们说了几十遍了,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想问什么。”

    杜百户几个已经敏锐的觉察到这一趟送货不简单,问道:“大人,这批三花米肯定有问题。”

    宋征点了点头,对苗晓松姐弟说道:“他抓你不是为了端阳车行,那是个幌子。”

    杜百户拿着他的名帖去要人马大全不给,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不管是一名绝色女子,还是一个端阳车行,都不值得马大全和江南巡察使对抗。

    而后他亲自出面进行试探,马大全急匆匆而来,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苗晓松整个“案件”的罪证都伪造好了,更说明这件事情有大问题。

    马大全很害怕自己见到苗晓松!

    于是他当机立断,出手抢人。

    这一点上,苗晓仪真的误会了,其实跟他们姐弟本人没多少关系。

    苗晓松还是不明白:“可是我们只是个送货的……”

    宋征一摆手,又问了一些细节,苗晓松照实说了,宋征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拧着双眉想了一会儿,对姐弟俩说道:“你们先下去。”

    “是。”苗晓仪带着弟弟出去了,宋征取出玉符联系了肖震。

    肖震的声音带着一些埋怨和几分睡意:“大半夜了。”

    齐丙臣等人听到声音,一起垂手躬身以示尊敬。在湖州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自家大人和指挥使关系密切,现在看来,简直不是密切这么简单,这都什么时辰了,他想都不想就把指挥使给拽起来。

    关键是指挥使虽然埋怨,却没有真的发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