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一章 端阳马帮
    鹰王想了想:“他和咱们的目标不同,应该不会互相影响。不过……”他又扬起了手中的一叠资料:“宋征在湖州城的那些作为可不仅仅是传言,端阳这些小看他的人,一定会吃亏的。”

    黑毛猴子又缩回了椅子中,喝着酒吃着果子:“那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拿钱办事,做好自己的差事就是了。

    对了,鹰王,这一次的钱到手了你准备怎么花?”

    鹰王敲着桌子:“你给我听好了,这一次的钱谁也不准动!小貂她们几个修行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需要清远丹,你知道这种灵丹的价格,而且一直在上涨,这一次的酬劳够不够都说不准。”

    “可是我看上那件云金披风已经很久了,我穿上一定很拉风!”黑毛猴子一阵委屈,鹰王看着他矮小、猥琐的相貌,眼中充满了鄙视。

    “唉……算了,为了小貂她们我再等等。”

    鹰王这才一点头:“你再跑一趟,去‘妖冥口’看看,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差错。”

    “好。”黑毛猴子在椅子上一翻身,嘭的一声遁术展开,留下了一片黑烟消失无踪。

    ……

    马大全的桌子放着一只竹筒,打开来里面是一道纸卷,记录着宋征今日的行动。他看了一眼,哂笑一下丢开了。

    手下的心腹百户上前来,忧心忡忡:“大人,咱们在流银山里的事儿万一被宋征发现……”

    马大全一声冷笑:“最近这段时间,让大家不要去流银山了。那边一切已经步入正轨,几天没人过去不会出什么问题。”

    “是。”

    马大全又问道:“让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百户道:“去湖州的弟兄传回消息了,那些传言竟然都是真的。”

    马大全一愣:“这么说起来,那小子到真有些本事。”他斟酌了一番,又道:“让弟兄们这段时间都加点小心,以前的一些事都停下来,咱们小心应付,在咱们的地头上,他抓不到把柄。”

    “是。”

    马大全挥挥手,百户退下。他独自沉思了片刻,取出一枚很少用的同音骨符,说了一句话:“那个巡察使,城府极深,连我都差点被骗过去了,你自己小心。”

    过了一会,那边传来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知道了。”

    ……

    宋征垂落手臂,手指搭在了地上,小虫一拱一拱的从砖缝里爬出来,爬到了他的手上。宋征打开小洞天世界笼罩下来,他和小虫一起进去了。

    片刻之后,宋征赞许的摸了摸小虫的脑袋。

    只是心中有些意外:天虎兽灵?原来那一套山刀真是灵宝,要不要找个机会去见识一下。

    “算了,先办正事。”

    他从小虫那里接过了陈义诚的头发,寂灭堂有秘术,可以凭借身体发肤的任何一部分施展咒术,宋征稍加改动,就可以用这种咒术对目标进行监视。

    以他的手段施展出来,只要阴神修为低于他,都不会有任何察觉。

    不过毕竟是寂灭堂的手段,还是尽量不要被别人发现,他退出了小洞天世界,在房中升起了奇阵,然后双眼中透出幽冥,秘法催动,十指尖燃起了暗金色的光火。

    十指飞动,在面前凭空刻画出一个复杂的咒文。而后他手指轻搓,那几根头发丝“燃烧”起来,灰烬落在了咒文上,斑斑点点的亮光随之而动,勾连了数十里之外的陈义诚,在他无知无觉之下,于冥冥当中建立起了联系。

    咒文上泛起了一片水波,阵阵涟漪中央现出了一幅画面。

    陈义诚当夜去找了一下陈缚龙,询问那一批重褚石什么时候可以出手,看上去有些急不可耐,让人不由怀疑。

    宋征看到这里,轻轻用手摸着下巴。

    陈缚龙虽然年轻却晓得轻重,宋征新官上任,他刚来问过这批货物,重刀氏转手就卖了似乎有些不合适,于是安抚陈义诚稍晚一些,至少等宋征离开端阳再说。

    陈义诚勉强答应离去。他走之后,陈缚龙皱了皱眉头:“一雄。”

    何一雄出现:“家主?”

    “你派人暗中盯着成叔,这批货是他经手的,龙仪卫不会无缘无故盯着这批货,我担心成叔有什么事情瞒着家里。”

    “好。”

    “小心一些,不要被他发现。”

    “交给我,放心吧。”

    陈义诚出来之后,就去了仓库,再次查看那批货。

    “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您老就放心吧。”

    陈义诚看看周围,才低声问道:“没有人怀疑吧?”

    “您老放心,咱们藏得极好,龙仪卫那位巅峰老祖也毫无察觉,您担心什么。”

    陈义诚松了口气:“再等几天,只要宋征一走,咱们就把东西送出去。”

    宋征看到此处,双眼微收,隐有冷笑。

    检查过了货物之后,陈义诚回去了,步入静室开始修行。宋征刚刚停了咒术,奇阵外有杜百户的声音传来:“大人,有客人拜访。”

    宋征问道:“何人?”

    “这个……”杜百户无奈:“属下不知。”

    “嗯?”

    他连忙解释:“她蒙着脸,可是她说有大人需要的情报。”

    宋征皱眉问道:“这种人你也敢让他来见本官?”

    杜百户嘿嘿嘿的笑了:“大人,她只是个脉河八重的境界,而且李三眼说了,是个极品小妞……”

    李三眼是个总旗,本名李大可,七十九岁,知命境后期修为,一直没有成家,号称要阅遍佳人三千,再决定自己是不是要只取一瓢饮。

    这家伙整日出入湖州城的风月场所,给自己起了个外号“李三眼”,号称有第三只眼,专能看人“本色”。

    这个本色,指的是人本来的姿色。

    据说在勾栏之中,不管那些女子妆容如何,打扮如何,他一眼就能看清谁才是最漂亮、身材最好的那一个。

    他对自己这本事很是自傲,在宋征面前都吹嘘过。

    而且很遗憾的是,李三眼是目前豹韬卫之中,升任百户呼声最高的一个……

    陈百户三人被抓之后,宋征手下只有两个百户,的确有些不够用。

    他哑然片刻,无奈摇头道:“你们这些人啊……”

    杜百户有些惴惴,因为实在捉摸不透宋征的癖好。在如今的洪武天朝,上下糜烂,有人能够凭着给天子敬献美人入阁,那么给上官准备女人就不算什么事儿了。

    杜百户几个人也商量过,宋大人血气方刚,总这么憋着不好。但听说雷大人给他准备了四个清倌人,宋大人看也不看一眼。

    曾百户顿时来了兴致,言说道“三扁不如一圆”,谈论起来头头是道。杜百户下意识离这货远一点。

    李三眼大不赞同,若不是还没升百户,恐怕当场就要跟他吵起来。

    总之,最后大家觉得,有些事情不管大人喜欢不喜欢,下边的人要体己,还是要去做的。

    “大人,”杜百户说的理直气壮:“她说有重要情报,咱们来端阳一整天都没有打开局面,属下觉得,为国为民,应该见一见!”

    “放屁!”宋征忍不住骂了一声:“哼,谁说没有打开局面?”

    却忽的念头一转,他打开门:“算了,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是,”杜百户眉开眼笑:“属下带路。”

    小院没多大,那一身黑衣,薄纱蒙面的深夜来客就在厅堂等候。宋征进来之前,曾百户和李三眼在看着她。

    宋征出门的时候就感应到一旁齐丙臣,自屋中分出一道灵识随自己一起出去了。

    “大人到!”杜百户一声唱喝,曾百户和李三眼一起跪下:“恭迎大人!”

    那黑衣来客微微一福:“民女见过龙仪卫江南巡察使宋大人。”

    她落落大方的摘取了面纱,姿容却让杜百户大失所望,不能说难看,只是有些普通,顶多是个中上之姿。

    杜百户暗暗可惜:浪费了这一副骄人好身材,否则就是个绝品佳人了。

    他看看李三眼,后者挤眉弄眼,杜百户立刻明白了:易容了。

    宋征淡淡看了那女子一眼,的确没怎么往心里去:“报上姓名。”

    “民女、苗晓仪。”

    宋征差点站了起来,耳中一阵错乱:苗、绡、仪!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双手抓着椅子问道:“你叫什么,再说一遍?”

    “民女苗晓仪。”苗晓仪有些奇怪。

    宋征吐出一口气来,轻轻的靠了回去,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险些怀疑是不是什么人知道自己的过去,故意派这么一个女子,用这么一个名字……

    他盯着苗晓仪看了许久,道:“退去脸上的伪装。”

    苗晓仪一愣,想要说什么,却感觉宋征身上的气势忽然沉重起来,一座大山当头压了下来。

    她陡然心头一惊:这可是龙仪卫江南五洲的最高官员!一句话轻易决定自己一伙人的生死,自己拿什么跟他抗衡?

    她咬了咬嘴唇,心中惊恐。

    她很清楚自己的容貌,更熟悉男人眼中那赤裸裸的贪婪。每一次她都费尽心力才能逃脱。难道这一次,又要像以前一样吗?

    在她决定来见宋征之前,帮里的兄弟姐妹都极力反对,劝她不要羊入虎口,那些上官老爷们,哪一个不是色中饿鬼?

    但是为了弟弟,她还是来了。她曾听闻宋征在湖州城的所作所为,觉得这是自己救出弟弟唯一的希望了。

    可是现在,仍旧是这个局面,她满心疲惫,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还能逃脱保住清白,眼前这男人手中的权势,远远不是她之前遇到的那些可以相比。

    但同时她又有一丝不甘和委屈,迟缓的伸出手摸上自己的脸,心中反复的质问:难道男女之间就只能有那点事儿?难道男人看女人,第一反应就只能是容貌和身材?

    她没问出来,如果真的开了口,一旁的李三眼会很直白的告诉她:是!

    而现在,李三眼正在对杜百户和曾百户挤眉弄眼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眼光没错,大人果然喜欢这种的。

    苗晓仪双手一撮就能卸去自己的易容法术,但宋征忽然意兴阑珊的一摆手:“算了,就这样吧。”

    他暗中自嘲一笑,还是抱有幻想,但怎么可能呢?哪怕是看不到脸,魂魄对于他来说一目了然。苗晓仪只是苗晓仪,别的谁也不是。

    女孩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宋征“放过”她自然是求之不得,她放下了双手重新站好,只是和来时故意做出来的信心满满不同,现在的态度要谦卑了很多。宋征想了想,貌似这样也挺好。

    李三眼和她一样莫名其妙,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他阅女三千,可是对男人不清楚。他和杜百户一起看向了曾百户。

    宋征端坐堂上,询问道:“你来找本官,到底有什么事情?”

    “民女……”苗晓仪咬了一下嘴唇,说道:“民女知道大人是在找一个人,民女知道一些线索可以帮助到大人。”

    她说到这里停下来,宋征并不意外,淡然道:“那么你想从本官这里得到什么。”

    苗晓仪的确是带着目的而来:“民女的弟弟被镇山卫抓去了,只要大人帮我救出弟弟,我就将所掌握的线索告诉大人。”

    宋征摇头道:“镇山卫也是龙仪卫,他们秉公办差,本官不能横加插手……”

    “不是的!”苗晓仪连忙说道:“马大全贪赃枉法,他只是想侵吞我们端阳马帮,我弟弟什么事情也没做,就被他抓了进去,借此逼迫我就范。”

    宋征默不作声,苗晓仪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正要催问,宋征却轻轻一抬手拦住她。

    外面传来也很脚步声,有人将一道卷宗递进来。杜百户接了递到宋征手上。宋征打开来认真看着。

    确认苗晓仪的身份之后,外面的龙仪卫已经飞快运作起来,将和苗晓仪有关的资料迅速整理好。

    宋征白天“拜访”了重刀氏和北崛园,他们也没闲着,全力收集端阳城内的一切情报。

    这些事情已经不需要宋征吩咐了,下面的人自己就会做好。

    资料上写明了,苗晓仪的父亲苗大海创立了端阳马帮,原本只是几十个拉车运货的苦力,为了互相有个照应结合而成的组织,后来因为苗大海为人仗义,威望越来越高,发展成了锡州最大的马帮。

    苗大海死后,他的儿子苗晓松接任帮主,但苗晓松当时年幼,马帮的一切事务都由大女儿苗晓仪代为操持。

    今年苗晓松十八岁,正式接管端阳马帮,没想到马大全正好看上了端阳马帮行走天下的便利,想要将这个底层帮会控制在手中,为他收集情报。因此寻了个由头抓了苗晓松,逼迫端阳马帮就范。

    另注明了,民间传言,端阳马帮女掌门人间绝色,马大全意图染指端阳马帮,也与此女有关。

    他合上卷宗,问道:“本官怎能确认你真的掌握了我所需要的情报?怎能确认你不是故意欺诈,诓我去就你弟弟?”

    苗晓仪道:“民女怎敢如此?若是骗了大人,大人随时可以将我们姐弟再抓进去。”

    宋征谨慎,还是摇头:“这个理由虽然充分,但你弟弟出来之后变数就大了,所以我还是需要你提供一个可信的证明。”

    苗晓仪想了想道:“我知道大人在找一个华胥古国的人。”

    “这不够。”

    女孩又咬了咬嘴唇,终于说道:“是我们马帮的人,载着他去见了骁山匪。”

    宋征眼睛一亮:“足够了。”他的手指敲了一下桌子:“拿我的名帖,去镇山卫要人。”

    杜百户一步而出:“是!”

    苗晓仪怔了一下,她不熟悉洪武天朝官场的规则:这就行了?自己努力了几个月,想尽了办法都无法办到的事情,人家只要一张名帖,吩咐一声就能办到……

    杜百户亲自跑了一趟,到了镇山卫衙门口,将“江南五州巡察使”的名帖递了过去,守在门口的镇山卫校尉心中不满,仍就得乖乖给送进去。

    可是过了一会儿,一名马大全手下的百户出来,淡淡道:“杜大人请回吧,我家千户不在。冥狱放人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敢做主。”

    杜百户一皱眉头:“我家大人开口还不行?”

    对方皮笑肉不笑道:“不管是谁,总要秉公办事,我们镇山卫不是平白无故抓人,那苗晓松的确是犯了事儿的,总不能宋大人一句话,我们就不顾王法了吧?”

    杜百户双眼发冷:“你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马大全!”

    “杜大人!”对方也毫不客气:“你还只是个百户而已,莫要太狂妄。这天下还是有王法的,就算是宋征,当真要恣意妄为,我们家千户也可以去肖大人面前告状!”

    杜百户憋了一肚子气回来,把经过跟宋征说了,宋征也是意外:镇山卫这么不给面子?

    苗晓仪在一旁,露出了然神色,果然没那么简单。

    事出反常必有妖。宋征沉思片刻,长身而起朝外走去,杜百户等人心领神会飞快跟在后面,到了院子里,一道道命令传下去:“各队准备!”

    “去趟镇山卫的衙门!”

    巅峰老祖齐丙臣已经在正门外等候,等到宋征出来,很自然的跟在了他身边落后半步。苗晓仪没听明白宋征的话,这个“趟”是趟平了的意思,而不仅仅是去一趟。

    从端坐高堂到迅猛出动,这般雷厉风行也不像是洪武天朝的官员。

    等她回过神来宋征已经出了正门了,她惊讶中连忙追上来,看到宋征身边兵强马壮,几十人当中有巅峰老祖坐镇,最差的也是脉河九道,不由得心中凛然,原本欢快的脚步也放缓了几分,亦步亦趋的跟在旁边,甚至不敢靠宋征太近。

    端阳马帮人数众多,早已经从一个单纯的马帮,转化为一个端阳底层民众的大帮派。她的父亲深知在如今这世间,不成为修士,一切势力都是镜花水月。

    他在世的时候,千方百计的搜寻修真功法,重金礼品修士成为帮内供奉。可是马帮起点太低,努力了几十年,帮内现在最强的修士就是她,脉河境八重,还不如宋征手下一个小兵。

    修真也有壁垒的,一群凡俗泥腿子也想修真?还想雇修士为你们看家护院?想多了吧?呵呵。

    她仍旧记得,父亲临死前一再告诫她,不可和朝廷为敌,之前面对马大全,已经让她倍感无力,此时见到了宋征,又一次深切感受到了朝廷公器之利!

    镇山卫衙门距离州府衙门不远,在端阳城中央位置上。衙门后方便是镇山卫的“冥狱”。不论何时,此地守卫森严,是州中官吏们最不愿意来的地方,一般来了就出不去了。

    宋征一行人浩浩荡荡而至,守在冥狱门口的镇山卫远远便看到了,几个人裂开嘴残忍的笑了。

    被发配到这里的都是镇山卫中不得志的,平日里闲的没个鸟事。别的镇山卫,这会儿都在青楼里搂着小妞软软的身子睡觉,自己却要拄着个战枪在监狱门口打着瞌睡,忽然好像有人要来闹事,他们一下子兴奋起来。

    龙仪卫从来不怕人闹事,就怕没事。

    于是几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有人迅速朝后面去了,回镇山卫衙门里报信。报信的这一位,兴奋地脚下都带着风呢。

    苗晓仪远远看到了冥狱的大门,门前两尊巨大的异兽石雕好像活物一般,瞪着一双眼睛欲要噬人。她对此地怀着深深地恐惧,和端阳城其他人的恐惧不同,她的弟弟身在其中,她更加知道这地方是什么样的炼狱!

    “什么人!”正门口的守卫一声喝问:“胆敢夜闯冥狱,有几个脑袋够砍?”

    杜百户在前,喝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

    “龙仪卫江南五州巡察使宋大人到!”

    几个守卫吓了一跳,身子一软跪了下去:“宋、宋……”

    “宋大人!”衙门方向忽然传来一个强硬声音:“你这么做,有些不合规矩吧?”

    马大全带着人,深夜赶至,气势汹汹,

    宋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原来马大人在呢。”

    马大全撒谎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下官刚回来,就见识到了宋大人夜闯冥狱的英姿——回来的正是时候。”

    宋征看着他,沉声道:“马大全,这件事情是非曲直你心中有数,我今日带走苗晓松即可,你若执意阻拦,本官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大家可就不是面子上不好看这么简单了!”
龙8国际